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一章 草木皆兵

作者:莫仁

凤凰三十六年第五十四周周日

众人迅速地穿梭在满山的原始林中,虽然已经入夜一阵子,但是头顶上五个卫星的亮晃晃光芒,盘据了整个夜空。

众人一路奔驰,这是第三天了,因为沿着东方,除了基地附近之外,大都是无尽的森林,前方会有甚么凶险也没人知道,所以众人的速度不敢太快,只大约奔出了一千多公里。

陈信一面奔驰一面想,自己要如何脱离部队,这些都是好朋友,离开也不舍得,虽然敌方的区域还在三千多公里外,应该还能相处几天,但是以后会不会就这样见不到了?

陈信每回想到这就忍不住摇头,一路行来,偶而和吉吉和乐乐聒噪两句,倒也愉快,不过它们安静的时候越来越多,看来它们也逐渐成长了。

这个星球比起地球上的旧大陆剑古山脉森林保护区还要原始,陈信一面飞跃一面享受着天然的感觉。

以前还在地球时候,陈就常常往保护区跑。他喜欢这种四周充满生气的气氛,只可惜现在没有时间细细的欣赏,陈信与王仕学两人被派在队伍的最前方,负责注意有没有奇怪的事物,天上的五个卫星让这个星球充满柔柔的光明,而再过一个小时,最小的土月就会落了下去,天色就会又暗一些些。

其实这些天,说是出任务,还不如当作郊游,一路行来到处都是许多见都没见过的动植物,还过了两个村落,不过都是在夜间悄悄的经过,林美雅副组长说这些是平民,但是也可能与叛军暗通声气,所以身负任务时不能进去。

胡乱想地过了一阵子,眼前忽然一亮,陈信与王仕学连忙减速望去,原来眼前是一片很宽的河流,看来是不能就这样跨过。

随后众人会齐,两位组长看了看回头说:“今天就在河边扎营吧。”

众人轻轻一声欢呼,各自拿出营帐在河岸安置了起来,那雷可夫与古为年安置的最快,因为今天轮到他两人去找食物。古为年其实主要扮演的是保护的角色,食物还是那雷可夫负责,两人背了大小袋子,向两位组长报告一声便往附近找去。

陈信走到薛乾尚身旁。

这数天的奔驰,最累的就是两位救护兵边和薛乾尚了,那雷可夫用引力术加上半生不熟的御风术,还不算太累,陈信走近看薛乾尚,果然正在擦汗,于是笑笑的说:“你就不让我帮忙,这么累何苦来哉!”

陈信本想在飞奔之际,对薛乾尚略作帮助,但是薛乾却坚拒,果然,现在薛乾尚现在还是同样地回答:“不行,每个功夫都是靠不断的练习才能进步。阿信,这里不比地球,这是战场,万一有事你帮不上我的。”

陈信点点头坐在一旁,看着眼前的河流说:“这条河好宽啊!”

“这是北大陆上的第二大河,蓝奇河,是纪念首批移民中的领袖蓝奇将官,这条河最宽处超过50公里,看来我要过去不容易了。”

两人同时看着缓缓流过的大河,心里各自想着心事,过了一会儿,那雷可夫与古为年回来了,没多久热腾腾的食物一块块被那雷可夫制造出来,众人聚在一起分食物的时候,曹似同说:“明天开始,我们就进入需要警戒的区域,寻找食物时要派出3人,其他的人轮流守望,武器记得要放到适当的部位,最后再提醒一次,与敌人对战不是在练功夫,一定要用力地往敌人的要害砍去,要是半途停手,往往死的人就会变成自己。”

众人一阵沉默,曹似同继续说:“我们这次的任务十分特殊,虽然我不能告诉大家我们肩负甚么任务,但是我要大家都非常小心,绝对不能大意栽在敌人的手上。”

一顿后又说:“本来在大部队中,是不可能将各种军种混在一起的,但因为我们算是游击部队,所以才会将各种兵种混合在一起,休息的时候,除了多加强自己的功夫之外,也可以向别部的组员讨教一下她的特殊能力,就算自己一个人落在丛林中,你也要想办法找路回来。好了,自由活动。”

曹似同说了这一番话后,大家也失去郊游的心情了,各自坐在一旁拿出自己的武器,比画的比画,上油的上油,似乎明天就要决战了一般。

陈信其实在每天的自由活动时,都有机会可以脱队,但是看两位组长这几天的神色总是十分凝重,心想八成这次的任务十分困难,陈信想帮大家达成任务之后再离去,何况总司令也没说甚么时候走,多拖几天应该无妨。

