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一章 望乡为名

作者:莫仁

孔属兴才出去没多久,忽然又冲了进来,急急忙忙的说:“报……报告宗主,城中的人,还跪了一地……”

陈信闻言,与方彭两人向上拔起,只见四面黑压压地跪了一片,有的人还慢慢的跪行过来,有人口中念念有词,有人痛哭流涕,状似疯狂。

陈信对方彭说:“方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禀宗主。”方彭说:“这些都是大屠杀中的幸存者,难免将希望寄托在宗教上,他们相信你是无祖降世,恐怕只有您才能让他们散去。”

陈信点点头,正想开口,方彭忽然又说:“宗主……”

陈信转过头,疑惑的望着方彭,方彭才说:“……恐怕最好还是放出光焰……”

陈信无奈之下,微微运气,将光焰散出体外。没想到刚刚只是运行内息的过程时,内息在身周翻涌所无意流泄出的光焰,现在专心为之,光焰向外一展,散出足足两、三公尺,四面同时为之一亮。

地下的众人察觉,向上一望,有些人开始高呼:“无祖……”“宗主……”“陈宗主……”等等。

陈信望望四周的人,将声音缓缓送出说:“各位……请听我说。”当四周逐渐的安静了下来,陈信接着说:“我是陈信……如果你们高兴的话,当然可以叫我宗主,但是绝对不可叫成无祖。”

四面的听了,同声高呼:“陈宗主、陈宗主……”

陈信任众人叫了数声后。按着说:“这个城镇,我已经定名为望乡城,一方面我们在这里遥望着我们的家乡——地球,另一方面,我希望大家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乡,好好的建设,一起为未来而努力。”

最后这句话,实在有点仿冒黄祥当时对地底城居民说的话。

众人又是一阵欢呼,陈信稍停一会儿之后,对众人说:“现在我要求你们一件事。”

下方的众人同时安静的听着,陈信说:“首先,全部都站起来。”

众人虽不知道陈信要干什么,但是现在在宗教的狂热下,全部的人都站了起来,等候着陈信的指示。

陈信接着说:“我要你们好好的建设望乡城,等我下一次再来望乡城的时候,希望这里已经发展城一个大城市。”

十数万人整整齐齐同时应是,声音向外哄传出去,陈信接着说:“现在,为了我们的未来,别再将时间浪费在这里了,快回到你的工作岗位!”

下面众人闻言,终于依依不舍的向四方散去,陈信与方彭相视一笑,光焰收束,向下落去。

这时孔属兴也去办事了,除了几位卫兵外,也没别人在此,方彭忽然对陈信说:“陈宗主……”但随即又住了口。

陈信望向方彭说:“方将军,有事吗?”

方彭才慢慢的说:“宗主,属下这话有些冒犯……”顿了顿才说:“您不论是决断或是处理事情,似乎都有些改变……”

陈信听了方彭的话,想想自己的行事,似乎是有一点与之前不同,陈信有点担心的说:“方将军,我刚刚是不是有点狂妄?”

“不……”方彭说:“似乎更为明快与清晰,而且处理事情上也充满了自信,连属下都有点认为是无祖降世……”

陈信想了想说:“方将军,您不提我还不觉得,这次闭关之后,我觉得大脑似乎清明了不少,以前想不通的事情,似乎越来越清楚,所以比较会下决断,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当然不会。”方彭说:“禀宗主,属下当然希望宗主的能力不断提升,想来宗主除了功力增加之外,对天机术也进步不少。”

其实陈信这次全身经脉改造,不只是经脉变化,连体质、智能都有相当的提高,加上这段日子众人对陈信十分的恭敬,使陈信逐渐的察觉,自己也应该在适当的时候发表意见,总是逃避也不是办法,还不如依情形适当的表现。加上现在见事较快,所以相对的也比较会下指示,换句话说,这些日子的磨练,加上修练而得到的结果,陈信现在变得较为成熟。

不过陈信现在有点烦恼的,就是发光的问题,虽然被众人误认为神,心里是有点偷偷的得意,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不然以后要是想躲在树丛里,或藏在什么地方,是没有机会了。

眼看四下无事,陈信与方彭又闲聊了几句,知道似乎黄祥等人制造智能元素的过程还算顺利,也是充满期望。不久后孔属兴回来报告,那四名刺客果然是原迅雷严碧雪的部属,这次随着难民混入城中,才知道严碧雪是被陈信所杀,今日一见陈信,不自量力的出手,现在醒来后依然骂声不绝。

