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二章 天人合一

作者:莫仁

田执事将陈信安排在笃庞楼,这个名称是为了纪念无祖的第三位弟子赵笃庞。而陈信在笃庞楼的居所,是与黄祥比邻而居,还是排在第一间,看来是众人为了尊敬陈信,特地将这间居所留了下来。

陈信安顿了下来后,田执事与练兆诚随即告辞而去,只有黄祥与黄吉仍在屋中。

陈信与两人聊起,才大略知道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

原来黄祥等人一到大气层,外面的伪装消失,随即引起联邦的警觉,立即对准众人的卓卡射击,众人的卓卡很快都被雷射击毁;幸好大家早知联邦有此一着,已经脱离了卓卡,往预定集合的地方飞去。联邦派出许多军队追杀,自然不是众人的敌手,直到派出特殊部队时,已经不知道大家躲到哪里去了。

那时地球上还是冯协能当议事长,众人藉着数十年前的朋友,知道冯协能的政敌是吴安,一向对领导团的诸多不合理决定诸多批评。只不过在领导团的七百多位议事中,冯协能一党占了三百余位,吴安等人只占将近两百位,还有一百多位是属于中间路线的。

于是众人趁着黑夜,找到吴安的居所,将事情始末通通说了出来,吴安知道特殊部队居然屠杀凤凰星的居民,又是愤怒又是高兴,这正是将政敌冯协能扳倒的绝佳机会,于是准备数日后召开记者会。

没想到事迹不密,被冯协能侦知,于是特殊部队突然涌上吴安的住所,众人不敌,只好带着吴安夫妻败退逃走,吴安居所的卫兵全部遭到灭口,还好吴安的子女没有与父母一起居住,并未受到伤害。

这时冯协能恶人先告状,马上通知圣殿,说凤凰星上武功高强的叛军,侵入吴安议事的居所,将吴安全家杀害,要求圣殿武士相助,圣殿义不容辞,马上派出十五名中阶武士协同追踪,使众人的处境更是危险。

又逃窜了数天,包围圈越来越密,正要无路可逃的时候,太空突然传出警讯,外星生物来犯,没多久联邦军大败,眼看情势危急,圣殿武士只好先回圣岛备战,特殊部队也只好撤退。

这时众人一看敌方包围圈忽然松懈,才辛苦的逃出生天。

众人那时还不知道又外星生物来犯,一阵商议,众人知道要是陈信到了说不定还有点机会,现在的状况来说,不能直接以武力与圣殿武士对战,所以吴安建议到一处军事基地,因为那里的主管与吴安一向是好友。

终于到了基地,才知道联邦军正准备退回地球,各基地的雷射正准备当联邦军退入大气层后同时发射,也准备对抗对方追击来的船舰。

果然雷射一封锁,对方赶在封锁前溜入大气层的飞艇立刻往发出雷射的基地攻来,而恰好众人到达的基地,就是敌方打算破坏的第三个基地。

众人见之前的基地一个个被破坏,联邦的军队毫无招架之力,特殊部队与圣堂武士又还来不及赶到,这个基地再被破坏,只怕雷射的防御就会出现大漏洞了,黄祥等人只好自动请缨,乘上联邦的小型卓卡应战。

黄祥等人自然比起一般的联邦军队强多了,一时间大出敌方意料,毁掉将近一半的敌方飞艇,敌方才注意到敌人不同,与黄祥等人缠斗了起来。接着他们又伤了对方一半的飞艇,可是叶宗主与四位大将的飞艇也被击落,而其中的四艘卓卡,就是被两台黄色飞艇击落的。

眼看众人就要招架不住,这时圣殿的练兆诚武士长,终于率领着八位高阶武士驾着卓卡赶到,以众击寡,将对方完全击落。不过对方的能源似乎极为危险,机体受伤下落之后,随即爆炸化成碎末,尸骨无存,所以地球上还是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人类。

圣殿武士任务结束,本该回去圣岛,不过练兆诚好奇联邦中有武功如此高的军人,想与众人认识,于是也随着众人飞到基地,下来一叙话,才知道冯协能的所作所为,加上吴安也作证支持,自然是再无疑惑,于是圣殿武士乾脆护着吴安回到联邦大楼,立即举办记者会。

记者会一举行,举世哗然,冯协能知道大势已去,连忙领着心腹逃离,领导团第二天就马上举办不信任投票,顺利罢免了逃走的冯协能,并加以通缉,同时顺水推舟的将吴安选为议事长,立即接手对付外星生物的事情。