陈信独自坐在一块大石上,这时天色暗了一点,心想该是土月落下去了。

这五个卫星为了方便称呼,依照起落的速度称为土月、火月、水月、木月和金月,这些卫星并不像地球上的卫星——月球一般,有着古老的传说,因为当宇航卓卡来到这个星球的时候,早就把五个卫星查的清清楚楚。

也许每件事都是这样吧!距离太近就失去了美感。

忽然,身侧石下传来一声轻呼,陈信转头看去,竟然是那个容易害羞的许丽芙。

这些天陈信一直有点避着她,只为了对自己的定力不太有把握,深怕接近会再增加彼此的困扰,尤其这些天李丽菁若有若无地总拿许丽芙来试陈信,陈信心里更是越发警惕。

这时许丽芙捂住自己的嘴,似乎怕吵到人似的转头四下张望,却发现陈信正在两公尺外的上方看着她,连忙转身低下了头不敢作声。

陈信看四下无人,自己也明明白白听到她的叫声,再不作声实在说不过去,只好轻咳了一声说:“许丽芙,怎么啦?”

许丽芙头垂的更低了,轻轻摇了摇头。

陈信看到这儿心下不忍,跳下大石说:“你好像有心事……”

其实陈信这些天有发现,许丽芙虽然害羞,但是当他在场时候别严重,也因此陈信一直不敢再招惹她。

许丽芙又摇了摇头,一声不出。

陈信也不知道该如何相劝,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地说:“大家都是同一组的战友,没什么……”

许丽芙不待陈信说完,将头转向另一边起身说:“你说的对,我……还有事。”

转身走了两步,然后越走越快地隐入另一边的树林中。

这时的营区中心,李丽菁正与那雷可夫有一搭没一搭地抬杠,转头看到许丽芙向外走,回头看见陈信,瞪了陈信一眼,起身向许丽芙追去。

陈信一阵枉然,被李丽菁一瞪更是莫名其妙。心中烦躁,趁着两位组长未觉,慢慢地向河上飘去。

河上的秋风一阵阵刮来,陈信觉得身体固然舒服,但是心里还是依然沉重,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破风声,陈信回头一看,李丽菁满面怒色正如一阵旋风般地刮了过来。

陈信心想,该来的总是要来,将身躯凝在河上,等着李丽菁过来。

李丽菁一到陈信面前冲口就说:“陈信你太过分了。”

我哪里过分了?陈信疑惑的看着李丽菁。

李丽菁更火,接着说:“你怎么把丽芙弄哭了?”

“她哭了?”陈信心里有点明白。

“你别装傻了,她对你怎样,白痴都看得出来,你要装傻到什么时候?”

“你也知道……”

“我知道你有赵可馨,但是我们才几岁?至少还要一、二十年才会论及婚嫁,多认识一些会怎么样?”李丽菁似乎有一点不讲理了。

“这是战场……”

“我知道这是战场我才说。”

李丽菁似乎气消了些,说:“你想想,她这么喜欢你,要是过两天她出了事,你从来没陪她聊聊天,会不会觉得心中有愧?要是你会出事,现在这样担心日后的事,是不是很无聊?”

一听之下颇有道理,陈信哑口无言。

李丽菁转头一望岸边,许丽芙这时也奔到了岸边,正焦急地望着河上的两人,又不知道该不该叫,李丽菁回头接着说:“我总是告诉你了,丽芙是我的好姊妹,我不准你让她难过。”

陈信艰难的说:“我真的不懂,她怎么会……”实在说不下去了。

李丽菁叹了一口气说:“感情这种事很难讲的,丽芙她又是个闷葫芦,很容易钻牛角尖,不然你以为自己多美啊?我会把一个大美女硬塞给你?”

她转个身向回飘又说:“我也不怕告诉你,她根本是为了你才自愿来凤凰星的:为了你们我已经伤透脑筋了,现在告诉你了,我也不管了。”一面还咕囔地说:“这种事我也不在行。”

陈信愣愣的留在河面,看着李丽菁飘到许丽芙的身旁,许丽芙连忙拉着李丽菁就要走,李丽着反而拉住了她,回头一看,陈信却还楞在河面,气得一嚷:“陈信,你傻在那干嘛?”

