《翠仗玉球》

第七章 三相神僧

作者:莫仁

有关哀牢毒苗一事,少林僧人已经从莫严处得知讯息,“三相神僧”中一位较矮的老僧叹息道:“谢施主,龙虎帮居然冒大不讳勾引南荒毒苗进入中原,难道不怕引起众怒?”

谢道亭等人见到无钦的状态也是神情微变,见对方责难,谢道亭嘴硬的道:“相空贼秃,没证据可不要乱说!”

“证据?”台下的无钦忽然由怀中取出一物,往地上一摔道:“让你们见见证据。”只见那个瓶子一破,一股绿烟忽然冒出,随即一个红色生翅小蛇蓦然从烟雾中弹起,斜斜往空中一飞,向着西棚弹射而去。

这下子怪蛇斜掠过擂台西北角,速度虽不甚快,但“三相神僧”与谢、黄两人自然而然同时分向东、南闪下擂台,黄木森一面怒喝道:“‘毒僧’无钦,你在做什么?”

“这叫‘觅毒飞练’。”无钦大声道:“只要躲远些、不碰它,它就不会伤人……可以找出哀牢毒苗。”

无钦还没说完,“觅毒飞练”已经一弹一弹的掠入西棚,虽然说不会伤人,但是“毒僧”手中跑出来的东西谁敢招惹,西棚一阵子鸡飞狗跳,数千人逃难似的向着四面逃开,影响所及,连北棚、南棚都有些騒动。

不过西棚人一散,“觅毒飞练”的行踪大家看的更清楚,它直往西棚的最内侧穿去,那里一群龙虎帮众脸上都甚是惊惧,眼看这条怪蛇越来越近,终于不知谁发了一声喊,终于连那些人也四散逃开,而人群中忽然出现了两个背着箩筐的怪人,正脸色铁青的瞪着小红蛇,这两人穿的虽是汉服,但脸上却有着一些古怪的刺青,而且肤色偏黑,一看就不像汉人,果然是哀牢毒苗。

眼见行踪曝露,其中一人叽咕了两声,忽然向前洒了一把黄砂,“觅毒飞练”恰好飞到黄砂范围中,只见那条小红蛇浑身一僵,蜷曲的摔下地面,伸展了两下之后便寂然不动。

无钦立刻斥喝了起来,咕咕哝哝的也不知在叫什么,那两人倒是听的懂,快步的向外冲,一面不断挥手,掏出了三、四种怪虫向着无钦扑来。

无钦怡然不惧,忽然将自己背后的箩筐取下,取出一个拳大陶丸向地上一砸,陶丸应声破碎,里面涌出了数百只的鲜红蚁状虫豸,缓缓的向着两个毒苗爬去。

首先有反应的正是不断围绕在无钦身旁的“金翅蝉”,只见它们立即向下飞动,对着那些蚁状虫豸涌去,那些刚赶来的怪虫也一样向着地面扑去,似乎这些鲜红蚁豸是极为美味的佳肴,不过片刻时间,大部分的怪虫都翻倒在地,只剩下一、二种不为所动的,依然在无钦身旁的薄雾外盘旋来去,似乎不敢贸然接近。

那两个毒苗见状似乎十分暴怒,直奔到擂台北面,距无钦数丈远处才停下脚步,一个对着无钦大叫了几声怪话,无钦跟着毫不相让地吼了回去,这时他左手的紫焰似乎已经燃完,无钦翻手一甩,一道紫光立即向着两人脚下迅速的射去,苗人吃了一惊,连忙后退了两步,却见那是个紫色翠石,着地时忽然一裂,一股紫烟向外飘了出来,那东西似乎具有引诱毒虫的性质,两个苗人背后的箩筐立即震动了起来,还传出了许多古怪的声音。

苗人又惊又怒,正发出怪声安抚的时候,无钦探手又取出一个红色小丸,两手一合,让小丸在他手中化成粉末,跟着向上一洒,只见红色粉末立即向空中一扬,刚刚那些未受鲜红蚁豸所诱的的毒虫立即一只只僵死摔落,无钦跟着又大喝了几声,探手又取出了青色、紫色的葯丸,同毒苗们挥一挥手,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因为三人正在北棚前拼斗,北棚自然大为混乱,所有人都返到最北侧,不过也看的最清楚,路恨天正焦急的道:“大和尚到底在说什么?”

