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一章 举世惊变

作者:莫仁

无元七三三年五月六日

“阿信再见。”胖子韩智与潇洒的薛乾尚两人向陈信挥挥手,似笑非笑的道别。

“再见。”陈信微微皱眉,无精打采的转身。

“阿信。”薛乾尚忽然出声。

陈信回过头来,疑惑的望着两人,薛乾尚继续说:“不是我爱说,这个习惯你也该改一改了。”

韩智接着说:“对啊,乾尚就说,这样下去对你没好处,所以我才没叫你,不然我怎会不叫你呢?程老虎打成绩一向不讲人情的,我又不是……”

“好了,好了。”陈信摇摇手止住韩智的话,说:“我知道了,你们去玩吧,我先回家了。”转身一纵,向回家的方向飘去。

薛乾尚与韩智两人相对一笑,摇摇头转身去了,韩智一面走一面不知道还在咕哝些什么,陈信也懒得注意,还是先担心明天的问题吧。

陈信今年十九岁,现在正以每小时二十公里的速度,飘在岛西市南方住宅区的路面上空二公尺处。

他的心情并不好,刚刚之所以没有与同学兼死党——韩智、薛乾尚一起去游乐场玩“玩伴卓卡”,那是因为陈信必须回家去准备“惩罚性作业”——四九战争史观。

今天陈信在中古历史课的时候,打瞌睡又被老师发现,韩智、薛乾尚两个死党居然一反常态的没有替他掩护,所以他被处罚了这个需验收的作业,话说回来,陈信当然不是第一次被抓,不过知道两人是故意不帮忙,心里难免有点不高兴。

不过陈信也知道毕竟是自己的错,既然不好说什么,也只有认了。

中古历史课是三大历史课中的其中一项,是只有读到“领导教育”或“高等社会学”的学生才会学习到的教材。

陈信是选择就读“领导教育”的学生,这是社会公认最好的出路,不过相对也是相当难毕业的,政府公告的标准时间是六年,但也有许多人读了七、八年依然无法毕业,只好转学至技能教育或学术教育以求专精某一种行业。

“阿信!阿信!”陈信正垂头丧气的飘着的时候,耳边忽然听到熟悉的呼叫,于是减慢了速度回头一望。

“嗨,阿山。”原来是从八岁时一起念启蒙、生活及通才教育的朋友徐立山。

通才教育毕业后,细瘦的徐立山念的是高等生物;看到徐立山,陈信也是十分的高兴,只不过在回头飘往徐立山的身旁时,陈信不禁又想到今天的惩罚性作业,神色间却又转为苦笑。

“阿信,去哪儿?上完中古历史课这么早回家啊?”徐立山好奇的问,大家都知道爱玩的陈信没有下了课就回家的习惯。

“别提了,昨夜练习御风术玩得太晚,上课打瞌睡又被程老虎抓到了,现在要回家用功。”陈信摇摇头苦笑的回答,总算没有将罪过怪到薛乾尚和韩智两人的头上。

徐立山忍不住笑说:“早告诉你夜路走多了会遇见鬼,以前同学里御风术只有你能突破凭虚凌空的阶段,但是你回家不肯飞快点,老是喜欢半夜飘来飘去的,不会嫌无聊吗?其实以你的能力来说,四、五天不睡觉应该是小事一件,偏偏老是在自己不喜欢的课程时睡觉,难怪老师生气,谁不知道通才教育课程毕业的人,睡觉时间都不长。你呀,叫做挑衅,早告诉你听说程老虎不好惹,你就不听,活该现在还要每天来上课!”

徐立山通才教育读了七年毕业,现在正在市政府家庭计划组上班,晚上读夜间部的高等生物教育,虽然才上班两年,说话口气已经有了一点大人样,不过这番话还是开玩笑的成分居多。

“唉!别提了。除了中古历史课以外,我每一科都能够以自习的方式定期验收,中古历史……这是我命中的克星。”

陈信摇摇头,想到了新鲜事,便欢喜说:“对了!周末我去找你,前两天大肚(韩智的绰号)教我学会了操控玩伴卓卡,只要‘基本意念控制’学过就可以玩,但是却不容易上手,你有没有玩过?”

