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五章 神智忽丧

作者:莫仁

  贝斯威大队长说完转身就往外走,陈信心中一面骂,一面不得不跟着走,没想到走

着走着,发现这里居然跟爆雷基地一样,在大型雷射武器那里,也有一间密室,不过不

是通向山壁,而是通往地下。

  贝斯威大队长领着陈信走入,取出一本书转身对陈信说:“我们预计花四十个凤凰

日将叛军肃清,刚好你可以将这种功夫练完,每隔两天会有人送食物来,你就专心修练,

别管其他的事了。”

  “贝斯威大队长,为什么急着要我练功夫?”陈信在担心凤凰星上的人。

  “没练完的人,不得参加部队的任务。你要是提早完成,可以提早出来帮忙。”

  贝斯威大队长面无表情的一顿,又说:“不过大概用不着你了,那些叛军要是以为,

特殊部队还与二十年前一样,那就大错特错了。”

  陈信心中紧张,这样的话一定要去通知大家,可是难道自己现在就出手!这位贝斯

威大队长功夫看来深不可测,则要一个失手,反而让一千名特殊部队围上自己,到时候

恐怕十个陈信都冲不出去,只好等三天一次的进食时间,再想办法。

  陈信打定主意,也不吭声,由贝斯威大队长手中取过了书,贝斯威大队长也不再多

说,转身走出。

  陈信心想,最快的机会也在三天后,既然如此,这书拿着不练也可惜,乾脆翻翻看,

于是陈信将书打开来,只见封面上写着“断情心法——第三版”,不禁眉头一皱,心想

又不是小说,还有版本的差别?

  继续翻了下去,发觉书中的内息运行方式,居然是自已从没想像过的方式,但是又

必须将人人必学的方法,学到一个程度,才有办法学习这个心法,难怪贝斯威大队长说

必须要由正规方式修练的人,才能进入特殊部队。

  陈信现在的内息,自然是由正规修练法而来,不过现在被自己胡搞瞎搞,其实又有

点不像,但是神髓还是一样的,陈信虽然觉得这个心法名称莫名其妙,不过难耐好奇,

还是依着心法尝试了起来。

  这套心法将经脉反其道而行,完全违反了人体气血的基本原则,但是书中说,只要

原来的运行方式已经熟练,功力够高,自然可以施行。书中又说,若是男性,体内的气

脉为阳,依此运行,则可产生阴气,女性则颠倒过来,当逐渐产生阴气的时候,将会使

体内的阳气被排离主脉,流入百脉,体内阴阳二气,达成新的循环,始能生生不息,并

提早达成阳极生阴的境界,阴阳交互施出,威力更大。

  陈信猛往后翻,果然看到后半部都是阴阳二气同施的方法,连自己误打误撞研究出

来的那招也有,陈信心中大喜,自己身体中的阴劲,原本都是依赖阳劲与阴劲在丹田中

纠结,阳劲渐长,阴劲随之,不过阴劲总是较少,陈信本来有点担心会不会内息越强,

自己阴劲最后忽然不见了,现在既然有此心法,就不用再担心了,而且对于百脉的控制,

似乎与陈信不谋而合,想来必定也是受了无祖前册的启发,欣喜之下,不再多想,开始

运行。

  陈信一面逆向运行。体内的阴劲渐强,逐渐的绕行不止,慢慢的将体内的阳劲,遂

于百脉中;但是陈信本来体内的内息,就是分两边运行,一部分在主要经脉中,一部分

在外部的百脉中。所以陈信要办到这样的功夫,还必须将内外先区隔开,先练主要经脉,

再谈其他。

  逐渐的,陈信主要经脉中的劲力,几乎都是阴劲,但是丹田内总有一股阳劲与阴劲

纠结着,无法分开,陈信心想,可能是这两股劲力纠缠习惯了,也许慢慢会改善。

  由于陈信体内本来就有阴劲,所以进度也十分的快,不久之后就顺畅无碍的逆行,

随着阴劲越来越强,陈信心中也十分高兴,不过忽然间,阴劲往天灵一冲,居然侵入了

脑部。

  本来大脑深处,是修练之人不敢随便将气息探入的地方,一不小心神智失常还是小

事,神经瘫痪成为废人也不是不可能,陈信心里一惊,想要收回却哪里来的及,阴劲迅

速的改换路途,运行不止。

  但陈信越是运行,却发现并没有问题,反而越来越是舒适、开心,心里的烦恼,一

个个都不见了,世间的事似乎也没什么好牵挂的,什么许丽芙、赵可馨,凤凰星上的朋

友,这些问题都离自己好远好远,直到完整的运行数次后,陈信觉得再没有比现在更好

的感觉,世俗的礼教,慾望都离开了自己,连父母在内,都没有值得在乎的事情,所有

的规矩教条,全部消失,自我控制的机枢似乎变成空白,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却是全无主

