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三章 深入敌巢

作者:莫仁

  曹似同马上对陈信低声而快速地说:“陈信,等下你全力逃回基地,报告发生的事。”

  陈信转头望向薛乾尚,也低声说:“乾尚,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薛乾尚对林美雅说:“报告副组长,麻烦你先与敌方对答一下,尽量拖延时间。”

  林美雅副组长一点头,向着对方发话:“我是联邦军凤凰支援部队林美雅副组长,

在交战前,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

  对方阵中一位骨架极大,手长脚长,拿着手腕粗钢杖的高瘦男子,正拍着粘在身上

的枯草说:“我是爆雷所属游击队,统帅十小队的大队长——孟火明,有什么问题你就

问,我也有些问题想问你,可是你别拖延时间,你们一百五十公里外的基地,绝对不敢

派小型部队进入草原,大家一起站着淋雨可不好受。”

  看来敌方只来得及带来五队。

  这时薛乾尚连忙对众人快速而低声地说:“等一下我想办法激他们与陈信单挑,陈

信,记住别杀人,以免激起围攻,然后你逐渐展现实力,看能不能击溃敌方多人联手。

最后敌人难免还是会围攻,不过围攻一开始,陈信你一听到我的招呼,马上向西方飞,

应该可以多带一个,就背着最弱的,嗯……许丽芙好了,敌人一定会派人追击,若是追

你的超过五十人,你与他们若即若离,能杀则杀,拖过三个小时后,再返向东方,而同

时我们向东方突围,也许可以与你在一百五十公里外的基地会面。”

  “要是追我的不到五十人呢?”陈信难得听薛乾尚做出没多大把握的计策,忍不住

低声发问。

  薛乾尚叹了一口气,说:“若是敌方不肯受激,或追你的人不足五十,你就带着许

丽芙直接飞回狂雷基地。”再转头对曹似同说:“要是这样的话,除了投降,我只能建

议两位组长想办法突围,也许两位组长还有机会逃出。”

  曹似同缓缓摇摇头,一把抹下脸上的雨水说:“我不会投降,也不会抛下你们的。”

  许丽芙听到这里,急着说:“为什么带我,两位组长更重要啊?”

  “离开的越弱,留下的越强,我们的机会相对就越大,许丽芙,我不是袒护你,也

是为了全队着想。”薛乾尚回答,许丽芙才无话可说。

  这时林美雅与对方也对答了两句,对方的头头孟火明,正对着副组长说:“其实我

很好奇,你们为什么会进入大草原?这里已经两个凤凰周没有小组敢进来了。”

  “当然是有着非来不可的任务。”林美雅嘴硬地说。

  “真怪,只要再过个两天,枯草全倒了下来,我们也非撤退不可,没想到在临走前

倒捡到了一条大鱼。”说到这,孟火明忽然厉声的喝道:“宰杀十几只铜骨鸟的英雄是

哪一个?我要见识见识!”

  薛乾尚一把将陈信推了出来,在一旁接口说:“你们最多只能一拥而上,反上你们

十个、八个也不是他的对手。”

  那人不如想像中的勃然大怒,反而忽然沉静了下来,看着薛乾尚慢慢地说:“你该

就是这一组的参谋了?”

  薛乾尚心中直呼不妙,但是也只好点了点头。

  孟火明看着他说:“听人说遇到几次难关,你处理的都还不错。”一顿又说:“我

们也有军师,他说你一定还有鬼主意,别听你的就好了。”

  薛乾尚作声不得,额上的汗水冒了出来,虽然在雨中别人也无法发现,但是没算到

对方也有参谋随军,自己的计策八成瞒不了对方,这下该如何是好,心中连转了十来个

念头,但是没一个管用。

  孟火明圆睁着双目瞪视着薛乾尚、沉默了半晌后,缓缓地又说:“可是,我就不信

邪,你想激我,我就让你激,看你能变什么花招。”转头看向陈信,摇摇头说:“你该

还不到五十岁吧?”

  现代人到了五十岁以上,才会逐渐留下岁月的痕迹,逐渐变为青壮年。

  “他还不到二十。”薛乾尚索性实话实说。

  敌方众人传来一阵哗然声,似乎不信,薛乾尚冷静的继续说:“你不是他的对手。”

  孟火明大步地走出来,一挥手中的钢扙说:“好,就算你不到二十,小子,接得住

我的裂地扙法,我们再聊聊。”

  裂地杖法?没听说过。

  薛乾尚一面向后退下,一面低声说:“阿信,装嚣张点,不过小心不要杀人。”

  陈信心中另有顾忌,所以同样不想伤人,向着薛乾尚点点头,大步向着对方走了过

去。

  孟火明看着陈信空着一双手,歪着头嘲弄说:“小子,你的武器呢?忘了带啊?”

