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八章 天下无敌

作者:莫仁

见到田冬等人上台,谢道亭这时剑还在手上,他冷冷一笑,扬剑发话道:“你们真的要上来送死?”

路恨天哼了一声道:“谁死还不知道呢。”

“这个姓田的小子就交给我了。”古朴阴笑道:“小浑蛋,你以为那套‘璞玉掌’够用吗?”

想到这件事,田冬就生气,不过田冬实在还有些怕古朴,顿了顿田冬才好不容易挤出话道:“你……这个大骗子。”

“你的对手是我。”步连云接道:“古朴,师门恩怨,今日一次结清。”一面向着古朴踏出了两步。

路恨天也向着黄木森轻轻勾了勾手指,轻蔑的道:“喂,步大哥要我对付你,过来吧。”

黄木森怒火攻心,破口大骂道:“小子无礼!”

“无礼的还在后头呢。”路恨天也不啰唆,一闪之下大刀出鞘,已经向着黄木森扑去。

黄木森没想到对方只说了两句就动手,不过他也是身经百战,立即毫不畏惧的揉身一闪,一面避过路恨天的刀斩,一面旋身发掌向着路根天劈去。

跟看两人已经动了上手,步连云喝了声:“来吧!”左右手食中两指同时一伸,一招“满树缤纷”挥洒而出,只见满天指影点点,向着古朴上盘、中盘直逼了过去.古朴本以为自己修炼“璇玑心诀”之后功力大进,步连云应该不是对手,没想到步连云的功力居然也大有提升?诧异之下忙施一招“旭日东升”,由下而上对着步连云的劲力直打了过去。

眼看四人已经打了起来,谢道亭冷冷望着田冬,轻轻一哼道:“你小子想来对付老夫?”

“这……请指教。”田冬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既然非打不可就只好拼命,他虽听顾鼎祥、顾玲如等人提到,自己修练途中步连云与路根天曾与自己过招,他们两人似乎有些吃力,这样说来。自己这段日子想通的东西确实有点用。不过对这件事田冬一点印象也没有,所以还有些半信半疑,对于自己到底能不能对付谢道亭,其实没什么把握。

谢道亭见田冬还杵在那儿、疑惑的道:“小子,你的怪鞭呢?”

田冬才想起刚刚急急奔来,根本忘了带,于是摇摇头道:“没带。”四面期待这位“玄衫奇鞭”大展身手的武林人士全部大吃一惊。田冬岂非玩命?

谢道亭眉头一皱,诧异的道:“你敢空手与我过招?”

“别啰唆了……”田冬不耐烦了。挥挥手道:“最好是不打,反正你们所作所为本来就不对,要是现在想通了,也不算晚……”

“住口!”谢道亭纵横江湖数十年,什么时候被毛头小伙子训过?他暴怒的喝道:“既然你不用兵刃,老夫自然也不需要。”将剑向后一扔,嘟的一声插在西面的擂台边直晃动,谢道亭这才开口道:“出手吧!”反正田冬的功夫在他眼中破绽处处,还是早些收拾了便是。

要田冬出手.田冬反面有些为难,想了想,田冬点点头道:“好,小心了。”话声一落,忽然迅速的一弹,整个入蓦然向前平移近两丈,一掌已经印到了谢道亭的胸前。

谢道亭大吃一惊,这好象是“璞玉掌”的“咫尺天涯”,但是却又有些不像,速度不但快了更多,掌力的涵盖范围也有些不大一样,谢道亭知道田冬的内力不弱于自己,与田冬硬碰硬是自找倒霉,立即猛然一折腰,两腿半空翻起,向着田冬的腰间绞去。

哪知就在这时,田冬右掌五指忽然向下一勾,五道指风同时斜下穿出,分向谢道亭的腰腹重穴冲去,左掌半空一划,一股劲力蓦然在半空分布四散开来。

谢道亭大惊失色,这样的一招,比起原来正宗的“璞玉掌”威力远大,但是那只左手又是在作什么?他在半空中猛然扭身躲过田冬这一击,拔出七尺外才栗然一惊,田冬的左掌布出的气墙柔而且韧,要是自己不收腿,想与田冬拼个两败俱伤,自己两腿的劲力一定会被那掌的劲道引开,要是功力再弱一些,说不定还会被定在半空,束手就缚。

要不是自己经验深厚,发现不解之事立即抽身,只怕一招之间就输给田冬,他不禁诧异的望着田冬,他到底学会了什么功夫?

