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二章 千钧重担

作者:莫仁

凤凰三十八年第五十六周周五

三天前出发的时候,陈信与地底城的一千两百多人,每个人身上都穿着雪白的外衣,将全身紧紧的裹住。目的一方面是为了御寒,另一方面是这样比较不易被人发现,众人在方彭将军的率领之下,穿出了地底密如蛛网的地道,一路翻山越岭,经过了数日,终于到达狂雷基地。

整个路程中,前方有多少联邦军的基地,人数多少,方彭将军似乎是一清二楚,七转八绕迅速的通过了所有的联邦军。

陈信这才相信,方彭将军所说的,要清除联邦现有部队,果然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本来在狂雷基地西方两百公里,才是黄祥大领导所率领势力的大本营,不过现在为了方便,在这七、八个凤凰周之间,已经将大部分的东西,迁移到了狂雷基地,也在基地的四周,建立了许多的房舍,虽然才短短的六十来天,但是因为人人身负武技,建筑的速度十分快,当陈信等人到达时,整个狂雷基地的周遭数十公里的平台高地,已经被建设成一个粗具规模的市镇了。

陈信这些天与孟火明一直在一起,完全抽不出空与司令部稍作联络,耳中倒是传来过司令部的呼唤,陈信也只好回个确认的信号,不敢回话,大概司令部也明白危险,陈信传回讯号后,也不再送来讯号,大概目的只是确定陈信安全而已。

到了这里,陈信仍然被安排与孟火明住在一起,部队一到达,自然有好些繁琐的事,陈信虽然心中急着想知道父亲的消息,也不好意思立刻去打扰方彭将军。

孟火明虽然职位不低,这时也闲着没事,一时之间也不用带队去打仗,只好与陈信两个人闷坐在分配的房舍里,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陈信转头看着孟火明也闲的挺难受的,放开自己的心事,对孟火明说:“大哥,你有没有去过大本营?”

孟火明知道陈信正在烦恼父亲的事,本来一直不敢打扰陈信,但是自己出去,留陈信一个人在这又不太对,可是待在这里发呆又十分难过,好不容易陈信忽然说了话,连忙说:“有啊,不过那时还小,大约有四十年了,那时大本营是在西方五百里,黄祥大领导才刚将四面的零星势力逐渐收服,大本营还没有现在这儿热闹呢。后来大本营迁到西方两百里的地方,不久之后,我们就去了地底城,这里倒是没来过。”

“那我们要不要出去逛逛?”

孟火明正是求之不得,连忙点头说好。

两人四处逛了片刻,虽然人生地不熟,也逛不出什么趣味,但是陈信却已经别有感触的说:“大哥,这里的人好像都很和乐的样子。”

“是吗?”孟火明没有特别的感觉。

“我在地球上,常常观察路上的人,一个个急急忙忙的,总是不知道赶着做什么,而这里的人,大都会彼此打个招呼,就算不认识的人,也会彼此微笑。”

孟火明抓抓胡子:“地底城也是这样啊。”

“对,地底城也是这样,要不是我的母亲还在地球,我真的不想回去了。”陈信有点感慨。

“地球有这么可怕吗?我们全部的人,都一直在期待回到地球的那一天。”

“也不是可怕……”陈信不知如何作答,这里的人都在期待地球,但万一真的有那一天回到地球,会不会反而怀念这里的日子?

“兄弟,那里有一家饭馆,我们去坐坐。”孟火明终于发现了一个适合停留的地方。

两人身上已经都是雪片,虽然都不怕冷,但是等一下融化了还是麻烦,所以进入饭馆之前,还是拍了拍身上的雪花,陈信一面进去一面说:“大哥,为什么除了基地之外,我所看到的屋子都是木造的?”

孟火明一面推开门,一面正要回答,却被扑面的人声和热气,将他的话吞入了肚子里,一间并不甚大的饭馆,里面居然坐了四、五十个人,两人一眼望去,屋内不甚明亮,空位似乎所剩无几,正在为难的时候,入口右侧的角落忽然传来呼唤的声音:“陈信小兄弟、火明。”

两人吓了一跳,谁在叫?转头看去,原来是王蒙保大队长,一个人坐在角落,桌上放了个小杯子,还有个小瓶子,两人自然走过去坐在一处。

王蒙保笑着说:“你们也闲不住了?我还以为要一个人在这发呆呢?火明,你们要不要来点酒?”

