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九章 喜结鸳盟

作者:莫仁

古朴与步连云两人居然拼起内力来了?路恨天见状大皱眉头,知道这样煞是凶险,两人数千招不分胜负,内功修为谁比较高深十分难说,本来一直打下去,古朴知道其它人都已经落败,在心神不定下八成会输,现在这样变成这样的拼法,步连云要是稍稍有一点不如,岂不是输的冤枉?

田冬倒是不知现在的凶险,见路恨天面色不对,诧异的低声道:“二哥,怎么了?”

“这样太危险了。”路恨天摇头道:“以内力比拼,要是输了的话,好一点是功力尽丧,倒霉些的话……稳死无疑。”

“嘎?”田冬焦急的道:“那我们怎么办?上去帮忙?”

“大哥说不要。”路恨天也笑不出来了,叹口气道:“要是大哥愿意,他也不需要和古老头硬拼,大哥应该也知道……要是古老头想溜,我们一定会出手,大哥这样做就是不想给他溜。”

两人在台上焦急,四面却各有不同的声音传出,因为这时已经大势底定,就算是步连云不慎落败,田冬与路恨天一定也能收拾古朴,东棚的数千人都安下心来,只是毕竟还没结束,不好开口恭贺,而西棚这时自然鸦雀无声,数千人垂头丧气、如丧考妣。

田冬看看步连云与古朴两人动也不动,目光扫到躺在地面抽搐的谢道亭,眼见他白发苍苍,高高的额头上满是汗珠,脸上十分痛苦,田冬心中抱歉的走过去,缓缓将他扶起,不过谢道亭心中却满是恨意,虽想拒绝田冬,但是他已经完全无法动弹,连说话也有所不能,只从嘴中不断冒出鲜血与气泡,连眼中原有的神光都逐渐散去,鲜血越吐越急。

路恨天走过来摇摇头道:“三弟,算了……他这种年纪受到这种伤,死定了,还是放下他吧,我想他死也不愿受你的恩惠。”

田冬不知是真是假,依言放下谢道亭,果然他似乎变的较为平静,两眼直直的望着天空,不知在想着什么。

这时西棚忽然传来阵阵騒动,田冬与路恨天转头望去,见到无乘大师、玄清大师与二十来位少林武当弟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走了过去,另外还有四个人站在众人之前,正是魏无常、武烈门门主窦安威、“毒僧”无钦,还有许久不见的鲁先生,鲁先生正对着龙虎帮、奉天寨、神拳帮等帮会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似乎也因此才引起了阵阵騒动。

距离毕竟远了些,田冬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们在弄什么,于是诧异的望向路恨天,路恨天微微一笑道:“八成送解葯去了。”

“解葯?什么解葯?”田冬还是不懂。

“龙虎帮用毒葯控制下属。”路恨天想起那时田冬在修练,所以不知道此事,于是解释道:“武烈门就是这样才安心的投降,你看他们一脸和气,又有大和尚、武烈门的家伙跟去,还不就是那么回事?”田冬这才大略明白。

路恨天猜的没错,既然龙虎帮的两大天柱都已经倒下,龙虎帮若是不散,日后不是被有心人利用,就是因此铤而走险,于是魏无常不等事态扩大,到东棚略为叙述了一下之后,便邀集了有关系的数人前去西棚,其中自然以一向受黑道尊敬的鲁先生是最好的说客。

两人望着西棚时,身后忽然传来声音,两人急急回头,却见步连云正缓缓的软下身子,萎靡的摔倒在地上,古朴却挺立如故,目光灼灼的望着田冬,两人虽想出手,但是步连云却又倒在古朴身前,这下投鼠忌器,两人紧张万分、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自然都集中回到擂台,却见古朴缓缓的道:“田小浑蛋……要不是你取走了蛟筋,害老夫无法在火炼穴旁修练……今日……老夫也未必会输……”话声一落,古朴七孔同时迸出鲜血,浑身劈劈啪啪的一震,砰的一声仰天倒地。

古朴输了?田冬与路恨天又惊又喜,连忙奔到步连云身旁将他扶起,两人乱哄哄的叫着大哥,只见步连云睁开双眼,苦笑道:“两位贤弟,请……帮愚兄扶直身体……”

两人知道步连云要调息,连忙将步连云扶起,路恨天更是立刻将内息灌入步连云的身躯,助他运转内息。田冬倒不是吝惜,只是他不大懂这一套,只好在一旁手忙脚乱,过了片刻,步连云的神色终于恢复不少,才在两人的扶持下站起。

这时无乘大师、玄清真人也都到了台上,擂台上也稍稍的收拾过,谢道亭、黄木森、古朴的三具尸首都被抬了下去,其中谢道亭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断气的,说不定是上来收拾的人顺手将他宰了也未可知。

无乘大师躬身一礼,对着三人道:“阿弥陀佛,恭贺三位施主大胜。”

步连云在三人中是大哥,当即开口回话道:“多谢大师。”

无乘大师面带微笑,忽然对外扬声道:“天下英雄,是否还有人愿意挑战?”

