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 魔 帝》

第10章 交织的情感

作者:莫仁

“喂,吉米,到底方正怎么啦?我醒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昏迷不醒了,你又什么都不肯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躺在床上的封焦急的追问着正静静坐在另一张床上休息的好友。

这里赫然还是在“云顿公国”的皇家旅馆里面,也不知道吉米是怎样把人带进来的,在得罪了“四大元素使者”等人和奥雷度顿之后依然还能大摇大摆的进城,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的手段。

“我怎么知道?”吉米的声音中透着疲累,这也是当然的结果。连续使用了数个大型咒语,然后又引用九天之力使出最强大的封邪咒语“七重天机锁”,如果是普通魔导士早就精神透支而瘫痪了,也只有他这种魔法天才才能幸免于难。也要感谢唤醒了龙之力后的方正对他施放的第一个治愈魔法。

“你不知道?那我们是怎么回来的?我们不是大闹了奥雷度顿的宴会吗?他可是这个国家的领袖呀!我们竟然还可以住在这么豪华舒适的地方?虽说他知道我们是”菲利克斯“的使臣,这……这也显得……”封还是想不明白,激动之下想站起来,但他的身体去发出了抗议,一霎那,刺骨的疼痛从身体的各处迅速传到大脑。

在发出一声非常悲惨的叫声后,他又重重的倒在了床上,五官疼的都扭到了一起。

“你好烦呀,让我休息一下吧,我很累……”吉米看到封的样子,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勉强牵动了一下面上的肌肉,又慢慢的闭上了双眼,进入了冥想状态。

“你……”封还想说什么,但看到吉米脸上的伤痕和那一身破烂的衣服,张开的口动了动又合上了。

房间陷入了异常的寂静,只有封自己一个人的呼吸声,方正躺在那里犹如死人一般,如果不是其胸膛不断震动,让人不得不怀疑其是否依旧生存。

沉默……依然是沉默……时间不断的流失,窗外的太阳的光线也逐渐加强,透过黑色的布廉投射到房间里面。而封也在漫长的等待中进入了沉睡,剩下吉米的身体不定期的晃动着。

中午了,也是一天最热的时候,因为房间关的密密实实的关系,室内的温度惊人的高,封早已因为闷热而把整张床都染湿了,汗水还不断流到地面上,可是他实在太累了,虽然不舒服,但宁愿不停的流汗也不愿醒过来。

相比之下,方正和吉米的情况就显得非常诡异了。方正不止没有汗水,而且脸上更似乎结了一层冰霜似的,整个身体微微的散发着寒气,而吉米包裹在黑色不透风的魔导袍里面,也竟然不见流汗,露在衣服外面的手显得非常的白,冰冷的白。

“咚咚咚咚!”

这时,门口传来了激烈的敲门声,一下又一下得好像重锤一样打在门上,震的整个房间都在晃动。不断的把房顶的灰尘抖落下来。

“谁呀!哪个死人?!”难得进入睡眠的封口气恶劣的对着门口大声喝道,在睡觉中被人吵醒是他最不能忍受的事情,如果不是身体实在不能动,他早就一枪飞了过去了。

“喂,竹竿!你也是死人呀!有人敲门呀!你还不去开门?!”在大声骂了敲门的人一阵后,看到房内唯一能动的吉米还是化石般坐在那里动也不动,心底不由一阵生气,拿起自己的枕头就用力的扔了过去,当然是自己的手臂又传来了一阵剧痛。

“哧……”一声轻响,枕头在接近吉米半米的时候陡然被一道蓝光击中,转眼间化成灰烬,那是高级魔导士在进入冥想时候独有的魔法自然护罩。

但这一下轻微的撞击,也让吉米苏醒过来。张开紧闭的双目,惊人的是,眼中竟然在一霎那晃过迷人的紫色,接着又逐渐恢复成深邃的黑色,亮晶晶的,仿佛黑宝石一样。

“哗,吉米,你……你的眼睛……”封也看到了这个异像,惊奇的叹道。以前吉米的眼珠因为人种的关系都是灰黑色的,但是像在这样黑,这样亮,却是从来没有的事情,仿佛整个宇宙都在这一双眼中似的。

“你也发现了吗?我也不知道原因,不要问我,我体内的魔力恢复得非常快,就快要超过临界点了,而且我的身体好像有一点改变,暂时来说也不知道这改变是好是坏……”吉米说着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我说吉米呀……”封也露出了一脸苦思的样子,和吉米静静的对视了好一会儿,才猛然大声的咆哮道:“那你什么时候去开门?”

