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三章 蛮荒涉险

作者:莫仁

  陈信直滑到云雾之上,才止住势子,将自己的背面贴附在光滑的崖壁,闭着气,向

下缓缓的滑去。果然滑下不到两公尺,正前方就忽然传来一股吸力,陈信察觉自己的身

体忽然一动,连忙加劲稳住,心想难怪非依着崖壁不可,像这样的吸力,又是一片白蒙

蒙的,若是来自四面八方,当然会被引的迷失方向。

  陈信乖乖的向着下方不断地滑,不敢稍微离开身后的岩石,身前的吸力又会作怪,

忽然吸一下,忽然吸力又停了,吸力还有时大、有时小,陈信有时一个运力过当,让自

己深深陷进崖壁石缝间,想要挣脱出来,对面的吸力又出现了,只好赶快再稳住身形,

贴紧崖壁,再慢慢一吋吋的往下爬。

  陈信一路向下,发现凤凰星上的岩层似有古怪,中段部分有些崖壁,居然并不十分

的坚硬,还好这并不影响陈信下降,到越下层,吸力虽然没有更大,但是变的来自四面

八方,还好陈信只要靠在山崖上,就不会迷失方向,只不过被陈信压挤破碎的岩石,倒

是不断的向四面飞去。

  陈信憋着呼吸,憋了足有三十几分钟,渐渐的吸力来源越来越少,也大多是由斜上

方而来,陈信心中估计大概只剩几公尺了,高兴的依然往下探去,眼看眼前浓雾越来越

稀,应付着吸力也比较有心得了,于是也逐渐加快了速度。

  突然间,陈信忽然觉得脚底似有一股劲风迅速扑来,谁知道又是什么怪物?陈信连

忙一缩腿,身形上移,在移动间,陈信一个不稳,差点被吸离崖壁。陈信心中叫苦,自

己附在崖上,不敢移动,居然在雾中还有能移动的生物,还正想打他的脑筋,这下麻烦

大了。

  陈信还没想到有多少后果,下方又有劲风袭到,这次向着陈信的大腿袭来,陈信无

法可施,只好向上再移半尺,心里大为紧张,这家伙越咬越高,还好自己内劲环绕周身,

不然只怕被咬掉了什么都还不知道。

  不过奇怪的是,下方这时也不再有任何异状,陈信又等了一会儿,心想停止呼吸的

自己,也不能久憋下去,又慢慢的往下探去,不到半公尺,小腿又感应到敌人来袭,陈

信只好再爬回半公尺,这下伤脑筋了,陈信一时之间,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陈信默思了一会儿,心想最奇怪的地方,就是为什么下面那只什么东西,居然不一

路咬上来,那东西到底能不能在雾中活动?

  这时陈信心中灵光一现,难道再下半公尺就脱离雾气了?他体内气息已经逐渐混浊,

不能再拖,立刻贴着崖壁转了起来,变成头朝下,脚在上。

  一转之下,果然雾气较稀,陈信心想自己的猜测大概没错,又向下移了半公尺,果

然脑袋首先钻出了雾气,可是还来不及高兴,眼前一张满布利齿的大嘴,正向自己脑袋

咬来,这还客气?陈信一掌挥出,将前方不知是什么东西,吱吱歪歪的一掌打翻了,直

望数十公尺深的崖下掉去。

  陈信看离崖底还有大约五十公尺,这当然难不倒自己,转首一望,四面一只只类似

壁虎的东西,正缓缓的沿着山崖爬来,大小不等,五十公分到一公尺长的都有,刚刚打

下山崖的,大概就是这种东西,这时陈信的身体还有一半没离开雾中,不敢就此跃下,

背贴着山壁,陈信双掌四面一挥,罡风过去,几只体型较小的被震落了山崖,但是几只

一公尺长的,却是贴附壁面不为所动。

  陈信一惊,正要加催掌力,却看眼前这几只大壁虎,正缓缓的转身,离开了陈信,

大概是觉得陈信不容易吃,不惹为妙。

  陈信松了一口气,全身爬出雾中,深深的呼吸了几口,看来这里的氧气含量似乎较

少,外面已经在下雪了,这个谷中却依然冒出暖气。

  这时雾兽草吸力尽去,陈信一个翻身,飘到半空中,一眼望去,上方是厚厚的、看

不透的浓雾,下方是一片原始森林,一株株相距五十公尺的风突树直直的穿插入云雾中,

各种奇怪的兽吼正声声的传来。

  陈信暗骂自己,怎么忘了问火龙是怎样的叫声,而方彭将军居然也忘了说,还好自

己知道火龙长的样子,看来只有慢慢的寻去了,陈信不再思索,向着前方飞去。

  还没飞出两公里,陈信发现眼前居然飞出了七、八只的巨鸟,不就是铜骨鸟吗?