“他说他练了对付他们毒虫的葯物,要他们投降。”没想到顾革袭居然听的懂苗语,只见他接着皱眉道:“无钦大师说要是他们不听话,就会让他们的……什么……什么……回头攻击他们,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东西的名称。”

事实上无钦虽自承毒术不如哀牢毒苗,不过那是指役使毒物的功夫,但他还另外懂得精深的医术,对于如何除去毒物的能力举世不作第二人想,如今有了这段缓冲时间,加上事前已经夺得两个毒苗的法宝,无钦对于毒苗有些什么东西已经瞭若指掌,自然能对症下葯的应付。

毒苗似乎还不相信,一个忽然大吼了两声,蓦然浑身现出青紫,颤抖个不停,另一个毒苗却惊叫了两声,望着那个颤抖的同伴叫了一句话,随即恐惧的后退了数步。

无钦面色转为凝重,将手中葯丸执回箩筐内,忽然抓起一把葯材塞入一个中型竹筒,抽出火折子一点,竹筒内立即冒起了浓烟,无钦左手执筒,右手却抓了一团红色的粉末,凝神以待。北棚内顾革袭不待众人催促,立即接着道:“那人说要无钦制服一个什么东西,另一个似乎不赞成。”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无钦与两个苗人身上,对于比武竞技的事情早就全拋在脑后,只见那个浑身发抖的苗人忽然猛然一震,仰天倒了下去,众人正莫名其妙,忽见他鼻中喷出两股血柱,血柱中蓦然窜出了两条半尺长、手指粗的雪白怪虫,怪虫同时在空中一顿,啪的一声展开了两片掌大的薄翼,由空中向着无钦冲过去。

无钦立即将右手的红色粉末洒一些到竹筒中,左手则迅速的向侧方伸的笔直,那两条怪虫一振飞翼,直直的向着烟雾最浓的地方冲,无钦也不敢让他们撞到烟筒,眼看快要撞到时连忙一缩手,让雪白怪虫扑了个空。

雪百怪虫在空中运转如意,忽然一个滑翔,立即折向射来,只不过他们的方向仍然是无钦手中那个冒着烟的竹筒,无钦地依然应付裕如的闪开,如此七、八次之后,四面的众人却越来越是担心,因为那两条怪虫的速度只增不减,越来越快,无钦虽然功夫不算差,不过也是闪的越来越狼狈。

除了龙虎帮之外,所有人都十分的焦急,无钦要是失利,这两个苗人天下无人能治,中原又将大乱,步连云忽然扬声道:“无钦大师,需要帮忙吗?”

“不!”无钦大声道:“千万别过来。”至于为什么别过来,他没空说清楚,自然也没人敢靠近。

慢慢的,无钦右手的红粉已经洒完,两个怪虫的形貌大多数人已经看不清楚,只见到两条白线在空中穿梭来去,忽然无钦向准了怪虫的来势,迅速的将竹筒一侧,直直的对着怪虫的方向,只见怪虫倏忽间闪入还冒着烟的竹筒,无钦连忙向后急跃,消去了那股势子,一面不知从哪儿取出了一个盖子,牢牢的将竹筒封住……原来无钦是故意等怪虫的速度变快,这样它们才来不及转变方向。

就在这一剎那,那个躺在地上的怪人忽然一阵惨嚎,整个人身子弹了起来,然后又重重的跌下去,气若游丝的奄奄一息。

这时另一个毒苗早已赶回来扶着他,一面向着无钦哇哇吼叫,无钦跟着急促又说了几句话,顾革袭连忙翻译,无钦说的是:“你们只要投降,我就把……什么……还他。”毒物的名字也许太过怪异,顾革袭翻译不了。

只见站着的苗人对着痛苦弹动身子的苗人叫了几句,那个苗人终于无奈的微微点了点头,无钦立即走向前去,将竹筒正对着苗人的鼻子,迅速的一开,只见白影一闪,两条怪虫迅如电闪的钻回了苗人的身体中。

说也奇怪,这样一来那个苗人的精神似乎好了大半,在另一位的扶持下勉力站起,眼睛望着无钦,目光中满是骇异的神色,无钦接着又与他们咕咕叽叽的说了数句话,两个毒苗终于点了点头,转身向着南面山林移动,唬的南棚万余人立即四散,让出一条大道来,毒苗也不向山径移动,只直接往南面的山林攀爬,很快就隐入了山林内,消失无踪。

这时顾革袭已经将无钦最后的话翻译出来。无钦是要他们回去之后,告知哀牢山所有苗人,此后不得再入中原,那两个苗人居然也答应了,四面懂得苗语的人虽然不多,但总不只顾革袭一人,这段话一传开,四面的喝采声与赞佩声立即传出,所有人都知道哀牢毒苗虽然难缠,但是说过的话很少不算,无钦今日算是替中原武林立下大功。

