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五章 脱胎换骨

作者:莫仁

陈信迫不及待的冲回赵可馨的房间,一进房门,发现除了赵可馨和许丽芙之外,林美雅也在房中,这可来的正好,陈信高兴的将刚刚的决定告诉了屋中的三人。

林美雅没想到还能回到地球,高兴的说:“那你们先陪陪赵可馨,我去召集大家说这个消息。”转身向外走出去了。

陈信高兴的望向两人,却意外的发现她们两人并没有喜悦的神色,反而都垂下了头,陈信疑惑的走近,牵起两人的手,温柔的说:“你们怎么了?不开心?”

“大哥。”许丽芙忧愁的说:“你先去很危险的。”

“陈信。”赵可馨也说:“而且,这样我们不是又要分开好久?”

陈信坐在床沿,摇摇头说:“可馨、丽芙,他们这样对我,我不能不帮帮他们。”

许丽芙含着泪不说话,赵可馨倒是对许丽芙说:“妹子,别难过了,谁叫我们喜欢上这个傻瓜呢?”

陈信心中甜蜜,在两人的脸上各吻了一下,两人倒是都吓了一跳,虽然都与陈信缠绵过,但是在第三个人之前亲热这还是头一遭,一时之间将愁绪冲开了不少。

赵可馨这时缓缓的说:“陈信,你们有多少胜算?”

陈信对这毫无概念,摇头说:“还不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哪知道几成?”

“以我估计,成功的机会太小了。”赵可馨正色说:“陈信,最好还是不要与联邦作对。”

陈信颇为意外,赵可馨现在还说这种话?摇摇头说:“可馨,你该了解我的。”

“我就是知道你一定不听。”赵可馨急了,冲口说:“难道你要我们两个作寡妇?”

这句话一出,陈信与许丽芙同时一震,但是陈信仍然心中作难,望着两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赵可馨眼看陈信不说话,拉着许丽芙说:“丽芙,你说句话,你的傻大哥要去送死你也不管?”

许丽芙泪水滴了下来,摇着头说:“可馨姐,我知道你说的对,但是大哥不会听我们的。”

赵可馨一阵无力,两人连忙扶住,赵可馨摇摇头说:“早知道我这次就死了乾净,还要为了你无穷无尽的担心。”

陈信心下不忍,搂着两人说:“至少我们还有数十天能聚在一起,说不定我们成功的改变了现状,不过是几十天不见,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许丽芙连忙说:“可馨姐,大哥说的对,你别怪他了。”

赵可馨被陈信一搂,气也消了,对许丽芙说:“傻丫头,你就知道大哥说的对。”转头对陈信说:“你一个人到了地球,可不准跟什么奇怪的女人勾勾搭搭。”

陈信见赵可馨没气了,高兴的连连点头,三人娓娓叙话,时间自然是一溜而过,拖到半夜,陈信赖在房内不舍得离开,还是赵可馨说:“陈信,你还是回去吧,丽芙陪我就好了。”

陈信心下奇怪的说:“可馨,你不要我陪你吗?”

许丽芙羞笑着说:“还是大哥陪可馨姐,我回去好了。”

“你们两个……”赵可馨脸也红了,摇摇头说:“丽芙不妨搬过来住,我们两姊妹多亲近,陈信……”

赵可馨望着陈信说:“我当然不是……信不过你。不过你要一个人回地球,还是该多修练修练功夫,每隔几天再来看看我们就好了。”

陈信这才知道赵可馨的意思,许丽芙听了也说:“大哥,可馨姐说的对,你一定要加油……别让我们难过。”

陈信点点头,分别吻了两人一下,回房去了。

陈信一路全身轻松的往屋中飘回,想到赵、徐两人,一个温婉聪明,一个娇羞可人,自己居然有此福分与两人共处,实是别无遗憾,不过三人在一起,不比两人独处,难免较为拘束,不好太过亲热,也算是美中不足。

到了屋中,陈信盘坐床上,心神又沉醉了一会儿,才慢慢的回过神来,将凝结的内息缓缓送出,专心的修练体内的经脉。

凤凰三十八年第七十一周周六

陈信直练到次日中午,才将体内的环腰带脉也凝练成功。

今天是各宗主与大将闭关制造智能元素的日子,所以清晨的会议并未举行,陈信心中默数,这些日子自己体内的经脉大半都改造成功了,而四肢的经脉因为离丹田较远,除了当时花了三天打通左右手上的两脉,其他都还没动到,不如自己也闭关数天,将全身的经脉畅通,到时不但足足增加七成的功力,且全身各处都可凝劲发出,应该可以更有效的配合天禽身法。

