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 魔 帝》

第06章 愤怒的晚宴

作者:莫仁

“这里就是云顿公国的首都皇宫吗?”

“应该是吧……你看,有很多看起来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在呀,难道你想他们是在这里吃饱撑着没事干吗?”

“很难说,某人就常常是这样……”

“你烦不烦呀!你没看到那群猪的衣服吗?不就是六小国皇室的各种皇室套装吗?”

“不止呢……还有你看……那不是‘不落皇朝’出使人员的紫色凤凰标记吗?还有还有……那是……”

“别吵了,看什么看!你们有空还是帮我找找我要找的人好了……”

“不是吧?你眼睛有毛病呀……这里有多大?一眼看过去……什么都看到了,有一个正常的女人吗?一大群怪物……就是不明白她们怎么还穿的人模人样的出来混?也难怪……你看惯了吧?在‘菲利克斯’的时候……”

“哇塞……封你嘴巴好毒呀……”

“我还口下留德了……一群群浓妆艳抹的猪一样,看了呕心!”

正在说话的就是来自“菲利克斯”的口贱三人组,方正,吉米和封。他们早在晚宴开始前就赶来了皇宫,凭着三张菲利克斯使臣的邀请卡,使他们获得了最上等的优待,如今他们所在,正是晚宴重预设的二楼贵宾席。

他们为了寻找方正心爱的迪桉,眼睛扫遍了每一个角落,看到的只是一群群奇烂无比怪物面容,和一些平时不会见到的奇景。

“唉……”方正一转身,挨在栏杆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是不是来的太迟了?如果不是我父亲坚持要我树立威信,我两年前就马上……”

“你怎能这样想?两年前的你就算来了又有什么用?你是他们的对手吗?对方是一个国家……根本毫无帮助的,你知道吗?我有一件事情其实没有告诉你,暴将军杨宏也来了。”封苦笑了一声。

“什么?”惊疑不定的神情出现在方正的脸上,他看了吉米一眼,却发现吉米眼中更多的是愤怒与期待,(是因为米玛吗?)方正心中暗想。

“为什么他可以离开‘虎牙’?到底‘菲利克斯’发生了什么事情?爸爸呢?难道那些军队制度都是假的吗?

先是一帆不顾‘啸月’离开,接着又是杨宏!封!什么消息都是你告诉我的!说!到底‘菲利克斯’怎么啦?“方正一把按住封的肩膀不住施力,如果封不肯说他是不会罢休的了。

“嘿嘿……”封无奈的一耸肩,把方正的手震开后苦着脸道:“领主大人也离开了‘菲利克斯’。”

“什么?!”方正和吉米同时惊叫了一声,引来了不少人的注视,但他们已经无暇理会这些不知道带着什么含义的眼光了,因为他们还有更关心的事情。

“怎么会这样的?爸爸竟然离开了‘菲利克斯’?那么现在是谁掌管‘菲利克斯’?叔叔吗?军队的调动是谁干的?”

方正皱着眉头问道,因为一个超级大国的掌权者竟然突然离开他的国家,一定是发生了一些严重的事情才会变成这样的,而且“菲利克斯”的军队调动必须有领主、长老和人民代表主席的三个令符齐集在一起才可以,而身为四大骑士团之首的“啸月骑士团”团长杨一帆和“虎牙骑士团”大将军杨宏竟然都离开了“菲利克斯”,他不免联想到一些恐怖的事情。

“别担心,一帆大人并没有离开‘菲利克斯’,现在正和玲大人一起管理‘菲利克斯’的所有日常事务,而帆大人则把第八军之后的军队都守在了‘菲利克斯’的领地四周,以防有人想乘这时候打‘菲利克斯’的主意。

而领主大人离开‘菲利克斯’,一方面是因为傲天又去找他比武了。另一方面是好像他知道了你找到迪桉后就离开‘菲利克斯’的事情……“

封越说声音越是低沉下去,但凭方正他们的耳力,依然连最后一句都听得非常清楚。

“封……是不是你把我要离开‘菲利克斯’的事情告诉我老爸的?!”方正满身杀气,向封踏近了一步,“是不是你……”

“不是啦,是……”封感到身体仿佛被一股粘稠的压力压的死死的,就算要动一下手指头也要出尽全身的力气,脸上的毛细血管甚至因感到这股莫名的压力而变得血色全无,他急忙一歪嘴,指着正躲在方正背后的偷笑的吉米。

