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 魔 帝》

第04章 转轮之梦

作者:莫仁

风儿呀,为何你总是那么的轻柔?如同情人的手温柔的抚摸着我这残缺破碎的心灵,让我感到无比的安慰。月儿呀,为什么你总是那么的皎洁明亮?像爱人无微不至充满关怀的双眼,时刻的注视着我,震动我的思想?

可恨的风呀!为什么你每次都带来坏的消息?让我夜夜在泥水中度过?可恨的的月呀!为什么你被称为黑暗中的明灯,却不能指示出我的道路,让我在黑暗中沉沦?

两种极端的思想,矛盾的心,一切一切都皆如眼前镜中人那飘柔秀丽的长发一般杂乱而无章,微显枯黄的头发不是因为主人身体的不适或者疾病的缠绕,而是心灵上的过度损伤而造成的憔悴。

“你不开心吗?你不高兴吗?”镜中人微微一笑,轻声的问道,俏丽的笑容却有着无限的悲哀与无奈,仿如西落的太阳般艳丽凄哀。

“我还会开心吗?我还会高兴吗?”镜前人也回应的苦笑着,昔日那充满神采,灵活的大眼睛中满是那消逝不去的沧桑,还有沉痛,一丝抹不去的沉痛。

“那你为什么不开心?为什么不高兴呢?别人渴望的荣华富贵你都有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吗??”镜中人反问道,同时看了看四周。

这是一间美伦美奂的女性闺房,从房中那些价值连城的装饰可以看出房间的主人的身份非常高贵,而且房间中央的那张巨大而舒适的床墙上,更挂着一个某国皇室的徽章,证明房间的主人最起码也是一国公主的地位。

“我为什么不开心?我为什么不高兴?荣华富贵我都有了,我还需要什么?我还不满足吗?难道你不知道我需要什么吗?难道我又真的需要荣华富贵吗?”镜前人眼角缓缓留下两行清泪,颤抖着慢慢伸出那如白玉般的纤纤素手,希望可以去抚摸她那最忠实的伙伴。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但我却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变,没有任何的力量去改变任何事!”镜中人也哭了,同样的伸出手想去触摸她最好的朋友,这个需要她安慰的朋友。

但,与对方的手虽然重叠在一起,也只能感觉到一阵坚硬和冰冷。因为,这只不过是一面镜子的两面而已。

永远孤单的奋斗着,唯一的伙伴,就是镜中的倒影,镜前人忍不住为自己的处境而抱头哭泣。

“迪桉公主,迪桉公主!卡兰治殿下来看您了,正在与国王一道前来的路上,不一会儿就到了!怎么吧?”此刻,门外传来了侍女小兰惊慌的声。

“我知道的你一直与我在一起,可是,有谁有能力能够带我逃出这一片天地?”迪桉对着镜子喃喃自语,接着苦笑了一声:“你会来吗?光辉如天上明日的天才,方正。菲利克斯……”

语气极为矛盾,又是期待又是不信任,因为两年的时间实在是可以改变很多事情。两年的非人生活使她学到对任何不确切的事情都不应该抱有期待,或者希望,就算是他。

这时,迪桉听到了那讨厌而急促的脚步声正由远而近的接近中,立刻走到床上拉过被子假寐,同时对着还在门外等候她吩咐的小兰道:“告诉他们我睡着了。”

“是!”门外的小兰恭敬的应到。

过了一会儿,脚步声来到了门外,接着传来了压低过声音的对话。

“小兰,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公主又睡了吗?”说话的是一把苍老中不失威严的声音,那是她的爸爸,一个把女儿幸福当成游戏赌注的云顿公国国王奥雷度顿!

“禀国王,小的不知道,公主今天早上吃过早饭就没有踏出房门半步,按平时规律算,这个时候公主大约睡了。”回答奥雷度顿的是一把娇柔中不失坚强的女声,那是她忠心的侍女小兰。

“伯父,既然是那样的话就算了,我也不是非见公主不可,有点担心她的身体而已,不过,希望她能知道,毕竟她是我卡兰治的未婚妻,这是无可更改的事实!”

