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 魔 帝》

第03章 宿命

作者:莫仁

云顿公国,位于神明大陆西北面的一个小国,在它的周围还散布着五个规模等同大小的国家,分别是斯兰特、雷嘉纳、密泽尔、巴利体与迪鲁恩,六小国在五百多年前本来是一个庞大的帝国克拉蒙达,后来经过不断的战争与叛乱,导致克拉蒙达终于被分成了六个板块,也就有了今天六小国的局面。

六小国在五百年多来都是一直坚持自己国家的正统性而对其他五国充满浓厚的敌视,于是引起了常年征战不休的祸乱,又因为各国势力都相差无几,局面一直胶持着没有进展。同时,让人发笑的是只要其中任何一个国家受到六小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的攻击,其他五国一点联合在一起与侵略国抗衡,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本来是一国的。

就在这种奇怪的局势中,国与国,国与家,权力与阴谋,势力的互相倾扎,复杂的关系因为三个局外人的介入而逐渐带出了两端相互纠缠的爱恋,那数不尽的国仇家恨与各种利益争夺战,进而带动了历史的巨轮开始旋转。

在云顿公国南面的边界线上的建立着一个军事重镇尼巴特,因为其地势颇高,四周更是密密麻麻的高大树木,使其成为云顿公国坚固的南方大门,易守难攻。

这时,在神明大陆的南方已经进入了冬季,远远望去是也望不到尽头的森林上铺满了白茫茫的霜雪,寒冷的北风更无情的狂啸着,在森林深处偶尔传来几声狼嚎,在寂静的夜空显得特别苍凉。

尼巴特是帕莎蒂亚的军事重镇,自然防卫严密,繁荣程度也比其他城市发达,在深夜中依然是一个彻夜不息的不夜城。其中,更以尼巴特中唯一的酒吧“归巢”最为热闹。

每到夜晚,“归巢”总是坐满了一大群酒客,因为它同时也是镇中唯一的旅店与职业介绍所,店中也不乏佣兵和各种猎人,每个人认识的,不认识的都聊的兴高采烈,几杯黄酒下肚,仇人也变成了好朋友。

尤其是这几天,帕莎蒂亚国王最疼爱的女儿迪桉公主将要开始招亲,虽说帕莎蒂亚只是一个小国,但如果能娶到国王唯一的女儿迪桉公主,那自然也就成了驸马,更确切的说就是拥有了帕莎蒂亚这一个国家。乱世中谁不想出人头地?何况有这么一个好机会,于是不断有许多有野心和自问条件不错的竞争者源源不绝的赶来参加招亲比赛。

这一天,依旧是平凡的一天,未到黄昏,“归巢”早已满座滩多人在显示着醉后的丑态,大喝大叫,宣泄着心中的情感,一点也没有乱世中小国朝不保夕的那种危机感。

不过,这种热闹却影响不到三个人。三个坐在酒店最里面的年轻人,整一张大桌子只坐了三个年轻人,相对于其他坐得满满的桌子来说显得非常突出。

而这三个人也有点特别,一个暗红色头发,吸着烟的年轻剑土,穿着雪白的销甲,非常整齐的骑士装束;一个深黄色头发,喝着酒的年轻人;还有一个人穿着一件灰色的大斗蓬,挡住了自己的脸,显然是一个魔导士,但年龄看来也不大,典型的雇佣兵组合。

喝着酒的年轻人正和魔导士互相聊天嬉笑,与旁人无异,年轻剑士却享受着这份独自的孤单,一边吸着烟,一边把玩着手上的一个粉红色的链坠,眼中不时流露出痛苦与思念的神色。

惊人的威压与杀气,从这剑士的身上散发出来,仿佛一把锋利非常的出鞘宝剑,任何东西稍一接触就会被砍成两段。他的人生一定充满了死尸和腐臭,没有人敢靠近,那是超越了害怕的范围,类似于一种自然反应。所有人都远远的站在一边。

“方正,别吸那么多烟,会影响身体的。”喝酒的年轻人忽然抬头看了看周围的人,一瞬间,双眼精光暴射,像两柄利剑一样深深的刺进人的内心,把那些在暗暗偷看他们的人吓了一跳。

“封,情报确定吗?”方正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随手把烟捏熄,深黑色的双眼充满了迷茫和无奈。

“这就要问问吉米了,情报的事都是他负责联络的。”封看了看正在那边疯狂的大吃大喝的魔导士一眼,忍不住道:“喂!有点仪态好不好?我们这次可是代表了菲利克斯使臣的身份前来云顿公国的,如果让别人知道你就是菲利克斯的派来的人,什么面子都被你丢光了!”

