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五章 重返故里

作者:莫仁

到了近处一看,蝠虎正在空中盘旋,而果然赵可馨正将地面打的冰石乱飞,掌力击出,威势不凡,虽然不能像陈信一样的威力,但是也差不多能打碎个五、六公尺深,王仕学忍不住问:“陈信,你当时功成时也这么强吗?”

“差不多。”陈信回答。

“还好你没用这种掌力对付谢日言。”那雷可夫说:“不然柯芙娜就伤心了。”

“去你的。”王仕学笑着说:“柯芙娜那时又不认得他。”

柯芙娜也不理会两人,倒是说:“许丽芙,你也试试嘛。”

许丽芙往陈信望了一眼,陈信笑着说:“试试也好,当时我也是急着想试。”

这时赵可馨似乎过足了瘾,飘身上来,也在叫:“丽芙,来试试。”

许丽芙终于飘了下去,抬掌挥出,也是碰的一声,溅起大片冰雪,似乎反而把自己吓了一跳,连忙飘了上来说:“这样就好了。”

一直不好意思说话的李丽菁,终于忍不住说:“什么这样就好了?”

许丽芙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能飞就很高兴了。”

李丽菁看不下去,拉着许丽芙又往下飞,一面说:“功夫要越用才会越好的。”

看着许丽芙在下面乒乒乓乓,这时谢日言对陈信说:“陈兄,此等功力不知在联邦中阶级如何?”

陈信想了想说:“大概比军官还高些吧,不过我没见识过将官功力如何。”

张婷讶异的说:“那就是说比曹组长还强了?”两位组长都是一级军官。

陈信点点头说:“应该吧,我也是以他们两位来比较的。”

众人听到许、赵两人,只花了不到二十天的功夫,功夫就超越了五十几岁的曹、林两位组长,都是不胜钦羡的望着三人,赵可馨看看众人的神色,对陈信说:“陈信,你走后的八十天内,我能不能帮大家也练成这种功夫?”

众人一听,十分紧张的望着陈信,等待陈信的答案。

陈信想了想,慢慢的说:“理论上是没有问题,不过你和丽芙的功力刚成,现在的功力每帮一个人,可能也要跟着修练个好几天才补的回来,不能像这样一个接一个,而且……”

赵可馨一笑接囗说:“我当然只帮几位姊姊妹妹,她们的男朋友,自己去处理。”她以为陈信想到逆元通脉术的亲热模样,连忙解释。

陈信反倒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那就要注意,你们还不能接那一掌。”

“还不能吗?”赵可馨有点意外。

陈信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那一掌等于是倾尽全身功力,一次击出,现在的你们还没办法接。”

众人在一旁却是越听越迷惑,这是什么功夫,赵可馨还只愿教女的,男的还要有女友才能学,还有什么倾尽全力的一掌,这时李丽菁与许丽芙俩人也飞回来了,对众人说:“你们在说什么?”

陈信想了想说:“趁这个机会,我跟大家说说我的想法。”

看看专心聆听的众人,陈信接着说:“这种功夫是一种速成的办法,练成之后必定是有缺陷的,我也是经过了许多的思索,才将问题一个个解决,不过记得当时与黄宗主等人聊起来的时候,李如铁大将曾说,当年无祖传下功法,也是八个弟子一人一种,因为个人体质不同,所以适合我的未必适合你们……”

李丽菁疑惑的说:“可是赵可馨和丽芙两人都练成了啊。”

“这些还是初步。”陈信说:“这些只是初步的将内息,由现在尚未达到的基本初始状态,练成达到而已。”

“你的意思是说,八十一转是基本状态?”王仕学说。

“没错。”陈信接着说:“人类天生就可以达到八十一转,无祖前册就写的很清楚了,之后就是无穷无尽的循环,而经脉扩张的大小也该是在运转时,由个人体质而定,所以这只是初步。”

“那下一步呢?”那雷可夫问。

“再来就是个人的体会了。”陈信说:“当自己的基本状态准备完毕,经脉扩大,内息充盈的时候,要如何运用就要看自己了,要是将我的方法教给你们,依法施为,我怕轻则不易成长,重则走火伤身。”

