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 魔 帝》

第20章 终结

作者:莫仁

一直以来,许多人和书都教导我,历史中成功为皇者都是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皇,说穿了就是利用鲜血铸造出来的权力象征。而只要奉行这个真理,就必定能当踏上天下权力的巅峰。

不知道是否为了证实这个道理,上天让我拥有天下无敌的武力,忠心的部下,出众的人才。天下,似乎已经被我握在手中了。可是我不明白,也不懂,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我呢?因为“启示录”的预言??因为我的龙族血统?还是因为要让我和洛非扎互相牵制而好让神界一直统领着其余两界?可是就因为这些无聊的天命,我逐渐逐渐的失去了我应该拥有的所有。

或许会有人说我太不知足了,在发牢騒,说没有经历过他们生活的我懂什么。对我来说,经历他们的生活后还需要懂吗?就因为我是这样的身份,我这样的成长过程,所以我们追求的东西才根本是不可能比较的,那他们又凭什么说我不懂?他们笑我不成熟,我却笑他们愚昧。我们有错吗?我们都没错,只因为经历的不同造成了心的歧途。

对我来说,挚爱的消逝,与其说是一种悲痛的分离,倒不如说是舍弃过去的不舍。与父亲的敌对,生死相搏的惊险过程,在我思想中从来没有东西可以代替。接着是失去父亲的悔恨,母亲的疼爱,让我恍恍惚惚过了几年。可是,突然的,杜莉莎也死了,死于我的过失,我怎么能让她去安抚“克拉蒙达”那些余孽呢?我到底怎么了那段时间?难道一个风晓飞翔对我做的事情还不够吗?我还要错多少次?

我还有我爱的人,也还有爱我的人,我很自豪今生今世我成为人族,就算人族是三族中最弱的种族,我也要用我的一双手证明给天看:你讲没有有能力控制我!可是我可以吗?我怀疑……但我也有希望。因为有一个人,我失去了她,世界对我来说将没有意义。我心中已经有了一道时间也不可痊愈的伤口,如果不是和他的感情牵扯着我的心,我早已死了……最起码……为了她……我纵是早就知道一切的发展和结果,我还是不得不这样做,也只有这样……她才能幸福。

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我却始终必须坚强,因为我不能倒下,倒下了,以前所做的一切,牺牲的一切也变得毫无意义了。我努力的变强,强的自以为足以扭转我的命运,我以为我已经可以控制我自己的命运,却原来都一直还是按照命运的摆布行走着。哈哈哈,说什么我命运由我主宰,笑话……

我是站在权力的巅峰,却毫无自主能力,不过还是很多人羡慕我吧?真是无聊的人生呀……

可是,我却不能让关心我的人担心,拥戴我的人后悔,也不能让那千千万万我统治的百姓继续过着非人的生活,更不能让她流泪痛苦悲伤……其他人的幸福换来我的束缚,到底是值得还是不值得呢?算了……既然完全解读“启示录”的人在世界上只有我一个,那就让我继续去承受着无尽的秘密吧……

可悲……事实又按照“启示录”所说的实行了:昔日的羁绊,从无尽的野望中崛起,被黑焰烧尽,在陨星堕落之地,是那终结之日。吉米,你是我昔日的羁绊,昔日好友,我方正的身旁如今只剩下你一个了……但我们的关系却到了终结之日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陨星堕落之地,是那终结之日……终结之日……

战求定也不为胜,将任重而不持杀,兵用精而不贵多,谋活命而不较名。

我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是爷爷告诉我的。他说,这是让我成为“天才军师”的第一步。当时的我才六岁,军师是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不过天才两个字倒是好东西,呵呵,我挺喜欢的,所以我就跟着爷爷了。

可是随着年岁渐长,我开始讨厌所谓的军师了。好累……什么作为一个好的军师,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是必须要的,什么随时保持冰冷无情的心是必须的,什么利益是绝对大前提……也罢……然我看看到底这个让我这么辛苦的所谓军师的含义是什么……

咦?原来是二线人物呀?奇怪……为什么我一定要做二线人物呢?凭我现在的机智聪明,像方扬傲天他们一样也可以呀!为什么我一定要做二线人物?我不甘心……为什么?

