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一章 天下大势

作者:莫仁

陈信对这一掌也是颇为满意,六公尺深?差强人意,还比自己估计的浅了一点。

不过现在该干什么?大家怎么都不说话,这里又不是我主持的?陈信觉得场中的气氛有点奇怪,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片刻后,身旁的方彭将军才慢慢的嘘出一口长气,回过神来。四周数千人中也才慢慢的传出赞叹声,不过似乎大家都不敢大声,因为这时众人不只是震惊,还觉得有点恐怖。

方彭将军不可置信的摇摇头轻声说:“陈信……我不是说别用全力吗?你知不知道,两公尺之下都是岩石?”

岩石?陈信自己也张大了嘴,想回答没用全力,又不知该不该说,这才知道这种阴阳旋劲的利害,以后再也不敢乱用了。

孟火明摸摸自己的身体,凑过来低声说:“兄弟,上次你一招把我甩开,就是这种功夫吧?”

孟火明看着旋转的土石,有点印象,不过上次旋转的是自己而已。

陈信点点头说:“是,不过那时我收了劲。”

孟火明摇摇头走回去,一面说:“还好你有收劲。”看来还没从惊讶中恢复。

不过还是方彭将军最快恢复平常的状态,心想现在让人上台比武只怕也提不起劲,当机立断的说:“各位注意,我们十二位队长的比试,延到明天清晨九点举行。”

对着游总管嘱咐几句后,对陈信说了声:“陈信,你跟我来。”随即迅如飘风的,与陈信向着将军府而去。

两人到了将军的办公室中,一路行来似乎没见到什么人,大概都被叫去空地了,陈信也不是第一次来,也不拘束,与将军分别坐下。

将军叹了一口气才说:“陈信,你到底是怎么练的?千算万算也算不出你的功夫。”

陈信搔搔头说:“我朋友也这样说过。”想到将军该不懂自己说什么,随即解释:“我是说之前小组中的参谋。”想了想又说:“其实我自己也算不清楚。”这倒是实话。

“明天你不用去空地了,今天这样一下,不要说年轻人了,我看连那十个大队长都不敢在你面前出手了。”方彭将军说。

陈信没想到有这种后果,只好说:“明天我不去就是了。”

方彭将军点点头,想了片刻才说:“其实,我到现在真正的确定你没有嫌疑,因为一个姦细不可能有那么好的功夫,而且也不会这么醒目,让每个人都察觉到你的特殊。”

陈信有点惭愧,功夫大概是当初联邦军走眼了,至于太醒目这档子事,自己也不想啊。

将军当然不知道陈信在想什么,继续说:“所以有些事,我打算告诉你,你可以在途中好好想一想,然后在见了你父亲后,再做一个决定,当然,我希望你能一心一意的与我们共进退。”

陈信点点头,于是方彭将军慢慢的说出了一番话来。

在凤凰星还没变成流放星之前,本来只有两个勉强可称为城市的地方,但是在六十年前,联邦政府将许多的人,强制送到凤凰星。

因为联邦军队不让罪犯进入城内,于是各处的聚落也慢慢的多了起来,而这些聚落就陷于一种无政府状态,任何事务都以武力解决的。为了自保,慢慢的一群群的人聚集起来,但是时间长了后,问题丛生,干戈四起,凤凰星上再也没有安全的地方。

而这段时间中,地球上依然不断将罪犯送来,随机地由凤凰星的八大基地向外释放。这里毕竟地广人稀,有大半的人不知所终,余下的人也只有依附于各势力之下,就这样经过了将近二十余年的战役,才将整个凤凰星分成了七大势力。

来的人中,当然有些是真正的罪大恶极,也有些只是思想与联邦不合,这两类人自然不可能安然相处,所以在七大势力中,又以三个为善的势力,对抗四个为恶的势力。为善的在北半球,为恶的占据了南半球,本来北半球的势力比南半球略弱,还好南半球四大势力互相倾压,北半球的三大势力合作无间,才维持了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

联邦军在凤凰星上的军队,当然知道这里的情形,但是他们并不担心,毕竟联邦军掌握了重型雷射武器,以及数十艘的大型、中型卓卡,所以虽然在凤凰星上的各势力,愈来愈庞大,联邦依然并未过于操心,反而希望各势力最好同归于尽。