火明摇摇头说:“我不善于喝酒。”

陈信却诧异的问:“酒?什么叫做来点酒?”从来没听过的东西。

“对了,地球上没有酒,我差点忘了。”王蒙保一拍脑袋,笑嘻嘻的说:“没关系,试试看。”

这时服务的人过来了,王蒙保对那人说:“替这位小兄弟来瓶一样的。”

孟火明一旁皱着眉说:“蒙保兄,不好吧。”

王蒙保笑的更高兴了,摇摇头说:“没关系,真的喝不习惯,我帮他喝就是了。”

孟火明拿他没辄,摇摇头对服务的人说:“我要一杯滚虫血。”转头又对陈信说:“兄弟,我看你也喝滚虫血好了。”

滚虫血?这个名称更恐怖,陈信尴尬的说:“我看……还是试试那个叫什么的……”

王蒙保大声的说:“酒,就这样了。”

孟火明摇摇头只好作罢,陈信倒不知道孟火明在烦恼什么,看王蒙保猛盯着自己笑,心里奇怪,这位大队长怎么这么爱笑?

这时王蒙保才说:“地球上造酒、喝酒的都被送来了,难怪小兄弟不知道。”

原来“酒”不是凤凰星的特产,陈信问:“地球原来就有这东西……酒?为什么会不准酿制?”

王蒙保摇摇头说:“所以说联邦政府有毛病,在无元五八零年成立联邦之后,下了一堆莫名其妙的法令,喝酒只不过会比较舒服而已,那些领导团脑袋坏掉了,连这个也禁。”

“王大队长,喝酒都没坏处吗?”陈信心里有点担心,这不会是一种毒品吧?

“没有。没有。”王蒙保拍着胸脯,大声说。

不一会儿,两人的饮料送来,陈信面前的与王蒙保一样,是一个小杯子和一个瓶子,孟火明的滚虫血倒不是鲜红色的,反而是浓浓的白色,这不是每天早上喝的东西吗?陈信心想,早知道就喝这个。

王蒙保替陈信倒了一杯酒,陈信看去,觉得像水一样,觉得比较放心,拿起来一闻,好奇怪的味道,有点香,又有点刺鼻,真的能喝吗?

转头一望,王蒙保正举起一杯,示范性的一饮而尽,陈信拿到嘴边,嘴巴和舌头稍微泯了泯,没什么味道。

孟火明在一旁说:“兄弟,喝慢点。”

陈信点点头,心想这一小杯,也喝不了多快,学着王蒙保一口灌了下去。

这下可不得了,由喉咙直辣了下去,还好陈信内息不错,没有当场呛了出来,但是已经说不出话了,不久,酒精顺着血液开始循环全身,陈信的脸马上红了起来,像他练到这种程度,全身每一吋的变化都知道,开始觉得似乎全身的循环加快,但是神经的反应却开始变慢了,虽然还能稳住,但是眼睛已经有点发直了。

孟火明一看不对,连忙说:“兄弟,要是不舒服就运内息逼出来。”

陈信心里慢慢的想,哦……还有这一招?好……我来试试看……

还没试的时候,王蒙保就在一旁说:“不能逼,不能逼,一逼出来就白喝了。”

陈信慢慢的说:“不逼就不逼,这个不好喝,不喝了。”

咦?怎么自己心里想的话,就说出来了?头脑昏昏晕晕的,陈信不想说话了。

王蒙保看了有趣,说:“陈信,要不要再来一杯?”

陈信摇摇头,一手撑着脑袋,心想我现在懒得说话,你最好别理我。

孟火明摇摇头说:“蒙保兄,何必这样子。”

王蒙保见孟火明有点生气,也不敢再劝酒,只好笑嘻嘻的说:“别担心,这种酒,来的快,去的快,等一下就没事了。”

片刻后,陈信的酒意慢慢的散去,头脑才慢慢清楚,不过还有点涨涨的难过,还是加把劲排开好了,陈信一运内息,转眼将体内的酒精完全排出,精神也好了些,陈信苦着脸说:“这是什么东西?”

“酒啊!”王蒙保开心的回答。

陈信摇摇头说:“我不喝了。”

王蒙保将酒瓶拿了过去,自斟自饮,一面还说:“可惜啊,可惜。”

陈信看他一口接一口的喝,又没运内息,实在不知道他是如何办到的,对王蒙保不禁多了三分敬意。

孟火明看着陈信说:“兄弟,你没事了吧?”

