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四章 妙计屠龙

作者:莫仁

  原来陈信想起自己的内劲虽然充满经脉,但是却似乎较他人为弱,虽然也能吐出不

小的气劲,但数十掌过去,往往无以为继,原因似乎就在自己的气劲太为松散,若是能

能将之凝结,岂不是体积马上变小,能力不减,但是却仍能够增强内息的含量?

  于是马上将体内气劲,逐步凝练,但是陈信发现,只有丹田内才有办法将气劲逐渐

压缩,没关系,在这荒谷中,有的是时间,陈信缓缓的将丹田中的气劲凝结,再纳入原

来在主脉的气劲凝练,直到凝结到一个程度,才将已经有些不似气体,反而像液体的内

息送出,再换入百脉中的气劲,继续凝练。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信全身气脉运行,不再像之前的一股暖气随处移动,反而像是

一些到处流动的液体,体积还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陈信连忙继续专心运劲,将空虚的

丹田缓缓的补满。不过现在的内息较之前远为凝实,补满的速度自然较慢,但陈信也不

心急,慢慢的将内息在全身流转。

  过了良久,陈信发现,虽然丹田内和主要经脉内逐渐的补满,但是身外百脉始终只

能凝结一半左右的体积,其他部分还是以原来的“气状内息”形式存在,再怎么样运转

也是如此。陈信心中一笑,自己也太不知足了,若是百脉外的劲力也凝结起来,自己岂

不是忽然多了三倍的力道?心神逐渐移开,任内息自然运转,眼睛睁开站起来。

  这时黄吉却已不在眼前,陈信向外一看,天色已黑,这次运功还蛮久的,陈信终于

了解,自己以后练功的目的并不是再扩大经脉,而是努力将体内的内息凝练,体积越是

缩小,能够蕴藏的内息就将越为丰厚。

  其实陈信不知道,大多数人并不像自己,在一次误打误撞之下,打开了全身经脉,

还加上莉丝雅在一旁补入阴力,使阴阳纠结,龙虎交泰,也因此才不至气泄而亡。

  普通的人大多一面增加内息,一面运用己有的内息拓宽的经脉,而在经脉不断的压

缩下,越是修练,内息越是凝结,自然而然就不会遇到只拍出几掌,就觉得内息不足的

窘状。

  所以虽然陈信与黄吉对掌之下,两人似乎平分秋色,但这是意味着陈信经脉较黄吉

通畅,可是内息实在还不如黄吉深厚,所以才会不耐久战;而直到现在,陈信身体内的

内息,才真正的比黄吉还高。

  这时心中的声音突然出现:“爸,你练完功夫了?”

  陈信还不知道是谁的声音,因为以前本来吉吉都是叫“老爸”,乐乐都是叫“爸爸”,

而且声音的来源也分左右两边,现在不但浑然不分,而且也分不出来自何处,陈信眉头

一皱,心想这是干嘛?玩弄我?

  “才不是!爸,你坐下,我慢慢告诉你。”陈信依言坐下,只听这不知道是吉吉还

是乐乐说出了一番话来。

  原来当时方彭将军告诉陈信凤凰星上各家势力分布状况,而且地球上还有许多的强

手,使陈信心中泛起一股难以敌对的感觉,吉吉和乐乐自然接到了这个讯息,也跟着思

索解决的方法。

  终于吉吉和乐乐,藉着彼此的相交接处,开始尝试互相沟通,没想到对方居然与自

己有一样的想法,于是开始了一连串的商议。他们认为现在的状态,虽然能帮陈信的忙,

但是最多不过是变一把很利的刀,或是自己随意行动,配合陈信攻击而攻击,这样功效

不大。

  于是吉吉和乐乐第一步,是将各自的两块躯体、心思,尝试着融合在一起,所以陈

信数日前呼唤他们时,只剩一个声音。

  陈信越听越惊,听到这里连忙问:“什么数日前?”

  声音回答:“爸,你不知道自己练了三天吗?”

  陈信一阵愕然,作声不得,过了一会儿才继续问:“你们融成一体又有什么用?”