陈信连忙飘回,到了岸边,果然见到许丽芙白净的脸上还残留着泪滴,李丽菁一笑说:“陈信,你再欺负她我就不答应了。”转头又轻声的嘱咐许丽芙:“没关系的,我都跟他说了。”松开抓着许丽芙的手,飘身而去。

两人相对默然,陈信心中闪过李丽菁刚说的话,想着眼前的佳人是为了自己才冒险来凤凰星,不由一阵感动。

这时许丽芙一转身似乎又要跑,陈信赶紧一把抓住许丽芙的手,没想到许丽芙竟是全力往后冲,陈信冷不防一个没站稳,被扯的向下一跌,许丽芙一看不对,连忙止住去势,扶住了陈信。

陈信糗糗地苦笑一下说:“这次不让你跑了。”

许丽芙看他的糗样,虽然害羞也不禁有点失笑,低着头说:“你……拉着人家干嘛?”

陈信摇摇头叹着气说:“我们能不能坐着慢慢说?”

许丽芙迟疑了一阵,才点点头,两人这才慢慢坐下。

“你何苦这样为难自己,为什么都不告诉我?”陈信柔声问。

许丽芙一听陈信这样温柔地说话,想起自己的委屈,泪珠忍不住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

陈信慌了手脚,连忙柔声的说:“不哭,不哭。”一面轻轻拍着她柔美的背。

许丽芙足足哭了半晌,觉得心头舒服许多,才抬头看着陈信说:“你不要为难……”

“不为难,不为难,一点都不为难。”只要她不哭,要陈信说什么都行。

“我知道是丽菁姐逼你的……,我不应该……”低头说着说着似乎又要哭了。

陈信一看不妙,两手一伸捧起了她的脸,两人面面相对,陈信笑着说:“我这还是第二次能从正面看着你的脸。”

除了在地球上,刚解开薄环上的防卫功能那次之外,许丽芙只要一看到陈信,头马上就低了下去。

许丽芙想到那次两人的窘状,心里不禁涌起了一阵甜蜜,脸上泛出了羞笑。

陈信心下大喜,没想到这招奏效,终于止住了她的泪珠,但更没想到面前的许丽芙露出羞笑没多久,竟然缓缓地闭上眼睛。

这种情境陈信已不陌生,但是现在该如何是好?陈信看着眼前微张的小嘴,心想这一冲动那便糟了,上次就是冲动才……心中猛然醒起,当初也是这种不得不然的情况,才终于与赵可馨定情的。

虽然心思电转,但也不能就这样拖下去,最后陈信终于向着许丽芙的额头轻轻地印了一吻,许丽芙随即眼睛睁开,向后一挣,离开了陈信的手,陈信心中紧张,不知道这样作有没有办法打发过去?

许丽芙有点怨又有点羞的拟视着陈信。

陈信牵着她的手,缓缓的说:“以后千万别委屈了自己。”一顿又说:“有话一定要说出来。好不好?”

许丽芙仍然凝视着陈信,陈信心中七上八下,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久久,许丽芙似乎鼓起了勇气,轻声但用力地说:“我喜欢你,陈信。”

陈信心中深受感动,如此害羞的许丽芙竟然会说出这句话来!终于忍不住将许丽芙缓缓以手臂环住,再也说不出话来。

在陈信怀中的许丽芙却轻轻挣脱了陈信的手,缓缓地起身说:“我明白……你现在不能决定,也不能承诺……但是……我会等一切都结束,我等你……”说完转身快步向着营区而去。

陈信心里怅然,不知道自己这样作对不对,这时乐乐实在忍不住:“爸爸,我比较喜欢她。”吉吉连忙说:“乐乐,别吵老爸。”声音又告消失,心中又恢复了沉寂,陈信坐在石上,想起赵可馨和许丽芙的柔情蜜意,不禁为之颠倒不已,惆怅良久。

凤凰三十八年第五十四周周五

清晨出发之前,陈信一旁远远看着曹似同、林美雅与薛乾尚三人,不知正在研究什么,过了一会儿,薛乾尚向陈信走了过来,说:“陈信,等一下可能要麻烦你送我过河了。”

“嗯?”

“制作木筏太耗时间,我们这一组中,至少有三人无法御气渡过这河,但是能带人过去的,除了两位组长之外,我看就只有你了。”

陈信这才明白,向薛乾尚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过一会儿,众人收拾完毕,集合在河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草木皆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