众人一时都说不出话来,陈信才说:“我也不是吓大家,虽然这样练,能产生阴阳二劲,不过一定也有专练本身内息,而能达大成的人,说不定比我更强,不过他们的方法我们不懂而已,要是现在你们练了下去,以后忽然后悔想改,只怕也不容易,毕竟我练成还不到一年,会不会有什么毛病,谁也不知道,我就很担心可馨和丽芙……”

赵可馨牵着陈信的手说:“陈信,对不起,我不该硬是要练的。”

“也不是这样说。”陈信笑笑回答:“这毕竟是一种方法,你们都知道,我这一去,生死不知,这方法没流传下去也是可惜。”

许丽芙忧愁的望着陈信说:“大哥,你别又这么说。”

陈信对许丽芙笑了笑,接着说:“在场的都是我的好朋友,你们要学,我也不好拦阻,不过我想,就以我们这些人为限,想再传出去,也希望在十年、八年后,学的人都没有出意外再说,免的世人为了一时速成,争相仿效,最后一起受到伤害,那我的罪过就大了。”

“此言甚是。”谢日言点点头说。

“就连你们六位,若是对武学没兴趣的,不学也罢。”陈信望向众人。

“我要学!”李丽菁首先说,那雷可夫听到,望了李丽菁一眼,似乎想说什么,又不敢说。

“我们也要学。”谢日言和柯芙娜对望了一眼同时说。

“我也要学,不过张婷对武技没什么与趣,应该不用了。”一直背着张婷的王仕学说。

陈信摇头笑说:“可是可馨和丽芙不适合教你,要不然……呵呵,我会吃醋的,除非你让……嗯,柯芙娜学了之后,教会谢日言,再由谢日言教你,不过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要是我就不大愿意。”男人抱着男人,陈信可不大习惯。

“这么麻烦?”王仕学皱眉说。

“我也学,没关系的。”张婷忽然点点头说。

“不好吧。”王仕学背着张婷,又看不到她的脸,一时不知如何劝说。

陈信笑笑说:“我们先回卓卡,沿路大家再想一想,不要贸然决定。”

众人随着陈信飞回,沿路静默无声,终于连两只蝠虎一起都进入了卓卡,众人坐定之后,陈信才开始说:“刚刚不算,现在你们再说一次,千万不要为了面子,或是一时兴起就决定。”

李丽菁这时忽然问:“陈信,你能不能说说为什么要这么麻烦?”

赵可馨替陈信回答;“因为在教的过程中,必须用到逆元归脉术。”

“逆元归脉术?”谢日言、王仕学、李丽菁一起发出惊呼。

“没错,逆元归脉术。”陈信望着众人。

“什么……泥圆龟猫术?”那雷可夫皱着眉问,李丽菁皱眉一瞪,那雷可夫缩了缩头,不敢再说话。

“刚好你们每对都有一个人了解,那也免的我麻烦,那件事用说的不容易解释。”陈信说:“反正你们先相信我,就是要这么麻烦就是了,而且过程十分危险。”

王仕学怔怔的说:“难怪你说赵可馨她们教完还要休息几天,不过几天怎么够?”

“想来以她们现在的功力来说,几天就能恢复,像陈信不就能一次两个。”柯芙娜顿了顿接着说:“我和谢日言还是要学的,我们对武学都有一种狂热,要是真有什么事……”

“愿为同命鸳鸯。”谢日言接着说,一面与柯芙娜温馨的对望一眼。

陈信倒是有点意外的说:“我还以为只有谢兄有狂热……”想想也不再多说,转头望向王仕学。

王仕学望了望张婷,又迟疑了一下,张婷忽然说:“我学。”

王仕学急着说:“婷婷。”

张婷一笑说:“仕学,你难道不想学吗?”

“我……我不学了。”王仕学忽然爆出这一句,倒是吓了全部的人一跳,王仕学接着说:“我们两个都不学。”

“仕学。”张婷抓着王仕学的手,心中知道,王仕学是担心自己出事,一感动,眼眶红红的望着王仕学。

“我的父母本来就要我从政的。”王仕学轻拍着张婷的肩头,对众人说:“回去地球后,反正也没什么机会用武,我们就不学了,何况陈信说,说不定有别的方法更好。”

张婷将头轻轻靠着王仕学的肩,不再说话,这时就只剩下那雷可夫和李丽菁了,陈信望向两人,怎么想也没想到的,居然是那雷可夫先说话:“我要学。”