步连云眉头微微一皱,自己功力将竭,比刚刚的田冬还严重,不是休息半个时辰、一个时辰就能恢复的,虽然只有田冬与路恨天两人八成也是天下无敌,可是这样毕竟不好,正觉无奈之时,忽听玄清真人接着道:“今日天色已晚,若有人愿意挑战,则将赛程延后到明日,若无人挑战,我们今日便将大会结束。”

步连云若能歇息一夜,明日自然生龙活虎,步连云与路恨天相对微笑,无乘大师与玄清真人大概是心存感激,所以才一心维护三人,这样一说,敢挑战的人只怕不多了。

这三兄弟要是全部精神充沛,谁敢上场挑战?有些本来心存侥幸的听见明日再比,果然无人敢应声,过了好片刻,东棚、北棚慢慢的传出欢呼声,慢慢的四面都叫了起来,谁也知道即将结束,武林中人最佩服英雄好汉,自然喝采声慢慢的传出,连一些较为冷静的人也忍不住叫了起来,彷佛全身都热哄哄的,不叫一叫不愉快。

眼见众望所归,无乘大师回身道:“此次衡山武林大会,‘白衣大侠’步连云、‘西陲大豪’路恨天……这个还有‘赤手屠龙’田冬三人获得最后的胜利,少林武当特恭赠三人‘宇内三杰’的名号,可供传颂天下。”他见田冬一身青衫,又没用鞭,“玄衫奇鞭”说不出口,索性顺便送了田冬一个名号,恰好符合田冬空手打败“紫龙”的情况,田冬也算是终于获得了一个名实相符的称号,至于“宇内三杰”可以算是锦上添花了。

玄清真人接着道:“现在有请衡山铁若峰掌门,将翠杖送交‘宇内三杰’。”

见铁若峰正慢慢的走上来,步连云忽然拉着田冬低声道:“三弟,翠杖……还有没有用?”

田冬一乐,笑嘻嘻的低声道:“没用了,我把字都磨掉了。”

“既然这样……”步连云望着田冬道:“三弟,留着也是麻烦。”

田冬马上明自步连云的意思,但不知应该如何做,只好道:“听凭大哥作主。”

步连云转头道:“二弟,你也有一份,你说呢?”

“大哥想还人情。”路恨天笑笑道:“这也应该,我无所谓,大哥决定便是。”三人短短交换意见时,刚上台的铁若峰已经将翠杖取出,扬声道:“请三位接杖。”

步连云当即发话道:“我三兄弟本为除害而来,翠杖不敢拜领……唯望就此转赠武当收执,也免日后武林重起风波。”

这话一说,所有人啧啧称奇,这三人拼死拼活的打胜,居然不要武林至宝翠杖?武当派的玄清真人先是一楞,随即明白,步连云是为了报答刚刚莫严上台拖时间,他心中又喜又愧,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无乘大师也跟着明白,对步连云等人不由更是钦佩,开口道:“步大侠,你可考虑清楚了?”

“当然。”步连云跟着道:“还请玄清真人接杖。”

玄清真人不再客套,感触万千的将翠杖接了下来,田冬这时忽对步连云低声道:“大哥,完了吧?还有没有事?”

步连云莫名其妙,摇头道:“没事了……怎么?”