不过南北势力虽然格格不入,两方却有一个类似的想法。北方最大的期望就是回到地球,改革联邦;南方期望的是回到地球的花花世界,重享欢乐,其间的共通点就在于——回到地球。

于是在十年前,联邦分驻政府副首长毕其多,不知为了什么原因,决定叛乱,他掌握了这个因素,让南北半球破天荒地合作了起来,各势力也慢慢的渗透入联邦军,终于在五个凤凰周之前,凤凰星全面动员,攻占下凤凰星所有的据点,立毕其多为名义上的首领。

但是没想到南半球居然早有预谋,在行动之后,埋伏的部队立即扑向北半球,打算先将凤凰星上的敌对势力清除,再回攻地球。

北半球正在庆功之时,猝不及防,死伤惨重,但这时凤凰星上的宇航卓卡全遭破坏的消息恰巧传出,所有人的希望一时之间完全粉碎,南半球的攻击也因此缓了下来,北半球这才勉强稳住阵脚。

而这时联邦军的支援部队也来了,联邦军自然知道七大势力的事,连忙重点攻击这唯一在七大势力界线的狂雷基地。

而北半球正在联合防守的时候,毕其多居然由南半球传来消息,要求北半球归降南半球,北半球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当初是被毕其多所骗,自然不允。但是毕其多提出一计,希望北半球将三大势力间的狂雷基地,假装让地球收回,不然联邦认为全无希望,也许就此弃守凤凰星,这样所有的人都将永远无法回地球。

北半球的三个势力商量之下,觉得这个计策可行,于是照样进行,但是仍坚拒南半球的人侵入北半球,尤其是毕其多,更是立即格杀;南半球一看不妙,若是抢到宇航卓卡,一定是北半球先得,所以连忙商讨对策。

但是一方面联邦军不愿将牺牲扩大,不会再舍命攻击其他的基地,二来每个势力各占住一个基地,也不可能让出,讨论的结果是全力消灭北半球的三大势力,才能拥有回地球的机会。

于是北半球两面受敌,难以兼顾,乾脆将狂雷基地的外围撤防,只用少数的兵力守住关卡,一方面是为了防御南半球的攻击,另一方面是让联邦军的空间增大,地球也将因此派出更多的军队到凤凰星上,更不可能抛弃凤凰星。

足足说了两个小时,陈信这才了解,为什么距离狂雷基地不到四千公里的地底城,会是属于远在六千公里外的爆雷基地所领导,而这个势力的首领,当然就是所谓的黄祥大领导。

陈信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战略地点,方彭将军居然要将大部分的部队带往后方,原来是为了更远大的目标,看来联邦军所能掌握的资讯,实在是少的可怜,难怪连陈信都会被派出来作间谍。

陈信听到这一串闻所未闻的事,怔忡良久,方彭将军自然知道陈信的感觉,也是默然不语,过了许久之后,才平静的说:“这样你了解了吗?要是有问题你可以问。”

陈信想了一下说:“这么说来,联邦军所派出的军队,对你们来说,根本就不在意?”

“也许你无法接受,可是这是真的,事实上任何一个势力,都有能力在一天之内,将凤凰星上的联邦军清除。”

方彭将军看着难以接受的陈信继续说:“因为现在来的,根本不是联邦军的主力,就像我们,也不是爆雷基地附近势力的主力,这是一样的。”

“那联邦军的主力,又是什么意思?”陈信还是怀疑。

方彭将军首次露出恐怖的神色,慢慢的说:“那些人是怪物,功夫高的难以置信,你所见过的联邦军,只是对付普通的人民,而那些怪物,却是专门用来对付犯了二九三条,禁用武技法条的,功夫几乎比你弱不了多少,但是据说共有数百人之多,更可怕的是,他们练就了一种五人同施的阵法,专门对付功夫比他们高的人。”

方将军看了陈信一眼继续说:“今天你那一掌,我想会让一半以上的人,想起那种怪物,要不是有情报确定,联邦还没用到那些怪物,而且他们几乎总是五人同行,我几乎会认为你是属于那些部队中的人物。”

