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五章 地底扬名

作者:莫仁

孟火明听见后连忙应是,待陈信将刀配上,挂好护身符,急急拉着陈信走出将军府,才问:“兄弟,你怎么惹了那个小调皮蛋的?”

“谁?”陈信一时无法会意。

“将军的女儿,青芬大小姐。”孟火明苦着脸说。

陈信这才会意,将两人冲突的事大略说了一下,孟火明叹了口气说:“这下麻烦了,她从小在这长大,从来没人敢碰她,你居然把她打昏。”摇摇头又说:“她从小就会捣蛋,功夫又还不错,长的又是娇滴滴的,全城的人又喜欢她又怕她,大家宠她宠了十几年,现在是越来越难缠了,不是大哥说你,你真是惹错人了。”

“大哥,不关你的事,她来找我,让她找就是了。”陈信心里有点不高兴。

“兄弟,你说这话就是看不起大哥了。”孟火明板起了脸说:“那丫头虽然难缠,只不过从来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又看在将军的份上,所以大家才让着她,你以为大哥怕事吗?”

陈信知道自己话说重了,连忙道歉:“是我错了,大哥。”

孟火明一笑,摇摇头说:“自己兄弟,说开了就好了,没有谁对谁错的。”叹了口气又说:“有时候这丫头,整起别人没完没了的,但是又没什么恶意,说要打她骂她,又是谁也不忍心,大家都是看着她长大的,也宠她宠惯了。小一辈的,又没多少人是她对手……我们还是赶快回家安全。”

孟火明正为了这事困扰的时候,前方忽然传来一句:“火明大队长,你怎么了啊?”

两人抬头一看,不禁傻眼,眼前上是方彭将军的女儿——方青芬。

只见她笑靥如花地说:“火明大队长,你刚刚在说什么呀?”她倒是看都不看陈信一眼,陈信也在一旁闷不作声。

孟火明尴尬她笑了笑说:“大小姐,怎么想到来找我?”他也不知道该不该介绍陈信,介绍嘛太假,不介绍又好像早已知道对方被打昏的事,正在两难。

陈信眼看这样,心想自己别让大哥为难,我避着你可以吧!便对孟火明说:“大哥,我先回去了。”向上一冲往孟火明的家飞去。

孟火明连忙说:“大小姐,那是我的兄弟,不大拘小节,别见怪。”

方青芬的笑容顿时僵住,咬牙向下一跺脚,目光瞪视着陈信的去向。

孟火明正决定从另一个方向溜走,身后又传来声音:“火明大队长……”总不能装不知道,只好回过头来,方青芬又笑了起来,看着孟火明说:“好久没见到梦瑛姊了,我能不能去你家坐坐?”

孟火明知道,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一定不大好过,嘴中还是说:“欢迎,欢迎。”

陈信到了孟火明的家,一眼望去,谢梦瑛与五岁的心心正在后院中练剑,谢梦瑛看见陈信回来,向后一飘,停了下来,心心练得正过瘾见谢梦瑛忽然停了下来,正觉奇怪的时候,忽然看到陈信落了下来,高兴的大叫:“陈信回来了。”

陈信一面招呼心心,一面对谢梦瑛点点头说:“大嫂。”

“回来就好了,你大哥呢,他不是去接你吗?”谢梦瑛微笑地问。

陈信有点尴尬:“我惹了点麻烦,大哥正在帮忙。”

“什么麻烦?”谢梦瑛觉得奇怪,正想问是怎么一回事,这时屋中传来孟火明的叫声:“梦瑛!大小姐来找你了。”

谢梦瑛看着正在苦笑的陈信,心中有点了解是什么麻烦,摇摇头笑笑说:“你陪心心,我先进去看看。”

陈信求之不得,连忙点头答应。

这时心心正拉着陈信说:“陈信你这几天跑哪去了?”

“我有事,心心有没有乖?”陈信看到心心就觉得愉快。

心心猛点头说:“心心乖,陈信,小心又有进步,陈信的功夫能不能教我了?”

陈信看心心期待的眼神,实在不忍心拒绝,只好说:“心心,教你是可以,但是你现在不一定能用。”

“心心知道,要先记起来,以后再用对不对?”心心急着回答,陈信心里摇头,怎么这么聪明,长大还得了?

“好,小心,找告诉你,每个人用招式是不是都要用力或用劲?”