“没事了。”陈信有点惭愧。

“你刚不是问我,为什么都是木造房吗?”陈信点点头,孟火明接着说:“据说当时一开始有人到凤凰星时,是为了取材方便,而且容易迁移,加上一开始没有建筑师,也盖不了高楼。后来反正地广人稀,谁也不需要住在半空中,就一直用木头造房了,所以凤凰星上,除了八大基地以外,大多是木造建筑。”

陈信算是有点了解,说:“其实这些天,我住的十分舒服,真的比地球好。”

“你总是说这里好,其实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孟火明说:“我从来没去过地球,但是我父亲是在五十五年前由地球来的,在他过世前,一直嘱咐我,一定要回到地球去,就算我回不去,也要让我的儿子回去。”

“我不懂。”陈信想不透。

“你们小伙子哪里懂?”有几分醉的王蒙保说:“这叫落叶归根哪!火明从小在这儿长大,怪不得你,陈信你还太年轻,我也是这些年才想通这个道理的。”摇了摇半空的酒瓶,他继续说:“再过个两百年,我们都死了,只怕没有人想回地球喽。”

陈信与孟火明相对无言,真是如此,这场仗岂不是打的有点冤枉?

直到回去休息,陈信还一直觉得心中闷闷的,觉得有太多的问题,自己怎么想也想不清楚,看来像大哥这样的第二代,对于回地球这事已经有点迷惘,那像心心呢?

陈信想到那个可爱的小女孩,挺着胸膛说:“妈妈说那是大家的故乡,有一天我们一定会回到故乡的。”

当她二十、三十岁的时候,会不会还是这样想?当她二十、三十岁的时候,还需不需要打仗?

凤凰三十八年第五十六周周六

方彭将军终于传来消息,陈信兴奋的连忙跟着来传讯的游总管,向着中间的爆雷基地而去,到了基地,方彭将军正在基地前等他,陈信十分过意不去,连忙说:“方彭将军,真是麻烦你了。”

“哪儿的话,像你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帮帮你的忙是应该的。”将军微笑的说:“我将你的事报告了风书雄领导,他对你很有兴趣,马上帮你查,刚刚传话来说有了消息,要我带着你一起去见他。”

方彭将军让游总管先离开,领着陈信向着基地内走。

陈信见到爆雷基地,几乎与狂雷基地一个样,一样是中间有个空场,除了开口的一面外,三面各有数层楼高的建筑物,而正面的那一栋最大,也最重要,雷射就在那一栋的后面,现在两人就是向着这一栋而去。

不久两人到了一间小型的会客室,经过了通报,两人坐在会客室等待着风书雄领导。

过了一会儿,风领导还没来,陈信不免有点坐立不安,方彭将军一旁看着他,微笑的说:“陈信,别急,几天都等了,不差在这一时。”

陈信点点头说:“风领导有没有说一些消息?”

方将军摇了摇头,陈信心中不由得又有点担心。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声音:“方将军,这位应该就是陈信小兄弟吧。”

两人同时站起,这时由门口走进一位约七十余岁的中年人,与方彭将军的味道有点相像,也是斯斯文文的。

方彭将军恭敬的说:“风领导,这位就是陈信。”

这位风领导望向陈信,面色忽然一变,缓缓的说:“方将军,你先出去一下。”

怎么了?看着方彭将军不明所以的行了出去,陈信疑惑的望向风领导,忽然发现风领导全身气劲开始流动,逐渐的弥漫了出来,一股气势泛出,霎时弥漫整个房间,向陈信涌去,陈信一看不妙,为了自保,全身的气劲也开始向外涌出,抵住了对方的劲力。

两人气劲相抵,相持不下,对方气劲却逐渐加强,陈信只好相应加劲,当陈信加到六成劲的时候,两人气劲越形扩张,桌椅开始向墙壁挤去,发出格吱碎裂声,对方这才停止加劲,陈信当然也相应施行。

不过对方面色依然凝重,内劲仍然在全身不停的运行,似乎随时会扑过来一般,陈信心想,对方似乎游刃有余,绝对还有几成劲,不知道要是一攻过来,自己能不能招架,于是陈信不敢掉以轻心,将阴阳两力布于双掌,若是内息不及对方,只有靠这招了。

这时有数位卫兵想要进来,但是室内被两人劲力充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千钧重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