陈信苦笑了一下,这样好像说自己也是怪物。

方将军好像知道陈信在想什么,继续说:“其实他们虽然武技可怕,但是凤凰星上还是有些能与他们抗衡的,但是我叫他们怪物,是因为他们个个冷酷无情,六亲不认,这也是你与他们最大的不同处。”

“方将军,您见过他们吗?”陈信忍不住问。

方彭将军慢慢的点头,低声回忆说:“我还记得那五个,他们都才五十出头,当时,我根本一个都接不下去。我那时才三十岁,他们居然还五个一起对付我,戏弄着我,直到将我四肢打断,才抓我回去。现在我在凤凰星苦练了四十多年,我还是没自信能不能接下一组。”一顿又说:“不用多,只要来一组五个人,这座地底城就毁了。”

“难道没有人接的下他们五个人吗?”陈信也觉得可怕。

方彭将军忽然精神了点,点头说:“当然也有一些人是被两组,甚至三组人合力才擒住的,不过那些人来到凤凰星后,大部分都不知所终,销声匿迹了。余下的一些人组成了各大势力,我们的大领导黄祥就是在五十年前,被三组共十五个人所合力捉拿的。另外还有三位领导也是被两组十人所捉拿,他们都有办法对付五个合力的怪物,而其他的势力也都一样,与我们拥有差不多的实力,所以我才会说,任何一个势力,都有足够的能力,清除现在凤凰星上的联邦军。”

陈信傻傻的点头,武学当真深如翰海,自己本来也有些自满了,但是居然还有这样的人存?还好几百个?这时陈信忽然想到自己在离开地球之前,最后一次到剑古山山脉的那一夜所见到的事情,难道就是那些怪物在捉人?

“不过很奇怪的是,每个遇到那些怪物的人,不论是什么时候遇见的,年龄看来都是五六十岁,不知道他们是不会老,还是活不过七十?”方彭将军似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低声又说:“听大领导说地球上还有更厉害的。”

陈信快疯了,真的假的?

方将军继续说:“大领导说圣岛上还有一群人,比那些怪物还厉害,不过联邦管不到他们,所以我们不用担心。”

那些又是哪里钻出来的?陈信头脑有些混乱了,会不会还有方彭将军不知道,而且更厉害的怪物?就算有好像也不稀奇了。

不久之后,当陈信离开时,方彭将军还一直嘱咐陈信千万不可泄漏出去,不然会影响士气,当拍拍陈信的肩说:“陈信,我是与你特别投缘,加上你又有极高的功夫,才告诉你这些,希望你以后还是要好好的加油。”

陈信飞回孟火明的家中,心里对自己现在的间谍任务,愈来愈觉得没意义。但是难道自己就这样不回地球了?还是抽个空联系一下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于是陈信转向飞到了空地,这是这几天,陈信察觉最安全的地方。不过想想也奇怪,离开部队也好几天了,自己没有与司令部联络也就算了,为什么司令部也一直没有与自己联络?陈信这几天一直逃避这个问题,从来没有好好的细思,现在自己要主动联络了,终于忍不住想起这个问题,难道总司令部出了事?

不太可能吧,据方彭将军的说法,现在该不会对付到联邦军;还是自己是被遗忘了?陈信摇摇头,试试就知道了。

落下了空地,这时空地已经空无一人,因为没人住,所以现在是一片漆黑。

藉着洞壁天然的萤光,陈信勉强的四面巡视一番,巡到了刚刚自己挖了一个大洞的地方,但现在居然平平如也,看不出一点痕迹,在擂台附近观察了半天,对啊,就是这里没错,洞为什么不见了?

陈信忽然想到,方彭将军说自己这一下,会影响大家的士气,也许是他叫人填的吧?对了,临走之前,方将军不是向游总管嘱咐了几句吗?大概就是叫他做这档子事的样子,别想太多了,陈信气劲运至中耳,将收发机打开,现在只要低声说话,声音就能藉着耳咽喉管传至收发机,陈信低声的说:“青面狼呼叫狼窝……青面狼呼叫狼窝……”

咦?怎么没回音,卢总司令明明说随时都有人负责接听的,怪了,陈信又试了好几次,依然是寂然无声,陈信废然的关上了收发机,心想这是怎么回事,眼光看着洞壁微微发亮的萤光。

不知道为什么数万年前的巨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天下大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