不过转念又想,到时岂不是又会遇到一不小心就会耗光功力的困境?不过需要自己耗尽现有内息,却还无法击败的对手,只怕就是圣殿武士了,对于特殊部队的大队长级数的人,当陈信悟出由指发劲的功夫时,就有把握不会输了,不过谁知道地球上还有没有怪物,陈信不再多想,反正走一步算一步,练下去就是了。

这一坐关只怕要十来天,于是陈信先去向赵可馨和许丽芙打个招呼,又将这事也告知了方彭将军与孟火明,自己回屋中关上房门,静静的将内息运行起来。

凤凰三十九年第一周周二

陈信这一闭关,却整整闭了二十一天。

原因是陈信将全身经脉缓缓的改造完毕后,已经花了八天的时间,却发觉除了内息凝练许多,发劲较为强劲外,自己的内息运转方式居然与刚进雾灵谷时一样,这岂不是意味着只要将内息凝念的更为精粹,自己的功力就能不断的提升。

于是陈信再由丹田开始,缓缓的挤压收束已经凝如汁液的内息。果然,逐渐的,内息如同水银流泄一般,越趋实在,陈信毫不停止,心想当时花了三天的时间,乾脆就再多花三天让自己体内先产生小循环,大循环可以日后有空每天慢慢来。

不料,这次时间较上次还久,足足花了九天才产生小循环,而外部循环这时充满浓稠内息,只有三分之一的部分是如水银般,恍若实质。

本来练到这里也该大功告成,但是陈信不甘愿当初苦心研究出的指端发劲功夫,无端端的没用。虽说他因此找到提升内息的方法,不过说不定还是有人更厉害,多准备这一招应急还是比较安全,所以陈信又不得不又多花了四天,分别将双手经脉各通行两道,使凝如水银的内息,能够顺利的送往指尖。

到今天,终于大功告成,陈信也终于想通自己从此依此法修练下去,想来应可逐渐的提升功力。虽然陈信一时还想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能这般突飞猛进,但是对自己现在应该保持的修练方法,终于有了个完整的概念。

现在陈信不再专心于经脉,只是任经脉正反交替自然的运行,当阴阳劲力渐长,却发觉似乎又有隐隐外冒的趋势,连忙又将内息收束了起来。陈信现在的内息如此丰厚,若是不善加控制,恐怕会出事,于是陈信坐在床上,一面让体内习惯内息的运行,一面在心里胡思乱想,想到赵可馨与许丽芙两人,又想到吉吉与乐乐,要是它们意识还在,不知道会说什么,而它们留下的躯体“极乐”,除了作成长刀,陈信也没时间试过作别种东西。

但是极乐到底该如何运用呢?

陈信心想,吉吉和乐乐临去前说过,自己可以将极乐附着在自己的手上,说来容易,做起来可不是这么简单,毕竟这不像变成长刀这么容易,好比拿棍子和拿筷子是完全不同的功夫,至于附在身上,这应当是吉吉乐乐临去前留下的基本记忆,只要内息一收,极乐就会迅速的收入胸腹间,无须陈信担心。

陈信心想,要是当初早将这个功夫练好,对付特殊部队大队长贝斯威的时候,以阴阳掌力对阴阳掌力,想来不会打的如此辛苦,这次收功之后,见见一些该见的人,自己该练练这个功夫了。

这时他功力大进,听到室外传来不同的声息,似乎与平时的卫兵或侍从的脚步声颇有不同,陈信心觉好玩,将听觉的触感向外延伸出去,方圆近百公尺内的声音这下都尽收耳内,原来在自己室外的数十公尺内,一共分布了二十多个卫兵,看来自己这次坐关,方彭将军十分重视,居然派了这么多人来保护自己。

陈信越听越是有趣,慢慢的由这些人呼吸听出来,这些人的功夫大概与王仕学、古为年等人差不多。

这时陈信忽然察觉到,二十公尺外一间房中,正有两人在对话,陈信好奇心起,将心神集中过去,其他的声响逐渐的减弱,对话声却越形清晰,仔细一听,其中一个是大海,正在说:“宗主尚未出关,这时不适合打扰。”

另一个却是那雷可夫,他正无奈的说:“当时他不是说只要闭个十来天,算算也该出来了。”

陈信心里奇怪,那雷可夫有什么急事找自己?但是话声中却又不见焦急,陈信喃喃的说:“不知道有什么事?”