意,于是陈信收了功,茫茫然的站了起来。

  也不知站了多久,门忽然打了开来,门外走进一个拿着食物,面无表情的特殊部队

女队员,陈信见了她,茫然的说:“我该做什么?”

  女队员看着陈信,机械化的回答:“联邦为主,服从阶级,动则听令,静则修习,

无喜无怒,无畏无惧。”

  陈信茫然的跟着念:“联邦为主,服从阶级,动则听令,静则修习,无喜无怒,无

畏无惧。”

  女队员将食物一放,转身走了出去,陈信依然站在那里,不断的念着这些话,似乎

要牢牢的记在心里。

  过了一会儿,陈信双目放光,似乎找到了人生的目的,然后神智逐渐恢复了正常,

但是已经将这些话牢牢的记在心里,脸色也逐渐的变的阴沉而且面无表情,想得自己之

前担心的事,忽然觉得自己很是无聊,居然为了这种事操心,陈信不再多想,拿起食物,

吃了起来。

  原来这种功夫叫做断情心法不是没有道理,修练之人会自然而然对一切都不在乎,

所有礼教规定也不在意。不过刚刚成形的时候,会呆立许久,若是无人告知规范,日后

将任意而为无法驾驭,但是若有人即时告知,就会变成此人一生信守的规条,而部分功

力不足的人,到此地步,将会失去思考的能力,成为一具随命令动作的机器,除非日后

功力渐高,或者如陈信这种功力本就较高的,才会存留着灵智,不过依然是以刚刚那些

话当作自己的规范。

  现在的陈信,完全没有心事,既然没有命令给自己,那就只有不断的修练。

  陈信在澎滔的内息帮助下,将书中描述的修练法,一关关的修练过去,只是丹田中

的阴肠二气始终不能分开。

  不过陈信现在既然无畏无惧,也不管这些,依然修练不休,其间,每三天那位女队

员就会送食物进来,陈信现在觉得,连说话也是件无聊的举动,所以二十来天过去,除

了第一次的规条传递之外,俩人居然没有再说过一句话,而陈信心里也觉得理所当然。

  凤凰三十八年第六十九周周二

  现在陈信的阴阳两气强度相同,且分正逆方向运行,加上自已以前参悟的气凝液滴

的方式,使他内息修练得更为强劲。

  在正要开始修习阴阳二气同施的各种方法时,陈信忽然想到,自己以前内息顺行的

时候,都是以阳劲裹住阴劲,使阴劲不为顺行所损,然后再慢慢的在丹田中以阳养阴,

产生阴劲,现在既然自己阴阳内气无法分开,乾脆试试逆流时以阴劲裹住阳劲的效果。

他现在正是天不怕地不怕,除非有命令,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所以不再考虑,依自己设

