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八章 璇玑心诀

作者:莫仁

田冬望见小菊俏脸一红的模样,心中糊里糊涂,这种问题不知为何不能问?可是问起来却又总是颇有趣的,田冬毕竟刚满九岁,搔了搔头想不透也只有罢了,回房静坐养气。

到了三更半夜、夜深人静的时分,田冬蒙住脸悄悄摸出门外,四面一望,今晚天空飘着片片的雪花,天色暗黑,能见度极低,正是夜探的好机会。

为了避免被发现行迹,田冬一步步垫足在自己预备好的乱石上,往墙边靠近,直到墙边不远处,田冬猛一提气,蓦然往空中一跃,展开了自己研究出来的“翻云步”,直直腾上丈余,两手一勾,立即攀在围墙外,往外偷偷望去。

一瞧之下田冬赶忙缩头,原来在墙外数丈远处就有两个龙虎帮的帮众,正躲在前方不远的廊下避雪,两人正有一句没一句的低声闲聊,田冬也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当然更不知道这是在田冬来到此处之后,黄帮主为了防止田冬脱逃,才下令增加的守卫,只不过黄帮主现在已渐渐忘却此事,这里的守卫也自然微见松懈。

不久之后,田冬又悄悄探起头来,知道虽然这两人没注意此处,不过自己想要在这里无声无息的溜出去并不容易,所以田冬轻轻一躬身,两脚一蹴墙沿,身子向后急翻,落到了身后一丈远的一户内宅房顶,施展起“天涯步”,转了个方向往南探去。

奔了不远,这时内宅房舍与围墙的距离极近,田冬可以轻易的望见外面的状况,只见四面一片寂然,内宅后方是一大片的山林,前方是绵延的房舍,若是要走,田冬一直往南奔,大有机会穿到山林中奔逃,只是既然已经答应了小菊留下,田冬望了望,压下了这个诱人的念头,转身往东面一跃,落到了外宅的一处房舍顶端。

田冬东张西望,只见一片空寂,田冬有些彷徨,他毕竟见识不丰,这时该做些什么也没个主意,只好继续往东北方的房舍探去。

越过了几间房,田冬忽然见到西北方有间房舍还闪亮着灯火,田冬好奇心起,立即转了个方向往西北跃去。

他小心翼翼的欺到了亮着灯火的房舍旁,由旁边的房舍顶居高临下一望,见到这间房舍外的回廊前站了四位彪形大汉,正四面巡迥走动,田冬不敢大意,又兜了一个圈子,才落到这间房舍顶端,同时听到一阵笑声传出,那人笑完接着道:“许护法不用担心,这件事交给我办便是了。”

另一人恭声道:“千万别这样叫小弟,全帮上下都在等待两位护法回来,挂度兄与小弟许封只是暂代数年,何况公孙护法办事还有谁不放心的?”又有另一人大声附和。

公孙仲?田冬蓦然想起,就是那个叫做“绿川狐”的奉天寨坏人,许封和挂度兄两人一定就是那两位柳护法和许护法了,他们关系如此密切倒不足奇,只是没想到公孙仲和葛无计居然还会回到龙虎帮,那他们去奉天寨到底为了什么?现在又在谈什么?

这时公孙忡接着道:“桐柏山与抱犊冈连成一气之后,武林中除了一些名门正派之外,能抗衡的就不多了,只是名声略损,这也是没有办法。”

柳挂度似乎有些迟疑的道:“不是公孙护法提起,小弟还不敢说,抱犊冈一伙二流强盗,我们到底为什么要拉拢他们?”

“这你们就不懂了。”公孙仲得意的笑了英才道:“我们龙虎帮固然是黑道大豪,但是也有三不劫、五不盗的顾忌,不像绿林盗匪毫无顾忌,有些事情还是要他们去办才成,半年多前湘南的那件事,要是依着他们的性子,不带着一、两千人杀过去才怪,当然那可是一点好处也没有,除非我们与衡山派正式翻脸,不然湘南这块大肥肉,一定会有别的人拿走。”

“翻脸便翻脸!”许封嘿嘿两声道:“我们难道还怕了小小的衡山派?”

公孙仲微微顿了顿笑道:“我们自然不怕,衡山派这些年没什么人才,偏偏又妄自尊大,几年前步连云一去,就把他们弄得灰头土脸,只是步连云号称‘白衣大侠’,为人正派、侠名远播,衡山派拿他没办法。但要是与我们交恶,衡山派必定会连结少林、武当那群所谓的名门正派,那时候可就麻烦了。”

“原来如此……”柳挂度赞叹的道:“公孙护法果然高明。”

“大家自己兄弟,别自称自赞的了,这个计划是我想出来的,自然必须我去执行……”公孙仲叹口气道:“现在麻烦的是古朴到了抱犊冈附近……谁?”

