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 魔 帝》

第16章 幸福

作者:莫仁

幸福是什么?和喜欢的人平凡的生活在一起,这对我来说就是我已经是最大的幸福。难道这也是不可追求的?如果不是,为什么只有我才是所有痛苦的承受者?

其实我也不奢望什么,我的要求很简单,只是和你简简单单的生活在一起。没想到,我千辛万苦到头来……却是一场空。从来没有选择的权利,而竟是因为我的身份?既然上天不允许我做平凡人,更剥夺我幸福快乐的权利,我无话可说……

失去你的痛苦,是我所不能接受的,以后千万个日日夜夜,每一个春夏秋冬,我与你都不能再相见,唯独我对你的那份爱,留在这黑暗的世界……始终焚烧着我。这火,千年万年也不会熄灭,我更会将它烧遍千山万水……见证……我对你那独一无二的爱……我的爱……

     ☆        ☆        ☆

“主帅,敌军在前方骂阵了,末将龙且要求出战!”

一骑大将,一身雪白,头戴着一个鲜红色的头盔,右手握着长枪,正低头在吉米面前请命,冲天的盔尾迎着冬天特有的西北风,剧烈的摇动着。

“唔……”吉米没有出声,只是用远望镜不断的一次又一次观察敌军的阵势,冷静的他额头竟隐约出现微微的汗水。

“主帅……”龙且见到吉米没有反应,奇怪的看了吉米一眼,又再次低声的道。

“军师呢?”吉米终于放下了远望镜,脸色显得非常平静,不过语调却有一点奇怪,似乎是在压抑一些什么,仿佛在惧怕……

“啊?军师在帐中……”

话没说完,吉米已经掉转马头,迅速的冲向大帐,临走前大声道:“传命,大军就地警戒,慎防敌军突击,没我号令,谁也不许轻举妄动!”

说着,留下议论纷纷的前锋大军,消失在将领们的视线里。

“怎、怎么回事?二十万大军因为那丁点儿敌人就原地不动?”“大帅怎么啦?!我军数量可是敌人的数十倍呀!”“有没有搞错?!为什么停在这里!”“敌人连五千也不到呀!我们是要推翻更强大的方天日呀!怎能因为那点敌人就……”

到此,吉米号称二百万大军的弊端暂时显露出来了,因为兵士大多来自民间的义勇兵,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训练,只有吉米的近卫兵,原“幻雷”的二十五万兵马才是受过军人的正式训练,现在,这二十万前锋就因为吉米的奇怪命令而鼓噪起来。

这股不安和躁动,正开始蔓延整个军队,是一种不甘心与不信任的心……

中军帐中。

“元帅何以显得如此担心?”天然活心流看着手上的地图,略显沉默的问刚进来脸上满脸担忧的吉米。而飞勒尤比帝,当然是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

“冰川伸!我竟然见到了冰川伸!他身边站着子鹰!怎么可能!他们不是在‘拉瓦尔’那里嘛?怎么可能这么快回来?”

烦躁无比的吉米气冲冲的在帅长里踱着方步,身体四周浮现出一层围绕着他旋转的隐隐约约的蓝色雷电,不断在寂静的空间内鸣响着。

那蓝色雷电是与吉米定下了盟约的雷之主“迪莫斯”的属性力量,显然吉米现在的心态已经没有往日的平静,不能达到神灵空明,进而控制迪莫斯那强大力量的境界了。

“冰川伸没有什么好害怕的,相对于一个大胆的人来说,他的谋略都是赌徒式的,这样策略的本身就充满了破绽,不足为惧,反而是子鹰,这个人谨慎细心,对我们来说比冰川伸更有威胁性。不过……他们两个本应是各走极端的人,相处一起的结果必定是某一方妥协,那样却都会抑制了他们两人的力量……‘帕斯兰’……这次输了……”天然活心流缓缓的喝了一口茶,冷静的分析道。

“你不知道,他们在一起绝对不是互相抑制,而是互补,十多年来我亲眼见证了他们合作无间,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强大力量,那天马行空般的战术和那毫无遗漏的后着,就是这些年来‘帕斯兰’迅速强大的基本呀!”

吉米大声的道,同时更冷笑了一声:“军师大人当年不也曾在那人妖的手下吃过亏吗?