“启示录”,最初之神太初唯一流传这个世界上的文献,凭我现在的法力,古文造诣和天资,要读懂并不是难事!一切的答案都在上面,这是爷爷告诉我的。我看了“启示录”,我的能力也不足以把“启示录”读完,我只看到倒数第四章,可是……得知的事情已经足以让我感到害怕……

我会变成不男不女的人妖?这……太不可思议了吧?我可是堂堂七尺男子汉呀!怎°怎么可能变成那种东西。还有他的出现,我奉献一生的强者,圣魔帝,千古一帝的三届统治者……太可怕了……终结之日的来临,暗纪的再现,疯狂的屠杀,神族的灭亡……太虚无飘渺了……

还有……我将一生追寻我所爱的人脚步,我们有无数交汇点,却永远不能连接?这是什么意思?

我现在都懂了,一晃眼十几年过去了,爷爷死了,我得了一场大病后也变成现在这样,我那不甘心做二线人物的野心也被那准确的预言和他的出现完全的破坏了。他当时是那吗的不起眼,可是他的纯天真却深深的吸引了我,我开始怀疑,我的性别是否一开始就是错的?

为了他,我甘愿继续作二线人物,可是我害怕,那预言是那么的准确,我没有能力读的后面那四章是否有我和他的事情?方天日那看着我的时候总是带着深邃的悲哀,无奈的眼神,意味着什么?他是否知道什么?

吉米按照预言背叛了,我也按照预言让天地出现了黑焰,接着就是那陨星之地……“不落坡”,大公战死的地方……其实我也挺敬佩大公的。在我看来他为皇的资格必他所谓的大哥多得多了,不过为什么他也甘愿做二线人物呢?我真是不懂这些贵族子弟的想法……

不过……不重要的,只要他还在我身边就行了……我会用我的智慧一直守护着他,直到他接受我的那一天的到来,伤害了他的吉米很快就要死了……终结之日……

害怕……在我心中蔓延……是否也有那么一个终结之日……在等着我……或者他呢?

缘分,真是奇妙的东西,我感谢它。

本来我只是广州城郊外黄埔港的一个打鱼郎,是一个孤儿,是这些纯的村民合力把我养大了。我本来只求每天有个温饱,不用再麻烦他们为我担任何事情,我就很满足了。

不过见到他和他之后,我本来很平凡的生命完全的改变了,变得让我不敢相信我可以适应,变得让我不敢确定,我还是否是我?

我还记得,那天是一个下雨天,我依然出海打鱼,因为当天的晚饭还没有着落,而且那雨看起来也不大,所以我想出海搏一播。

可是我错了,下雨中的大海简直就是魔鬼一样可怕,我低估了他,代价就是献上我的生命。可是……我心中隐隐约约有些遗憾,我还没有报答村民们的恩情。而且我心有不甘,为什么我是孤儿?从小到大没有人疼爱?我并没有做错什么,我只求两餐温饱而已,为什么却要把我的性命拿去?

就在我闭目等死的时候,我见到了他。那诡异青色的火焰竟然在这无边无际的大海中燃烧,大雨也不能将其熄灭,好美丽的青色……他那一头浅红色的银发与那深邃的紫色眼睛是那么的迷人,拥有着青色火焰的他却仿佛冰雕似的,带着冻结一切的气息。

无比的震撼,在这一刻,我忘记了紫色眼睛是魔族的象征的事情。

伴随着那美丽的青色火焰的,是一片白茫茫的雾,雾中有人,他出现了,他是他的弟弟,双手永远带着白色手套,脸上也永远带着温和亲切的微笑,好冷……他浑身散发着冷气,可是看到他的一双眼,却让我觉得太阳一直照耀着我的心。

两个好有趣的人,一个冰冷却拥有不灭之火的哥哥,一个热情却拥有九幽之寒的弟弟。两个极端的人,可是他们互相对望的时候,我总能在那短促的目光中找到共同点,那就是对对方的爱,那信任,关心,疼爱。

热情而冰冷的弟弟救起了在海中漂流,不,应该说是被冻结在冰中的我,本来他只是随意的救起一个人而已,对我来说我却感到震撼,心中对天的不甘因为这一刻而剧烈的燃烧着,不知道这是否就是所谓的野心,我说出了一句改变我一生的话:“让我跟着你们吧!”