田冬有些扭捏,望望南面道:“如儿来了。”

步连云顺着田冬目光望去,果然见到顾玲如、顾鼎祥等人已经赶到,正欣喜的望着这里,想必田冬一走,他们立即快马赶来,所以只慢了两个时辰,步连云于是笑道:“你不能去,让别人去接吧。”他回头向着北棚的韩方等人施了个眼色,他们才注意到顾玲如等人,顾革袭自然派人前去将顾玲如等人接入北棚,田冬只好等到无乘大师宣布武林大会结束,才向着北棚移动。

田冬本来还有些不甘愿,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能去接,哪知一下了台,四面立即拥来一群群道贺的人众,还好十八铁骑已经赶来周围护卫,不然还真的会水泄不通,田冬这才明白,刚刚自己要是贸贸然奔过去了这时八成陷在人堆之中,无法动弹,大哥不愧是大哥,果然比自己高明多多。

哄乱了足有一个时辰,直到夜幕低垂,北棚中已经点起了火把,道贺的人众才慢慢散去,众人都有些疲累,只想好好休息,却见武当派的莫严向着众人走来,脸上带有愧色的对步连云道:“步大侠,您其实无须这么作的。”

“这是应该的。”步连云道:“要不是诸位上台挡过一阵,三弟不能及时调息完毕,我们也无法上场。”

莫严摇摇头叹道:“果然不愧大侠之名……”他随即取出三个手掌大的绢袋,交给步连云、路恨天、田冬一人一袋道:“这是掌门师兄的一点心意,希望诸位不要客气。”

“啥东西?”路恨天好奇的想打开,莫严连忙道:“路大豪稍慢,请等莫严离去再开。”

“哦?”路恨天莫名其妙,不过也听话的停手。

莫严不再多说,只道:“日后江湖再会,希望各位记住,武当派永远是诸位的好朋友。”他转身走了两步,忽然又回身道:“……敝师侄莫采心,我会好好训诫的……”立即加快脚步离去。

想到莫采心因为步连云的一句话要受教训,路恨天不禁轻笑了两声,忽然想起刚刚的迷团还没解开,他连忙收起笑声,将手中的小绢袋打开,一看之下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来。

步连云疑惑的问:“二弟,什么事这么好笑?”

“大哥看了就知道……这可是件大礼。”路恨天指指袋子,还在笑个不停。

田冬与步连云忍不住急急打开,却见里面是四个古意盎然、一模一样的方形小瓶,步连云一转瓶子,看见上面刻着五个小字——“八宝护心丹”,不禁也觉得莞尔,摇头笑了起来,只有田冬弄不清为什么好笑,一直都没人告诉他,当时他就是吃了这个才昏倒的。

不过田冬还是隐隐觉得与自己有关,忙问道:“大哥、二哥,你们在笑什么?”

步连云笑而不答,路恨天却指指绢袋笑道:“里面有张说明的纸条,你看看说不定就知道了。”自然会有那一条——“不可一次服下三颗,不然必将昏睡十二个时辰以上。”

田冬果然见到里面有张小纸条,取出一看,见上面写着一堆敬词,主要是指每瓶各有五颗,一人奉赠四瓶,聊表敬意,之后便是一串使用方法,他看了看还是不明所以,只好道:“大哥,照这上面说的,您现下体内空虚,正好先服一颗……不过我还是不知道你们笑什么?”步连云与路恨天笑的更厉害了。

顾玲如见三人笑笑闹闹,好奇的凑过来田冬身旁,刚好听见田冬的问话,一见绢袋中的东西,顾玲如脸上微红,有些惭愧的扯扯田冬低声道:“别问了,我等一会再告诉你。”

田冬抱着疑团,只好闷不作声,于是将那一大堆“八宝护心丹”收好,回头望向顾玲如,微笑道:“你们急急赶来,累不累?”

顾玲如深觉窝心的微笑摇摇头,但她忽然想到一事,脸上的笑容不禁又收了起来,田冬发现不对,关心的问:“如儿,你有话要告诉我吗?”

“嗯……”顾玲如似乎下了决心,点点头道:“田哥哥,我们有件事情瞒着你。”

“又有事瞒我?”田冬不大在意,半开玩笑的道。

顾玲如嗫嚅了一下,这才道:“小菊姊姊并没有跟着回谷,她离开了。”

田冬笑容一僵,慢慢的收起了笑容,顾玲如有些焦急又有些委屈的道:“我……我本来要说……可是又怕你知道了不肯先赶来……我也没有要她走……你不信可以回去问你娘……”

“如儿。”田冬忽然揽着顾玲如的双肩,目光凝住着顾玲如道:“我没有生气。”

顾玲如一怔,望着田冬道:“你……不生气?”

田冬摇摇头,面色有些感慨的道:“如儿,要是小菊姐没走,你觉得会怎么样?”

顾玲如面色变了变,转过身子低下头道:“我……我怎么知道?”

“你还在怀疑我?”田冬叹了一口气道:“我的娘子这么会吃醋,以后怎么办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喜结鸳盟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