“对呀。”心心高兴的点头。

“你看不看得出来别人用力或用劲的状况?”心心皱着眉头,摇了摇小小的脑袋。

陈信说:“好,心心,你记住……”

心心霎时睁大了眼睛。

“……我的功夫只有一句话,仔细看着对方用力或用劲的方向。”

心心歪着小头,似乎听到一件匪夷所思的事,说不出话来。

陈信心想,也许以后对她会有帮助,也许没有,不过要是给大哥大嫂知道了,恐怕自己会挨骂,连忙又加上一句:“心心,不能告诉别人噢,不然就没有用了。”

心心连忙点点头,陈信正奇怪她怎么这么听话。

心心忽然说:“心心会记住,不告诉别人,以后一定有用。”

陈信不知道这些天,孟火明在家中聊起,把陈信的功夫捧到天上去了,在心心的小脑袋中,已经认定陈信是个大英雄,大英雄说的话当然要听。

陈信走到一旁,看到心心站在那里,正喃喃地念:“每个人……都要用力或用劲……看着对方用力……方向。”

陈信摇摇头,看来心心真的打算背起来。

这时孟火明走了出来,对陈信说:“好了,她走了,天啊!”转头看看发呆的心心又说:“心心怎么了?”

陈信也不知道如何解释,还好这时心心回过神来,看到孟火明来了,也露出甜甜的笑容叫:“火明。”

孟火明摇了摇头叹气说:“唉,我们进去吧。”

转眼又到晚餐时间,陈信也不问吃的是什么,反正蛮好吃的,过一会儿,谢梦瑛忽然说:“陈信。”

陈信连忙抬头应了一声。

谢梦瑛继续说:“火明把你当兄弟,你也就是我弟弟,做姊姊的有一句话要告诉你。”

陈信放下刀叉,说:“大嫂您说。”

谢梦瑛顿了顿才说:“青芬这个ㄚ头,这次对你的心结,躲避不是解决的办法。”

“大嫂……”陈信不知道该说什么。

“方彭将军既然说教训她,你想打她也行、想骂她也行,只要不打伤她,应该都没关系,这样躲着她,她真的会跟你没完没了。”

陈信解释说:“大嫂,我是怕替你和大哥添麻烦。”

谢梦瑛嫣然地说:“是你大哥怕麻烦,我不会有麻烦,青芬从小就跟在我后面,你大哥是被她整怕了……”看着孟火明,又是一笑。

孟火明尴尬地说:“我是怕了她了。兄弟,没人比你嫂子还瞭解大小姐,你嫂子这样说,一定没错。”

陈信心想嫂子好像还有点来历,点头说:“既然大哥、大嫂都这样说,好吧,看看她还想干嘛。”

谢梦瑛一笑说:“我也期待你能改改她的脾气,吃饭吧。”

凤凰三十八年第五十五周周四

清晨,心心上学去了,孟火明也必须出去办公,而谢梦瑛正在屋中忙着操持家务,陈信一个人站在后院,望着头顶上发出光芒的原子反应炉。

据说反应炉虽然每天晚上都熄掉,但是温度仍然过高,为了要添加核能原料,必须每两周休息两天,让他降温,然后再重新点燃。真是麻烦,陈信想,还是真正的恒星方便。

前两天,想着“大海纳州、气凝液滴”这两句,想的头都快破了,还是想不出一个结果,现在既然有够大的空间,练练功夫吧,陈信又作难了,练什么呢?对了,当时一招把大哥孟火明转出去的功夫,现在再来试试。

陈信想到就做。老规矩不能太用劲,免得像以前一样,练完一招就必须藏起来。

陈信想到以前自己练功夫,常常不小心发出太大的声音,也不禁觉得好笑,摇摇头,双掌扬起,各用半成功力,阴阳二劲向着掌外吐出。

可是两劲穿出,直到数公尺外,却依然觉得没有变化,劲力一收,眉头也皱了起来。

上次明明旋转了起来呀?又试了两次,还是徒劳无功,陈信乾脆坐在地上,想了片刻,对了,上次是因为大哥孟火明上好一杖击来……

有了!陈信捡起一块大石,同着大空抛去,双掌再度扬起,半成劲力吐了出去,凝在半空,等着石头落下。

只见石块一落到陈信的劲力范围,扰乱了两力的平衡,随即如同当时的孟火明一般,在半空中急速地旋了起来,陈信想看着结果,劲力仍然不放不收,阴阳两劲旋至一个程度,忽然无法再旋,两种劲力交缠在一起,阴阳融合,砰的一声轻响,将大石辗成了碎末,向下撒了下来。

