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 魔 帝》

第17章 雨中激战

作者:莫仁

“前面,龙且将军!敌军将领就在前面……”

面对叛军前锋大军的压倒性兵力,“帕斯兰”一方是且战且退,令人惊讶的是死亡率出奇的低,不到十人!相反叛军死亡率却已经达到了一千之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帕斯兰”一开始就没有打算采取正面作战,在广阔的平原上机动性作战,把敌军玩弄于鼓掌之间,同时也因为敌军极差的纪律性,十几万大军的实力发挥不到原来的一半,才会造就了这样的战果。

“可恶呀!鼎鼎大名的‘帕斯兰’无敌部队难道就只会这样东藏西躲的吗?这样算什么?!如老鼠般讨厌的人呀!所谓的兵马大元帅就是这样而已吗?”龙且在经过一阵激烈的追逐战后,终于忍不住昂天大喝,开战半个时辰了,连敌军衣角也没有碰到,让暴躁的他怒火更是不能抑制。

“哼!小心风大闪了舌头!”

一声冷哼从前风传来,接着前面部队陡然起了一阵騒动,接着是无数的惨叫,龙且看到自己一方的士兵不断的姿势怪异的被抛上半空,更在空中炸裂成尸体碎块,化成血雨再度降落。

“怎、怎么回事?”如此残酷的场面,纵是久经沙场的龙且也被这情况吓得愣了一下,血雨不断洒落在盔甲上,发出了清脆的嘀嗒声,更伴随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

“‘帕斯兰’兵马大元帅子鹰候教!”騒动的根源来了,浑身包裹在黑色盔甲的中的子鹰骑着一头通体深黑色的骏马,出现在龙且面前,两人一黑一白,形成两个强烈的对比。

“你,就是子鹰?”毕竟是沙场老将,龙且在一愣之后立刻回神,双眼一眯,盯着子鹰,低声道。

“不过,本人正是荣任‘帕斯兰’兵马大元帅的帕斯兰。子鹰!”子鹰冷冷一笑,嘴角微微牵动,神色诡异狰狞。

“以前就听说‘帕斯兰’的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今日一见,果然传闻所言,端的是凶狠无比,怪不得韩然大人要推翻暴政了!”龙且胯下骏马轻轻吐着白气,四肢不断移动着,避免被子鹰的气势锁死而陷入那无尽的攻势里面。

“是吗?那你就受死吧!”子鹰双眼精光一闪,吐气开声,喝声震慑人心,一霎那间山河震动,连空气也似乎在这一瞬间增压,沉重无比,牵扯着身躯。

“什么?”面对子鹰那如大海巨浪般澎湃汹涌的气势,龙且本打算先避其锋,再寻机反击,却未料到子鹰的一声暴喝竟能让大地也起共鸣,利用大气封锁自己的身体。

“霸拳”第一击“一啸红尘惊”!

霸道无匹的力量转眼跨越时间与空间的距离,空间似乎被扭曲,地上的血块与草根也被这一拳的力量激飞到半空,形成一条凶狠无比的巨龙,铺天盖地的噬向龙且。

“风化乱舞!”面对成名多年的强者,龙且不敢托大,拔出精钢长枪,舞出无数枪花,封锁巨龙所有前进的方向,劲气在地面反弹,在身前筑成巨网。

“笨蛋!从来没有人能挡霸拳一击!”子鹰放声大笑,双脚一用力,骏马长嘶一声,冲向龙且:“好好的看清楚霸拳吧!”

“霸拳”第一击“一啸红尘惊”!

子鹰人马合一,融于巨龙之中,就这样一拳击出!但是这才是真正的霸拳,神威内敛的霸道之拳,朴实无华莫可抗拒的无敌之拳!

“轰!”一声巨响,龙且整个人被抛上了半空,胯下战马被硬生生的击得粉碎,同时四散的肉块更夹着两大高手的无涛内力,杀伤四周不少的叛军。

原来,刚才子鹰一拳犹如摧枯拉朽般根本不可抵挡,拳头刚触碰到长枪,龙且就被枪身上传来的巨力震到半空,接着战马和长枪在无力可卸的情况下被拳上的力量化为这个世界的尘埃。

“龙大人!”

叛军看到子鹰那神威莫敌的力量,纵是自己一方拥有千军万马也感到心中一阵悸动,心中害怕气势就弱了,两军交战气势最是重要。同时在子鹰先声夺人的攻势下,“帕斯兰”军已经反过来压制着二十万前锋军!