门外的人也真有默契,也在同一时刻大力的敲门,接着响起了一把对他们而言非常熟悉的声音:“你们三个死人!快点来给本小姐开门!不然我就踢门进来了!”

(是她!)两人同时对望了一眼,都露出了一副死定了的样子。因为那骄横的语气,泼辣的语调,只有那个令他们又惊又怕的大小姐,嘉迪奥的小公主:米玛。嘉迪奥了!

“我重伤,我睡觉,我什么都不知道!”封立刻低声的喃喃自语,拿过被子就往身上盖,也不管天气的酷热。

(米玛吗?为什么你会来到这里呢?难道是为了他吗?)吉米站了起来,舒展了一下僵硬的四肢,才慢慢走过去门口,一路上思潮如泉涌,不住的翻腾。

可是,就在他就快开门的时候,门外的人已经等不及,坚硬的木门在发出了一声无力的哀叹之后就光荣的裂开成了两半,完成了它的任务倒下了。接着,一个盛气凌人的头发披肩少女耀武扬威的竖起她那停留在半空的脚,看着吉米那个不知道如何形容的呆脸发出了轻笑声。

“哎,果然是你……米玛。嘉迪奥……”吉米哭笑不得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大门,又看了看正在看着他发笑的少女,咬牙切齿的说道。

“竹竿呀!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叫我米玛就好了,不要连名带姓的叫我的名字!你不记得吗?”活力充沛的少女也不理会吉米的怪样,一下子越过了吉米的身体,看到那在被子下喂喂蠕动的躯体,嘴角泛起诡异的笑容。

“屎塔封呀!你在干什么?见到霹雳无敌超级大美女的本小姐,还不快点出来磕头谢恩?躲在那里干什么?”少女在笑骂中,猛然一叫揣向被子下的封。

“别……唉……”来不及阻止的吉米眼睁睁的看着米玛的那脚落到被子上,接着他们两个人同时听到被子下传来的经过压抑的,杀猪般凄烈的叫声。

“天,这个玩笑也开得太大了吧?封呀,你死了之后不要怨我呀,我不是不想阻止,我是没有能力阻止呀……”吉米苦笑的蹲到地上,已经在帮那被子还能颤动的好友在念颂“往生咒”了。

“喂,竹竿,他怎么呢?以前在”菲利克斯“都是这样玩得呀?怎么现在他反应这么剧烈?昨天他大战几百回合呀?”米玛整一个好奇宝宝似的满脸问号的也跟着吉米蹲到地上,看着他的苦脸问道。

可是,还没等吉米反应过来,少女又找到了另外一个足以让她的好奇心得到充分满足的东西!躺在床上的方正!

“小正呀!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既然知道了本小姐的到来,还不高高兴兴的迎接?喂!”看到方正依旧没有反应的躺在床上,米玛的小姐脾气又来了。

生气的她一下子跳到方正身边,看着方正那毫无生气的脸,手一挥,出乎吉米意料之外的一巴掌就往方正脸上刮去,还狠声道:“看你还曳!还不理我?”

“不要!”门外传来的一把冷峻的声音,刚好和吉米的惊叫同时发出,但依然未能阻止横蛮的米玛的动作。

啪的一声,清脆利落的一掌落在方正的脸上,不可思议的是,接着传来了米玛的惊叫:“好冷!”

“米玛,你没事吧?”吉米担心的冲上前拉起米玛的手小心的察看,一脸非常紧张的样子。而米玛的心,却已经全系在此刻躺在床上的那名男子身上,脸先是惊疑,接着是忧虑,然后是悲哀,数种表情在一瞬间转换。

“他……他是不是死了……”其实,米玛也知道方正没死,因为方正的胸膛还在鼓动,但整个人,给人一种充满死亡气息的感觉,还有那不寻常的冰冷,比尸体更加的冰冷,让人不得不担心,让她不得不往坏处想。

