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五章 父子相会

作者:莫仁

陈信眼看怪鸟越聚越多,火龙身上处处伤痕,眼看就要不敌,心中大喜,想来不久后自己就可以顺利取得火龙肝。不过想起这些火龙、巨鸟,与世无争了这么久,自己一来就搞的鸡飞狗跳,死伤无数,心中也是不忍。

陈信心中正在叹息的时候,眼前的四只火龙,居然头一扬,同时喷出漫天的黄红色的沙砾,转眼间近百只巨鸟被沙砾击中,似乎飞行时变的较为不便,想来火毒已经产生作用。

这样一来怪鸟忽然落于下风,只见中毒的巨鸟,一只只摇头晃脑的飞开,没中毒的依然狂扑猛攻,没多久,过半的巨鸟都已中了火毒,陈信开始担心,火龙要是赢了岂不糟糕?

正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没中毒的巨鸟忽然振翅飞开,四周为数百只中毒的巨鸟,像是自杀一般,同时往火龙冲去,这时火龙的毒沙已将喷尽,虽然还勉强挥舞着爪牙,排开攻击的巨鸟,但是实在已难支撑。

这时较小只的火龙已经力尽,正慢慢的倒了下来,颈部要害再也没有防御,巨鸟嘎然一声,居然认准要害直穿了进去。

陈信心中不禁暗赞,没想到巨鸟也知道火龙的要害;却没想到巨鸟知道的其实更多,只见钻进小火龙体内的巨鸟在火龙体内翻搅一阵,抬起头来,衔出了火龙的内脏,一群巨鸟立刻分食了起来。

陈信本来还漫不经心的看着,但在第二只火龙的内脏被衔出来的时候,陈信这才注意到,那岂不就是火龙肝?这些家伙还知道可以用这解毒?当第三只火龙的肝脏再被衔出分食的时候,陈信再也呆不下去了,要是第四只火龙的内脏也被吃了,今天岂不是白玩了?

当最后一只火龙,摇摇晃晃将要倒下去的时候,陈信终于一面叹气一面向前冲出,看来老天注定,自己非得与数百只巨鸟,一拼死活才成。

陈信扑到火龙的上方,这时不再客气,极乐刀瞬间滑出袖中,凝于掌心,催出了七成劲力。这一场眼看是耐久战,只发出七成劲力,这样自己的内息应当来得及补充。

极乐刀将内息足足提升三倍,三公尺长的刀锋,居然隐隐泛出五公尺的晶芒,陈信现在当然没空去想,为什么是三倍不是五倍,只见这时晶芒闪过,数只巨鸟首当其冲,一刀分成两半。

陈信没想到,自己的极乐刀竟然威力如此之大,这样何必叫巨鸟来搅和?眼看巨鸟一只只的冲来,陈信一只只的宰杀,简直是一场大屠杀,陈信越杀越多,心里越发难过,眼看自己就要被鸟尸团团围起,无奈之下,掌力挥开,将周围的鸟尸激飞,不禁向上大吼:“滚吧!滚远一点!”

巨鸟完全不为所动,视死如归的依然下冲,陈信在两小时之内足足宰杀了数百只巨鸟,不断的吼叫巨鸟滚开,喊的连嗓子都沙哑了,而被陈信掌力激飞的鸟尸,也逐渐将庞大的火龙身躯掩盖,渐渐的越堆越高;陈信毕竟也才十九岁,杀到最后,一面挥刀,一面不禁留下泪来,心中充满着悲痛。

最后天色渐黑,只剩下十来只巨鸟,仍在天空中徘徊,陈信仰首上空,忽地将极乐刀收入胸怀,良久,巨鸟终于嘎然一声,四散飞去。

这时黄吉终于回过气来,站起一看,整个空地中只有陈信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黄吉欣喜若狂的跑出来,一面大喊:“陈信,好小子,你成功了!”

