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 魔 帝》

第19章 野望破灭

作者:莫仁

“好一个冰川伸!”吉米的大军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赶到了。看着一望无际的火海,吉米的脸孔不自然的抽动着,双手紧捏着拳头,青筋全都浮现在皮肤上,显示着他此刻的极度愤怒。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会不知道这里的情况!为什么?既然这里有这样的布置,那人妖为什么又要子鹰飞蛾扑火?为什么?!”

吉米愤怒的大喊着,猛然一挥手又对着火海发出了一个“冻结暴寒地狱”的咒语,但是火势实在太猛太诡异了,冰冻咒语加上暴雨,却只不过稍微压抑一下火势,只不过眨眼间,火舌再度汹涌的扑卷而来。

“不用白费力气了。”天然活心流笑着说:“我们从一开始就踏入了一个陷阱,你的叛乱的机会,他们军队的布置,都是一个陷阱。”

首次的,天然活心流当着吉米的面明确的指出他是在叛乱,而不是在起义!立刻的,吉米身后数个骑士拔出了长剑,凶神恶煞的盯着天然活心流。

“……”吉米没有说话,只是伸出了手制止了手下的躁动,接着又转过来盯着天然活心流,冷冷道:“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方天日绝对没有这样深的城府,你看出了什么?!”

“哈哈哈哈哈,很简单的事情!”天然活心流陡然大笑,笑的畅快淋漓,笑的旁若无人,毫不把众人放在眼里,飞勒尤比帝也笑了。

“你笑什么!”终于,吉米的一个手下忍不住了,长剑一挥,指着天然活心流厉声道。

“你嚣张什么?”护花使者也同时出现了,众人眼一花,飞勒尤比帝那庞大的身躯就突然消失,接着出现在那骑士的身旁,一拳狠狠的把那个人打的飞了出去,嘴角依然挂着那鄙视的微笑。

“天然活心流和飞勒尤比帝你们两个注意了,这里全是我最大,不管你们想搞什么,大家都是站在同一阵线,说吧,你想说什么,不要故作姿态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了!”

吉米慢慢的向着天然活心流走出了一步。

只是这一步却绝对不简单,飞勒尤比帝突然感到全身一阵寒冷,一股无比强大冰冷的气息紧锁着自己的四肢,接着,深寒的杀气仿似利刀一样竟然刺破了自己强横的护身罡气,刺痛正在胸口蔓延,一种没法控制的惊惧在全身蔓延,让坚强的他身体不自禁的抖颤起来。是吉米的杀气,吉米真真正正和发怒时候所产生的杀气……惊人的杀气。

显然,天然活心流也感觉到了,但见他身体一颤,脸孔也转眼间变得苍白无比,才慢慢摇了摇手,苦笑道:“虽说方天日不可能有这样深的城府?坐在那样的位置上,加上手下又都是一方豪杰,没点手段怎能控制他们?而且就算他没有,冰川伸,蓝颖和谭天志这三个人的能力你不是不知道吧?而且据你所说,他连对他忠心耿耿的‘南天大公’也不信任派人监视,又怎会相信你这个与他丝毫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呢?”

“够了!”吉米听到天然活心流的话后脸色变了一下,但很快的又恢复平常,挥了挥手,对着周围的人道:“你们都去防守吧,我和军师大人有要事相商。”

“飞勒将军,你不用担心我,请注意四周,我感觉‘帕斯兰’军并没有离去。”天然活心流也对着飞勒尤比帝道。

“是!大人!(那好吧……)”四周的骑士们和飞勒尤比帝立刻按照吉米的吩咐一直走到离他们大约五十步的地方才停下脚步,专心看着四周的情况。

“方天日只是一个只会战斗和谈恋爱的荒唐大帝,怎么可能……”吉米在众人走了之后激动的说道,之所以激动,是因为多年来对某一件颇为重要的事情的认识,在被其他人突然告知完全是错了的时候的那种无法相信自己的心理现象,一种要发泄的冲动。

“我们都太笨了,被表象蒙骗了,如果他只是一个谈恋爱和战斗的家伙,他不会大胆的任用子鹰和谭天志,相对于被称为天才的冰川伸来说,他们的存在犹如路边毫不起眼的石头一样,但方天日发现了他们,这是什么样的眼光?如果这也是好运,那么他在对爱情的追求中展现出来的那种专注和毅力,谁可以轻视?把他的外表剥开,你才会发现,你其实一点也不了解他。”