“是你!”方正一转身,恐怖的死神之爪就当头朝吉米伸过去。

“哇!别过来!”吉米一紧张,脚倒踏七星,脚底自生一股细微的气流,在一瞬间硬生生移开了一米,避开了方正极其残暴的当头一抓,嘴里露出一丝微笑,猛然一跃,在二楼的栏杆上飞起跳了下去。

“可恶!”方正忙伸手一抓,但还是慢了一步,只能抓到吉米身后的几缕空气,和吉米那得意的笑容。

而吉米也非常夸张的在空中一个转身,在众人的注视下优雅的慢慢飘落地面,才向各人施了一个礼,道:“各位大人好,小子的名字是吉米,今年刚好20,尚未成婚,也没有对象,今天的身份乃是‘菲利克斯’的使者身份,首先带我们的领主大人‘星辰王’向各位问好。”

“不敢当……不敢当……”,“多谢……多谢……”,“久闻大名……”

本来一直把吉米当猴子般观看的众人在听到吉米代表着“菲利克斯”的时候,不少人都脸色骤变,接着在眨眼还要快的速度内在脸上堆满了反光和皱纹的笑容,特别是当听到吉米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走了上来与他热情的寒暄着。

“他搞什么鬼?”方正看着吉米一个人在楼下挑大梁,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而且还吸引了那么多人围着他一个。

“不管他想干什么,难道现在不是好机会吗?”封迅速的看了四周一眼,断言道。

“什么好机会?”方正楞了一愣。

“你……”封唯之气结的看着方正,激动道:“我们来干什么?找人呀……现在好了你看,因为要保护他们,警卫都也跟着围过去了,我们还是去找迪桉吧……”

“啊……那也是……那好吧……他把我的事情报告给老爸的事情就暂时不管他了……”方正转过看着围在人群中的吉米,却发现他以只有他们才懂的特殊手势做了一个胜利姿势。

“哈哈……”

方正和封的笑声,逐渐消失在黑暗中。

慢慢的,优雅的步法,深情的舞动,无比的关注,全心全意的投入,微微泛白的俏脸似乎感受不到气温的寒冷,孤单的身影如同明媚春光中的蝴蝶一般在游走晃动,舞出无比的美丽。

但在舞出如此美丽的身影旁,却有一双比任何人都关心和专注的水灵灵的大眼睛默默注视着这一切,眼中只有数之不尽的怜悯,同情和悲痛。

舞的优雅在继续着,但身影已经逐渐慢了下来,终于,缓缓的停下了。

“公主,累了吗?休息一下吧……”一直默默感受着身影舞动的眼睛主人立刻拿出一件布满长毛的银白色狐狸披风,被在那孤单的身影的肩上。

“小兰,他们还在外面吗?”迪桉轻轻的抹去了脸上的汗水,单薄的身子并没有因为室内的寒冷而发颤。

“禀公主,他们已经不在了,听说是因为今晚皇宫有宴会,他们去招待客人了,不过国王让我告诉公主,要公主好好准备,他等一下过来接公主。”小兰帮迪桉穿戴好衣服后,退开了一步,仔细的观赏着在绝色天资中又带着淡淡的哀愁的迪桉,情不自禁的痴了。

“是吗?卡兰治真的把这里当成他自己的家了,就连爸爸也真的让他当了半个主人……真是讨厌的未婚夫呀……”迪桉自嘲的苦笑着,对于这个父亲,她早就放弃了……哪里会有父亲会把自己的女儿卖给了其他人?只因为一些利益。

“公主!请不要放弃!小兰相信黑夜始终会过去,黎明是一定会到来的。”小兰忙坚定的说道。

“哦?是吗?也许吧……”迪桉笑了笑,温柔的抚摸着小兰的额头,轻声道:“是的,我相信黎明一定会到来的。这些年来真是难为你了……如果不是你一直鼓励我,支持我……或许我已经倒下了吧……”

“公主!”小兰紧紧的握着迪桉的手,眼泪就扑哧扑哧的往下流。

“傻女孩,哭什么呢?”迪桉以衣角拭去小兰的泪,其实,她比小兰更想哭泣,但泪水早在一年前哭干了。

是呀……她相信黎明是一定会到来的,问题是,黎明到来的时候她还需要黎明吗?她根本斗不过那些人的强大实力,不管她如何的努力。

“啪啪啪啪啪……好感人呀……公主与侍女的深厚友情呀……真是令人赞赏呀……”令人不快的鼓掌声从那不知何时靠在门口的年轻人手上响起,张扬跋扈的嚣张,目空一切的狂傲,因为他就是神之城的少城主卡兰治。

