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 魔 帝》

第18章 羁绊

作者:莫仁

我是谁?我天生智慧过人,相貌出众,能力之强举世无双,但却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预言,成为一个只能辅助他人的影子。我不服!我拥有天才的外号,但却被天意愚弄。所以我用冰冷建筑我的心。

我的姓氏颇为光荣:帕斯兰。我更是“帕斯兰”帝国皇族一员,所有我也拥有皇族姓氏:菲利克斯。我的本名是一个相传了一百五十八年的世代相传名字:冰川伸。对了,我就是帕斯兰。冰川伸。菲利克斯!被称为“天才军师”的“冷血冰公子”,同时也有许多如人妖,同性恋者,比女人还有美的男子等奇怪的名号和传言加于我身上。

但,却有谁知道,那所谓的“天才军师”,这个在外人看来在我许多外号中最光荣的称号却是最让我感到耻辱的名字!他妈的什么狗屁军师?以我能力建国立业有何不可?为什么我一定要辅助他?辅助他这个预言中的“圣魔帝”?他方天日凭什么要我委屈于他之下?

想必苍天也知道我的野心,所以设置了层层羁绊来封锁与压制我的野心,首先是让本来是孤儿的我找回来自己的妹妹,方天日现在的老婆岑婉清!帝后帕斯兰。岑婉清。

我竟然是方天日的舅子?多么可笑的关系……接着又利用种种事实证明了“启示录”种预言的不可违逆。

还有让我变成现在这样可笑的形态……不男不女,有谁会拥戴一个不男不女的人为自己的主子?更可恨的是他的出现,心的羁绊……老土却又是最有用的方法,心锁,纵是豪情万丈,我也甘愿沉沦……路,很难走,我却甘之如饴……可悲可笑的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的羁绊……

     ☆        ☆        ☆

“想不到这些垃圾在失去子鹰的情况下还拥有这么剽悍的战斗力,不愧是”赤炎“!”

吉米的左半身包裹着层层的绷带,双眼闪现着寒光,子鹰最后那一击对他毕竟是造成不小的伤害。

“是呀,这样高涨的士气根本不是我军可以比拟的,虽然十倍少于我军,但却数度反过来压制着我们,拥有这样的部队,怪不得”帕斯兰“领地扩张的如此之快了……”

天然活心流正站在吉米的身边,双眼不复那柔情似水,而是冰冷的,仿似一头盯着猎物般的野狼的眼光一样,杀机闪闪。而飞勒尤比帝就按照他的吩咐率领剩下六万不到的前锋军追击子鹰。

而天然活心流之所以要这么做,也出于几点利益考虑。一方面是因为吉米一方实在没有什么大将,另一方面他刚才也见识到子鹰的恐怖,不能让这样一种人有喘息的机会,同时也为了帮他们自己建立威名,所以不得不派飞勒尤比帝出击。

“滚开!滚开!滚开!挡我者死!”飞勒尤比帝大声咆哮着,手中巨剑无情的挥舞,斩出无数灿烂的血花,在磅礴大雨中依然显得分外迷人。只是他此刻心情却无比的恶劣,刚在和心上人温存,竟然突然被拉到战场上,可恶的是他还不能有任何怨言……所以,他把所有怒气都发泄到这些挡着自己的“帕斯兰”军身上。

只是对方是被称为精英中的精英,不败帝皇方天日身边的直属部队“银铠骑士团”呀!

大陆上每一个国家的梦魇,被称为“赤炎”的无敌骑士团!

面对飞勒尤比帝那狂风暴雨半凌厉的攻击,三名将领合力竟然截下了死神,更是互有攻守的对飞勒尤比帝展开了对攻。

只是这样一来,却更加激怒了飞勒尤比帝,十几年的流浪生涯,他早就失去了当年那种冷静沉稳的风格,因为禁忌之恋造成的无比沉重的心理压力,不断焚烧着他的身心,可能早已经超过了他的心理负担了吧……

“混蛋!全都给我去死吧!‘风华乱舞’!”混合著怒气的狂猛招式仿佛要爆炸一般,触目所及皆是那光亮耀眼的剑光,还有那如狂龙飞舞的剑气,摧枯拉朽的扫除任何胆敢阻碍之物。雨水击打在剑身上竟然发出金属相碰之声,在飞勒尤比帝的内劲催谷下幻化成数把巨大的实体化长剑势不可挡的刺向三人。

