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五章 险死还生

作者:莫仁

步连云出道至今,经过大小无数战役,见识何等丰富,眼见田冬一掌击来,果然玄妙莫测,但这掌要是由“鹫峰隐士”古朴亲手施为,威力提升岂只十倍?田冬不但领悟不到一半,而且内息平平,在步连云的眼中全无威胁。

步连云想都不想,挥手一掌击出,狂飙般的掌风随掌而出,两方一遇,田冬的劲力马上转头回奔,余劲还将田冬当场向后击飞,这还是因为步连云看他只是个小孩,只施出了两成力,要是全力以赴,田冬只怕非死不可。

步连云虽然心知田冬不可能是自己对手,不过也没想到这么不堪一击,立即大声怒叫:“鹫峰隐士,这是怎么回事?”

古朴阴阴一笑的往前飞飘,左手正好接着田冬的小身躯,掌力忽然一吐,田冬已经昏沉的身体随着一扬,一口鲜血涌出,远远飞出数丈外,冷笑道:“这种徒弟留着也没用……第一场已经结束,第二场可以开始了。”

他心知田冬必死无疑,不再挂念,两掌同时一伸,却又是那一招“阴阳莫辨”,这下可和田冬所施完全不同,只见虚空中忽然当的一声,古朴这一掌威力所及,步连云全身都被笼罩在掌力之中。

步连云见状大喝一声:“好阴毒的鹫峰老怪!”左手护住胸腹,右手伸出食中两指,由上往下一划,正是“落叶飞花指”中的一招“叶落归尘”,指力由中而分,正是“阴阳莫辨”这招唯一尚可容手之处。

两方一遇,步连云与古朴两人同时往后震退近丈,古朴哈哈一笑,左足点地、身形一变,飘身直上道:“年轻人,任同的功夫还不如你。”

步连云一面还手一面道:“姓古的,这个小孩你从哪拐来的?”

“不用多问了。”古朴道:“老夫的徒儿关你什么事?”

两人迅疾的过了数招,忽然又分了开来,劲风外扬,连田冬的身躯都被刮的向外翻了一翻,步连云望着田冬的尸身,面色凝重的道:“你……你想要以此藉口破去誓言,这也由的你……没想到你居然忍心下毒手杀害一个小孩,你这种人留在世上,岂不是没有天理?”

古朴也不回话,只是冷冷的望着步连云,他经过刚刚的交手,知道步连云还不能胜过自己,不过想除去他却还要花上不小的功夫,不过他年纪还轻,功夫只会越练越高,今日不下手除去,再过数年说不定真的追上来,到时候后悔就嫌迟了。想到这里古朴全身劲力急运,准备着下一轮的猛攻。

过了片刻,步连云一面欺近,一面两手齐挥,施出一招“满树缤纷”,古朴只见满天都是点点的指影,由四面八方向自己冲来,于是大笑道:“好个‘落叶飞花指’!”两掌微张,似捧似迎,同时劲力由下而上送出,以一招“旭日东升”相对。

步连云眼见对方劲力由下而上,自己的满天指影已经无用,立即变招,左手指仍在上方虚点、右手指却往下划弧,一虚一实的指力交户为用,正是一招“花落水流”。

古朴心知对方因内力稍逊于自己,所以避实击虚,心中微怒,心想:“难道招数就比不遇你这个小子?”于是也同时相应变招,两人不再硬拼,身形迅速的闪动,迅速的腾跃搏斗起来。

两人打了片刻,忽然传来一声低低的呻吟:“老……老浑蛋……”

两人一惊,同时向外一分,只见田冬正缓缓的苏醒,一面还在喃喃的骂:“老浑蛋,你……为什么……打我?”

古朴大吃一惊,刚刚虽然只用了三成功力,但是田冬的内力他知之甚详,这一掌直接击中,田冬是非死不可,怎么会忽然活了过来,正想上前再补一掌的时候,却见步连云已经拦在自己身前,轻轻一哼道:“你想做什么?”

古朴一顿,却听见田冬轻声的道:“逼我演戏,还打我,哪有这种道理……晤……”却又是一口鲜血涌出,话也说不下去了。

步连云头也不回的道:“田小兄弟,这人不是你师父吧?”