四面混乱未止之时,武当掌门玄清真人忽然开口大声道:“黄帮主,哀牢毒苗明明隐身在龙虎帮中,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要知道龙虎帮这样做等于是犯了众怒,只要登高一呼,说不定所有人都会出手。

“他们自己躲在本帮之中,老夫可没办法一一分辨。”黄木森只好厚着脸皮道:“还要多谢无钦大师……替我们揪出这两个鱼目混珠之人。”

众人也没法硬说是他们找来的,正面面相觑的时候,无乘大师开口道:“此事作罢……今日若非无钦大师仗义出手,天下危矣。”

无钦轻叹了一口气,嘴角露出苦笑,心中却十分感慨,他小时命运悲惨,长大复仇之后又破人追杀,几乎没遇过一天好日子,闯出的尽是恶名,直到今日才算是有些扬眉吐气,他忍着心中激动,表面平静的对无乘大师道:“这是无钦份所当为……只要取一些木材焚烧,一个时辰后毒性尽去,可以重新比武。”这话一说,自然有许多人争相去搬运木材,运来交给无钦处理。

无钦放好木材点燃后,连自己的外衣都脱下放入火中,这才转身缓步走回北棚与众人会合,其它人都是对无钦道贺,只有路恨天第一句话居然就埋怨道:“大和尚,你怎么不说要两、三天才能除去毒性?”他念念不忘的便是拖时间。

无钦还没回答,步连云却摇头道:“现在这样也好,去掉毒苗的隐忧,‘三相神僧’可操必胜,要是多拖一天,龙虎帮不知道还会有什么阴谋。”

路恨天无言以对,想到步连云曾说过,要是“三相神僧”获胜,他也不愿意再上场,这么说就算田冬赶来也没用了,不禁有些意兴阑珊,叹口气坐了下来。

过了快一个时辰,火焰却还未息,无乘大师等人也许是想到步连云担心的事情,派人过来问无钦是否可以开始比武,无钦答复只要翻土覆盖,将火弄灭即可,反正少林、武当、衡山三派人手众多,自然有人去忙,也不需众人帮手。

弄了片刻,泥土密密的掩盖起炽热的木柴,玄清真人站上台,扬声道:“适才多蒙无钦大师挺身而出,为中原武林除此大患,得使比试依然能顺利进行……刚刚进行到龙虎帮‘紫龙’、‘北虎’与少林寺‘三相神僧’比试,现在请两方上场。”

相空、相法、相寂三位老和尚依然缓缓的由东棚走出,这时刚刚大乱的西棚已经恢复了平静,谢道亭与黄木森一跃而出,还在“三相神僧”之前落到了擂台上,谢道亭对着无乘大师道:“少林掌门,既然对手是鼎鼎大名的‘三相神僧’,我们若是仍然两人上场就是不敬,老夫要多加一人。”

无乘大师心知龙虎帮也没什么好手,反正对方也是按着规矩,自无拒绝的道理,于是无乘大师点点头道:“只要那人未曾上场,其门派也未派人出手,自然能与两位一组。”

“好!”谢道亭蓦然发出一声长啸,声音洪洪发发的向外传,随即在西面的山林间跟着传来一声长啸应合,而且越来越近,正以极快的速度奔来,听来这人功力虽逊于谢道亭,却似乎不弱于黄木森,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变,龙虎帮怎么还有这种高手?

“三相神僧”自然闻声知警,若有这人加入,这一战只怕是凶多吉少,可是他们也不能就此撤退,三人虽然眉目不动,心中却大起波澜,莫非苦修了三十年,今日却要落个恶报?

路恨天算算情势,刚刚“三相神僧”可操必胜,但是这人一加入,“三相神僧”机会不会超过四成,他心中念头一闪,转过头望向步连云,只见步连云神色大变,正面色凝重的道:“没想到……居然会是古朴!”

就在众人心念电转之间,一身黑衣的古朴已经从西面山林飞跃而出,他轻轻点了两点西棚的棚顶,转眼间已经飞落在擂台之上,一面阴阴的笑道:“谢兄,终于需要我了?答应的事情可别忘了。”

谢道亭的脸色似乎也不是多愉快,轻哼一声道:“放心,翠杖算是你的!”

原来当时古朴在首阳山与谢道亭一战,虽然并非谢道亭的对手,但也能全身而退,而谢道亭发现古朴功力似乎还隐隐高于黄木森,心中已经大为提防。

后来因为衡山之事,谢道亭知道终究会与“三相神僧”一战,自己这面虽有哀牢毒苗,但是敌对那面却有个厉害的“毒僧”,何况为此已经死了两个毒苗,若是剩下的毒苗到时又失利,自己师兄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三相神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