田冬却也在心中迷惑,他见到谢道亭招发一半忽然撤身,自己的两、三个后着都便不出来,对于自己功夫是否有用也不禁有些迟疑,不过至少谢道亭的招式不再那么神出鬼没,自己应该还是有些进步,才想到这里,抬头却望见谢道亭正狠狠的瞪着自己,他的胆气又迅速的降低,刚刚莫非是对方手下留情?

谢道亭见田冬也呆楞着,心中一转,想到与田冬初遇时,田冬毛手毛脚的将两三种招式混在一起,莫非他只是误打误撞的创出了这一招,没有其它象样的功夫?那自己为此迟疑实在是让人笑掉大牙,想到这里,谢道亭胆气一壮,迅速的向前一扑,将臣斧掌法的精妙处全部施展开来。

田冬见对方扑来,虽然心里七上八下,不过对方掌力既至,自己总不能发呆等死,于是功聚两臂,两手漫天一挥,数十道掌影忽然飞洒而出,谢道亭乍看之下不知是实是虚,他想起当初第一次打伤田冬,就是借着掌力吞吐间的变化,于是忽然将右掌掌力一收,左掌加速穿入田冬掌影,想等田冬由虚变实之间忽收掌力,再转由右掌出手。

就在这一瞬间,田冬所有的掌影一起消失不见,掌影忽然变拳,两股劲力从半空中往回包,向着谢道亭的左右两侧夹击而来,谢道亭没想到反而被田冬算计,双掌掌力急发,两边一迸,在轰然一声气爆中,趁着田冬拳力尚未完全合拢,立即向上一穿,在空中有如神龙般的腾出数丈,闪开了田冬的攻击。

现在他可不敢再大意,一落地立即迅速的四面移动,开始以步法在田冬的四面游走起来。

田冬想到当初是自己先以步法逃命,现在居然是谢道亭先采游斗,他的信心提高了两成,跟着也展开了步法,与谢道亭在四面穿行了起来。

数日前。田冬借着“大罗八法”的武学道理,将“璞玉掌”、“落叶飞花指”、“汤池拳法”、“崇义十六打”……等等功夫的精要处融会在一起,不再是当初的杂七杂八大杂烩,出手时已经没有所谓的固定招式。只针对着对方出手变化应付,同时在脑海中自然而然配合上后续的变化,将所有未尽之处补足,使的每一招都十分完整而有威力。

按照道理说,田冬出手的时候要出拳出掌出指都可以随心所慾,不过田冬从前就习惯出掌。所以还大多是先出掌对付,需要相应的变化时再依势而变,但田冬想通毕竟不久,出手变化之间难免还有一些斧凿的痕迹,虽然已经让步连云与路恨天难以应付,但谢道亭毕竟与田冬功力差之不远,加上十分老谋深算,眼看稍有不对立即抽身,田冬一时也拿谢道亭没有办法。

这时两人在擂台上势均力敌的四面游走,谢道亭虽然身法迅捷、少人能及,不过田冬现在全身气劲贯通,挪移之间有如行云流水,自然能紧紧缠着谢道亭。两人不断的出掌拼搏,谢道亭总是有惊无险,慢慢的也让谢道亭看出田冬虽大有进步,但似乎还并不大熟练。越拖只会越危险,于是狠下心来,不再意图侥幸的想以虚招骗过田冬,决定与田冬以快打快,想逼出田冬的破绽。

而田冬见谢道亭忽然不再闪避,身影急速闪动着向自己攻来,他功成之后毕竟是第一次与人过招,胆气一低,忽然不敢放胆对攻,紧紧的翻动着双臂,将自己四面牢牢的看守起来。

田冬这一只守不攻,谢道亭更是得其所哉,自然立即使尽全身解数,想在田冬心意改变之前打倒田冬,不过田冬进步的可不只攻击,现在的防守更是固若金汤,谢道亭想将田冬击倒,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两人劲力虽然很少直接对上,不过气劲摩擦自然难免,随着两人动作越来越快,大大小小劈劈啪啪的轰爆声也连接着传出,逸散的气劲向四面狂涌,逼的另两组战团只好分向东北与西南角移动,不然谁被气劲一冲,等于忽然被人暗算一下,对于胜负自然大有妨碍,还好当初衡山派建这个擂台就是为了让六人上场打斗,所以距离还算宽阔,不然步连云、古朴、路恨天、黄木森四人只怕都要被逼下台去。

这时三个战团已成,每一对似乎部是势均力敌,最让人意外的自然是田冬与的“紫龙”谢道亭两人间的打斗,虽然田冬现在似乎处于劣势,不过他能与号称“天下第一”的谢道亭面对面搏斗,不说别的,当场就把“三相神僧”比了下去。