陈信摇摇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了想才说:“孔将军,他们为主报仇也是没错,放了他们吧。”

“禀宗主,这四人忤逆犯上,理当处以极刑,怎么可以释放?此事万万不可。”方彭连忙说。

“禀宗主,如此则法纪尽丧,从此后律法会变成一纸虚文。”孔属兴也说。

陈信心中为难,想了想说:“不然这样吧,将他们关一阵子之后,若是愿意悔改,再放他们出来。”

方、孔两人一时都不敢答话,过了一会儿,方彭才说:“禀宗主,这样似乎也不太妥当。”

“不然该怎样?”陈信问。

“禀宗主,他们依律……当处死刑。”方彭看陈信的脸色,说的有点迟疑。

陈信想想摇摇头说:“他们毕竟不属于我们管辖,教训教训他们就算了,最多赶出去就是了。”

眼看方彭还有话说,陈信连忙接着说:“方将军,你就听我的吧。”

方彭摇摇头叹声说:“属下遵命。”又对孔属兴说:“属兴,这事可别张扬出去,还有以后城中的巡查要注意点。”

孔属兴自然也只有听话的份,随后陈信与方彭两人向着密室而去,沿着曲折的地道往地底城飞回。

回到地底城,陈信与方彭回到议事厅,陈信才说:“方将军,黄宗主他们有没有告诉你们智能元素的制造方法?”

“回宗主,四位宗主在闭关前,已经详细的记下制造方法,不过据蓝宗主说,这还不是最正确的方法。”方彭说。

“怎么说?”陈信问。

“叶宗主认为,地球上一定会有更好的方法,速度会更快,所以属下现在集合了一批对元素控制较为精熟的人,研究还有没有更快的方法……”方彭说。

陈信心想自己也帮不上忙,于是略过这件事,对方彭说:“对了,方将军,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与一些朋友会面后,还要闭一次关。”

方彭摇摇头似乎无法理解,陈信练成这么厉害是作什么?想想才说:“宗主,你实在是方彭这辈子从未见过的武学奇才,方彭初识您至今,您的功夫进步的速度实在吓人……”

“其实我自已也想不通。”陈信说:“要不然还可以将方法告诉大家,有时我也担心,是不是自已练错了。”

“禀宗主,属下认为可能是我们练错了。”方彭说。

“什么意思?”陈信不解。

“据说五、六百年前无祖的时代,武学昌盛。”方彭缓缓说:“当时留下了许多传说,有些就是发出光华的传说,后世的人都当作是虚构的,或是为了将无祖及他的八大弟子神化,才有这些奇怪的传说,没想到今日会让我亲自见到。”

“是这样吗?”陈信也疑惑的说:“可是我一开始确实是差点走火,成为废人。”

“这个属下就不了解了……”方彭说。

两人陷入了沉思中,过了一会儿,方彭眼见无事,向陈信告退,去处理地底城其他的公务,陈信想想离二十二点还有两、三个小时,乾脆先去见见大哥,于是轻轻飘身,向着孟火明的居所飘去。

飘到孟火明的住处,孟火明却不在家,谢孟瑛与心心两人高兴的将陈信迎入屋中,心心自先说:“陈信,火明说现在要叫你宗主,宗主是什么东西?”

“心心别乱说话。”谢孟瑛笑骂心心,心心小嘴一瘪,随即吐了吐舌头,谢孟瑛摇摇头对陈信说:“宗主别见怪。”

“大嫂你别这样客气。”陈信摇摇头说:“还是叫我陈信得了。”

“不成。”谢孟瑛笑笑说:“你大哥会骂找的,何况礼不可废。”

陈信自然不依,两人坚持良久,陈信终于拗不过谢孟瑛,最后只好说:“至少我心里还是把你当作大嫂,总可以不要哪么拘礼吧?”

谢孟瑛还没说话,陈信对心心说:“心心,来陪我坐好不好?”

心心哪里懂得客气,马上高兴的挤到陈信身边,笑嘻嘻的抓着陈信,陈信接着说:“大嫂,你还是别站着吧。大哥呢?”