“封!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民以食为天,而且如果我不吃食物是不能补充我消耗的法力!而且刚才路上遇到的那群家伙可是辣手货,对吧?方正!”年轻的魔导士笑着看着方正。

“果然什么时候都瞒不了你。”面对着吉米的锐利眼光,方正一颔首,抚摸着自己的右肩道:“刚才那群杀手真狠辣,而且全是用同归于尽的手段,如果不是你牵制了他们的行动,我也不能把他们击退。”

“方正,我们的行程不是绝对保密的吗?为什么会有这两批人先后攻击我们?而且手段毒辣,按道理知道我们的行踪的只有将军以上的阶级,谁和我们这么大冤仇?”封不解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每次回去都不超过一个月就离开,除了爸爸妈妈和几个老家伙,其他同辈的我很少见到,下面的人更不用说了。不过肯定的是,现在有一群人要我们的命,目的不知道是什么,但如果是为了迪桉的话!我一定会杀光他们!”方正双眼一瞪,浓厚的怨气充斥立刻于四周。

“根据学弟们传来的资料,迪桉是云顿公国的大公主,自小就与神之城的少城主卡兰治定有婚约,父亲奥雷度顿野心勃勃,据说是克拉蒙达的直系子孙,总是想恢复五百年前的荣光,手段在现在六个国家中应该算是很不错,而听说他因为不满上一次神之城并未助他抵御狮王帝国的侵略,而让两国闹得很不愉快,所以奥雷度顿才一直拖着迪桉与卡兰治的婚事,更搞出了这次招亲的事情。”吉米抹了一把嘴,含含糊糊的道。

“可恶!那老头难道从来不看重迪桉的贞节吗?随随便便的就什么婚约,现在又搞什么招亲大会,难道他从来不为自己的女儿着想的吗?”方正咬牙切齿的说道,左手因为过度的用力而不断抽搐着。

“方正!难道你是因为对迪桉还有感情才自动要求从征北军调回来的吧?我不相信你对这些无聊比赛的兴趣会比平定领地北面的独眼巨人更加大,你这么辛苦才摆脱别人对你二世祖的评价,建立你自己的军队与家巨,只为了一个女人你就放弃,值得吗?”吉米抬头对视着方正那双因为听到他的话而充满怒火的双眼,一步也不退让。

沉默,一阵沉默,接着还是沉默。

过了一会儿,方正眼中的怒火已经消失无影无踪,代之而起的是悲痛,一丝扣人心弦的悲痛。

“方正……”封拍了拍方正肩膀,沉声道:“那天在宿舍里面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那天之后你立刻宁愿冒着被人说你只是靠家里的势力的闲话也要回菲利克斯?为什么迪桉走的时候你没有送她?为什么你会有这个链坠?太多太多的为什么,在过去两年里面你从来不肯告诉我们,我们也不想知道。但是现在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我和吉米不能为了一个不知道的理由而陪你去玩命的,那对我们是不是很不公平?”

“对,方正,我们并不是不想帮助你,也不是想泼你冷水,但我们有权力知道我们必须这样做的缘由吧?为什么?”少有的,吉米附和了封的话。

“为什么?”方正猛然站了起来,双眼向四周开始凝神倾听他们谈话的人扫了一眼,冷电似的目光让与他对视的人都低下了头,他才重新坐下,疑惑的吐出了一句话。

能忘记吗?能忘记那之后的一切吗?答案是不能忘记,绝对绝对的不能。两年前地上的落红,满脸的泪水与悲凄的脸孔,已经深深的与他的记忆融合在一起,每当午夜梦回,总是在那泪水中惊醒,无尽的赤痛,不断撕扯着他的心。他记得最清楚的,就是迪桉在与他温存后的第一句话:“正,我爱你,这次我的回去是必然的结果,但是我一定会等你,我的命运交托于你,我永远等着你。”

(迪桉,放心,我现在来了!命运,终究是在我的手里!)

方正从沉思中抬头,迎面是两道来自封与吉米关怀的目光。

“我要娶迪桉!”

