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二章 皇袍加身

作者:莫仁

陈信将严碧雪给自己的书打开,一翻之下,第一页上写着“雪舞心法”。

当严碧雪说不能由她而绝的时候,陈信心中已经有点预感,现在一看,果然是雪舞心法,陈信回想起严碧雪转折、飘移的身法,如雪花般点点而出的剑招,不禁有点感慨。

陈信慢慢的读了下去,书一开始,就开宗明义的说,这种功夫,主要以特殊的方式,走身体的穴脉,若本为女子玄阴之体,对阴劲的增长极为迅速,固只适合女子修练,男子硬是要练,阴劲进展较缓,阳劲消磨殆尽,反而不适合,而且最好由小练起。

陈信看到这里,不禁啼笑皆非,严碧雪死前交给自己,不是开自己的玩笑吗?不过心想看看也是无妨,当下一页页的翻了下去。

花了半天,陈信终于读完,这部功夫,果然完全与自己自小所学全然不同,但又确实能将身体的潜能发挥,不愧称为一门绝学。陈信发现,自己虽然不能修习,但是一些身法的运劲技巧,攻击的方式,倒是颇有借镜参考之处,不过现在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也无法演练。

陈信多翻了几遍,将对自己有用的重点记了起来,心中方忽然悟到,自己虽然不能修练,但是严碧云的用意,可能是要自己找人传授,那也只好以后再说。

陈信闲闲无聊,想起当时从草原上的战斗,到地道中的搏命,有时是看别人交手,当然更多的时候是自己在对敌,别人的招式陈信虽然不懂得奥妙,但是让劲方法,陈信却是非常有兴趣。当时那位虬髯老者童古定,劲力一出,确实是较为凝固,不知道是么练的,似乎是将自己体内的内息,以极为特殊的方式发出,是以一次能攻出较多的内息,只是损耗的也比较快。不过如果遇到功力比自己还深厚的人,也许因此还有获胜的机会。

陈信又想起贝斯威。自己要不是靠极乐的帮助,绝对是没有胜算的,如果能悟通这个诀窍,也许以后遇到这种人,还能一拼。不过转念一想,现在留在地底城,还会与谁争斗,练来干嘛?只是他现在功夫越高,对武技的钻研逐渐由需要转变为兴趣,实在忍不住思索了起来。

陈信细想自己体内的劲流,主脉中的气劲,现在是如汁液般的流动,但是外部的经脉循环,仍然是气液各半,掌劲冲出体外时,离主脉越远,越由液状化成气息,相对的凝聚的强度也较弱,虽然因此能持续较久,但是遇到功高一筹的对手就没用了。

那位童古定虽然身法较慢,但是似乎就能够将较为凝结的内息随拳送出,虽然也不是十分凝固,但是威力也大了许多,使敌人几乎是非退不可,同时也使他来的及回过劲来。这刚好是黄祥的对手,难怪两人会这样相对时数十年,互相奈何不了对方。

既然如此,若是能够将完全凝结的内息,由掌或拳送出,那等于是有办法将自己身体中积蓄的内息,一次打出大半,比起现在的全力出掌,威力至少大了数十百倍,这样有谁能抗?

陈信一阵兴奋,想自己虽然不能将主脉外的劲力凝结,但如果把丹田中凝结稳固的内息送到手掌,应该就可以。

于是陈信动念,将凝结如汁液的内劲,缓缓的往右手掌心送,但是右手臂的经脉毕竟不习惯,一根根的经脉几乎要涨裂,陈信足足送了数分钟才送到掌心,当大半的内劲集合在右掌时,陈信觉得掌中气劲几慾冲出,心知这一掌放出去,自己内息大失还不打紧,只怕要毁去好几间屋子,于是慢慢地将气劲收回。

陈信心中叹气,这方式威力虽大,但是一掌击出,自己内息留下不到二成,根本来不及补充,马上任人宰割,何况敌人也不会呆呆站在那里,等自己运个几分钟的内息,看来这种方式威力虽大,只怕打斗没用,挖路倒是蛮有用的。

这似乎有点匪夷所思,所以陈信摇摇头,将这个荒谬的念头抛开。

念头又转回来,若是只凝聚一部分的内息,威力大一些,速度也只慢一些,就像童古定一样,只怕也没有大用,何况这样的力道虽强,不过对方要是手持武器,往往能以较少的内劲,将较强的气劲击散,自己当时被百人围住,就是这样扫开对方掌力的,虽然还是挨了好几下,不过因此可以知道,不是只靠内息就好的。