许多人见田冬并不如传闻般的身长八尺、腰粗十围,只不过是个平凡的青年,不过功夫果然武林独步,众人不禁又羡又佩,大叹名不虚传。

这时擂台东北角一面的是步连云与古朴,两人的“璞玉掌”与“落叶飞花指”都不是第一次遇上,这十多年来,两人交手了四、五次,每次都是平分秋色,这次相遇两人的功力都大幅提升,拼没几招,古朴已经发现对方的内力运行与自己是同一路的,也就是说步连云也修炼了“璇玑心诀”,但这时他也没空讶异,只能暗叹自己当时无法顺便除去田冬,才导致今日之患。

“落叶飞花指”虽然变化万千,“璞玉掌”却是招猛力沉,步连云这边刚泛出无数指影,古朴一掌轰去,总能将指影破的干干净净,但是无论古朴怎么攻击,刚刚才消失的指影旋即又布满四面,古朴心里十分诧异,以前步连云不会这样一招接一招的急赶上来,两人间总还有缓冲的余地,但是现在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意味着除非击败步连云,不然自己很难全身而退,这才终于明白步连云想趁今日一结恩怨,既然如此,他也毫不客气的连连发掌,将十招“璞玉掌”轮翻施为,与步连云一拼高下。

两人搏斗时并没有许多的气劲爆裂声,顶多是气劲互相消融的嗤嗤声,因为“落叶飞花指”指劲量多则力分,大半都会被“璞玉掌”消融,只不过古朴要是不慎漏掉一丝,可能就此败阵,所以也不会比较省力,两人实在是势均力敌,看来不打个一两个时辰,不会有结果。

提到声音,场中央的田冬与谢道亭自然气爆连连,声音不小,但是最吵的却是在西南角火并的路恨天与黄木森那一对。

这两人出手全是刚劲,与其它两边的打斗又有所不同,路恨天的刀气与黄木森的斧掌不断相击,铿铿锵锵的刺耳爆震声不断传出,何况两人彼此看不顺眼,每招更都是全力互劈,而且路根天的招法充满一种直往无前的气概,黄木森又还没练到如谢道亭般的刚极生柔、变化由心,所以也只能一招招的狠劈遏去,两人这般耗下去。看来算是内力消耗最快的一组,应该会最快分出结果。

果然不到半个时辰,两人的内力都有些不足。虽然仍是刀气与斧掌相互拼搏,不过因为劲力消退了数成,两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近,黄木森发现这种状况,心里忽然一惊,本来功力练到这种以外发劲力互拼的地步。路恨天手中有没有拿着把大刀其实差不多,但是现在慢慢的就产生了差别,这样下去,自己的手掌终会与对方的大刀碰上.何况对方的大刀似乎并非凡物,自己的手可是血肉之躯,到时候岂不是糟糕?想到这里,黄木森忽然一变招,闪过路根天的刀气,翻身想以巧打对付。

可是路恨天的招法正是一招接一招的连绵不绝,黄木森这么一让,先机已失,在路恨天全力施展下,黄木森当场被迫的连连后退,他两人本在西南角,这么一逼。黄木森不得不沿着西侧边缘往北退,不过黄木森也不着急。虽然路恨天招招进迫猛烈,但是他俩已经打了半个时辰,他对路恨天的劲力招法也有了些概念。知道只要再退数步,路恨天的劲力就会微微一滞,自己那时就会有反攻的机会,所以他依然稳稳的一步步向后退去。

这时四面忽然叫声大起。尤其是西棚最为严重,六人打的紧张,谁也没法分心倾听,只知道忽然四面吵了起来,大家依然是各打各的,这时便算是山崩地裂、火山爆发。只怕也阻止不了这六人的拼斗。

六人中以黄木森与路恨天最靠近西面,声音也是最吵,不过虽然知道四面在大叫,黄木森也一样充耳不闻。只是一步步的后退,等待时机到来。

忽然间,黄木森右小腿一凉,他一个不稳,身形也不由自主的一侧。但他总算身经百战。临危不乱,大惊之下还能藉左足翻身一跃,只不过人在半空中,忽然发现刚刚自己踏过的地方有柄亮晃晃的长剑正斜插在地面,地上还留着一戳连着脚掌的半段小腿。那莫非是自己的脚?黄木森大惊之下,右腿的剧痛忽然传来。他在半空中浑身一震,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天下无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