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二章 祸不单行

作者:莫仁

一路行来,为了保持战力,中间倒是休息了几次,这时众人已经向东又奔驰了数个小时,大概又奔出了两百公里,速度虽然比在丛林快,但是这里一路提防着敌人来袭,神经绷得紧紧的,心情自与昨日完全不一样。

眼看前方仍是无尽的原野,众人是越奔越累,这时正当下午,烈日当空,众人虽然大都已达寒暑不侵的境界,但是凤凰星上日夜各约十五个小时,这一天还有六、七个小时好晒。

这时在队伍中心的那雷可夫忽然勉强发声道:“报……报告组长。”

两位组长一回头,知道在这种速度奔驰这么久,那雷可夫没办法好好说话,于是发出了集合的命令,众人巴不得歇歇腿,马上停了下来,一起看着那雷可夫。

那雷可夫喘了两口气才说:“报告组长,天空……”

众人同时抬头望向天空,没什么特别的啊?

那雷可夫接着说:“那些鸟,那些鸟……”

陈信心想天空上方几十公尺,是有一、二十只不知名的大鸟在翱翔着,不过这些天来看到的各种奇怪生物也不少,也没看那雷可夫感到兴趣过,现在是怎么了?

曹似同沉着脸说:“那些鸟?然后呢?”

那雷可夫这时才顺了气誽:“报告组长,食物、水。”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从进入大草原后,除了枯草还是枯草,那雷可夫一定是担心晚上的晚餐无法交代,其实众人几餐没吃还好,但是没水就麻烦了。看来还要几天才能越过草原,如果薛乾尚的计算一个不准,接着几天没有下雨,那就麻烦了。

曹似同点点头望向林组长道:“也有道理。”

林组长跟着说:“只是不知道这些鸟难不难缠。”

“这样吧,斥候兵先休息一下,交给野战兵吧。”曹似同说着望向野战兵,又说:“引力术不成,要会御风术的。谢日言、吴一元、钟离燕你们三个去。”

三人应了声是,向上空飞去。

在这样的奔驰中,谢日言等人耗的劲算是比较少的,虽然御风术可能不如李丽菁、王仕学等人,但是一直处于飞行状态的斥候兵,现在自然比较需要休息。

当然陈信既然内息到了九九归元的境界,这种程度的耗费内息根本不用休息,自体补充的速度也比耗费的还快,所以除非是较为激烈的战斗,陈信的内息实在不大可能不足。

谢日言、吴一元、钟离燕三人正向着上方飞去,薛乾尚眼看着这些鸟似乎正瞪视着自己一行人,心里忽然觉得不对,连忙说:“报告组长,危险!这些该是肉食性的飞禽,正把我们当作猎物。”

众人一楞之下,林美雅一惊,立刻腾身追了上去。

就在这时,空中的大鸟突然一散,由各个方向往谢日言等三人冲去,曹似同一看不对,抛下一句话:“薛乾尚,接手。”一面也飞了上去,陈信仔细一看,曹似同用的居然也是引力术。

薛乾尚马上下令:“成战备状态、清场。”

李丽菁、柯芙娜、王仕学、陈信向着四方飞腾起来,留在地上的众人,也迅速清出了一块空地。

薛乾尚接着说:“陈信你注意上面,随时支接。其他三位麻烦分布成三角状防守。”

众人依着指示动作的时候,天空中战端已起,这种大鸟有着尖而长的喙,锐利的脚爪,突然展现攻势向着谢日言三人冲来时,三人还真是吓了一跳,只见二十余只长喙,同时向着三人啄来,这时林副主任的声音也隐隐的传到,三人连忙向下一沉。

这群大鸟一冲落空,半空中一折,由四面八方集中过来。

林美雅这时也与三人会合,一看这些大鸟似乎也有战略,竟然是以下方分布的最多,分明是要阻断了四人的退路。

四人于是同时凝住在空中,还好鸟群并非急速下落,攻势没有刚刚那一下这么凌厉,在岛群将要飞到的时候,四人一分,迅速舞起兵刃,向着袭来的大鸟击去。

锵铛的声音传来,这些鸟竟然似乎是铜筋铁骨,虽然没有四人迅捷,但总是适时地护住要害,加上不断的攻击,使得四人应付乏力,谢日言和林美雅的长剑专用点、刺两诀,这些鸟还有些惧怕;而吴一元、钟离燕两人用的多是重武器,一击之下,虽然能将大鸟击飞老远,不过不旋踵又飞了回来,似乎怡然无损。