那为什么武器可以劈散呢?除了坚硬之外,就是锋利的一端,可以将对方的劲力割开,当然也因此容易伤敌,所以如果凝聚极细内息,但是蕴含能量又极大的话,对方岂不是无法可挡?陈信想了想,当下将一股凝实的内息,又由主脉中抽出,往右手食指上送去,凝聚的速度果然较快,陈信往窗外望去,数百公尺外就是岩壁,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当下指着窗外,向岩壁上送出指劲。

一股指劲向前猛冲,十公尺内只有气息还连接着,十来公尺后连气劲也甩掉了,直直向岩壁冲去,陈信发觉这样凝聚的内息似乎不易散开,比起原来的内息好用多了,速度也是极快,转眼间击中了数百公尺外的岩壁,陈信隐隐似乎听到扑的一声,虽然看不出来有没有效果,不过劲力能够到达哪里,已经十分满意了,而且他也知道,十公尺内自己还来的及收回劲力,十公尺外只有随它去了。

陈信回过神来,觉得刚刚的经脉似乎有点奇怪的感觉,又运了几次,觉得经脉似乎有些改变,似乎越是运行,越能接受凝实内息流过,陈信也不贪心,心想自己现在应该可以同时照顾四条经脉,于是将凝聚的内息,缓缓的送到左右手的食中两指上,不断的往来流通,反正自己还要几天才能复原,也不再想别的事,专心的将内劲送往这四条经脉流动。

凤凰三十八年第七十周周四

三天中,陈信没做别的事,专心的使自己的四条经脉,习惯大量的凝实的内息通过,终于慢慢的意到劲随,内息由主脉分出,经双肩流至两指,随时可以激射而出。

内息的量多量少当然可以自己控制,但是要是全力一指,大概也会耗去不少内劲,对敌时最好不要不断使用,不然连着几十指就耗尽功力了。

陈信将四条经脉练好后,就不再送劲,却发现这两条经脉似乎变成主要经脉一样,内息也会往这里流动,再各找了一条路通回主要经脉,成为一个循环,不再像以前是气液共存。从此,里面流动的都是凝结的内息。

陈信又惊又喜,难道这就是将全身经脉改造的方法?不过全身经脉数百条,要全改好要到什么时候?

以后有空再说吧!陈信缓起身,在室中走了几步,自己觉得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叶宇开老医师果然厉害,自己只剩一口气也被他救活了,不过他们还把自己关在这里做什么?这些天连大哥也没过来,叶老医师说是为了让自己不要分心说话,看来还有些道理。

陈信虽然这些天足不出户,但猜想自己该是住在原来的将军府,这时陈信听到屋外传来隐隐的暄闹声,似乎整个地底城又为了什么事动员了起来,而且渐渐地往这里集中,陈信心中奇怪,依着原来的性子,马上就要飞出窗外,看个究竟,不过现在陈信十分尊重叶老医师说过的话,还不敢轻易的移动。

正在坐立不安的时候,房门忽然打开,黄吉冲了进来,黄吉一向大惊小怪,陈信也没多惊讶,只听黄吉嚷嚷:“陈信,叶老头说你可以出来了。”

“真的?”陈信心中一喜。

“走……”黄吉拉着陈信穿廊过室的到了一间房,陈信一阵子没有运劲轻身了,这时微一施行,只觉转折如意,自己的功夫似乎又提升了一层,乾脆毫不施力,随着黄吉拉着自己的势子,折转飘身。

陈信同时也奇怪,黄吉不是一向飞上天空,再冲下来吗,今天怎么特别安分,还没来的及问,黄吉已经拉着陈信到一间房中,陈信一看,这是将军府的大厅,厅中坐了四个人──当然是黄祥、叶宇开、蓝任夫妇。

四人身后都站着七八个人,陈信认得黄祥后站的是李如铁、风书雄、方彭等人,还加上个刚刚加入的黄吉,而另三人身后的人,陈信都不认得,想来该是原来各势力的精锐吧。

陈信不再迟疑,向着四人一施礼说:“这些日子麻烦各位照顾了。”

四人同时立了起来,蓝任连声说:“不敢当、不敢当。”

黄祥接着说:“陈信,你就别客气了,今天这里还要替你加一个位子,大家拜来拜去就拜不完了。”

陈信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意思?