  敌方众人跟着传来一阵嘻笑声。

  “我的武器需要时就会拿出来……”陈信拍了拍腰间,想到乾尚要自己嚣张点,乾

脆接着说:“……何况,对付你一个人,大慨用不着武器。”

  对方一听正要发火,陈信接着说:“还有,我不叫小子,我叫陈信!”

  孟火明怒极反笑,大喝一声:“好个陈信,接招。”说着双手一抡,一杖弥天盖地

向着陈信劈来。

  陈信眼看着对方的气劲随杖袭来,竟然是气势滂沱无处可躲,不愧称之为裂地扙法。

这是陈信所遇过的对手中,招数最强劲的一个,虽然陈信察觉出,对力的内息还不足与

自己抗衡,但是自己要是以八、九成劲硬是回击,又怕对方受不了。

  这时他才知道自己的任务有多麻烦,不禁后悔刚刚自己把话说满了,要是拿出绿柳

刀,一下多了两公尺的腾挪空间,不论是抢攻或是阻挡都好办多了,可是这时要是抽出

绿柳刀,恐怕不但嚣张不了,反而遭敌轻视,只好勉强试用六成掌力抵挡。

  一时之间,陈信也不知道该用刚劲还是柔劲,也没空思考,两掌一扬,一掌刚、一

掌柔,阴阳两股力道向外直放了出去。

  别看孟火明手大腿粗,他可是粗中有细,孟火明适才心想对方小小年纪,八成是招

数巧妙,身法迅捷,最多加上不知道哪来的神兵利器,听说还会现出青龙?第三队队员

一定是眼花了,就算陈信内息不错,也强不到哪儿去,现在居然傻到不用武器?