  可是为什么比起陈信遇过的铜骨鸟足足大上两倍?陈信想起铜骨鸟不死不休的个性,

连忙加速下落,没想到下方也飞来数只巨型铜骨鸟,陈信凝定空中,四面一望,自己居

然被三十余只团团围住,除了上方的云雾之外,已经别无去路可逃。

  陈信想起当时刀疤脸林福春说过,只要缠战半个小时,铜骨鸟就会放手,不过这些

鸟似乎又有些不同,不知道是不是一样的个性?

  当然,这些巨鸟不管陈信在转什么念头,嘎的一声,交错的向着陈信扑来,陈信在

空中迅速闪躲,将掌力中的柔劲含而不发,将比较不好闪避的铜骨鸟,一只只的震开,

一面向下方落去。

  越往下落,铜骨鸟的威胁也越来越小,多由上方而来,可是就快落到地面上时,陈

信百忙中向下一看,下面聚集了十来只两公尺长的猛兽,露着白森森的獠牙,正等待着

陈信。

  这些不知道会不会比铜骨鸟还难缠?现在也没时间试,陈信只好再度腾上空中,与

铜骨鸟纠缠。

  转眼过了半个小时,铜骨鸟似乎不知道时间到了,依然猛攻不休,陈信心想虽然自

己在战斗中也能补充内息,可是这样没完没了的下去也不是办法,既然自己不开杀戒,

这些鸟也依然赖着不走,陈信心中一急,我乾脆宰光你们,咻的一声,陈信已经将绿柳

刀拔在手中。

  眼看前方正好飞来一只,陈信劲贯刀锋,当头一刀劈了下去,青龙一闪之下,只听

锵的一声,这只大鸟惨嘎一声,向下落去。

  陈信大吃一惊,自己足足用了五成劲,居然没能劈开它的脑袋?眼看那只鸟,脑袋

裂了一个缝,红色的血液正缓缓的冒出来,盘旋了两下,落入了在下面等待的兽群中,

下方的兽群霎时翻翻滚滚的直向巨鸟扑了过去。

  陈信这时无暇细看,空中其他的巨鸟依然不断冲来,既然动了手,那就不再客气,

陈信将劲力加到八成,刀芒伸出足有两公尺,可是刀劲划下,依然无法将巨鸟斩断,不

过切入较深,眼看又有两只是不能活了。

  这时空中的巨鸟,长鸣一声,居然分成两批,一批约有十只,往下方的兽群冲去,

余下二十余只,依然与陈信纠缠不休,陈信发了狠劲,十成功力运出,终于能顺利的将

巨鸟一刀两断,于是陈信刀掌齐施,转眼又宰去了七八只,这时偷空向下一看,兽群居

然与巨鸟正战的难分难解,陈信对这些野兽也不禁提高了警觉。

  忽然间,围攻陈信的十来只巨鸟突然一散,凄厉的一声长鸣,陈信以前有过一次经

验,心想这八成是最后的攻击,没想到这些鸟围着陈信飞行,居然不再攻击,只是不断

的一声声长鸣不已,陈信正在莫名其妙的时候,突然发现四方居然也传出长鸣声,从数

公里到数十公里外的四面八方,同时飞起了一群群的巨鸟,总数不下两百来只。

  它们居然会叫救兵?陈信刚刚以十成功力宰去七、八只,已经觉得内息补充似有不

足,两、三百只这还得了?陈信当机立断,向下一落,这时地上的野兽群似乎也知道大

祸临头,开始狂吼着四散逃逸。

  巨鸟当然不愿对方溜走,马上向下狂扑,陈信趁着鸟兽间的一阵大乱,绿柳刀一收,

提起最高速度,三转两转的,闪入高有数公尺的乱草中。不过谁知道草丛之中会不会有

什么怪物,陈信当即运起内息护住全身,一面等着体内内息的补充。

  这时两百多只的巨鸟,同时攻击十来只野兽,野兽虽然如同巨鸟般的铜筋铁骨,但

是互相攻击毕竟仍有损伤,眼看没多久的工作,十来只兽群被清理的乾乾净净,连一只

也没能脱逃。

  空中前来支援的巨鸟这时已经逐渐的散去,原先的巨鸟,现在只剩下二十余只,在

四周再度的巡行了许久,数小时后才不情不愿的逐渐飞去。

  陈信躲在草堆中一动不动,其实不到半小时,陈信的内息就已补满,但是眼看这些

巨鸟如此团结,陈信当然不敢出来,心想只怕这些鸟,与当初所遇到的铜骨鸟该有些亲

戚关系,而且更加厉害,一打不过敌人,居然一叫就是几百只一起来,不过不知道会不

会记住陈信的长相,以后再遇到,马上叫出数百只,那从此他在这个谷中,什么事都不