跑到近前一看,陈信双手空空,脸上犹带泪痕,黄吉一顿,转往四面望去,只见四面一片血肉模糊,遍地凄惨,心中亦有所感,回首与陈信四目相对,两人再也说不出话来。

凤凰三十八年第五十六周周六

陈信与黄吉终于顺利冲出雾灵谷。

自陈信进入谷内到现在,已经是第十五天了,陈信当初所带的食水也只带了十天份,还好遇到黄吉,虽然对陈信来说,数日不食不会有太大影响,不过难免会因此紧张。

这时的黄吉,仍然浑身精赤,只围上一块兽皮,虽然天空正飘着雪,内息充盈的黄吉自是不畏寒冷。

陈信身后背了一个大包,足足有一公尺长,几乎是大半个陈信,那就是仅存的火龙肝,陈信本来预备的袋子根本装不下,还是黄吉想了办法,找了块大的兽皮团团包了起来,这才背了出来。

飞出数百里,两人逐渐向爆雷基地接近,到了数十公里外,先到了一个哨站,两人向下落了下去。

这时哨站内已经出来了二十多人,要是经过的人不落下,警告的电讯马上就会发回去,陈信低头一看领头的人,居然是老相识,就是孟火明的手下——秃头队长杨保,当时被陈信削伤的头皮现在自然早就好了,而现在大雪飞舞之下,杨保一时也看不清陈信,眼看来人一个穿着联邦军服,另一个野人发须凌乱,没穿衣服,只围着一件奇怪的短布,也不知道怎么钻来这里的,警讯一发,向外散了出去。

不过杨保心里也知道,对方绝不是好相与的脚色,自己带的这一队中,只不过三五个会飞,眼看对方破空冲来,心中还在想,最好直直向后飞去,自己的警讯已经发出,职责已了,也不敢向上拦去,没想到对方居然一个转折,向着自己直扑过来,杨保心中惊骇万分,长剑一拔,准备拼得一个是一个。

可是对方一到近前,居然煞住了势子,缓缓的飘来,那个联邦军还在叫:“杨保队长,好久不见。”还对一旁的野人说:“这位是杨保队长。”

杨保更是奇怪,自己虽然从不妄自菲薄,但是还不会认为联邦军应该认识自己。

忽然眼一花,对方已经落到了自己眼前,这一下竟是似慢实快,杨保吓了一跳,往后跃出数公尺,对方还在说:“杨保队长,你怎么了?”

这时四面的队员,早已刀剑出鞘,只准备等杨保队长一声令下,往前扑去,杨保揉了揉被雪花糊住的眼睛,这才认出陈信,将剑一收,扑过去大叫:“你小子回来了?”正是无法置信的欣喜若狂。

原来陈信去雾灵谷也不是什么秘密,不过大多数人知道的时候,不过叹一声:“死定了。”也不会再操心;只有一些与陈信同时由地底城来的部队,才会替陈信担心。杨保自是其中之一,当时他劝得陈信接受方彭将军的查验,陈信一答应,他就相信陈信必定没有问题,后来知道陈信居然去了雾灵谷,自然是摇头叹息,没想到过了十来天,陈信居然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自己眼前,自然非常高兴。

陈信也是十分欣喜,连忙问:“杨保队长,我大哥还好吧?”

杨保似乎有点尴尬的说:“你去了雾灵谷的第十天,大队长接到命令,必须往前线设防,已经去了五天了。”

陈信虽然担心,不过心想大哥本是军人,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只是回来见不到大哥有些可惜;心中虽然奇怪杨保为什么没有一起去,可是看杨保略为尴尬的神色,也不再多问,转过话题,指着黄吉说:“杨保队长,你知道这位是谁吗?”

杨保队长眼睛望上望下,对黄吉打量半天,也只能摇摇头。

“大领导的公子……黄吉。”陈信笑笑的说。

杨保一楞,真的假的?迟疑的说:“那……大公子不是失踪了三十几年……”

眼见陈信肯定的一点头,杨保不再怀疑,大声的说:“那这可是大喜事,我亲自送你们回去。”转头一望四周的队员,还呆呆的拿着兵器站着,连忙大吼一声:“还不收起来!还不向城中发讯,说黄吉大公子回来了。”

转头望向两人,忍不住说:“陈信小爷,不是我说你,你这身衣服换了下来好不好?我也该帮大公子弄件衣服。”

陈信心想这身衣服倒是惹了不少事,换下也罢,点点头对杨保说:“杨保队长,麻烦传讯时加一句,说我任务完成了。”

陈信与黄吉两人进入了哨站,没多久,两人一身雪白,陈信依然背着兽皮包裹的火龙肝,随着杨保向狂雷基地飞去。

陈信与黄吉虽然归心似箭,但是无奈杨保的速度较慢,两人只好耐下性子,随着杨保慢慢飞回,过了十来分钟,爆雷基地外围的大本营已在眼前,三人远远的望去,城外已经站了一群人,还不断有人弹跳飞跃向着人群汇聚,三人冲到人群前,眼见当前正是斯斯文文的风书雄领导,黄吉猛的向前一冲,大喊:“书雄三哥,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风领导本来还有点不信,但当声音一入耳,哪里还有怀疑,迅速向前一迎,与黄吉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两人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原来当时五位领导中,风书雄排行第三,黄吉认五位领导为兄,对风书雄一向称作书雄三哥,而火龙一役,老二、老五不幸丧生,从此风书雄变成老二,这时忽然听见三十多年没听见过的书雄三哥,眼泪哪里还忍的住,当场流了下来。