  自己一杖先把他打成肉酱,等一下再看看他的刀是啥模样。

  所以这一杖也是有学问的,这是孟火明裂地杖法中,专门用来与敌硬拼的招数,功

力越高,笼罩的范围越大,闪也没处闪,见到陈信双掌迎来,心中不禁一喜,加劲向着

陈信双掌落下。

  谁知陈信两掌一出,阴阳两劲随掌向外而冲,两种劲力居然未能融合为一,正巧让

敌方钢杖由劲力中间的缝隙穿入,陈信当下想变招已是不及,眼看着孟火明两公尺长的

钢杖,正要穿过劲力直击而下,陈信大吃一惊,这下子万难自救了。

  没想到钢杖一进入阴阳二劲之间,却牵动了平衡的两方,两劲之间的平衡一失,当

下猛烈地在半空中夹带着雨滴急旋了起来。对敌方孟火明来说,自己的劲力全部集中往

下,这时由侧面急旋而来的劲力根本无法防御,马上随着旋劲在空中打转,这一杖更不

知道击到了哪里。

  而陈信自己更是莫名其妙,虽然一时还想不清楚,但是敌方在半空中急旋,可是千

真万确的事情,于是陈信顺势向外一送,顺便收回劲力,只见大汉孟火明拿着钢杖,随

着十万颗急旋的雨滴,向着原来的方向滴溜溜地转了回去。

  这边陈信低着头,还在思索刚刚是怎么回事,那边孟火明已经着地,仍然转个不停,

直到孟火明逐渐回过气来,奋力一杖击地,噗地一声,穿下土中半公尺,这才紧抓着钢

杖稳下身来,双目瞪着陈信,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在一招之间,败下阵来。

  陈信这才想到,以前七阴三阳,或刚柔各半的出手,都是在体内先融合后才出掌,

没想到两掌分开击出不同劲力,竟然有这种效果?大概是两种劲力作用方式全然不同,

在劲发体外的时候,就像两截然不同的压力,彼此互克又互补,才像龙卷风一般产生了

急旋的力道。

  不过陈信还并不完全了解这种招式的奥妙,所以心里也暗暗警惕,最好暂时不要用

这种方法,不然恐怕一不小心就出人命了。心中又想,对方这招虽然全无缝隙,但是只

要一些劲力迎上,似乎就难免因彼此气劲的激荡,而产生变化,也许下一次会试出解决

的方法。

  这时敌方众人一阵沉默,自己一群人中的头头,在一招间被人拾夺了下来,虽然说

是毫发无伤,但是两方功力明显的有段距离,对方还没用兵刃呢!这下麻烦大了,这种

敌人,围攻起来不是不可以,但是恐怕会死掉许多人,尤其有些不久前才听到消息,兴

冲冲赶来凑热闹的人,这时心中不禁开始有点后悔。

  薛乾尚也在一旁着急,心想陈信的功夫,自己怎么总是无法估计,没想到莫名其妙

的一招,就把敌人的头头摔了出去,这样等一下让陈信离开诱敌的时候,敢去追他的人,

恐怕就不多了。

  正当两方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定下心神的孟火明,向后叫了一声:“各队

队长,出列。”他也想最好不要混战,不然陈信拿出武器奔东逐北,只怕己方得先死一

半的人。

  这时各队队长闻声而出,一共有五人,其中包括了前一次在一旁骂曹似同大傻瓜的

刀疤汉,这时孟火明向着陈信说:“适才你我一战,我算是败在你的手下,无可抵赖,

本该就此认输,但现在是在战场,为求胜利,我只好六个人打你一个,现在先向你说明,

我可不是输了浑赖。”

  陈信听了,心中也不禁有些佩服对方的光明磊落,点点头说:“我明白。”再也不

敢托大,只见一条青龙环腰一闪,绿柳刀已然出鞘。

  而自从刀疤汉由人群中走出,曹似同组长就满肚子火,这时见七人正要交手,在一

旁耐不住大叫:“那个疤脸混帐,你还欠我一刀。”

  七人闻声止步,陈信回头一看,心想这一下不知道有没有在薛乾尚计划之内?

  刀疤汉转头,眼睛瞪了回去说:“大傻瓜,想死的快一点啊?”

  还骂我大傻瓜?曹似同再也忍不住,大踏步走出,长刀斜指对方说:“先跟曹某来

个三百回合,你再去送死。”

  送死?这可连孟火明也骂上了,孟火明眉头一皱,对着刀疤汉说:“别理这种莽汉。”

  骂我大傻瓜不够,还骂我莽汉:是可忍孰不可忍,曹似同瞪大双眼,劲贯全身,大

刀向着敌方头领孟火明斜劈挥去,孟火明看清来势,微微一晒,钢扙一挥,当的一声巨

响,曹似同蹬、蹬、蹬连退三步,瘦高大汉孟火明身形也是跟着一晃。

  孟火明说:“你也是条汉子,好,林褔春,你留下来控制队伍。”看来那个刀疤汉

原来叫做林褔春。

  孟火明又转头对曹似同说:“不论我们这一战结果如何,你们总有一决的机会。”

  曹似同一方面是自知技差一筹,一方面又怕坏了薛乾尚的计划,只好强忍着怒气退

了回去。

  这时吉吉忽然说:“老爸,我们两个帮你。”乐乐跟着说:“爸爸,我们帮你说不

定可以解决问题。”

  陈信心想,吉吉乐乐出手帮忙,再加上增幅功能,确实有可能屠光敌人,但是这不

是自己的本意,而且吉吉乐乐出现在那雷可夫面前,自己也交代不过去,于是心中止住

了吉吉乐乐的要求,将绿柳刀横置胸前,等候敌人的攻击。

  这时孟火明转头对陈信说:“你们二十人中,要是还有一个与你不相上下的,这场

我们就不必再打,我们全部九十八人马上转头就走。”

  去哪里再生一个像陈信一样的怪胎?薛乾尚摇摇头心想,变数越来越多,自己的天

机计算,还需要多下工夫。

  陈信自然无言以对,将绿柳刀在身前一挥,说:“多说无益,上吧!”

  孟火明双目一亮,大声说:“痛快!”

  无须再作招呼,除了刀疤汉林褔春之外,余下五人的两刀、两剑和一把钢杖,各逞

所能向着陈信挥舞而来,陈信本来有些紧张,但是发现五人围攻,功夫高低不同,其实

未必比较难防,他的速度本就较任何一个敌人都还快,只要由着某方一奔,其他的四人

往往来不及攻击,而且像孟火明刚刚那种威力强大的招数,五人也不敢乱用,只怕一不

小心没伤到陈信,反而会伤到同伴。

  只不过在五人中的劲力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深入敌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