田冬这才发现还没打完,却见古朴正恶狠狠的望着自己,步连云却拦在他身前,看来古朴确实是想杀了自己,连忙断断续续的道:“步大侠,这老浑蛋……逼我骗你……”这才发觉背心十分疼痛,热辣辣的似乎肿了起来,回手一摸,彷彿刀割一般,田冬忍不住痛叫一声,话也说不下去了。

步连云忽然向后弹出一颗葯丸道:“田小兄弟,你服下葯丸后快快离开,我与老怪这一战无论胜负,他都一定会杀了你。”

田冬自然知道这话没错,拿着葯丸正想起身,却发现自己似乎颇难站起,心想步连云像是个大好人,这葯丸想必有用,于是张口一吞,咕噜一声吞入腹中,田冬旋即觉得一股清流在胃中散开,不但恢复了气力,背心的伤也较不疼痛,于是连忙站起说:“多谢步大侠……那……我走了……”

古朴一声怒斥,冲上前来,步连云自然立即飞身拦阻,“落叶飞花指”全力出手,决不能再让古朴在自己眼下伤了这个小孩。

古朴见田冬运起“天涯步”,正迅速的外逃,连忙大喝一声道:“小浑蛋,你要是逃走,我活剐了如儿!”

田冬一愕止步,回头一想,自己本来就打算趁现在就出如儿,怎么忘了?连忙一个转身道:“步大侠,我还有一个妹妹在他手里,我现在去救她出来,这里拜托您了。”一面转身往森林中奔去。

古朴哪知弄巧反拙,但是跟前的步连云正迅疾的出手,一面还冷冷的道:“原来鹫峰隐士居然是这种下三滥的人物?”

古朴念着逃跑的田冬,心神一分,迭遇险招,这才惊觉到步连云可是轻忽不得的大敌,要是再分心,说不定还输了,于是只好勉强定下心神,连施数招辣手,才好不容易扳回平局,但是要想获胜,可不是一时三刻的事情,何况现在心中焦急,更难以脱出步连云的纠缠。

却说田冬急急的往如儿被捆缚处急奔,“天涯步”果然不凡,田冬很快的就赶回那隐蔽的地方,但是刚刚虽然服下疗伤圣葯,勉强压制住了伤势,经过这一段急速的奔跑,背后的伤势又慢慢的发作起来,田冬越奔越慢,好不容易在草丛中找到如儿,已经是满头大汗。

田冬虽然身体难过,但还是急急解开如儿的束缚,如儿一脱束缚,立即扑到田冬的怀里,哇哇的哭了起来,田冬连忙道:“如儿别哭,那个老怪物在和人打架,我们快走。”

如儿没见到古朴回来已经十分奇怪,听见田冬这么说自然开心,连忙抹抹眼泪站起,与田冬携手奔逃,两人也不辨方向,逃了大半夜,好不容易在日出的时候穿出这座小森林。

跟前虽然是一片田野,但是两人浑然不知身处何处,而田冬奔波了大半夜,伤势渐渐发作,逐渐无法支持,眼见不远处有一间荒僻的小屋,田冬只好对如儿道:“如儿,我们去讨点水喝,顺便问问方向。”

如儿不知道田冬背后挨了一掌的事情,不过眼见田冬十分痛苦,心里也是发急,她才不过六岁,自然全无主意,只好与田冬两人相互搀扶往前,好不容易挣到小屋前,田冬忍痛敲了敲门道:“有人在吗?有人在吗?”

怎知田冬敲了两下,门居然没关,正缓缓的向后打开,田冬与如儿向内走了几步,见到这间小屋只有内外两间,简陋非常,不但什么都没有,更是没人。

田冬失望的道:“没人在……”

如儿现在也是饥渴交加、疲累不堪,拉着田冬道:“田哥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田冬道:“先休息一下吧,等一下我说不定会好一点。”

两人正要席地而坐,忽然地底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道:“你们是哪里来的?”

“我们是崇义门的。”田冬怔了怔,不假思索的回答:“十天前被一个老怪物捉走,还好我们逃了出来……你……你是谁?在哪里?”田冬本来就打算问崇义门如何回去,听到人声自然连忙回答。

“崇义门……老怪物……”那女子诧异的道:“莫非是‘鹫峰隐士’?”

田冬一楞,这人如何得知?这时忽见地面一角往下陷落,一个打扮美艳、妖妖娆娆二十余岁的青春少妇忽然由那个洞口穿出,轻灵的落在两人眼前,微笑对如儿道:“你就是顾门主的孙女?”

田冬和如儿两人一下子都张大了嘴,这人怎么知道这么多?