必再做了。

  陈信眼看巨鸟散去,天色居然也渐渐的暗了下来,一看时间,明明才二十点,应该

至少还要三个小时才会天黑,虽然现在是冬季,也没这么快。想着望向天空,看着满满

的云雾笼罩着谷地,这才知道,因为云雾和山崖的关系,本来大约十五小时的白天,变

成大概只有九个小时,其他的时间恐怕是漆黑一片,最多只有微弱的光芒,这样的话,

自己也无法移动,但是现在的陈信,连练功都不太需要,无奈之下,只好坐在草堆中发

呆,准备熬到天明。

  其实陈信没有猜错,这里的日照不足,所以植物的光合作用不足,加上上方又为雾

兽草排出的云雾状气体所封,所以空气中氧气的含量根本还不到一半,加上地热的关系,

雾灵谷中彷彿数百万年前的环境,也因此还留存了许多的上古生物。而凤凰星上的铜骨

鸟,确实是刚刚遇到的巨鸟所演化而来,因为环境的变化,使得体积逐渐的缩小,也变

的较为脆弱。

  许多类似的生物,在氧气成分的改变下,新陈代谢较快,因此寿命也因此减短,体

型也受到了限制,不过当然也有些适合现在环境的生物,逐渐的在这个环境中进化,成

为凤凰星上现在的主要生物族群。

  陈信独坐在草丛中发呆,心想自己刚刚以全力挥出数十招,居然就使得自己的内息

略有不足的感觉,虽然自己补充内息的速度极快,不过要是遇到需要全力交战的对手,

岂不是必败无疑?这似乎是一种不合理的现象,难道有一得必有一失?陈信不相信无祖

传下来的功夫这么逊,心想,不是自己悟错了,就是还有不足的地方?

  陈信眼睛虽然睁着,但是心中却在想着功夫,自己现在的内息,似乎已经将经脉扩

充到不能再扩充了,不过可以肯定自己现在绝对还没练到顶点,比如说三位领导也不见

得比自己差,而大领导虽然没见过面,但是可以肯定,应该比自己的功夫还要高强,何

况凤凰星上至少还有六个与大领导差不多的高手?

  陈信想到风领导的功夫。在上次的对峙下,陈信察觉似乎对方内劲并不弱于自己,

但是经脉似乎还没有自己的通畅,那又是怎么一回事?这样说来,自己的经脉该可以容

纳更多的内息,为什么现在会有饱满的感觉?

  当时会成为这种境界,虽然不是因为无祖前册,但是现在的状态明明就是“大海纳

川”,所以这应该是正确的方式,那么说来……

  陈信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时又想不清楚,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身边似乎传来微

小的、窸窸逤逤的声音,陈信吓了一跳,藉着天空中勉强透下的微弱光芒望去,发觉四

面居然有数十个大约手臂大小,软软的暗黑色圆圆扁扁的柱状物,正向着陈信慢慢的蠕

动而来,经过了地方还留下了能够反光的黏液,陈信顿觉恶心,连忙向上一跃,离开了

草丛。

  不过这时已有一只爬到陈信的裤脚,陈信一跃,居然把那东西一起带了起来,那东

西马上黏住陈信,陈信又不敢用手去抓,运刚劲于腿,用力一挥,那东西被弹开。

  可是弹开之际,居然将陈信套在军服外,伪装用的白色裤管撕裂了下来,着地之后,

还立刻卷成一团,紧紧的包裹住那块布片,不片刻又伸张了开来,竟是怡然无损,而且

那片布也不见踪影,看来是被这东西吞噬了。

  陈信要是再慢片刻,虽然未必会受伤,但是恐怕在合金军服之外的白色衣裤,难逃

碎裂的命运。

  陈信眼见下方的那群怪东西,缓缓的集中到陈信刚刚坐过的地方,居然又是紧紧的

缠着那小片压平的草堆。

  陈信这才看出,这些无以名之的柱状物,居然在身体的下方,能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蛮荒涉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