“呀……”短促的惨叫响起,一名将领突然跃了出来,以自己的身躯挡住所有的攻击,身体被动穿,鲜血昂天喷洒,展示主人灿烂朴实的生命。

“双龙出海!”剩下的两名将领早有默契的同时大喝一声,长枪如闪电般刺向中门大开的飞勒尤比帝。就相他刚才刺穿他们的同僚一样。

“放肆!”面对生死关头,飞勒尤比帝一吸气,猛然舌绽春雷,内劲透过声音波纹状四散,两名敌军将领硬是在这一喝中震的身体顿了一顿,虽然只不过眨眼间的速度,但对飞勒尤比帝这样的高手来说已经足够了。

“后悔成为那狗日的走狗吧!”怨恨与杀意在心底不断蔓延,不断提升,所有不满所有负担都要发泄在战场中,我是最强!战场由我主宰!

哧一声轻响,两名将领被巨剑横腰斩成两段,腥味的血溅在飞勒尤比帝的脸上,竟然让他感到一阵开怀,郁闷得到解决后的开怀。看来……还是只有战场,才适合他这个战鬼呀…

…修罗的化身……

“追击!我们的军程已经被拖延了一天了!立刻整军追击!路上根本没有所谓的敌军了!敌军大帅子鹰已经败亡!杀入‘菲利克斯’者赏金币一百枚!职升三级,城中任何财宝任汝取夺!”

飞勒尤比帝高举巨剑,大声喝道,丰厚的条件刺激着在场每一个人的神经。这是人类的可悲,他们似乎忘记了刚刚本军的屠杀和敌军的恐怖,完全没有任何所谓的整军过程就抢过战场上遗留的马匹,呼喊着一窝蜂的冲向目标中的“菲利克斯”,一百八十三公里外的“帕斯兰”首都,也号称不落之城的“菲利克斯”。

“飞勒将军还是这么狡诈呀,城中财宝任汝取夺,呵呵,能活着到达‘菲利克斯’再说吧……”吉米站在高处看着自军那疯狂的神态,发出了蔑视的轻笑。

“大人,这样真的好吗?刚才并没有见到冰川伸的影子,相对于子鹰的强横,我想冰川伸的智谋更应该注意。”天然活心流虽然不喜欢吉米,却不得不提醒吉米潜藏的危险,因为大家始终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

“现在这样还有什么智谋可以用?当初的‘菲利克斯领’之所以难攻不落,是因为边界都是高山峻岭,‘菲利克斯’是一块易守难攻的宝地,而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原‘菲利克斯’领地,地势多平坦,适合大军压境,而且情报上显示,方天日手上最多只有六万兵马,就这样一口气的压过去,把他们活生生压死!”

吉米说着,眼中露出了残忍的笑意。

(这是怎样一个男人呀,权利的腐蚀真有这样巨大的威力吗?)

天然活心流看着吉米的背影,心底一阵震动,当年的吉米,虽是与自己为敌,但他那热爱生命的态度和为朋友不惧生死的心一直让他们不能理解和羡慕,却没想到,当年这样一个人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啪啪两声轻响,吉米轻轻的拍了两下手,低声呼唤道:“龙战,龙战,在吗?”

“是!大人!属下在!”吉米身后直属骑士部队中走出了一名将领,也是一身雪白的盔甲,在这满是泥泞的战场中依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肮脏。

“你大哥龙且战死了,你有什么感想吗?”吉米说着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是他无能,侮辱了我们龙家的龙这个姓氏!”那名骑士毫不犹豫的大声道。

(什么?这……)

天然活心流不由愣了一下,心里面暗暗感叹。虽说是乱世,但这也太过分了吧?大哥战死,竟然没有丝毫痛心,反而认为大哥无能,这是什么人?