一把冷酷,有点张扬跋扈的声音突然插入了奥雷度顿和小兰的谈话,显得很看不起奥雷度顿的身份。

一听到这声音,虽然迪桉与它相隔甚远,依然从心里感到讨厌与反感,因为,那就是他的未婚夫,神之城的少城主,一个野兽般的男人,一个摧毁了她所有希望的男人。

“那……”

到了这个时候,门外的话已听不清楚了,泪水早已染满了双眼,眼前只剩下一片模糊。心里面情不自禁的又浮起了那人朝气蓬勃的脸,幸好……幸好她回来之前已经有了某种程度的觉悟,把身体给了心爱的男人。

可是,她不能原谅!绝对不能原谅!她的父亲竟然和一个外人勾结把女儿的身体洁污,如今,这个身体还有资格去爱人吗?或者接受其他人的爱?她还能去爱那个永远被光辉照耀着的天之骄子吗?

还有资格吗?

“哒哒哒哒哒哒……”

马蹄急促的敲打着地面,在超过时速100公里以上的高速之下,迎面扑来的疾风甚至比利剑还要锋锐,割得马上骑士们脸上一阵疼痛。而这三名骑上赫然就是昨夜还在尼巴特的方正等三人。

虽然他们已经来到了嘉璐迪亚的领地内,方正依然不要命似的全力鞭打坐骑,骏马不断发出悲鸣,似乎在反抗主人的暴虐。

“方正!方正!不要这么快!它们会受不了的!喂!

方正!!“稍微落后的封尽力的大声呼喊着,但声音在因那高速而造成的气压压迫下,转眼间吹到了后面,一点也不能传到方正耳里。

“他急着去见迪桉,别人的话他是听不到了,心里面就全是只有迪桉一个。”紧跟在封身后的吉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为好友的太容易为情而冲动感到苦恼。

“什么人!?”

前面的方正陡然一喝,停在了路上,同时飞身下马,凝神观察四周。

“怎么?什么事?”封和吉米也跟着停了下来,疑惑的问道,这是条比较正规的大路,四周没有什么遮掩物,一目了然。

“奇怪,我总觉得有人在跟着我们似的?”方正疑惑的说着,双眼间精光闪烁不定,“如果真的有人在监视我们,这人的实力一定比我们都要强,绝对是一个劲敌!”

“你也有这样的感觉吗?我还以为只有我感觉到,其实昨晚我们从尼巴特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有这种感觉了,只是因为你们都没有说,我才不好意思说出来,以为是我自己的错觉。”封一皱眉,苦笑了一声,“看来这两年的生活让我们都变得敏锐很多。难道吉米你就没有任何感应吗?”

“我?哼!”吉米斜着眼扫了方正一眼,道:“我从踏足云顿公国的领地开始就感应到几股不确定的微弱却强大的魔法气息,总是在我们四周飘来荡去,只是我们的将军大人一心赴温柔乡,没有注意到罢了!”

“哈哈哈哈哈哈!看来是我不好,太过忽略某些事情了,谁叫我实在是太深爱迪桉,你们也知道我的,不过我想,有你们两个在身旁,就不需要我这么辛苦,谁知到你们反而什么都不说,等着我来划破这一张纸。”

方正不满的看着两人。

“方正,我总觉得做男人的不应该太沉醉在情爱生活中,天地既然生我为男儿身,就必做惊天事业来回报上苍,这些浪费时间的事情……”吉米苦口婆心的劝道,却被方正很快的打断了话题。

“好了好了,你怎么这么啰嗦?你不嫌烦我也嫌烦呀!我本来就是这么毫无大志的了,那又怎么样?要做大事,你可以自己去,我现在只想和迪桉在一起!其他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暂时不重要了!”方正陡然提高了音量,厉声说道,同时狠狠瞪着吉米。

“是吗?那为什么当初你又要回到菲利克斯恳求扬大人给机会你到征北军里面去?难道这两年你自己做过的一切都不重要吗?如果你不看重一切的话,你就不需要压下石华大人和宽大人,并且抬高一帆大人在扬大人心目中的位置,让他出任四大骑士团之首,同时,你更不需要在帆大人的征北军里面建立自己的军事系统,如今,行刑者方正。菲利克斯的名号谁不知道?难道说这些年来的努力……”吉米激动的说道。

“你懂什么?!”未料到,方正却以更激动的语气回吼道:“也许在你看来,我做了这些事,付出了巨大的心力或者代价,就应该好好珍惜对不对?是不是?!但是,为什么你一定要这么理智的看待这一切?为什么?难道我就不能愚蠢一点?难道我做什么都要又我的目的的吗?为什么一定要有目的?我只想借这段时间忘掉迪按,我只想我强的足以救迪桉,其他的!我根本从来就没有想过!”