谢孟瑛摇摇头还是坐了下来,对陈信说:“火明这些天执勤,在家的时间比较少,而且似乎地面上蛮多事的。”

“大哥也在地面上?”陈信可惜的说:“刚刚我才从那儿回来,忘了问问方彭将军。”

“宗主刚上去过?”谢孟瑛有点意外的说:“听说那里还没取名字?”

陈信有点尴尬的说:“方彭将军逼我取个名字,我只好胡诌了一个,大嫂不要见笑。”

“怎么会?”谢孟瑛接着问:“宗主取了什么名字?”

“望乡城。”陈信回答。

“很好啊……”谢孟瑛迟疑了一下说:“听说……这次只有大将以上才能回去?”

“黄宗主他们说,这次十分危险,大家一起回去,恐怕会损失惨重。”陈信回答后一笑说:“大嫂别提这个,那本雪舞心法练起来还顺吗?”

“对了,真不愧是称为三大身法。”谢孟瑛说:“不过我只能参考一些用的上的部分,毕竟不能将数十年的功夫废了,还是心心能从头练起。”

这也是情理中事,陈信点点头问身旁的心心说:“心心,练的怎么样了?”

心心说:“陈信,心心刚开始好难过,现在比较好了。”

谢孟瑛在一旁解释说:“一开始心心必须将内息移到新的路线,在未能循环的前十来天,等于内息全失,不要说跳不起来,连多跑两步都会累,到了数天前才打通,以后就快了。”接着又说:“要是也要我这样做,就不知道要多久了。”

陈信了解谢孟瑛年纪较大,内息较强,经脉的记忆也较为深刻,确实比较难以转变,还是心心比较合适,于是接着说:“那心心是不是也要开始练动功了?”

心心抢着说:“对呀,心心现在在练身法,孟瑛说这套功夫身法最好。”

陈信与两人聊了一阵子,眼看时间快到,想起今天那雷可夫的奇怪要求,更使得陈信心里疑惑,于是对两人说:“我该走了。”

谢孟瑛起身说:“宗主慢走。”

心心觉得好玩,也起身说:“宗主慢走。”一顿又说:“走那么快干嘛啊?”

陈信与谢孟瑛忍不住好笑,陈信抱起心心说:“我还有事,心心要好好练功夫喔,下次练给我看。”

心心点点头,乖巧的说:“好。”

陈信对谢孟瑛点点头,飘身去了。回到宗主府,已将近二十二点,陈信就直直往西院客房飘去,到了赵可馨与许丽芙居住的地方,无声无息的落了下来,意外的发觉室内居然有许多人的声息,虽然一个个都并未出声,但是陈信仍然感觉的出来。

照道理来说,若是屋内有许多人的话,不可能一直没人说话,陈信迟疑了一下,还没敲门,忽然听见屋内传来一个压低的声音说:“那雷可夫,你有没有说清楚?”

陈信听的明白,这不是王仕学的声音吗?

“嘘!应该要来了。”那雷可夫也低声说。

陈信心中更是惊疑,他们这是在干什么?细细分辨屋中的鼻息声,察觉一共是二十一名,这样说来第五小组全部都挤在里面了,这间房间又不是很大,这些人挤在里面不觉得气闷吗?难道……陈信不相信他们会有什么阴谋,何况连薛乾尚、赵可馨、许丽芙都在里面,不过又别无合理的解释。

陈信想了想,室中又别无声息,自己杵在这也不是办法,话说回来,真有什么变故的话,自己其实也该应付的过来,于是陈信轻轻敲了门。

门内传来赵可馨的声音:“请进。”

陈信身体自然而然的运起功夫戒备,光华泛出,轻轻将门推开,门刚描开一丝的时候,身上的光华已经照入屋内。

首当其冲的就是王仕学,陈信看见王仕学手中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正对着房门,陈信眉头一皱,乾脆将门一推,光华闪入屋中,七、八个人手中同时发出跰跰声,随即有东西向着陈信射来。

陈信内息立刻向外泛出,将那些东西阻在身外,内息一振,那些东西散成碎末向地上飘落,陈信这时看清只是一些纸片,这是庆祝时用的拉炮,用这要干嘛?

陈信疑惑的向前一望,室中果然是原来第五小组的成员,众人看纸片碎成粉末落下,一时都傻在那里,陈信抬头望向众人,室中虽然并未开灯,但是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望乡为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