提到“玩伴卓卡”陈信精神就来了。

“好啊,听说很好玩。啊,我也该回去上班了,中午休息时间快过了,既然有事你就快一点回家吧,周末再见。”徐立山说罢挥了挥手,转身朝市府家计中心一跃一跃的蹦过去。

当初徐立山在通才教育中学习御风术时,只修习到轻身提气的阶段,但是速度也算是不慢了;陈信看着徐立山隐没在转角之后,心想徐立山说的也对,现在时间恐怕是不够了,陈信深吸了一口气,身躯缓缓的浮起二十公尺,直线的往家里飞去。

现在是无元七三三年,在旧大陆版图旁的一个小岛——南岛上,自从无元四七四年的大和解之后,经过一百多年的经营,到了无元七世纪未,南岛人口逐渐由近五百万,再度发展为两千九百多万人。

其实在人类的历史上,南岛曾有两次超过三千万人,第一次是在中古“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前,第二次是在大战后数百年的无元五世纪初。

虽然那时合成人与自然人尚处于对立的状态,而且整个旧大陆都在合成人掌控之下,但是合成人除了不给予自然人政权之外,倒也未曾施以虐待。

只不过,在“四九战争”中的一百四十九年里,合成人将所有自然人的幸存者依纬度分别迁移至较北边且较大的北岛,以及较南边的南岛,人口自然会逐渐的增多。

在无元八十一年光复新世界的时候,无祖在无意间,曾经淡然的说出自己是出生于旧世界的这个小岛上。

话一传开来,新世界居民便以光复旧世界以及无祖家乡南岛为志。

到了无元四二三新无皇独立,又是近五十年不断的战争,自然人与合成人的人口都再度锐减,足足过了两百年才第三度超过两千九百万。

无祖就是将人类由合成人的手中解放出来的伟大人物,也将人类由机械文明带领到现在的新纪元,后来人们为了感念无祖的恩泽,且以无祖的出生年为无元元年,至今已经七百余年。

没有人知道无祖为何有能力将人类带入一个崭新的纪元,尤其随着无元二八三年无祖退休失踪,将帝位交给他的儿子无皇二世之后,无祖的能力被世人渲染到彷彿无所不能、真神下凡一般。

而其中最好的佐证便是无祖是世上唯一一位,在正史上记载,岁数超过两百八十三岁而仍然健康强壮的自然人,而各种现在教育中心学习的知识也多半是由无祖所起源的,数百年后的今天,无祖的一言一行逐渐地成为一种宗教信仰。

但是有部分历史学家认为,其实在无元二○一年时与合成人签订互不侵犯合约的无祖,可能是在南极洲防守战时,被认为无祖死亡两子的其中之一,只是为了避免合成人再度挑起争端所以才假冒无祖之名。也就是说,在无元二八三年继位的无皇二世其实该算是三世;不过这个推论,除了以正常自然人之体能寿命上限来猜测之外,也别无佐证。

当然世上相信正史的人还是居多,毕竟尚有数千个合成人由那个时代留存下来,使得更多的人相信无祖必定是天神下凡拯救人类,故在这个近八十五亿人的地球上,有超过五十五亿的人是坚贞的无祖教徒,其他的三十亿人大部分属于半信半疑,不过在遇到困难时他们仍会默念“无祖保佑”。

当然,南岛也口耳相传的被加上了一些神奇的传说,成为除了圣岛之外的第二个圣地,其中最令世人担心的传说,便是无祖曾说过:“当南岛超过三千万人时,世界必将大乱!”

所以在一百五十年前南岛人数超过两千五百万人的时候,联邦当局便开始积极的做家庭计划以及外星移民的准备动作,这也是自无元五八○年新无皇一世自动退位成立地球联邦后,联邦政府的第一件艰钜工作。

直到无元六○三年,人类成功移民“白鸟星系”第五号行星,无元六五七年,成功移民“凤凰星系”的第二号行星,整个地球上的人类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传说中的岛屿——南岛,虽然人口控制十分严谨,但是两千九百多万人住在这个岛屿上,人口密度仍然十分的高,通商频繁,犯罪率虽不甚高,但生活品质实在不佳,这也是联邦政府一向以来最头痛的问题。