不足为惧??“

“那更好,他们无论怎么样,对现在的我来说在我眼中都是小丑而已,既然他们是‘帕斯兰’方面的精神支柱,我就摧毁了他们!这样剩下的‘帕斯兰’其他人就不攻自破了。”

自始至终,天然活心流的语气里都透露着强大的自信,和吉米形成了极大的反差,自信来源于对自己能力的信任还是那强大的军势?这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天然活心流,倒是本帅失礼了,让军师大人见笑了。”

吉米盯着天然活心流半晌,陡然抬起头大笑,笑声震天,就连帐外吵嚷议论声也一并压了下来。同时围绕全身的蓝色雷电暴绽出耀眼的光亮,接着又仿佛从来没出现过的消失在空气中,代之而起的,是吉米眼中的蓝光。

(这就是强者最高境界的人灵合一吗?气势果然惊人,相信能力也有一定提高,不过不知道性格是否会被影响……形式规则习惯是否会有所改变……)

天然活心流注视着吉米的改变,暗暗的评价这个令他刮目相看的魔导士,思考以后如何对付这个难缠的敌人。

(哼,这就是他的真正实力吗?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如果不是天然让我当日故意减弱一半的实力,我一定会比他更强的!一定会!)

被强大的吉米挑动战意的飞勒尤比帝一咬牙,也缓缓散发出沙场将领独有的肃杀之气,与吉米的莫名气势相持在半空。

“军师是否有良策?刚才因本帅命令,前锋大军鼓动不安,本帅认为现在应该大军压境,不管冰川伸多么厉害,也不可能让他们几十万兵马也一起回来的。我要一举歼灭所有敌军,提高我方士气!”

吉米虽说是询问天然活心流,却看也没看他一眼,一边说着一边已经走出了帅帐,显然心中早有定夺,只是象征式的问问而已。不知道是否天然活心流等人的错觉,总觉得吉米背后浮现着一个人影。

“大人!”面对吉米的冷眼,飞勒尤比帝心中泛起一阵怒火,以前在帝国中谁敢对他们如此无礼?查理也不敢如此轻视他们!那时候吉米算什么?还不时被他们当狗一般玩弄,现在竟然……

“没什么好生气的,成王败寇,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年的他了,而是雄霸一方的天下强者,而我们……却都陨落了……不过我相信,他这次一定会败得很惨。”

天然活心流站了起来,轻轻的抚摸着飞勒尤比帝的脸,如同情人般一样温柔的抚摸。

“天然……”飞勒尤比帝满腔的怒火竟然被天然活心流几句话完全熄灭,双眼更是注视情人般的满含深情的注视着天然活心流。

终于,两人慢慢的相拥在一眼……没有后悔……没有怨恨……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两人已经开始了一段世人不允许的感情……禁忌之恋……违反世俗常规定理的……感情……

     ☆        ☆        ☆

“帕斯兰”救援军大营。

虽然说是救援军,却也不过区区四千之数,与吉米的叛军前锋大军就相差了五十倍,看来癫狂三人组的核心,“帕斯兰”的天才军师冰川伸是要打破自己往日的记录了。

不过这次相信情况更加的不乐观,自己一方的四千士兵虽说是精英中的精英,才能一下子从几千里外赶回来,但大都已经疲累不堪。将领方面也只有子鹰一人独当大局,天下无敌的方天日不在,不败战神杨一帆不在,士兵们本身的精神已经低落了。

而敌方,暂时只有资料显示的,就有当年令他们头痛无比的组合,天然活心流和飞勒尤比帝,更有实力成迷的吉米。本来吉米是他们的人,他们应该是最了解的,当这些年来,吉米为了反叛的准备,从来没有显露自己的实力,以前就是魔法中的天才,现在的他的实力又去到什么程度呢?