陈信将内息向外一张,加上外循环的能力,迅速放出一层气壁在体外数吋,落下的石粉,顺着气壁缓缓滑落,这下不会满头灰了。

陈信摇摇头,当时对付大哥孟火明用的是六成劲,虽然只是现在二成劲的强度,恐怕大哥还是禁受不起,算是彼此的幸运吧,多了一个好兄弟。

陈信又试了几次,发现原来只要在劲力行经的路线上,有任何物体或劲力阻栏,两股劲力马上会旋转起来,劲力送得越远,在越长的时间后才会爆击,而劲力越大,旋转的速度也越快,相对爆击的时间也会因此提早。

陈信又试着将已经开始旋转的气劲猛然凝于半空,劲力因着惯性的关系,仍然是一个轻爆,不过越早凝结,阴阳旋爆的强度就减少了,与直接攻击的效果差不多。

陈信有点开心,这种方法以同样的劲力,却能够有更大的攻击力,而且要是劲力越大,因为旋转的力道越大,增加的倍数更多。

不过还有没有缺点呢?陈信埋头苦思,他想要是没有缺点后,要把这招取个响亮的名字,陈信分心想名字想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继续思索缺点。

对了,如果敌人太多,需要速战速决的话,一个个慢慢地旋太麻烦了,这招的缺点就在于,当敌人中招到爆击,总是要旋个几圈,提早凝住气劲,又没有那个效果。

伤脑筋,陈信乾脆躺下了,要是……要是……要是一出手就不是相同强度的两力呢?陈信一个翻身跳了起来,也不找目标了,四阴六阳出掌一挥,果然一出手就开始旋转,威力不减,也加快了爆击的速度。

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陈信忍不住哈哈大笑,厅中传来谢梦瑛的声音:“陈信,什么事这么开心。”似乎一面向外走来。

陈信也没注意,笑着说:“大嫂对不起,我想通了一招功夫,有点得意忘形了。”

陈信转过头来,笑声忽然卡住,原来除了谢梦瑛之外,那个娇蛮的方青芬也正走了出来,自己太专心了,连前厅多一个人也没注意到,陈信不禁暗暗自责。

方青芬一撇嘴说:“确实是有点得意忘形。”

陈信眉头一皱,但又想到昨晚大嫂说的话,忍住气说:“方小姐,那天打伤了你,对不起。”

方青芬眼睛一翻,望着一旁冷冷地说:“总算没死,谢谢你手下留情了。”

这不叫调皮,这叫古怪了,陈信心中火起,只想转身就走,但是自己才答应过不会逃避的。一转念,反正大嫂说自己打她、骂她都可以;打是不必了,要来比说话难听是吧?谁怕谁?

陈信心神一定,接口说:“没死就回家多休息,省得受了风寒又赖在别人身上。”

方青芬双目一瞪,似乎没想到陈信会这样说话,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陈信面无表情,心中却在暗暗偷笑,且让你体会一下风凉话的滋味。

而大嫂谢梦瑛居然看着两人一笑说:“我还有事,你们聊聊。”居然转身走进了屋里。

过了一会儿,方青芬才恢复平静的模样,冷冷地说:“我后来才知道爸爸根本没有这种朋友,原来只不过是个嫌疑犯。”

这可难不倒陈信,接着说:“像我这样不懂礼貌的人,当然不配作方将军的朋友,恐怕连部属、下人都还不配。”

陈信还特别强调了一下礼貌两个字,方青芬自然知道,似乎自已也不是多懂礼貌,这岂不是当面骂她不配作自己父亲的女儿?还连部属、下人都不配?

方青芬气得只想拔剑,宰了眼前这个臭男人,但是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算了?怎么可能就这样算了?勉强憋出一句:“地球来的都不是好东西。”

打听得蛮清楚的嘛!陈信悠然地说:“这里有个五岁的小女孩告诉我,大家都是从地球上来的,唉……没想到十七、八岁的人,反而不知道。”

方青芬本意是指联邦军,没想到一开口又错了,她自然知道小女孩心心住这里的事,没想到这次自己连五岁小孩都不如了!想到这里再也装不出平静,瞪着陈信说:“好,算你厉害。”转头就走。

陈信想不到自己嘴上功夫也是一流的,看来她暂时该不敢来了,大嫂建议的果然有效,不过这样对待人,自己实在并不习惯。而且自己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地底扬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