四人一面抵御,一面向下落,这时曹似同险险赶到,他飞行速度虽不甚快,但是长刀猛然一挥,锵的一声,一头大鸟转眼间被斜斜分成两半,鸟群一惊,攻势稍歇,四人连忙落了下来。

这时鸟群四面一散,长声哀鸣,似乎在诉说着失去同伴的悲哀,过不多时,鸟群重新集合分成两排,一前一后冲了过来,主要的目标似乎是曹主任。

在空中巡逻的陈信四人,觉得留在上面做活靶似乎划不来,早已经落下,而曹主任心想连林美雅都砍不伤这种大鸟,现在只有靠自己了。

他凝气作势,等怪鸟将到未到之间,将刀子往前横扫了出去,这时在刀劲范围内的大鸟,突的向上一翻冲了出去,闪过了这一刀。

而就在曹似同刀势已尽的时候,第二排的大鸟又已飞掠过来,向来不及再度挥刀的曹似同直冲了过来,身旁的林美雅和谢日言等人一看察觉不妙,连忙上前挡住了这一击,将来袭的鸟群击退。

没想到鸟群再度向上飞近千公尺,既然两排无功,居然分成三排,又一次直冲了下来,不过还好的是,这次第三排冲来的时候,曹似同已经来得及反击,不过也没办法再砍下任何一只大鸟。

正在相持不下的时候,薛乾尚忽然叫:“小心四方,有敌。”

原来就在众人都注目上空的时候,薛乾尚仍然注意着四周的变化,察觉有变,连忙叫了起来。

四周的敌人眼见被发现,乾脆大摇大摆走了出来,居然有二十来人。中间一个脸上有刀疤的浓眉男子,先是仰天打了个哈哈,然后大摇大摆的说:“你们之中是哪个傻瓜,宰了一头这种铜骨鸟?”

傻瓜?岂不是在说我?曹似同心想要不是还要防着这种叫铜骨鸟的鬼东西,一定马上过去砍你两刀。

那人转过头对薛乾尚说:“你一定就是这一组的参谋了。量你也不知道这种铜骨鸟的特性。”

“请教。”大敌当前,薛乾尚仍然不慌不忙,使得组中几位原来不大信任他的组员,心里也有点佩服了。

“今天教你们一个乖,这种鸟,遇到的时候,只能用赶的,它们最多和你们纠缠半个小时,就会离开。但是只要宰了一只,乖乖不得了,这一群会跟你们来个不死不休。直到有一方全灭为止。”对方笑嘻嘻地回答。

薛乾尚沉吟着没有回答,那人又得意地说:“现在我只要在旁边等着捡死鱼就妤了,大傻瓜!加油啊。”

最后一句明显是对着曹似同说的。曹似同被他一激,劲力暴涨,一头铜骨鸟闪避不及又被分为两半,血溅得曹林两位组长满头满脸。

那人一面隐入枯草中,一面嚷着:“这刀漂亮!大傻瓜,再过个三、五小时你就能把它们杀光了。”曹似同气的青筋暴露,又拿他没奈何。

这时薛乾尚对陈信摇摇头说:“算了,不能藏了。陈信,你用八成劲除去这些鸟。”

陈信还没听清楚,身旁的几位全部大惊,许丽芙更是惊呼:“你胡说什么?陈信不要……”心想陈信要是听话就死定了。

而苦着脸的那雷可夫心想自己也快要崩溃了。食物变成怪物,正与自己这群人不死不休,然后外面又围上二十来个敌人,现在又要叫陈信去送死?他眼中无神,嘴里喃喃地念:“好吧,我不会惊讶了,随便你们了。”

陈信自从到了战场,心里就一直不断跃动着,似乎充满着搉动这把绿柳刀的慾望;但是又十分担心自己为什么充满了这样的想法?还好自己还克制得住,不然数小时前围攻副组长的一男两女大概就死定了。

这时听到薛乾尚下了这道指令,心中不由一喜,双目一亮望着对方,薛乾尚焦急而用力地点了点头,于是陈信不再顾及其他,不管许丽芙的惊叫,那雷可夫的失常,转身一跃,向着刚由高空蓄势,快速冲下的铜骨鸟群当面迎去。