“冰川军师,我们真的空门大开,就在这里按兵不动吗?”子鹰与冰川伸同时席坐在地上,研究方天日派来的一封信和这次战役的地图,大家眉头都皱了起来。

“不是按兵不动,而是边打边逃,只是没想到殿下竟然做了这么多的准备,倒是我们多虑了。”

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冰川伸依然仿佛是与时间之神从不来往似的,面貌如十四年前一样美艳不可方物。据说,在“帕斯兰”民间流传的同性恋者第一号目标还是他,十四年来没有人更改他的老大地位,不过相信也没有多少人想去做那个位置吧……

“好了,不说这些了,这次我们的不利条件太多了,我暂时还找不到可以击破敌军的方法,别说是本军,就是这前锋,我们看来也……”子鹰担心的说道。

“有利条件不是天生就存在的,而是靠自己去创造,殿下也不是一个安于等待的人,他是不会让任何人破坏‘菲利克斯’的!所以……我们现在的唯一有利条件就是,我们在这里!”

冰川伸说着说着露出了沉思的样子,神态异常优美,子鹰在一霎那似乎看到了一片无尽星空一样,心神宁静。

“从这封信看出,殿下现在大约已和扶风取得联系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殿下暂时的目的,不过我们也只好放开这个因素。暂时来说,地方与我们的人数比是五十比一,平原战我们是输定的,等一下你让两千兵马逐渐撤离,到这些,这些,和这里埋伏,接着我们……”

冰川伸在地图上移动着手指,令人惊讶的是,他制定埋伏的地方都是平原类型的,根本不适合埋伏,但子鹰竟然也在不断点头。

“嗯……好了,你都懂了吧?”冰川伸一口气说完心中所想,大大的呼了一口浊气,笑了一笑,道:“殿下这次给我们的最高指示是不能死,我增加两点,一个是尽量损耗敌军士气,第二是尽力拖延。”

“对了,军师,等一下你就带人去埋伏吧,本人身为‘兵马大元帅’,绝对不能离开战场前线,不然我军士气低落,如何损耗敌军士气?”

子鹰说话的时候一脸坚决,拳头捏的噼哩啪啦做响,舍身成仁!

“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冰川伸不知道为什么,笑的人昂马翻,笑得媚态尽现,笑得比一个女人更有女人味,笑的子鹰目瞪口呆,笑的子鹰不知所措。

“在下说错话了吗?”终于,子鹰忍不住问道。

“没有,没有,我只是下突然想起辉。嘉迪奥追求我时候的手段而已……”冰川伸答非所谓的笑道。

“什么??????”子鹰一听,更是满脑子问号,什么跟什么嘛……兵凶战危之际竟然突然想到那个男人追求他……不对!追求?两个男人?一个男人追求另一个男人?子鹰心中掠过一阵麻冷,冷汗在额头慢慢流了下来。

“你怎么这副表情?哈哈哈哈哈……说真的,我也在考虑做变性手术……”冰川伸停止了笑容,突然间变得非常严肃的道。

“军师,你……是认真的吗?”子鹰愣了……完全不明白冰川伸现在在这种时候为什么要说这些话……

“你呀……活跃气氛也不懂吗?全学了那书呆子的东西,谨慎……那叫呆板和迂腐,殿下的眼光还算不错,如果让书呆子统领这场战役,一定会说些什么以不变应万变,以最小的伤亡换取最大的利益,他那根本不应该叫做谋略,而是统筹学,最小换最大,并且想象敌人是一个不会犯错的完美,这是不可能的……”

冰川伸露出了轻蔑的神色:“我方如果据压倒性实力,统筹学无疑大派用场,但从来兵无常势,也没有不会犯错的人,这次,我就要让每一个人都知道,只有我们菲利克斯家族的人,才是天下人杰之首,不过胜利的前提,我们需要对自己有信心,所以大元帅子心中存有死志是不可取的。”

“啊!”听了冰川伸的话,子鹰才明白冰川伸为什么要说那么多废话,感激的一拱手,低声道:“子鹰受教了。”

“这样还不够!我身为帝国军师,身份比你只高不低,所以应该我留下来,但是我不会死,绝对绝对不会死!你们也不能牺牲!你也不用害怕,我不是送死,这是我们活下去的方法!”

冰川伸站了起来,拉开了帅帐走了出去。

“这就是真正的冰川大人吗?在他身上我为何看到殿下的影子?那孤傲狂霸的殿下,那当年的殿下……”子鹰看着冰川伸背影,喃喃自语道。

“各位,很感谢你们陪在下赶来这里,我知道大家心里已经存着必死的心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幸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 魔 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