天然活心流在苦笑,接着他歪着头,把双手交叉放在了胸前,沉思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他是一个天生的战略家,当年我们在‘非楼侧护’战役中,冰川伸也没有看破我的布置,是他嗅到了危险,才将计就计一举攻破了我国。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思考那次战役的失败原因,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原因很简单,就是我太看轻方天日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说谎!我认识了他十八年,怎么可能不了解他?这个人头脑简单,低级下流,就连他现在所谓的征服天下的野心,也是迪桉给他的,他这样一种人,凭什么成为预言中的‘圣魔帝’?凭什么!我的能力比他更优秀,我有神魔的血统,我比他聪明,除了蛮力,他有什么比我强的!为什么每个人都看好他?为什么?!”

吉米一个箭步冲到天然活心流身前,双手用力的捏着他的双肩,不住的摇晃。

“哈,是因为米玛公主吧?”天然活心流又发出了恶魔般的笑声。

“你……你……什么意思!”吉米大怒,双眼瞪的通圆,神态狰狞,厉声道:“放屁!

什么米玛!这区区大火焉能阻我!大不了我绕过这个平原!那也只不过花费多一天的功夫,只要拿下了‘菲利克斯’,你就会知道,我绝对是没有看错方正!绝对没有!“

“别自欺欺人了,吉米!”天然活心流双肩一震,格开了吉米双手,“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你并没有成为王者的实力,只是因为大家都不满方天日,加上他手下实在太多有本领的人了,多自己一个不多,少自己一个不少,所以才依附你,你手下并没有能力出众的人,在你手下一定可以发光,所以我们选择了你,可是相对来说,我想你比方天日更适合‘战斗机器’这个称号吧……”

天然活心流眯着双眼,慢慢的向后退了一步,继续道:“我就不相信这么多年来方天日会没有察觉你的反意,他这种人不可能完全相信一个人的,好像这次你所谓的他内伤未好,什么是未好?谁告诉你他伤得很严重?他为什么突然叫你回来?他为什么把追击傲天的任务交给你?傲天是他的宿敌,他不可能看低他的敌人吧?这些我们都不说了,一路上我们还能想他鬼迷心窍,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刚才,看到这里的陷阱后,我明白了,他根本就是有预谋的!他是在给机会你聚集反对他的力量,一网打尽!”

哈,天然活心流的话越来越惊人,吉米原来一直被人利用,这对吉米来说是在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什么?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然活心流,你把方正看得太高了吧,这些都只不过巧合罢了,就算是这样又如何?我现在手上还有八十万兵力!整整八十万!皇城只有五万!还有一天,就算大军能赶回来,我利用三十万大军去抵挡回援的士兵,剩下五十万,就算方天日再神勇,他也会被活活累死,只要方天日死了,‘帕斯兰’不足为惧!”

吉米陡然大笑,疯狂的大笑,目光中似乎飘出一点疯狂的味道,是因为压力太大,还是心情的转折太剧烈而不能适应导致失常?

“吉米,你又错了,方天日一死,我们更难吞下‘帕斯兰’,冰川伸现在手上有子鹰这名大将,他们一文一武能做出什么?大家心里明白,谭天志和岑婉清也不是省油的灯,而且岑婉清和冰川伸的关系,不能排除他们合作,还有统领全国地下黑暗行业的闲人,他也不用现身,只要派出他手下的杀手,我们就很麻烦了,而且方天日绝对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如果我没估错的话……”

“啪啪啪啪啪啪啪……说得太好了,不愧是昔日天下第一军师,小弟实在佩服,可惜你就算再聪明也无用武之地,吉米心高气傲,对自己能力太信任,你的加入只是做一个陪衬罢了……”

突然而来的鼓掌声打断了天然活心流的话,接着一把妩媚深冷的声音在两人四周穿梭着,还有……那如鬼火般闪烁讨厌的紫焰。

“方正!”吉米大惊,他对这紫焰的颜色他最清楚不过了,那是方天日家传神功“轩辕真龙诀”定级功力时候发出的火焰颜色,比世上任何一种火系咒语都要高温的火焰,只有同等级数的功力所发出的火焰,也就是已经云游四方的前“菲利克斯”领主帕斯兰。方扬。菲利克斯的金焰才能抗衡。