那人见两人愕住的模样,扭着腰肢微笑温柔的道:“如儿,我是你爷爷的朋友,他有托我帮忙找你们,没想到居然是你们自己找上门来。”

田冬看得颇不习惯,这女子说话为什么嗲声嗲气的?自己娘亲和大嫂可都没有这种习惯,不过这人至少是好人,田冬松了一口气道:“阿姨……”

“要叫姊姊。”女子皱眉打断田冬的话,随即展颜一笑道:“先下来,你们饿了吧?”

如儿连连点头,企求的道:“姊姊,有东西吃吗?”

“当然有。”女子抱起如儿,对田冬道:“快下来吧。”

田冬忍着疼痛,缓缓的往下走,那女子在田冬身后将盖子盖起,这才缓缓的下来,田冬一看,下面地窖灯火明亮,桌椅齐备,还堆放了大大小小的菜种,那女子将如儿放下,转身准备食物,两人闲在一旁时,如儿忽然对田冬道:“田哥哥,我好像看过这位姊姊。”

如儿这么一说,田冬也有这种感觉,但是田冬见过的女人,除了三扁担村中的几户人家,和如儿的母亲吴玉柔之外,其他就只有崇义门中的一些仆妇,其中决没有这样艳丽的人物,田冬不禁有些迷糊起来。

那女子不久便取出了一些乾粮和饮水,拿到两人面前,两人这时已经饿急,只当作这个是山珍海味,急急忙忙狼吞虎咽的塞入肚中,女子笑吟吟的在一旁观看,偶尔问问两人逃出的事情,如儿自然语焉不详,田冬本想解释,可是见那女子似乎对如儿较有兴趣,不大理会自己,田冬因身体不适,本就不大想说话,所以也没提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填饱了肚子之后,一股倦意涌来,如儿的眼皮已经不断的点呀点,打起瞌睡来了,田冬也觉得疲惫难支,那女子见到两人的模样,安排了两人休息,随即离开地窖,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布连云给田冬服下的果是灵葯,葯力在田冬进食后,熟睡的时间缓缓发散出来,虽然大有帮助,不过田冬背后还是一阵阵的疼痛,一阵阵恶梦不断,一会儿是古朴恶狠狠的向自己打来,一会儿是背不出经脉的道理,被两位师叔修理,一会儿梦见被赶回家中,父母兄长正责备自己,一会儿又梦到那晚在密道中偷窥,忽然被古朴一掌捉出密道,田冬这一下忽然醒来,才发觉这些都只是在作梦,地窖中灯火昏暗,除了自己与如儿之外更无他人。

田冬眼看身旁睡的安稳的如儿,不禁觉得好笑,正想重新入睡的时候,忽然一股恐惧的念头涌来,好像心忽然往下不断的坠落,田冬冒了一身冷汗,却不明白自己在担心什么,躺下足有片刻,田冬好不容易才重新入眠。

不过这一趟依然睡的不大安稳,田冬正不断重复被古朴一把提起的梦魇之时,忽然间居然变成那个女人提起自己,一面道:“睡饱了没啊?”

话声虽然温柔,但是田冬仍然一下子惊醒,却见那女子果然站在两人身前,正推着自己和如儿道:“还没睡饱啊?”

田冬心中一安,点点头起身,忽然想起了在哪里见过这名女子,田冬一下子面色大变,望着她推着赖床的如儿,田冬连忙大声叫道:“如儿,起来了、起来了。”

如儿一起床,见到那女子立即甜甜的叫:“姊姊……”转头望向田冬道:“田哥哥……我梦见回家了耶。”看来她作的可是一连串好梦。

那女子见如儿叫的甜,轻轻捏了一下如儿粉嫩的面颊,笑着道:“好甜的小嘴,又是个美人胚子,长大不知道会迷死多少人。”

如儿一嘟嘴道:“迷死人作什么?我最讨厌死人了……”

那女子见如儿说的可笑,摇摇头道:“傻孩子,迷死人不是真的死人……”

如儿不管这么多,拉着那女子道:“姊姊,你叫什么名字?”

“我呀?”那女子倩然一笑道:“姊姊叫做杨玉翠,你可以叫我玉翠姊姊。”

“玉翠姊姊。”如儿笑嘻嘻的道:“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杨玉翠摇头半哄着如儿道:“如儿,刚刚我去探听消息,那个老怪物正在狼胁岭四面出现,一定是等着你们回去,所以暂时我们还不能回崇义门……要是你想要什么,跟姊姊说,姊姊一定帮你弄来。”

“喔……”如儿有些失望的道:“那……怎么办?”

如儿没了主意,转头望向田冬,杨玉翠这才发现田冬一直没说话,于是转头对田冬道:“你怎么了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险死还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