语出惊人,方正沉默后对着封和吉米道,声音不大,却足以让酒店中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他一定要娶迪按。所有人都呆了,虽然这事的是这里大多数人的目的,但没有一个人能如方正般说的那么有自信。

“什么?你说什么?”封和吉米也同时愣了一下,双目睁的滚圆,吉米不能置信的道:“方正,我们这次的的任务只是注意这次招亲比赛中有何杰出的人才,同时是与六小国建立邦交,如果我们也参加,这……”

“任务是死的,人是活的,本来我这次的目的就是为了娶迪桉,不,因该说是这两年内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娶迪桉,这么好的机会,我是不会放过的!我相信父亲早已知道了!他默许我的出来或许是想要我碰头!但我不会!绝对绝对不会!我一定可以做到的!”

方正越说越兴奋,以坚定不移的信心对着封和吉米道:“我们快走,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要到嘉璐迪亚!”

“我们还没休息,如果路上再遇到那群家伙,我怕我们……”吉米不无担心的道。

“哼,我想不用走了,现在已有人想和我们玩玩了。”封扯住了方正的衣袖,低声道。

“什么?谁敢阻我?杀无赦!”方正对着酒店里面的所有人狠声道,那择人而噬的眼神告诉了其他人他是认真的。

“大胆!你们这些无知的罪人,竟然连我们伟大的神明教枢之子的未婚妻也妄图染指,你们死后要下无知地狱的!”几个穿着修行官衣着的中年人在听到方正的话后立刻站了起来,其中一个气势汹汹的指着方正大声道。

修行官,是神明教特有的战士,是为了达成解救世人这个使命而由神之城的五万神之军团中挑选出来的精英,旅行于全大陆,让神的声音传达到每一个人的耳里,更被允许学习除了光系魔法之外四系法术,特别是里面有许多人更是精通拳术等格斗技,可以说是一批战斗力超群的怪物。

但是,修行官也分等级,依次从高往下算衣服的颜色分别是黑、灰、黄、蓝、白,白色是刚刚被挑选成为修行官的人,许多技艺都没有学习,但黑色衣服的修行官就非常恐怖,绝对拥有水准之上的实力。

这几个修行官都穿着黄色衣服,显然已经是修行官中的第三号人物,实力不容忽视!

周围的酒客们眼看气氛不对,都匆忙离去,偌大的酒吧转眼间只剩下了这儿中年修行官和方正等三人,酒保们都吓躲进了厨房,以免惹祸上身。

“我知道了,一定是卡兰治不满奥雷度顿的招亲比赛,所以才让他老爸派出了你们这群被称为神的精英的人去阻挡每一个想参加招亲大会的人吧?没用的二世祖,只能依靠祖上的余荫,一个垃圾!”方正的话就如同十二月的寒冰一样冷人心弦,语气中滴着浓浓轻蔑的不屑。

“大胆!竟敢侮辱卡兰治殿下!”数个修行官同时脸色一变,往前踏出了一步,原先说话那个修行官更气的连胜也变成绿色,“罪人!吾等神之仆誓将尔等之血净化!”

“住口!”方正打断了修行官的话:“你们既然自称神的仆人,因该不会随便破坏他人辛苦劳动的成果吧?

如果你们想干什么的话,我们不妨到外面去……“

“哈哈,别说笑了,这个国度已经堕落了,我们是不会介意顺便净化他们恶魔的工具的!只要是堕落的!我们都负责将他们净化!”修行官大笑着道。

“疾风招来,成为锋利的绝世之刃,切裂敌人!”

“火凝成形,焰刃化枪,赐予我极上之力,焚烧虚空!”

“以大气为弓,光辉为箭。承受我意志的力量啊,划破那远天的虚空吧!”

说话的修行官身后的几个人已经在唱诵咒语,都是破坏力巨大的咒语。其中更有高阶的光系攻击咒语,修行官果然不简单。

“无知的罪人!到另外一个世界反省吧!‘风刃’!”

“火枪!”

“穹光之箭!”

三个修行官同时暴喝一声,双手法印各自喷发出旋风组成的锐刃,烈焰形成的枪和无数的光箭,三股巨大的能量夹着赫人的呼啸声与惊人的压力,快速的射向方正,在火光下倒印着修行官得意的嘴脸与酒保们慌张的面孔。

面对着三道强力咒语,方正冷然一笑,也见不到他做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宿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 魔 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