地球与外敌僵持了数十天,陈信终于赶到,之后的事,陈信也大略知道了,黄祥还对陈信说,因为怕北极圈附近的基地被冯协能渗透,才一直要求陈信由南极的方向飞入地球,免的飞到一半忽然有雷射轰过来。

陈信听完,才全盘了解,黄吉哇哇的叫说:“陈信,好可惜你没到,不然我们说不定不用圣殿的帮忙。”

黄祥发怒说:“大吉,没上没下的,叫陈宗主。”

黄吉吓了一跳,连忙更正:“是、是,陈宗主。”

陈信连忙说:“没关系……黄吉说的没错,要是我一起来的话,说不定那四位就不会过世了。”

“唉。”黄祥叹了一口气说:“他们也是求仁得仁了,总算不是以罪犯的身分死去。”

“吴安一当政,那些不合理的法条该会废除许多。”陈信说。

黄祥摇摇头说:“其实我们与吴安也只是因利害而结合,这次替他立了大功,加上地球上确实武学衰败,禁用武学的法条该会废除,不过联邦人口的压力尚在,想回来的能不能回来,还不知道。”

陈信没想到政治这么复杂,疑惑的说:“会这样吗?”

黄祥点点头接着说:“不过没想到陈宗主认得诺丽雅议事,据说她是吴安一派中的重要人物,到时你回南岛,有机会的话就多与她聊聊,也许有些帮助。”

陈信只好说:“我会尽力试试。”

黄祥接着说:“那我们先离开了,陈宗主休息片刻,再过一个小时是晚餐的时间,那时蓝宗主夫妇也该回来了,到时圣殿会派人来请,田执事、练武士长都会作陪。”

“好的。”陈信说:“对了,叶宗主的身体如何了?”

“他已经痊愈了,现在在外空中巡行,大概是明晨才会回来,那时会来见陈宗主。”黄祥说。

黄吉在一旁接口说:“叶宗主治病功夫是一流的,何况是自己受伤,没几天就好了。”

陈信这才释然,黄祥与黄吉两人也才退了出去。

陈信独自一人盘坐在床上,心里开始回想起今天在外空中的交战,自己只要一出错,恐怕就要以生命作代价,陈信摇摇头,根据推测,对方说不定还有更厉害的人没有派出来,而自己的内息分入六个气海中,一直还没补满,不然今天说不定不会这么危险,但是陈信内息补充现在全然自动自发,急也急不得,要完全补满大概要好几天。

其实陈信因为一次多辟六处,才会补充的如此缓慢,因为内息补充的原则,就是气海中的内息含量越多,补充的速度就会越快,陈信一下子将六处气海中的内息,同时变成空虚的状态,自然补充的慢。不过换个方向来说,陈信如果多分几次的话,只怕现在还没有辟出第四个气海,可是内息却又比现在强些,所以孰优孰劣也很难说。

还好当时陈信已经由空虚状态补到一半,不然恐怕根本无法与对方的橙色飞艇对战。这给了陈信一个教训,除非在十分安全的情况下,不然不要没头没脑的猛练功。

陈信想到这里又骂自己,每次想规想,但是遇到想通一个诀窍之后,总是一头栽下去,非练通不肯罢手,自己也算是练武成癖了。

过了一会儿,时间也快到了,门外响起敲门声,一个女子的声音在呼唤:“陈宗主。”

想来是用餐的时间到了,门外是圣殿派来通知自己的人,陈信依然轻轻一挥手,将门以内息拉开,抬头一望,门里门外同时轻呼一声,那女子不是别人,居然就是第一个触动陈信心弦的女子——林颖雅。

陈信当然立刻傻在当场,自己不想立刻回南岛,也有几分原因是为了不知如何面对林颖雅,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圣殿中遇见对方,当真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人生如此安排,陈信还能说些什么?

虽然说陈信现在体表有隐隐宝光流转,上半身因为极乐的关系微微大了一号,但是林颖雅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曾经让自己在一年前流泪的男子,忽然间在眼前出现,林颖雅的心中一阵激荡,脸上不禁露出欢喜的模样。

陈信见林颖雅脸上露出笑容,感情之事暂且不论,毕竟能够见到她是十分值得高兴的事,于是过了片刻,陈信缓缓说:“你……这一年,好吗?”