  “我们融成一体只是过程,爸,我们的目的是要与你融合。”

  “什么?”陈信吓一跳。

  “当我们与爸融合后,我们就像是爸身上的一部份,爸想要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这不是与之前一样吗?”陈信越来越担心,这两个小家伙别要做什么傻事。

  “不一样,完全不一样。”这个吉吉和乐乐的综合体说:“以前是通过我们,再控

制我们的变化,可是之后爸就可以不用通过我们,直接控制这片约四十公斤的躯体。”

  “那你们呢?”陈信心中更是担心,怎么用躯体形容自己?

  “那我们的意识就消失了,爸。”

  “吉吉乐乐!你们胡说什么,不可以。”陈信大骂了起来,自己从没把它们当作武

器。

  “爸……我们本来就是为了当武器而制造的……”声音缓缓的说:“而且增幅能力

会更强,直到五倍,不过在爸刚接手的时候,控制上会有点不习惯,就像身体多了一部

分,要开始学习怎么使用。”

  陈信心中难过:“吉吉乐乐,变回来吧。”

  “来不及了,爸,我们早知道你不愿的。”声音过了一下又说:“爸,虽然我们有

增幅作用,不过要在有接触的状况,才能发挥大约五倍左右的能力,要是外发的掌力只

能增加大约两倍。”

  陈信虽然难过,还是听的莫名其妙?你们还能外发掌力?

  声音回答:“爸,包在手上就好了啊。”

  陈信也懒得去想怎么包,那声音继续说:“爸,这些都是你要练习的,我们也该走

了。”

  去哪去?陈信忽然觉得身上一痒,吉吉乐乐似乎正由覆盖处的皮肤毛孔,做着转换

的动作,同时陈信的神经忽然受到一阵刺激,心中又惊又急,待要运功抗拒,又怕伤了

他们,而且它们似乎是顺着内劲而入。

  这时黄吉闻声上楼,陈信眼看着他似乎正要招呼自己,但这时自己的中枢神经忽然

一麻,向后一倒,晕了过去。

  凤凰三十八年第五十八周周一

  陈信终于醒来,眼前是黄吉关心的脸孔,黄吉看见陈信醒来,连忙说:“陈信,你

昏了两天了,还好吗?”

  陈信全身无病无痛,一个翻身就跳了起来,也不理会黄吉,第一件事就是在心中寻

找吉吉乐乐,然而陈信不断的呼唤,吉吉乐乐也依然毫无消息。

  黄吉看陈信面色凝重的喃喃自语,忍不住说:“陈信,你还好吧?怎么了?”

  陈信蹲下身来,将头埋入双手中,低声的说:“对不起……请……让我静一下……”

  黄吉浑然不解,但是看到陈信一副伤心难过的样子,也不再作声,下楼去了。

  陈信心中苦思,吉吉和乐乐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怪自己功力一直无法再进步,可是

现在自己不是又悟通了一句吗?难道是……难道是他们认为,这世上还有更难以想像的

人物?陈信摇摇头心想,吉吉乐乐啊,你们不知道我根本不想用你们当武器吗?

  陈信又思索了一会儿,自己一直都不愿意用到他们,真的是怕他们受到伤害,但想

到他们临去前说:“我们本来就是为了当武器而制造的……”难道他们希望我善用它们,

所以才将意识去掉?

  陈信心里不断的转着,吉吉和乐乐这段日子所说过的话,从刚会说话开始,后来才

智逐渐显露,直到最后的逐渐成熟。陈信心想,也许这本来就是他们会走的路。

  这时,陈信才将心思放在吉吉乐乐的躯体上,心神延伸过去,果然往双手冒了出来;

不过胸口部分却不再分开。陈信这才想起,他们已经融合在一起了,于是将一大部分往

右手伸出,只留下部分与手掌相连。

  陈信感觉他们似乎与自己接触的部分,比起以前更为紧密,彷彿就是手的一部分,

陈信想,也许这样自己与他们,算是真正的心意相通吧。陈信一直不愿相信他们真的失

去意识了,心想,也许有一天,我不再需要它们帮助我的时候,他们又会再恢复,再和

自己聊天,叫我爸……

  陈信想起自己的父亲,现在也没有时间再感伤了,自己要不断加强能力,总有一天

能和吉吉乐乐再度会面。

  陈信抬起头,向下走去。

  黄吉正在楼下徘徊,陈信先是打坐了三天,然后一个人在楼上不知嚷嚷什么,自己

上去一看,居然马上昏了,用内息测测他是不是运功受伤,又不像,醒来又一副难过的

样子,难道……难道陈信的功夫出了差错?