“米玛公主不需担心,殿下的生命气息还依旧存在,那死亡气息的外表只是受到一种强力魔法的封锁,才造成身体机能陷入沉睡,相信只要找出施法者,殿下人就会没事的了。”随着冷峻的声音,门外走进来了一名接近两米高的强壮汉子,雄霸无比的惊人气势。

这名汉子绝对不是普通人,每一步都静如山岳,行走间竟然也毫无破绽,而且浑身上下充满着一股皇者之气。只不过在门外看到方正的状态,就把大约的情况推断了出来,绝对是一名非常可怕的人。

”“暴将军“杨宏,你果然来了!”看到那名汉子,吉米露出了戒备的神色。

“哈哈,吉米大人,怎么用这样的语气和在下说话?在下虽然和大人隶属不同军系,但都是为了同一个国家效力呀,大家都是同僚,何必这样严肃呢?”杨宏微笑,可是他的那种微笑是在让人不敢恭维,只有脸皮在动,虽是在笑,依然充满着危险的气息。

“不过……”杨宏语气一转,看着床上的方正冷声道:“如果殿下有什么不测,我扬某人必定擒拿汝等送上军事法庭,制汝等保护殿下不力之罪!”

“随便!”吉米也报以冷笑一声,这时,他才发现为何封没有了动静,走过去一看,发现封原来已经疼得晕了过去。仔细检查了封的身体,发现没有什么大碍后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坐倒在床上。

“哼,我想殿下还是交由在下来保护好了,像汝等败弱之姿,在下实在没有必要也没有信心再把殿下交给你们!”看着封和吉米那伤痕累累的身体,杨宏不屑的说道。

“杨将军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如果殿下在你手中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也一定不会罢休!”吉米也不甘示弱的瞪着杨宏,霎时,浓厚的火葯味在两人之间激起灿烂的火花。

而米玛却一点也不受这气氛所影响,只是呆呆的看着方正,静静的回味着刚才杨宏的话,接着,她就站在那里看着方正,一直一直的站着。

一刻,两刻,一小时,两小时……方正躺在床上几个小时了,窗外的阳光已经变成了暗红色,说明时间到了黄昏了。方正还是没有丝毫反应,只有依旧在起伏的胸膛在告诉别人他还活着。

“他怎么啦?怎么啦?你们说话呀!刚才你们到底干了什么?!”米玛守护着方正过了几小时,天性好动活泼的她再也无法忍耐方正那冰冷的身体,冲过去对着坐在那里默不作声的杨宏和吉米大声吼叫着,眼里满是晶莹的泪珠,再脸上飞溅,洒落半空。

“说呀!你们三个在一起的!怎么会只有他有事!?你们到底在干什么!说呀!”米玛疯狂的嘶喊着,不能接受的事实冲击在震撼她的脑海,她冲到了吉米面前抓住他双肩用力的摇晃:“你说!你从来不骗我!你说呀!不要像一个死人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吉米抬起了头,看了看脸上满是泪水的少女,也根本不知道怎么说好,只有痛苦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吉米!你用魔法!用魔法令小正醒来呀!他说小正只是受到强力的魔法封锁才会变成这样的。你魔法这么好,用魔法呀……”少女指着床上的方正对吉米吼道。

“公主!我想现在还是让殿下安安静静的睡一下比较好!吉米大人也累了,相信他们也不是没有事,只要看看封大人的伤势和吉米大人的疲累就知道,他们的遭遇不简单,还请公主不要过于激动”此刻还能保持冷静,或许说是冷血的就只有杨宏了。

或许,事情本来就和他没关系,也显得不太担心。

“休息?是!是!我知道小正好累了!他休息一下而已。”米玛笑着抹去了眼泪,帮自己找到了方正沉睡的理由,又立刻跑到了方正的床前抓住了他的左手:“我就在这里等小正醒过来。”

“米玛……”吉米看到这一幕好像想说什么,想了想又低下了头喃喃自语:“其实我们都是受了重伤得呀!为什么你只是担心他呢?”

“吉米大人,我想我们还是出去一下比较好吧?在这里我们只是妨碍了他们,不是吗?在下也想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杨宏微笑着看着吉米道。

“好!”看到那讨厌的笑容,吉米恨不得一拳打过去,但他却不能这么做,只有默默地点了点头,看了正紧握着方正的手的米玛,眼中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低下头跟着杨宏出去了。

“小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交织的情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 魔 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