林颖雅点了点头,似乎忽然想到什么,目光望向陈信的脖子,正巧陈信也望向颖雅的颈部,两人同时发现,对方的薄环都已经取掉,陈信这才想到似乎圣殿的人都没有戴薄环。

正想问林颖雅为什么会到这里来的时候,却发现颖雅的脸色忽然一沉,头也低了下去,陈信要出口的话也不禁堵在喉间,一时说不出口,只讷讷的说:“我常常想念你们。”

林颖雅听见此言,目光一亮抬起头来望向陈信,陈信才发现自己似乎说错了话,最后还是林颖雅嘴角微微牵动一下,似乎是笑又不太像笑的说:“陈宗主……”

“颖雅,”陈信皱眉说:“你是怎么了,叫我阿信啊!”

林颖雅缓缓说:“半年前,凤凰星撤守,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林颖雅忽然想起什么的说:“我还要去通知其他的贵宾。”转身离开了房门。

陈信见林颖雅似乎变得十分生疏,心里疑惑,耳中听见林雅颖一间间的通知,心中泛起许多疑惑。

照薛尚乾来说,林颖雅应该是对自己有情,不过现在的神色却又不像,不过是不是这样比较好呢?陈信想起远在凤凰星上的赵、许两女,心中暗暗警惕,当时赵可馨就曾严厉的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再惹上第三个,当然自己不是一个偏好处处留情的人,也许林颖雅的冷淡,还是件好事。

不久后,陈信见到了蓝任夫妇、风书雄与其他几位大将,与众人略为寒喧,不过心中还牵挂着林颖雅的神情,难免有些不太专心,没再多说什么。与众人一起到了圣殿为他们准备的小餐厅,田执事与武士长练兆诚早已在彼处相候,不过还多了一位陈信不认识的长者。

陈信疑惑的望向黄祥,黄祥会意开口说:“田执事,这位是……?”

看来黄祥也不认识。

“这位是彭长老。”田执事轻描淡写的说:“彭长老知道陈宗主能快速的练成光质化的技巧,想与陈宗主见见面。”

这位彭长老与田执事一样,都是白发童颜,看不出年龄。

这时彭长老的目光注定了陈信,向陈信点点头说:“陈宗主,你好。”

陈信当然回礼,听得彭长老又接着说:“不敢冒昧请教,陈宗主今年贵庚几何?”

黄吉嘴快的答:“十九、十九。”

陈信连忙说:“今年初已满二十。”

“对了。”黄吉点头说:“陈宗主在我们闭关时过了生日,我倒是忘了。”

彭长老又望了陈信片刻,点点头说:“陈宗主少年出英雄,实在令人佩服,等一下用餐后,在下想与陈宗主一谈。”

陈信连忙说:“理当奉陪。”

蓝任在一旁,见这位彭长老大刺刺的,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只顾与陈信说话,心中难免有点不满,插口说:“却不敢请教彭长老打箅谈些什么?我等能否作陪?”

彭长老闲言似乎一怔,田执事连忙说:“彭长老,这位是蓝任宗主,六十年前在南极洲夫妻俩十分有名。”

彭长老听到,有点敷衍的点点头说:“蓝宗主,恕老夫有眼不识泰山,老夫与陈宗主慾商谈之事,算是陈宗主的私事……”意思是他人不便作陪。

蓝任心中不快,但是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再说话,心中暗骂这老儿以老卖老,与陈信还不是初见,有什么私事可说?

蓝夫人见状微笑说:“陈宗主虽然是凤凰星之长,毕竟年岁尚轻,拙夫鲁莽,却是担心陈宗主被人骗了,这种事当然不会在圣殿发生,实在是不好意思。”

这番话软中带硬,面指彭长老要拐骗陈信,却是更难作答。

没想到彭长老似乎听不懂,点点头说:“既然你们放心就好。”转头对田执事说:“田执事,等一下就麻烦你了,我先去了。”

田执事还没答话,彭长老巳经飘出室外。

彭长老飘出不打紧,几位宗主看到不由同时一凛,彭长老飘身而出的身法似缓实疾,似轻实凝,屋中众人还没有一个做得到的,而黄吉等人功力较次,却是看不出妙处。

蓝任心直口快,忍不住说:“好身法。”

黄祥点点头说:“身法慾迅疾,往往求其轻,彭长老却能在迅速的移动时,却似仍有千钧的威势,实在令人叹服。”

要知道为求迅捷,往往攻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天人合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