哥哥和弟弟都在笑,哥哥的笑是冰冷的,弟弟的笑却是温暖中带着惊异,最后,他们问了我的名字,我也很坦白的告诉了他们,这个名字是我自己取得,因为我没有双亲。

子鹰!这就是我的名字!

那一天之后,我也知道了他们的身份,一个是我们领主大人的大儿子:方正。菲利克斯,另一个是方正最好的兄弟:杨一帆。赛尔利斯。

虽然我到现在都不了解他们为什么能那么极端而配合的相处在一起,这是我很羡慕很佩服的一种关系……为了那微笑,为了那青色的火焰,我甘愿抛弃过去的平凡……甚至,甚至夺取其他人的性命……因为……那青焰,那微笑,那默契就是我追求的一切。如果谁破坏了这追求,我会把他杀了,就算是天……

但现在……微笑没有了……默契没有了……微笑在冰中……在那不灭之冰中,而青焰也遇到了危险,我的好友,不,因该说是曾经是我好友的吉米要毁去青焰的光芒。

不,我决不允许!不管怎么样,青焰在我心中都没有变,都是那美丽的青焰……谁想破坏这份美丽,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不管是谁!

青焰……我一生的追求。

我的掌心在流汗,为什么?因为我紧张,还有半个时辰,我就要走上战场了。这并不是我第一次上战场,自从我决定与他一起分享痛苦之后,我的生命就是在战场上度过的。

很多人奇怪,为什么我一个女子的身份上战场,并且我还是他爱的人,他能给我显赫的身份,我并不需要上战场的,但我却有我不得不这样做的原因。

他的人生里面,光辉的日子并没有多少,多数时候都是灰色的,好像是因为他的身份的不平常,这样一来,我却更需那羡慕那些没有力量而过着平凡生活的人。他的痛苦,他的悲哀,他的郁闷,都是那么的激烈,在我眼中,他就是我心爱的笨蛋。

可是在其他人的眼中,他却是杀人不眨眼的暴君,一个战争狂人。他的敌人为了打击他而把那个女孩子杀了,或许得不到的才是最珍惜的,从此他日日夜夜挂念着那个女孩,我不服又能怎样?难道我也以死来让他永远想着我吗?

我相信我还宁愿活着让他说爱我。

其实我的生命也满平凡的,只是和他有了生命的相交点后才变得多姿多彩的吧?如果我那天没出城到那森林寻找山葯,如果我没有受到狗熊的袭击,如果我没遇到偷逃出“方府”的他,那们一切都会不同吧?

如果他不是领主的儿子,又或许我是公主,我们的交往也不会那么辛苦吧?那黑衣人的出现与威胁,父母的惊惧而强迫的逼婚,还有因愤怒而赶来的他,那次是他第一次杀人吧?鲜艳的血在眼前飞舞着,我所谓的未婚夫死了……一个没有感情因为要我离开他而被强塞给我的未婚夫死了,死在他的手下……

我就知道,坚强的外表下的他其实心灵是很脆弱的,我就知道……三年后再见,他喜欢了那个女孩,我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因为是软弱的我选择离开他的,可是没料到……女孩死了……死在他意气风发,正准备大展宏图的时候……

他崩溃了,我就知道,其实他的心灵很脆弱的,而当时的我,因为是上任领主的养女身份,又有一级魔法骑士的证明,在军队中初步建立了名望,岑婉清这三个字不是弱者的名字,而是代表了一个巾帼须眉的名字。

我喜欢上战场,那能让我忘记我过去的软弱,那是我的耻辱。我本来不想再和他有什么关系的,但我知道,其实他的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终结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