“什么?你做这一切就只为了忘掉迪桉?我们两年来的努力只为了帮助你忘掉迪桉?方正你要知道,你只是努力了两年,两年!如果你一旦放弃,很快就会什么都没有的了!我们是绝不可能只为了帮助你忘掉某一个人,就长年累月的为你出生入死!我是不可能接受的!我想要的是出人头地!建立万世功业!”

挥舞着双手,心情极度的愤慨,吉米斯文的脸孔变得狰狞恐怖。

“别和我说这些!我从来就没有强迫你要为我做过什么!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今后也绝对不会!你想出人头地的,可以去找第二军统领子夜,或者第三军统领真罗瞳!他们会很乐意接受你这种在战场上破坏力超群的人才的!我想做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也不清楚!

但我能确定的,就只是我现在真的很象很想见迪桉!不管谁阻止!我真的很想很想去见迪桉!你明不明白!“

方正无力的一挥手,低声道:“吉米,不要再和我说这些什么权利的事了,我很累,真的很累,毕竟,这些政治是不适合我的,只要我这次得到迪桉,救了迪桉,我就离开‘菲利克斯’,和迪桉一起云游天下,从此世间的是是非非都不关我事了……”

“什么?离开菲利克斯?云游天下?方正你不是认真的吧?”一直在旁观的封也忍不住了,惊问道。

“嗯!是的!”方正脸上露出坚决的神色,“反正这是我早就决定好的事情,现在告诉你们也好,这次云顿公国之行是否继续跟随就由你们了。不错!我这次的目的不是为了做什么菲利克斯的使者,我是为了这个机会,名正言顺的把迪桉得到手!谁都不能阻止我!”

语气中流露着无比的自信与决心,其认真程度让封和吉米感到他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

三人不自禁的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方正说出了心中所想,反而显得心安理得的看这两个好朋友,封抬头看着天,在思考着一些东西,而吉米则盯着方正,双眼间神色闪烁着,表示其思想正在快速考量着,不关如何,三人之间的裂缝已经产生了。

“哈哈哈哈!方正!真有你的!天才就是天才,想的就是与别人不同!虽然我不是很喜欢你这么看重感情,但是没所谓啦,大家一场好朋友,其实权力之类的东西对我来说也是不需要的,当初到菲利克斯也不过是抱着玩玩的心态而已,算了算了,算我倒霉,两兄弟和你不计啦!不过以后你和大嫂风流快活的时候不要忘了我就好了!”封开玩笑的用力拍了方正的肩膀一下。

“嘿嘿,封,不是我说你,有些事情是不用说出来的,只要自己心里知道就好了,你这么一说,好像不是说给我听的,好像是你在劝自己一样似的,我没说错吧?不过这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啦!你确定自己在做什么而且不会感到不开心就好了!对不对?人生就要……”

“快快乐乐的去过!”封笑着接口道,不好意思的摸了模自己的头,“你就少说我一次行不行?”

“行!当然行!为什么不行?!大家可是好兄弟呀!”

方正由于得到好朋友的认同,心情也感到一阵舒畅,用力的圈住了封的脖子,同时看着还在沉思的吉米,笑着问道:“吉米呀!你有有什么决定呢?我可是很相信你的。”

“我想问问,你真的这么看重迪桉的存在吗?!两年前,我们才刚好18岁,说句不好听的,我们的思考能力绝对没有成熟,那时候的我们还年轻!轻狂!冲动是难免的!我们并不必为了孩提时候的诺言而陪上一生的赌注!”吉米经过一阵思考,明显情绪已经在恢复中,语气再度展示了往日的冷静,完全以一派学者的口吻问道。

“吉米!相信我!我很清楚我在做些什么!不管怎样,诺言就是诺言,并不会因为它是在我孩提的时候或者其他什么的,就显得没用或可笑。我依然会努力的去实践它!因为我是男人,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

看着方正那一双坚定不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转轮之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 魔 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