“那么好,我给你个机会去洗刷耻辱!你和贝恩各率领五万骑兵作为攻打‘菲利克斯’先头部队。飞勒将军刚才所说的条件对你们也同样适合!”吉米轻轻的抛出了恶魔的诱饵。

“大人!”但是龙战眼中却似乎有些不服。

“不要小看冰川伸,他缔造了‘帕斯兰’这十几年不败的传说,所以我要胜利,确切的胜利!”吉米知道龙战心中所想。

“大人!你就等着属下送上那人妖的人头吧!”龙战说着,一躬身,施礼后转身离去。

“军师,这样行了吧?面对大约只有两千兵力的冰川伸,十万大军可是确保胜利,人海战术虽然低级,却非常有用呀……”吉米笑着看着天然活心流。

天然活心里没有说话,露出了深思的神色。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他觉得吉米无比的讨厌,同时,心里面也在期待……期待那个名声比他更响亮的“天才军师”冰川伸如何解决这个危机的手段。

真的非常期待。

     ☆        ☆        ☆

“等待真是无聊呀……”

冰川伸手中环抱着不知道哪里找来的竖琴,闭着双眼把他那拥有绝色容颜的头靠在琴上,任那紫色长发洒在琴身上,雪白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中不断穿梭飞舞,明明就是一副美女奏乐图。

但是,奏出来的音乐却和这美丽的景象丝毫不符,琴声宛如千军万马在互相攻伐,金戈铁马锵锵有声,听的人热血沸腾。但见冰川伸双手越舞越急,琴声中战争激烈程度也逐渐升级,仿佛已经到了生死成败的白热化阶段。而令人惊讶的是,雨水没有一滴落在冰川伸的身上,只是接近他大约一米左右的距离就被蒸发了,化为缕缕白烟上升。

“大人,敌军到了!”一名将领突然的从这极端的情况中清醒过来,因为他感觉到那汹涌澎湃的杀气正一波波的向他们涌来。

“哼!来了吗?!”冰川伸双眼陡然一张,两点寒芒暴射而出,同时,竖琴所有琴弦也在同一霎那全都震成粉碎。

“按照计划行事!”声音冰冷,冰川伸的其中一个外号“冷血冰公子”果然没有白叫,只是听到这个声音,就让人感到血液都结冰了。

(吉米,不过我们以前什么关系,我绝对不会原谅伤了我的羁绊的人!就算是他!何况是你?)

冰川伸脑海中恶毒的计谋一个接一个的成型,不断的挑剔精简,寻找最有用的计谋,不一会儿他脸上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接着,一眨眼间,只剩下竖琴在迎风摇动,接着倒在地上,却早已失去了冰川伸的影子,空气中似乎残留着一丝香气,一丝来自死亡的香气。

     ☆        ☆        ☆

“杀!杀!杀!”叛军鼓噪着,杂乱无章冲向那遥远的目标,更可笑的是为了能独占城中财宝,潘军们竟然在路上就开始了自相残杀,人数不断递减,很快的,本来二十万大军只剩下三万多人了。

而龙战和贝恩率领的十万骑兵正不急不徐的跟在前锋军后面,保持着大约半公里的距离,免得自军陷入那疯狂不能自持的状态。

“哼,大人太多虑了,其实只要派我一个人就足够了!”龙战和贝恩并头骑着马,龙战心有不甘的说着。

“哈哈,那是大人不相信你的实力,才需要我这个更强者呀!”贝恩嚣张的大笑着。

“放屁!那人妖的人头一定会被我亲收割下的!”龙战双眼一瞪,怒道。

“你们龙家软弱无能,行吗?”贝恩露出了轻笑,是轻蔑鄙视的微笑。

“你就看我行不行吧!不要把我和龙且那个无能的家伙相提并论!”龙战大怒,猛然一扯缰绳,转过头对着自己的部队大喝道:“立刻追击,条件升级一倍!杀入‘菲利克斯’者授予骑士勋章!”

骑士勋章!现在这个世界中较有名的一个奖赏,拥有骑士勋章的人拥有许多特权,不且不用交税,免费使用公家设施,实在是一个无比优厚的条件,所以,龙战率领的骑兵部队听到消息后人声一阵鼎沸。

“我们上!”龙战又瞪了贝恩一眼,脚下施力,骏马洒开四蹄,追风敢月般往前冲,而他的部队当然也紧跟其后,霎时间烟尘滚滚,显得非常热闹喧哗。

“大人?我们难道就把这样一个优厚的差事给他们吗?”贝恩身后一个小队长疑惑的问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以逸待劳,前面还有一百八十多公里,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让这个笨蛋帮我们开路不是很好吗?”说着贝恩得意的大笑着。

“是,大人英明!”那名小队长也笑着退了回去。

(冰川伸,你等着,你的人头一定会有我来割下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贝恩想着想着,脸上又露出了微笑。

再说飞勒尤比帝率领的前锋军,烦躁的飞勒尤比帝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羁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 魔 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