“下雨了吗?……”天上乌云逐渐笼罩,而子鹰矗立在战场中,右手依然紧握成拳,黑色的身躯与四周暗红色的血池互相衬托,显得吓人无比。

“我不想杀人,为什么你们要逼我,为什么你们要反抗殿下,只有殿下,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

子鹰沉浸在自己刚才一拳的余威中。本来,但凡神功多数都有其属性,越练威力越大,也越受其属性影响。很少武功能像方天日修习的“轩辕真龙诀”一样是根据修习者的性格调整属性的,霸拳是一门霸道无比的武功,修炼者莫不是沙场将领,嗜血成性,像子鹰这样温和慈祥的性格也能达到大成之境本来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而更能运用的出神入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有回头路,我也不需要!为了‘帕斯兰’,兄弟们!我们杀!”子鹰大笑,天空也响应的放出一声惊雷,既然已没有回头路走,那就不后悔的朝已经选好的道路走下去,即使这是一条充满杀戮的修罗道!

“霸拳”第二击“再啸湖海翻”!

密集的拳劲在空气中高速摩擦着,一拳接一拳的连绵不断,力道一重叠一重,展现在叛军面前的似乎是海啸般庞大的拳劲,一下在就盖了过来。

“杀!”数千“帕斯兰”军以子鹰为首,形成一个倒三角锥子,狠狠得刺入散乱的敌军中,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

屠杀,完全是单方面的屠杀,二十万大军自相踩踏,极度混乱的情况下不住自相残杀,争相躲避气势无量的“帕斯兰”军。雨,越下越大了,血水不断被溅到半空,混合著猛烈的强风,覆盖整个战场,每个人的脸都被血雨吹打着,在这战争的年代,人命根本毫不值钱。

“子鹰,你是来找死的把!纷扰的游尘,迷惑的旅人,大地的怒吼,众星的呼唤。邪恶的意念,混乱的重生,狂野的黑暗!狂风啊!天云啊!雷殛啊!吾等遵从古代的契约来到我的身边!出现吧!吾以天雷之名召唤!‘毁灭暴雷天降’!”

在疯狂的屠杀中,敌阵深处一丝冰冷阴深的声音透过纷乱嘈杂的人声,传到了子鹰的耳里。

(吉米!)

子鹰心地立刻掠过这个念头,那熟悉的声音,不正是昔日把酒言欢的朋友吗?曾几何时大家需要兵戎相见?到底是为了什么?大家追求的有什么不同?

“霸拳”最终击“绝啸天地灭”!

对于曾是同僚的吉米那天下无敌的强大魔法造诣,子鹰心中一直有着忧虑,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否能挡下那毁灭性的法术,叛军一方人数数十倍于己方,更有大量的后援,而己方确是死一个少一个,是在经不起损耗的。

所以下意识的,子鹰感应到那来临的危机,动念间,练成后从来没有施展的“霸拳”最终击毫无保留的朝声音处狂轰,反正大家已经兵戎相见,反正大家已是敌人,在战成上应该根本没有所谓的朋友,只有敌与我的分别!

随着霸拳一击,无敌内劲波动般扩射,激的草原如海浪般高低起伏,只是受到拳势牵引,视线之内,无边的乌云汹涌聚集在子鹰上空,把所有一切完全吞噬,天地陷入一片暗黑之中。拳力四射令草原多出了数个巨坑,风沙忤逆世间规则原地形成龙卷风,把尸体血雨都卷了进去。而招式主要面对的叛军们所感受到的那股扩张到极点的力量,无不心胆剧裂,体格弱者皆被逼得窒息而死。

惊红尘,翻湖海,泣鬼神,灭天地,只是攻击的前奏,子鹰已经把世界末日的景象带到这个世界。

“暴雷,陨落!”

吉米双手法印一合,高声大喝,虽然法力还未达到饱和,但他知道不能继续让子鹰运功下去了,不然整个战场将没有能与“帕斯兰”军一战之兵。

真的没想到只不过几年分别,子鹰的力量已经达到如此惊人的地步,身为统领数十万大军的吉米深知道战场上士气是极度重要的一点,没了士气,就算十倍于敌军也只能如垃圾般任人宰割。现在自己一方实在需要胜利之神激励,不然,这二十万大军就要毁在子鹰那不到五千的军队中了!而如果这个结果真的产生了,对自军本军的騒动和心理压力将是不可估量的!绝对不能让这个情况发生!

为了胜利!子鹰,你只有去死吧!