黄祥接着说:“先别管这些,全城的人都很担心你,叶宇开先生宣布你今天会痊愈,众人都挤到府前了,我们先与他们打个招呼。”

怎么打招呼?陈信心想,难道要自己大吼一声,说自己已经康复?正迟疑未定的时候,黄祥等四人已经慢慢地向上方飘去,陈信这才会意,随着四人向上飘。

地底城的屋子建的也不甚高,四人飘上二十公尺就停住了,陈信随着上飘,往外一看,屋外黑压压的都是人头。地底城的人似乎比以前多了几倍,这些人看见陈信飘了起来,一些认识的人已经开始喊了起来:“陈信!陈信!”

不久后,全城的人都一起同声的喊着:“陈信!陈信!”

陈信在天空缓缓的转身,看着一张张兴奋的脸,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每个人脸上充满着高兴的笑容,耳中听到的是众人对自己的呼唤,陈信心中感动,心想虽然自己不能回去地球,但是能够救得全城数十万人的性命,也是值得的。陈信的心中,这时与这些人紧紧的结合在一起,就算是自己牺牲,只要能保住这些人,又有什么关系?

过了片刻,群众仍然呼唤不停,黄祥这时向四周挥了挥手,众人还是又喊了数声,才慢投的静了下来。

黄祥将声音以内息送出,缓缓的说:“各位地底城的居民,这次凤凰星遭逢大劫,原本数百万的人口,现在恐怕不到五十万人。”顿了一顿继续说:“而躲在地厎城中的三十多万人,可以说是被陈信救的!”

群众一听,又呼叫了起来。

“所以,当凤凰星恢复和平的现在。”黄祥的声音逐渐压过了人群声,众人又逐渐安静下来,“我们五人,将一起为凤凰星的未来而努力。”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陈信心里作难,自己怎么也包括在内了?与这四位纵横一方数十年的领导人比肩,陈信实在有点惭愧。

“大家以后各自努力的工作、修练武技,总有用的着的一天。”黄祥最后说:“现在可以散去了。”

下面的人群又欢呼一声,才慢慢四面散入城市的大街小巷中。

五人落下,走入室中,陈信这才发现居然已经变成五个位子。黄祥等人坐了下来,眼看中间还有个空位,陈信虽然不会自我膨胀,但是眼看这个位子似乎就是替自己准备的,站在门口,当场傻在那里。

风领导走过来说:“陈信,坐下吧。”

“风领导,这样不行。”陈信摇头说:“我怎么说也不够格。”

“陈信,论功夫、论功劳,你不够格就没人能坐了。”黄祥摇摇头说。

“陈信老弟,你不肯坐也不行,我们等你一起议事,等了好几天了。”蓝任晃了过来,拉着陈信到椅子边,将陈信按了下去,陈信不便运功抗拒,只好局促不安的坐下。

风领导说:“报告各位,以先生尊称,终非长久之计,我们现在既然已经联合一起,属下希望将各阶层作个定名。”

黄祥一听,转头对四人说:“诸位以为如何?”

陈信自然没有意见,心里只是想,最好不要算自己进去。

蓝任说:“这也是办法,风领导的意见不彷听听。”

风颇导见叶宇开也点了点头,当即说:“主要领袖的部分,我们原来的编制是大领导、领导、将军三级,以同级相较之下,蓝任先生的地方,则是统领、大将、锋将三级。叶先生的地方则是宗主、护法,领军三级。”

风领导望了众人一眼继续说:“我的建议是,重新分为宗主、大将、将军三级,将军负责部队的训练,大将中选出数位,对团体的各项事务,分别负责,而五位称之为宗主,整个团体的大方向,由五位决议,对下属决定的大小事项,也拥有更动的权利。”

风书雄说完后,沉静的等着众人决定。

五人沉默了一下子,陈信当然是不敢发表意见,黄祥这才慢慢说:“各位意见如何?”

蓝任笑了笑说:“这部分,我没有意见。”

“我有意见!”蓝夫人忽然说话,把大家吓了一跳,才听她继续说:“我还是希望大家叫我蓝夫人。”回头看着蓝任说:“我喜欢作蓝夫人。”

两人都百多岁了,似乎还是充满浓情蜜意。

一直没说话的叶宇开说:“蓝兄伉俪情深令人羡慕,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皇袍加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