三人同时往外飘飞,闪了出来。

原来田冬听到古朴的名字不由得微微一惊,右脚尖微微一滑,由一块屋瓦边缘下滑到另一块屋瓦,发出了轻轻“喀”的一声。

田冬马上知道不妙,转身便逃,但是这三人都是高手,转眼已经分头穿出,公孙仲首先翻上屋顶,马上见到一个娇小的身影往南面飘过去,于是叱喝一声道:“哪里走?”一提气,首先追了上去。

这声斥喝一发,警哨声跟着传了出去,四面人影一个个一声不响的闪了出来,手中持着亮晃晃的兵器,向着在屋檐上急急奔逃的田冬缓缓围去,田冬发现自己目标过于明显,只好咬着牙往下一冲,从重门叠户的房舍中往南奔逃。

南面正是内宅的方向,田冬溜出来还不觉得,往回逃却发觉防卫森严,他一步步的沿着花树移动,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在这里了!”随即风声乍起,一个壮汉挥着大刀往自己身后直劈过来。

田冬闻声知警,转身见到一把大刀正向着自己脑袋轰来,田冬“如虚似幻”展开,左右一个闪身,大汉一刀刚挥了个空,还再找田冬的身影时,田冬却已经闪到大汉身侧,见大汉右胁露出破绽,手中凝聚好的内息蓦然发出,将大汉一掌击翻,大汉右胁巨痛,整个人立即痛嚎一声,向外翻滚了出去。

田冬没想到这大汉如此不堪一击,自己先吃了一惊,但见大汉这声一出,四面的人全部往这里集中,田冬连忙转身便溜,一面心中颇为懊悔,这人与自己无冤无仇,那一下会不会出手太重?

可是他还来不及多想,前方又冒出了两个大汉,两把鬼头刀一左一右拦腰挥来,田冬猛然一跃,倏然翻上半空,又飘回了屋顶,正是“翻云步”。

田冬一面急步飞奔,一面心中忖度,自己内息不足,能发不能收,“璞玉掌”一出使是全力以赴,对手要是功力较浅,实不应以此对敌,眼看距内宅不远,田冬跟前忽然冒出一人,大喝一声道:“哪里来的小贼?”同时一掌击来。

田冬见对方威势极大,这时也不用考虑什么能发不能收了,两掌同时弧向震动前推,正是一招“阴阳莫辨”。

此人乃护法许封,正想将田冬擒下,没想到对方这一招虚实莫辨,还没想清楚的时候,田冬已经闪过了许封的掌力,两掌击到徐封胸前,还好他功力实较田冬高,蓦然一翻身,直直往后折腰,只觉田冬掌力呼的一声掠过面前,他顺势起脚,往上一弹,藉此败中求胜。

田冬经验不足,眼看双掌将要击中对方,劲力自然顺掌直冲,那知对方忽然往后一折,这一下掌力使老,田冬前冲了两步,恰好遇到对方的那一脚,田冬眼看避无可避,于是顺势向上一腾,正好被许封一脚踢中胸腹之处,田冬顺着这股力道,由上方飞掠过徐封。

还好田冬身形较小,不然许封这一脚平时是练来袭人下阴、中者无救,这时对付田冬,恰好踢中胸腹,田冬中招时胸腹一疼,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但是除了疼痛之外似乎也无大碍,想来那件内衣果然有用,现在既然已经闪过对方,田冬自然继续急奔。

徐封没想到田冬居然能硬挨自己一脚,还顺势溜走,虽然徐封这一脚本是为了逼退敌人,浑没想到田冬既然能发出这么强劲的掌力,居然还会中招?但这时他没空多想,急忙发出一声呼啸,由后方追去。

公孙仲与柳挂度两人适才分别往别的方向拦截,所以这时没有出现,但是听到徐封的声音,知道敌人居然往内宅奔,不禁有些意外的回头,远远的见到一个矮小的身影上下急跃,徐封正在后方急追,两人连忙分头绕开,想要拦住田冬的退路,哪知田冬根本没打算向外闯,本来就是要向内奔,这下一猜错,只有许封还有一线机会追到田冬。

但因田冬不断的上下翻腾,许封虽然功力较高,也常常追错了方向,许封一咬牙道:“小子再不停下,莫怪老子用暗青子招呼了。”话未说完,左手已经同时一挥,一支三菱镖迅疾的往田冬背心射去。