响应吉米的声音,天上的乌云被强制性的撕裂,数道巨大通体透蓝的雷电,疯狂的向“帕斯兰”军方向落下,不断肆虐横行。

“吉米!我就让你看看真正的‘绝啸天地灭’吧!”施展神功的子鹰仿佛也受这一招所感染,显得霸气逼人,就连天地也要毁灭在这一招中呀!吉米你那些破魔法又算什么?!

两人以往曾经情同手足,如今却各以本身最强绝学互击,战况前所未有的激烈,但也流露着一丝悲哀。一个站在魔法的巅峰,一个站在武学的顶点,这一场生死相搏也可以看作魔法与武学的一较高低。

天雷与拳劲不断对攻,子鹰似乎逆天而行般狂傲,无惧暴雷天威,不断疯狂挥拳,与暴雷激烈相碰,迸射出强烈蓝光如柱,直贯天际,穿过被两人牵引而来的层层乌云。

每一次交击所形成的光柱都历久不散,伫立在战场中,仿似神迹,但内里却透露着无边杀机。

“绝啸天地灭!!”子鹰大喝!运尽全身劲力朝天狂轰,誓要毁灭天地,把阻碍者连同这个尘世都轰入万劫不复之地!

其实,“霸拳”的每一击说是一招,倒不如说是一种境界,一个内功的层次,每一击都没有约定俗成的招式,皆是随心所慾,配合无涛内力,终成为天下奇功。

经过千锤百炼的武功似乎稍胜一筹,在子鹰一阵狂轰下天雷悉数被打得倒回天际,整个天空上半部分都被染成蓝色,诡异莫名。

“子鹰!你始终要败于我手!”但不知为什么,吉米却冷笑起来,说出耐人寻味的话,而……子鹰的脸色也变了!

“撤退!立刻撤退到指定地点!哇……”子鹰说着说着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脸色露出了苦笑。

“绝啸天地灭”的威力似乎太大,不是他可以轻易承受的,而且更是如此没有保留的不断狂轰,没有让他虚脱致死就好了,不过有了这次的经验,下一次的成就并定更理想。

“武学,始终比不上魔法,你豁尽全力,我却游刃有余,看招!‘雷箭’!”

吉米慢慢的浮上半空,冷笑着看着子鹰,手一招,手上形成一个蓝色光球,接着从光球中高速射出数十道雷电形成利箭,而令子鹰惊讶的竟然是吉米的这一招根本没有敌我之分,连他们方的士兵也被这一招雷箭殛死。

(原来……原来是你变了,口口声声的说是殿下变了,其实……变得是你呀……可怜的你……)

子鹰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往日种种走马观花般在脑海中浮现。

第一次与吉米的相见,自己是殿下在广州城培养的一系,与吉米这些本地一系的人门派有别,大家都显得有些陌生,是吉米那好客的笑容化解了这份陌生。第一次共同上战场,吉米那悲天悯人的态度与自己是多么的相似,也是这样,大家才成为好友的呀。

那慈祥赤热的目光,一直在心底没有抹去,就算已经人事全非。

记不清多少次共同出生入死了,吉米曾问他为什么如此效忠,他笑着回答是报殿下知遇之恩,而反问吉米,答案却是简单的两个字:朋友。是呀,为朋友抛头颅洒热血,一切在所不惜的吉米,只为了朋友两个字,走上了自己最不喜欢的修罗战场。

“末日战役”前一晚,大家都抱着必死的决心,除了殿下,大公,大将军和军师,就只有你,只有吉米你对殿下存着不败的信心,有谁比你了解殿下?就连自己这个当日的打鱼郎也对殿下心悦诚服的时候,为何你却背叛了殿下?

说起来好笑,你的原因是殿下变了,变得残酷冷血无情多疑,我在想曾经最了解殿下的你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难道殿下真的变呢?原来……什么都不是……变的是你……往日那爱惜生命的吉米变了,往日那满腔热忱的吉米变了……

变成了现在这个雄心勃勃,视人命如蝼蚁的野心家!

“吉米!变的是你!是你变了!不是殿下呀!”子鹰大叫,心痛,脸上流出了两丝泪痕,是因为自己曾质疑殿下的后悔吗?还是位朋友的堕落而痛心?又或者是两者有之?

无比的痛,超越一切而令身体的潜力无限提升,“霸拳”四击合一,子鹰临阵创出更强绝技,超越巅峰之“霸拳”第五击“浩瀚苍穹霸云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雨中激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 魔 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