这时城边,知道的、不知道的、加上看热闹的足有数百人,眼看一向沉静的风领导居然流下泪来,不由全部安静了下来,足足过了片刻,两人这才分了开来,黄吉擦了擦泪水,才有点哽咽的说:“三哥,我爸还有大哥、四哥呢?”

风领导毕竟阅事较多,擦擦眼泪嘘了口长气,已经凝定下来,回答黄吉:“前线吃紧,李大哥、钟三……钟四弟两人都去支援了。”

当年的四弟,毕竟也叫了三十多年三弟,风领导一时改不了口,对黄吉又说:“我们现在就去见大领导。”转头看向呆立一旁的陈信:“听说你达成任务了?”

陈信连忙点点头说:“风领导,那上次的那件事……”他生怕风领导反悔。

风书雄领导却忽然一声长笑,打断陈信的话说:“那还有什么问题,你办成这两件大事,就算是要我风书雄的脑袋也没有关系。”众人闻声更惊,心想风领导今天只怕是失常了。

黄吉在旁一皱眉说:“三哥,干嘛说这么重的话。”他知道风书雄向来是言出必行的,陈信更是搞不清楚状况,搔了搔头不敢作声。

风领导面带微笑的摇摇头说:“我是高兴的有些失常了,大公子!我们去见大领导。”转头又对陈信说:“陈信兄弟你也一起来。”拉着黄吉向上一拔,陈信连忙拔身追去,这三人是何等功夫,一晃眼间,城门口留下了数百人,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三人风驰电掣的激开漫天雪花,直到基地门口,风领导才忽然一惊,自己刚刚一个忘形,施出全力直往前冲,不要反而甩掉了两人,但回头一看,两人随在身后,竟是不即不离,心下不由感慨,当年自己功夫较黄吉还高出一线,三十五年来虽然仍努力练功,但身为领导诸事繁杂,竟是有些不如了……而那个小伙子,更是可怖可畏,实在不知道是怎么练的,不过总算是又多了两个强助,实在值得高兴。

事实上黄吉在雾灵谷中,一呆三十五年,为求脱困,除了生活必须之外,其他的时间几乎都在练功,加上又无外务烦心,三十五年下来,实在比风领导还要强上一筹。

至于陈信,自来凤凰星后,连过数关,功力大进,风领导确实已经不是敌手。

风领导带着两人向着基地最后一栋、也是最重要的一栋大楼飘去,穿过了中堂,转入一个小厅,沿路站满了守卫,戒备煞是森严。

陈信本来以为大领导的停驻所必然高高在上,只不知道是哪一楼层,到了小厅,身旁守卫见风领导到来,一按机钮,没想到厅中的地面居然裂了开来,一道向下的地道,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三人的面前,不知道通到哪里。

三人向下走去,没多久又向上行,陈信心里还在想,不知道是早就有的,还是后来挖的,没多久走到出口,陈信的疑问霎时解开,原来这里就是基地后大型雷射武器的所在地,里面四周布满了各式具有特殊功能的仪器,排排放置在半圆形建筑物的墙边,中间就是高有数十公尺的大型雷射,亮晶晶的表面看得出来常有保养,风领导不带两人细看,与厅内三、五人点点头打个招呼,立刻引着两人向着上方的一间房间而去。

三人走到门前,风领导对两人歉然一笑说:“因为有些防御措施,所以我必须先进去,要麻烦两位稍候一下。”

两人点点头目送着风领导进入门中,室门马上就又关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门口终于再度打开,风领导出现在门内,手一引,对两人说:“请进。”

门内竟然是一个长长的甬道,看来是直直通往后面的山壁内,三人越往前走,黄吉心中越是激荡,忍不住加快了脚步,眼看走出了甬道,眼前是一间不大不小、明亮的房间,房中有个发须已白,瘦骨嶙峋,满脸病容,却又隐泛红光的老人,正坐在一张雪白的床上,陈信与黄吉两人看着这个老人,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这时风领导已经站在一旁,老人张开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父子相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