田冬平时在内宅中的小园子练习根本不能尽兴,这时上下翻动的正兴当,加上徐封事实上还没说完就已出手,田冬听到嗤的一声响,头寸转到一半,还没弄清是什么声音,噗的一下,背心已经一痛,三菱镖穿过了棉衣、里衣,直到内层的背心才阻住。

田冬吓的心惊胆颤,眼看内宅已经不远,连忙穿了下去,却见下方站着一人,目光炯炯有神的望着自己,正是龙虎帮帮主黄木森。

田冬冷汗直冒,自己决非黄木森的对手,但是现在避无可避,田冬在天空顺势翻身,猛然下扑,正是“怒鹫翻云”的后半式。

黄木森双目一亮,迅速无比的一闪身,让田冬扑了个空,趁田冬还没落地,黄木森已经拔出剑来,光影一闪之间,迅疾无伦的指着田冬的背心,一面道:“田冬,你还想跑?”

黄木森见这身影明明是小孩,穿的又是仆佣的衣着,施用的又是“璞玉掌”,不是田冬是谁?

田冬背心忽然一痒,听到黄木森叫破自己的名字,当真是魂飞魄散,不管黄木森的剑已经指住了自己,头也不转,向着花树丛中便钻。

黄木森一愕,没想到此童如此不知死活,顺手一剑刺出,准备将田冬以剑气点穴制服,内息运转之下,一股劲力凝聚于剑端,迅速的撞击到田冬的背心,只见噗的一声,田冬身子往前直摔,一下子倒在地上。

黄木森正要向田冬走,外面忽然传来声音:“属下无能,帮主可受了惊扰?”

“无妨。”黄木森转身跃到墙上,见到是徐封,于是点点头道:“没想到连徐护法也拦不往这个小鬼。”

徐封一脸惭愧,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时候,公孙仲与柳挂度也由不同的方向赶到,同时向黄木森请安,黄木森挥了挥手道:“这小子用的明明是‘璞玉掌’,八成就是田冬。”

公孙仲等人先惊后喜,柳挂度首先道:“恭喜帮主,如此一来田冬必定是古朴之徒。”

黄木森仰天哈哈一笑,意兴风发的道:“徐护法、柳护法,你们立刻察明古朴的下落,准备召集五堂堂主、十方舵主回返总坛,另外公孙护法曾说过古朴现在山东出没,两方面还要好好的配合。”

公孙仲连忙躬身道:“公孙仲一到奉天寨立即办理此事。”

但徐封脸色却是一变,迟疑道:“启禀帮主,那个小子扑入内宅之前,曾被属下三菱镖击中背心……”

黄木森吃了一惊,徐封功力也是不凡,被他暗器击中,田冬岂有命在?何况自己还加了一剑,连忙转回头望向地上的田冬,见到下方彭嫂等数位内宅中有功夫的仆妇已经赶到,却是不见田冬的身影,黄木森又是一阵意外,连忙问:“地上的小孩呢?”

彭嫂一楞,摇摇头道:“帮主,什么小孩?”

黄木森满头雾水,不理会墙内墙外的众人,翻身往田冬的小屋飞掠,这里距离田冬的住处十分近,黄木森转眼到达,挥手一推,门砰的一声撞开,却见田冬好端端的睡在床上,正被自己撞门的巨响惊醒,黄木森一皱眉,沉声道:“起来!”

田冬乖乖的掀被而起,却是只穿了一条长裤,上半身光溜溜的,这时被由外而内的寒风一吹,田冬不禁打起冷颤来,抖着声音道:“帮……帮主。”

黄木森见田冬没事人一样,心中莫名其妙,想到被自己以剑气点穴,至少也要几个时辰之后才有可能逐渐的解开,他怎么能这么迅速的回到屋中,莫非是有人相帮?黄木森想到此处,接着道:“转过身来。”他想既然徐封说已经射中了田冬,那么背后必有伤痕。

黄木森见田冬缓缓的转过身来,却是一片平平滑滑光洁的皮肤,黄木森想之不透,还不知该如何处理的时候,彭嫂已经赶到,见到田冬在寒风中发抖的模样,意外的说道:“帮主,黄冬作了什么事?”

黄木森听见“黄冬”两字,这才醒起,此童已经是帮中的仆役,莫非今晚果然不是此童?而彭嫂见黄木森不答,自然也不好再说,疑惑的望望黄木森,又望了望田冬。

黄木森终于一摇头道:“黄冬,没你的事了,睡吧。”转头离去。

彭嫂望了望田冬,摇摇头替他虚掩上了房门,才随着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璇玑心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