想的方法,逆向运行。

  没想到当阴劲裹住阳劲逆行的时候,经过脑部壶开的路径时,居然由神经弹开,从

大脑皮层外滑了过去。

  这又是另一种舒服的感受,陈信也没去想对或是不对,持续的运行下去,忽然间,

陈信过去的思绪又回来了,这时也想起这二十来天的事情,不由吓出一身冷汗,自己差

点变成任人操控的机器,当下内息一收,恢复以前的方式运行,心里慢慢将前因后果想

个清楚。

  陈信终于了解,为什么特殊部队的人会冷酷无情,为什么会断绝与亲友的联系,为

什么功夫会变的如此高。

  以这种运行的方式,不只是将内息先是倍增,而且内外均有内息,出手又是两倍功

力,何况还有阴阳两力的种种变化方式,威力更是大增。不过逆行时内息居然会侵入脑

部,这倒是令陈信想他想不到的。

  如此一来,使人只接受第一次的教条,之后终生不逾,实在是恐怖的控制方法,不

过这种增长阴劲的方法实在不错,不用又可惜:苦思了许久后,陈信才想起让自已神智

清楚的原因,是自己以阴劲包裹着阳劲,劲力不再经过神经,神智才恢复正常,自已以

后当可用此法修练阴劲。

  而且,若是将这种方法传授给这些特殊部队的人,会不会也让他们恢复?这样他们

就该不会再冷酷,也许也会唾弃联邦的做法。

  想到这里,陈信越发觉得联邦是该改革了。陈信心想,这该是现在最好的方法,所

以自己恐怕还要在这里先混下去。

  既然要混下去,就不能让别人知道这种方法对自己无效,也就必须装个阴沉冷酷的

样子,这对陈信倒是不难,自己心思虽变了二十多天,但是精神状态还是十分清楚,只

是完全是另一种心情,所以自然记得当时的心境,只要依着那种心情,对事件作反应,

想来就算是贝斯威大队长也该看不出来。

  既然如此,现在的陈信不该发呆,应该尽速修练后半部的功夫,陈信虽然心急,但

是这些功夫对自己来说,吸引力也是十分的大,何况现在又要取信于特殊部队,于是开

始依各种方式试演了起来。

  凤凰三十八年第八十七周周一

  因为后半部都是阴阳劲力的各种施出方法,陈信一目瞭然,依法施行,也无须多作

修练,不到两天的时间就已经了解。陈信心想,在里面这么许久,外面的世界不知道变

成什么样了,想来不禁心急。

  虽然贝斯威大队长说练完就能出来,但是自己又不能对那位女队员说话,否则一说

就露出马脚了,因为如果自己依然谨守命令,就该一言不发的在这里练功,直到贝斯威

队长来见自己,陈信不知道,因为自己本具阴阳功力,所以修练的速度较一般人快了许

多,贝斯威大队长当然不会这么快过来。

  想了许久,终于想到一个方法,既然他们不来,自己就引他们来。

  于是陈信开始发掌向着四面墙壁打去,但是这时可不敢用太大的劲力,免得一不小

心将自己活埋了,然而陈信虽然只用五成劲力,不过一会儿先阴后阳,一会儿先阳后阴,

兴起时还来两招阴阳同出的旋劲,只轰的密室四面墙壁,不断的向外面的岩石陷入,当

然有些更是化为飞灰。

  陈信越轰越是开心。除了进来的地方之外,其他地方一处处被打的稀烂,要不是要

必须装作冷漠的样子,陈信真会哈哈大笑。

  过不多时,门果然打开了,贝斯威大队长面目阴沉的走进。要装就装到底,陈信索

性一掌挥去,贝斯威大队长掌力一挥,似乎没多出多大力道,就将陈信的掌力击散,同

时一喝:“我是大队长,陈信,住手!”

  陈信心中一惊,虽然自己不过以五成力出手,但贝斯威大队长也接的太轻松了,不

过他的惊讶,当然不会表现出来,这时顺从的停下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大队长。

  贝斯威大队长说:“陈信,你在做什么?”

  “练功!”陈信冷冷的回答。

  “断情心法练完了吗?”大队长问。

  陈信乾脆连话都不说了,只是点点头。贝斯威大队长也不表惊讶或是称赞,只是冷

冷的说:“记住,本部队的阶级,由大到小:领导团议事长、总队长、大队长、中队长、

小队长、队员。你现在是小队长,出来换上阶级。”

  陈信随贝斯威大队长向外走出,心中一面想,这样不就变成领导团议事长的私人军

队了?

  到了办公室,贝斯威大队长将小队长的阶级徽章,别在陈信的胸前,然后说:“为

达任务,凡是队员你都可以下令。”

  陈信心中大喜,但是脸上却完全不敢显现出来,还是一副死样活气的样子。

  这时,贝斯威大队长将向内的另一扇门打开,陈信望进去,差点蹦了起来,门内居

然是第五小族全部的成员。

  王仕学首先叫了声:“陈信。”

  此时陈信当然不能有所反应,冷冷哼了声,没有答话,众人一愣,从未见过陈信如

此阴沉的脸,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神智忽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