“你想干什么!不要过来!我叫啦……”小兰看着正慢慢向她们走来的卡兰治,如同发怒的狮子一样张牙舞爪拦在他面前,虽然很害怕,一步一步的往后退,但依然把他拦在迪桉面前。

“小兰,不要……你斗不过他的……”见到卡兰治眼中闪着凶光,迪桉忙担心的叫道。

“哼!你这婊子!给我滚开!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来不及了,卡兰治怒喝一声,猛然一掌狂挥而出,狠狠的一巴掌把小兰打的飞出几米远,鲜血从小兰的口中喷洒出来,留在她飞过的空中,洒到地上,留下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

“卡兰治!你给我住手!”迪桉又惊又怒,既担心小兰娇弱的身体能否承受卡兰治如此霸道的一掌,小兰如她就如同姐妹一样,如她所说,没有小兰,或许她早就支持不了了吧?担心的泪水噼哩啪啦的涌了出来,就要走过去看小兰的伤势。

“我什么时候准许你走啦?!我卡兰治并不喜欢要一个木偶陪我上床,来!给点反应给我看看!不然我和招妓又有什么分别?哈哈哈……”说着,卡兰治狞笑着扑向迪桉,一下子把迪桉按在地上,同时一手扯烂了迪按的衣裳,露出了一部分雪白的胸肌,张大口狠狠的狼吻迪桉的脸。

“滚开!畜生!禽兽!滚开呀!你给我滚开呀……

人渣——“迪桉哪能再被他侮辱?疯狂的挣扎着,手脚乱踢,指甲不时抓破卡兰治的衣服和皮肤。

但是,论力气她一介女流又怎能和卡兰治这样的大男人相比呢?不一会儿,她身上就只剩下一个鲜红色的肚兜,并且身体四肢都被卡兰治压制住了。卡兰治脸上有许多被迪按指甲划破的伤口,但正在疯狂大笑的他,如同地狱的修罗魔鬼一般赫人。

“魔鬼!滚开!不要碰公主!”这时候已经回过气来的小兰看到卡兰治的兽行,发出凄厉的叫声,自然反应之下扑向卡兰治。

“嘿嘿嘿嘿!我就是魔鬼!我就是喜欢这种欺负弱小的感觉!你给我滚!等一下才干你!”卡兰治转过头露出一个阴森无比的笑容,其气势吓的小兰顿了一顿,趁着这个时候,卡兰治一挥手,又一掌把小兰打的晕了过去。

“你!滚!”迪桉看到小兰软软得到了下去,惊慌的一声尖叫,努力的腾出一支手一巴掌就往卡兰治脸上刮过去,在卡兰治脸上拉出五条长长血痕。

“贱人!你还敢反抗!我就要把你这只小野猫收拾的眼眼帖帖的!哼!乖乖的和我干吧!”脸上的剧痛令卡兰治怒火焚烧,左手狠狠的把迪桉的两支柔荑紧紧的按在地上,右手用力一撕!

“哗——人渣!!!”眼看贞操就要不保,迪桉大叫!

娇躯极力扭动,却不知道出来的效果更是妩媚,傲人的身体尽落在最恨的人的掌握之中,动人的迪桉让卡兰治看的*火焚身,迫不及待的一手紧紧握住坚挺的山峰,软滑的嫩肉在五指间挤了出来,疼的迪桉身体不住抖颤。

泪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的泄出来,因为她心里也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外面的侍卫这么容易放卡兰治进来?难道是奥雷度顿的安排?

眼中的野兽卡兰治更是兴奋,发出如粮嚎般的得意笑声,握住山峰的手不断用力扭动,疯狂的大笑:“哈哈哈!你始终还是我的!爽不爽呀!哈哈哈哈!我今晚就让你爽吧!哈哈哈哈哈!我从来没把你们放在眼里!不过你都是我干过的女人之中的极品啦!我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

“人渣……”泪已经流干,如果那个猜想是肯定的话,不知道还有谁能救她。父亲的所作所为把她的。已破碎的不能复原,极度刺激之下,迪桉的头无力的摆到一边,任凭卡兰治对她的粗暴侮辱。她失望了,多年的努力,结果还是没有用。

“哈哈哈!不用希望了!没有人会救你的!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愤怒的晚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 魔 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