说来这些事情并不是每个人都关心,至少陈信就不太关心,虽然出生、居住在这个传奇的南岛上,陈信并没有感到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是觉得这儿并不算是一个住的挺舒服的地方;人多,作任何事都竞争激烈,而自然景观又荡然无存,陈信只想等到学业结束之后,迁到南极洲去与父母同住,反正想要迁出南岛的人无论迁去任何地方一律从优决议,若是想要迁入则将遭到百般的刁难。

陈信的父母早已于一年前迁出,但因为认为南岛的教育水准较高,而且南岛工作经历在世界上也较受尊重,所以将陈信留了下来,等到学业结束再说。

现在的陈信并没有花心思去考虑世界是否仍会维持和平,他的心神正放在今天的惩罚性作业上,明天要是不能应付的话,他将得到一百点的负分,虽然无伤大雅,但是今年九月就将有一次接受分组考核的机会,陈信可不想因为点数不足而必须累积到明年二月才测试。

如果成功的话,陈信将有可能提早在两年内毕业,也就是政府公告需要六年修完的“领导教育班”,将可能在四年内修完,这样无论是各大企业或政府机关都会争着要这样的人才,若是再度修完“特殊教育班”,陈信有极大可能得到进入“联邦政府”工作的机会,或者进入“圣岛”的“圣殿”从事研究工作。

陈信与徐立山分手后,不到片刻就飞回空无一人的家中,陈信不再耽搁,直接飘行到家中的视听室,将历史学互动式教育晶片拿出,看着封面上李毕树老师的相片,陈信不禁摇了摇头叹口气自语:“又要被训了。”

李毕树老师身高近一百九十公分,国字脸,体型高瘦,脸部表情严肃,是不怒自威型的老师。

历史学教育晶片是唯一由陈信父亲替他决定的教育晶片,陈信的父亲是职业军人,虽然一百多年的和平之下从未打过仗,但是军人的习性并没有因时代而改变,依然习惯于下属一切服从,甚或是伴侣、子女。

不过,自从陈信的父母因工作调动迁往南极洲后,陈信就很少拿出历史学教育晶片出来使用,这该是陈信的父亲当初花两千多元无币买的时候所始料未及的。

反正在上课途中也没法接收讯息,所以陈信先取下了腕上的收发机,随即将教育晶片插入家用立体视听器中,转眼间,著名的李毕树老师与一片萤幕出现在陈信的眼前,李毕树老师看了一眼陈信,嘴角轻轻的牵动一下,平静的说:“陈同学,好久不见!”

陈信搔了搔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李老师你好,这个……最近比较忙。”

其实,陈信知道教育中心的历史成绩以及作业部会自动连线进入晶片中的智能系统,也就因为如此,陈信更不敢拿出来使用。

“你的成绩最近退步很多……今天想学习哪个部分?”李毕树向来不与学生寒暄太久。

“四九战争。”陈信迅速的回答。

“你准备花多少时间?”李毕树继续询问。

“这个……五个小时够不够?”

陈信暗暗打算在太阳下山后,再花几个小时飘上旧大陆剑古山脉森林保护区,与保护区巡逻队玩捉迷藏,不过现在自然不可以说出来。

李毕树眉头皱道:“这个单元完全讲完至少也要三十个小时,你主要想学哪个部分?”

三十个小时?陈信傻眼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李毕树看着陈信不知所措的样子,也知道陈信往往临时抱佛脚,摇摇头继续说:“你想要先学四九战争与中古其他战役之比较与关连,还是四九战争的远近因,还是四九战争中由无元五十二年到无元二零一年间的详细经过及重要人、事、物与大小战役,还是四九战争对未来的影响?”

陈信哪知道有这么多名堂,只好老老实实说出今天惩罚性作业的情形,由李毕树老师来决定。

陈信说完后,见到眼前李毕树老师的立体虚拟形象脸色更沉的说:“你的能力加上今天的状态,经过计算可以连上十个小时……我将比较的部分删掉,远近因、关连与影响的部分只带过重点,详细经过及重要人、事、物与大小战役的内容当作主要部分,替你快速复习一次……你五个钟头之后有甚么事?”

还要十个小时?陈信瞪大了双眼正在震惊当中,李老师这般猛然一问当然支支吾吾说不出来,于是倒楣的陈信注定要上十个小时的课,这下直到十一点才能脱身,谁叫教育晶片的关闭设计都是非主控式的。

过了十个小时,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举世惊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