两人忽然安静了下来,陈信正莫名其妙的时候,那雷可夫忽然说:“陈信,是你吗?”

陈信也是一头雾水,疑惑的说:“那雷可夫,你听的到吗?”

陈信话一出口,自己也明白了,原来在不知不觉之间,陈信的神意集中在那间房中,而话声一出口,声音自然随着内息穿房透壁的将话声向那里送,直到两人身侧才散了开来,自己反而听不见自己的说话。

想来两人现在一定疑神疑鬼,果然听大海说:“宗主……您出关了吗?”

那雷可夫跟着说:“陈信……你躲在哪里?”

“我功夫已经练好了,现在正在房中,你们过来吧。”陈信内息运行得正舒服,不想起身,双手轻轻一挥一引,房门倏然向两边拉开,正是得心应手。

陈信不禁在想,驭物术似乎荒废了许久,有空该练练了,但极乐又不能离开身体,看来还是要找一个趁手的兵刃才能练习。

没多久,那雷可夫与大海匆匆的奔来,见到房门洞开,陈信盘膝坐在床上,正微笑的看着两人。

两人忽然止步,那雷可夫揉了揉双眼,讷讷的说:“是……陈信吗?”

陈信心下奇怪,身随心动,往两人冉冉飘去,一面说:“那雷可夫,你见鬼了啊?”

大海忽然向下一软,跪伏了下去,同时恭声说:“拜……拜见宗主。”

陈信更是奇怪,大海对自己虽然一向恭敬,但是从来没这种规矩,正想将大海扶起的时候,那雷可夫不知道是受到影响还是怎么,忽然腿一软,眼看也要往陈信拜了下去。

这可不大对劲,陈信连忙左手一抄,捉住那雷可夫,一面说:“大海,你在干什么,快起来。那雷可夫,你又是哪根筋不对劲了?”

那雷可夫似乎不敢直视陈信,低着头说:“你……你真是陈信?”

陈信右手摸摸自己的脸,似乎也没什么改变,怎么他们两个似乎不认得自己,不过就算不认得,也不用拜啊?陈信有点不高兴的说:“当然是我,你们到底怎么了?”

那雷可夫这才慢慢的平静下来,陈信也松开了手,见那雷可夫退了几步,再打量一下陈信,摇摇头说:“你……真是陈信?你怎么会发光?”

“你胡说什么?”

陈信将双手举到眼前,仔细打量,果然似乎正翻腾着光焰,陈信自己也吓了一跳,连忙将内息再往内收,终于光华渐渐地向内隐去,不过仍然隐隐有光华在流转。陈信发愁的想,自己可不是练成怪物了?向两人一望,才发现大海还趴在地上,连忙将大海扶了起来。

这时两人见陈信不再冒出大量光华,心中的惊骇较为平定,大海迟疑的问:“宗主,您……出关了。”其实大海本来要问陈信还是不是人,不过想到这样问实在失礼,临时改口。

陈信对大海点点头说:“等一下见见大家,我还要再闭一次关,不过应该不用这么久了。”

那雷可夫这时回过神来,听陈信说又要闭关,连忙说:“不行,陈信,今天不能再闭关了。”

“怎么了?”陈信问。

“反正今天先休息一下。”那雷可夫说:“你就算帮我一个忙,又不差这一天。”

“也好。”陈信也无所谓,只是不知道那雷可夫在玩什么花招,接着说:“反正好久没见可馨和丽芙了,我去找她们。”

“不行。”那雷可夫急急的说:“陈信,不如你先去找方将军,这些天闭关,他说不定会急着想见你。”

陈信忍不住说:“那雷可夫,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她们出事了吗?”心里一担心,气息波动,陈信体内的光焰又冒了出来。

“没有、没有。”那雷可夫吓了一跳,连忙说:“反正你帮我这个忙……嗯,现在是十三点,你大概二十二点再到她们两人的房间去,那时候你就会明白了。”

“二十二点?”陈信疑惑的说:“那我要作什么?”

大海在一旁忽然说:“宗主,方彭将军交代,您醒来后马上要通知他,将军似乎有事与您商议,属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脱胎换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