站在阵前的曹似同等人两眼一花,忽然见到陈信迅速地空手向上直冲过去,去势之疾连林美雅也自叹不如。

曹似同一紧张,就想跟着飞上去;林美雅在旁连忙一拉,向曹似同摇摇头,意思是自己都追不上了,何况是你。

眼看着陈信与三排铜骨鸟在五百公尺空中,一上一下正要相遇,陈信微微侧身将右手放在腰间绿柳刀刀把上,右臂迅速地运入了八成刚劲,这时绿柳刀光芒一闪,以被制成后未曾有过的最高速度,冲出刀鞘,光芒在空中一闪而过,众人抬头仰望,见到空中划过的不是银光,竟然是一条青龙忽地闪过。

原来这些绿丝经陈信功力一摧,居然青光大作,将银光压了下去,而在特殊的线条光芒掩映之下,远远望去,正如一条摆动飞腾的青龙。

因为两方正高速接近,陈信这一刀,刀长加上向外延伸的刀气,威力将近两公尺,一挥之下,当场将首当其冲的六只铜骨鸟横分两半,霎时洒下了漫天的血雨,淋到众人身上,而陈信左掌也不闲着,同时吐出了八成柔劲,左侧的四只铜骨鸟一触掌劲,一声不出,竟似毫无伤损地落了下去。

这时空中还余下七只铜骨鸟,同声凄厉地鸣叫一声,转头向着四面飞散;陈信心想,罢了,多杀无益,收刀入鞘,缓缓向下落去。

忽然身后又是劲风袭来,转头一望,发现七只铜骨鸟,眼泛红光急冲而来,原来真个是不死不休,心想刚刚用柔劲一击虽然落下四只,但好像只是昏了,对付这种鸟恐怕不能用柔劲,一转念,刀也不拔了,两手外伸,双掌运出八成刚劲由外向内一合,漫天气劲将空气一压一放,立即带出了隐隐雷声,气劲随着陈信的手,霎时往前方三公尺内集中。

然后他忽然想到,当时在白鸟星对着石头击出这招时,曾经被喷得满身石粉的教训,连忙将左右气劲稍侧,转为由内向外合出。只见七只铜骨鸟随着陈信的手势往内一挤,轰的传出一声震动大地的爆响,七只铜骨鸟挤碎成血块,向外一喷,直洒出了近百公尺远。

这时刚刚那四只被柔劲击中坠落的铜骨鸟才快要落地,直直向着众人前方摔去,没想到就在落地的一瞬间,四只鸟啪地一声形体全失,溅成一摊血泥,而后慢慢渗入了枯草之下。

原来陈信柔劲击出,铜骨鸟身形未变,但所有组织已全然崩坏,一落地自然马上解体。

除了陈信之外,其他人都被喷溅得满身鸟血,陈信缓缓下落,全身充满着舒畅的感觉,真的是憋久了,要是下次用出十成劲,不知道会多过瘾?

除了薛乾尚,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陈信,彷彿不认识这个人,陈信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众人沉默了一会儿,曹似同才会过神来,向外大吼:“刚才跑出来胡言乱语的家伙,滚出来接我几刀!”刚刚被人骂了好几句傻子,现在想起来了。

薛乾尚在一旁懒懒地说:“报告组长,他们应该都被吓跑了,明天之前该不会有敌人了。”

众人回过神来,一面看着薛乾尚,一面还偷瞄着陈信,心想这大概不是真的,自己八成在作梦。

薛乾尚看看众人继续说:“报告组长,现在我们是不是先麻烦那雷可夫,将需要的晚餐材料收集起来,我们也先想办法拭去身上的血迹,然后找个地方,我会给大家一个完整的交代。”

两位组长还能说什么?点点头不再发话。

过了片刻,众人在距此五公里处,找到一块微微隆起的小丘,虽然只是微微隆起,但立在小丘上,已经能够看出很远的距离,众人这时用枯草将身上的血迹抹去,当然还是像个血人一般,不过这里也没有水,只好将就了。

薛乾尚则正在替陈信解释,为何他的功夫一直未曾显露,两位组长自然早就知道,但还是充满疑问,曹似同说:“他的内劲越来越强,我和林美雅是知道的,但是似乎超过了我们的想像。”

“是的,我也估计错误了。”薛乾尚说:“当时在第一次遇见敌人的时候,我让他只要施出五成劲去对付那三位敌手,目的不是击败他们,而是利用强大的内息阻住敌人,而林芙雅副组长就能迅速地扭转战局,但是没想到陈信竟然连招式也别出蹊径,一转眼就打发了敌人,这样的话,相信敌人再次前来的时候实力会更为坚强。”

陈信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出手太快也出了毛病。

“那为什么要放了那两位敌军呢?”王仕学提出问题,他也看出来这是薛乾尚的主意。

“在当时的情形下我们没办法携带俘虏,不是杀,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祸不单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