“错了,殿下日理万机,这些小事情当然是我这种人来处理的了,哪里需要殿下亲自动手。”伴随着笑声,一头紫色头发出现在暴雨营造的漆黑中,接着是那绝色容颜与那愤怒的眼中散发出来的杀气,只是那脸上却带着迷人的笑容,让人感到极端的不搭配。

“冰川伸!雷箭!”吉米一声惊喝,猛然一弹手,迅速向冰川伸射出数道雷电形成的雷箭。

紫焰在飞舞,炸射,瞬间照耀了整片空间,同时冰川伸的身影也在火焰中消失,只遗留下一句话,和空气中的诡异香气,让人不的怀疑他是否真的来过。

“天然军师!”飞勒尤比帝因为天然活心流的关系,听到不妥就立刻赶来了,却刚好看到冰川伸离去的身影和听到那遗留的话,不禁呆了。

而吉米更是不能置信的傻站在那里。

只有天然活心流,仿佛造就预料到的露出了微笑:“果然,是从内部分化敌人,留守‘嘉迪奥’的扶风叛变了。我们已经失去了返回得道路了。”

“可恶,为什么扶风会这样做,他们六小国不是和方正有不共戴天之仇吗?扶风杀了杜莉莎,风晓飞翔杀了迪桉,以方正的性格怎么有可能和他们合作?不可能────”吉米猛然昂天大叫,浑身蓝光暴闪,形成几道雷电逆行向天空击去。

原来,刚才冰川伸留下的话是:“笨蛋,我们的目的只是牵制你们,扶风是我们的人,你们是被遗弃的棋子!”

“不好了,大帅,大帅,不好了……”

这时,一名传令兵慌慌张张的向吉米他们跑来,但见到吉米的样子,不由吓得愣在那里不敢出声。

“什么事情?”天然活心流走了过去,低声问道。

“啊?不、不好了,军师大人,嘉,嘉迪奥被帝国军占领了,扶风,扶风和风晓飞翔两位贵客打着复兴‘克拉蒙达’旗号,和帝国军汇合在一起了!”那名传令兵本来很害怕,但越说也越流利,说到后来已经毫不结巴了。

“你说什么?!!!”听到传令兵的话的吉米一摆头,眼里仿佛要突出火焰似的,猛然跑到传令兵面前怒问道:“帝国军统领是谁!?”

“是、是谭天志和封……”传令兵吓的双腿发软,倒在地上,在他眼中,吉米那狰狞的面孔不断扭曲,不断变化,显得无比的恐怖。

“谭、谭天志和封?他妈的,封不是镇守魔界边界吗?怎么竟然会和谭天志一起?”吉米双眼空洞的向后退了几步,不明所以的疑问道。

而就在吉米一伙人焦头烂额的时候,冰川伸却靠着紫焰之助站在火海中看着自己的杰作不停发笑,看到吉米的样子,他才感到稍微出了一口气,但是还不止这样,他一定要吉米付出伤害子鹰的代价!

(嘿嘿,继续害怕吧,惊慌吧,你们根本奏不出我布下的棋局,首先就是心理,慢慢的无奈,慢慢的消沉,被同伴出卖,被事实欺骗,接着就是失败了,吉米你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小丑,让我看看。话剧什么时候落幕,让我看看你什么时候才在无比的失意中死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冰川伸脸上又浮现了那优雅古典的笑容,只是这笑容实在有点恐怖,好像让人感觉到一股嗜血的冲动。

     ☆        ☆        ☆

“我有点累。”依然还是在那座山,方天日依然还是站在那里观看着浩瀚无边的天际,他站在这里四天三夜没有移动了,不过以他的功力来说,这也是在算不上什么。

“殿下,既然殿下累了,那和不回宫休息呢?”而站在后面的已经不是蓝颖,而是另外一个黑衣人,只是那声音听来……却是一名妇人的声音似的。

“婉清,我不是说过多少遍了吗?我特权允许你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用你我这个互相称谓来和我说话,我不想一天到晚都只是听到殿下,圣上等词,难道在你面前我也不能舒服一点吗?”

方天日的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野望破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 魔 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