  正胡思乱想之间,陈信却又昂首阔步的走下来,黄吉一眼望去,发现陈信精气神完

全饱足,似乎与前些天比起来又是另一个样子,心想,这似乎不像功夫出了毛病,反倒

是功夫似乎进步许多。

  这时陈信向黄吉点点头说:“我们再试试看。”

  “试什么?”黄吉问。

  “打天空,现在你不是已经好了吗?我们再试试。”陈信回答。

  黄吉虽然有点莫名其妙,但是看陈信执意要去,也无所谓的就随着出门。

  两人走到屋外,飘上五十公尺高处,望着顶端的雾气,陈信说:“黄吉,你先出掌。”

  黄吉也无所谓,总不会过了几天就忽然能出去了,当下全力一掌发出,陈信在黄吉

劲力将消之际,跟着两掌推出,当即刮起一阵狂飙,随着黄吉的掌力追去,陈信现在内

息丰厚达以往三倍,虽然不能发出三倍的劲力,想来两倍应该没问题。

  其实他心里已有相当的把握,这次他用的是阴阳两劲各占一半,本来不会自行旋转

的,但是不多久,追到黄吉向上的掌力,阴阳劲力受到影响立即开始旋动了起来,追着

黄吉的掌力往上破至四十公尺高,轰然一爆,足足爆开六公尺宽的一条通道。

  黄吉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回头望向陈信,却已经落到了地面,黄吉连忙追去,

大叫:“怎么可能?陈信,我们再练练一定可以出去了。”

  陈信回头笑笑说:“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黄吉奇怪的问,还有什么事比出去重要。

  “火龙肝。”陈信回答:“现在应该告诉我火龙在哪里了吧。”

  “我们一起回去,难道他们还会不信你?”黄吉觉得莫名其妙。

  “不成。”陈信说:“我想过这个问题了,虽然足以取信,但是毕竟他们与我的约

定是取得火龙肝,若是临时赖账,或者忽然不愿意让我父亲回去,那可麻烦了。说不定

还要再来一次。”

  “不可能的,火龙我们打不赢。”黄吉连连摇头。

  “应该没有关系。”陈信说:“你告诉我火龙在哪,当年已经找到火龙的弱点了。”

  “陈信你不了解,火龙不是人力所能对付的。”黄吉叹着说:“我一直没告诉你,

我在这谷中住下来之后,才发现到当年爬出雾灵谷的火龙,只是小只的火龙,成年的火

龙身高足有十几公尺,你怎么知道还有没有弱点?”

  陈信也愣住了,本来心想自己功力又高一倍,又知道火龙的弱点,想来应该不难对

付的了,没想到居然谷中的火龙又大上两倍?陈信想起上次比铜骨鸟大上两倍的巨鸟,

比起铜骨鸟不知难应付多少倍,那火龙又当如何?

  黄吉在一旁苦着脸说:“别想了,就算看我在这呆上三十几年的份上,咱们回去吧。”

  陈信想了想,心意已决,对黄吉说:“不行!这样吧,我先送你回去,我自己去对

付。”

  黄吉一听,楞了一会儿,才说:“那你怎么回去?”心想陈信是不是疯了?

  “我自有办法。”陈信心想吉吉乐乐既然说,利用增幅作用,外发掌力该有两倍,

想来自己应该可以出的去。

  黄吉呆视了陈信半晌,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说:“好!”

  陈信欣然一笑,点头说:“那就麻烦你告诉我路径,我马上就送你回去。”

  黄吉瞪了陈信一眼,嚷着说:“去你的,我陪你去宰火龙,大不了不要回去了。”

一转身,向着屋内走去。

  这次反而轮陈信楞在那里,看着走进屋内的黄吉,久久说不出话来。

  凤凰三十八年第五十八周周二

  昨天夜里,陈信不管如何苦劝黄吉,黄吉总是不做理会,两人争执到最后,黄吉撂

下一句话:“要不然就一起回去,要不然就一起去宰怪物,不用再说了。”

  陈信也只好作罢。

  第二天,陈信随着黄吉七转八绕的奔行,沿路倒是都没有任何怪东西,陈信心想,

果然三十五年不是白住的,奔行了两个小时,黄吉终于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妙计屠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