李丽菁首先发难:“你学什么学?我不学!”这话更是出人意外。

“不管你学不学,反正我要学。”那雷可夫今天似乎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对李丽菁这样说话,李丽菁一下子愣住了,结巴的说:“你……你欠揍……,我……不学你怎么学。”

“我逼也要逼谢日言教我。”那雷可夫接着说。

李丽菁举着拳头,却打不下去的傻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众人见这两人今天似乎都吃错了葯,先是那雷可夫胆大包天出言顶撞,李丽菁居然还不加以教训,实在是古怪又稀奇。

过了片刻,那雷可夫才悠悠的说:“要是你愿意教我,自然最好。”

李丽菁忽然软化了下来,流着眼泪说:“你……我们都学就是了。”扑到那雷可夫怀中,不断的捶着,不过大家都看得出来,似乎没什么力道。

那雷可夫搂着李丽菁说:“嗯,那个猫龟泥圆术,由你来做想必比谢日言适当。”

李丽菁听到那雷可夫越改越离谱,哭到一半,却又想笑,忍不住重重一捶,说:“逆元归脉术!”

“是、是,元泥猫归……”

那雷可夫还在胡诌,使得李丽菁终于破涕为笑,重重几拳打过去,站起身子,咬着牙说:“你下次再气我,我就揍死你。”

那雷可夫揉着痛处,嘻嘻一笑说:“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众人这时逐渐了解,那雷可夫知道李丽菁一定十分想学,却绝对不会让自己学,但是心里又不愿意李丽菁一个人受此风险,或是因为担心自己而乾脆放弃,于是来个釜底抽薪,坚持自己要学。

李丽菁毕竟与那雷可夫是情侣,说到一半,已经了解了那雷可夫的用心,她一开始为了那雷可夫而说出自己不学,说来实在是大违本意,见那雷可夫对自己如此,终于忍不住感动的哭了起来。

眼看两人云开月明,众人心中自然高与,而陈信与大家向少相处,没想到这三对,居然一对对都如此情深义重,忍不住望向许、赵两女,目光中蕴含了无限的情意与歉意,赵、许俩人也心生感慨,不由自主的往陈信依偎了过来,卓卡之中,一时一片温馨。

凤凰三十九年第十二周周三/无元七三四年五月五号

今天是陈信飞往地球的第二天,在突破凤凰星的大气层之后,卓卡就逐渐的加速到了接近光速,送别前,陈信颇为烦恼这漫长的数十天该如何打发,赵可馨也只能建议陈信,既然现在无时无刻内息都在运行,乾脆一路睡到地球,内息也同样能增长不少。

陈信在卓卡保持定速不久后就高兴的睡了,没想到睡了一天一夜,自己却再也睡不着,只能睁着眼睛凝视着数万颗星斗,痛苦的发起呆来。

发呆了数小时,陈信终于决定,一定要从无祖前册中找一句来练练,不然日子太难过了,现在的主经脉中的内息,还不足以将全身的经脉再改造一次,不然想来也能耗上个二、三十天。

陈信也没想多久,觉得还是“多辟气海,劲发难循”这句可能自己现在用的着,反正无祖前册中似乎有些懂,但是却未练成的也就是这一句了,其他不是已经达成,就是完全不懂,不练这句练那一句?

于是陈信开始将心神灌注在体内内息的运行,潜心的思索起来,反正现在什么都没有,就是有时间,陈信也不着急,慢慢的将一个个的可能想了过去。

陈信想了许久,心想最可能的就是在自己身上,另外找一个地方作为内息储藏的地方,自己身上已经有两大循环,一个是由前后两道真气头顶至尾椎的循环主经脉,另一个是由身体其他经脉产生的环流不息的内息,两者似是各自运行,但是又能互有补足,虽然密度与量并不相同,但是却能巧妙的平衡。

虽然外部经脉的循环也能自给自足,但是发劲主要还是由主经脉发出,外部的内息只能做辅助之用,似乎不如理想中的状况,至于身体中能够储存内息的地方,陈信当然知道,在以前经脉运行的阶段中,各处能够温养的地方其实也能储存内息,不过这样并不能另外产生新的循环,恐怕没有大用。

那么要在身体的其他部位产生另一种循环,那要在哪里?身体除了四肢都在主经脉的范畴之内,难道要在四肢各练一个小循环吗?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重返故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