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四章 作育英才

作者:莫仁

这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陈信将门缓缓的打开,轻轻的说:“颖雅,你来了。”

林颖雅见陈信一点也不惊讶,倒是有点意外,望着陈信轻笑一下,却又掩不住藏有心事的模样。

陈信刚刚才听了她与练长风的对话,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让开门说:“坐。”

林颖雅摇摇头说:“陈信,我想跟你单独聊聊,出来一下好吗?”

陈信想起毕竟隔壁就是黄祥等人的房间,这里众人功力深厚,说起话来恐怕不只是隔墙有耳,于是陈信点点头说:“好啊,你要去哪?”

林颖雅点点头微笑说:“跟我来。”向楼梯走去。

走出笃庞楼,林颖雅展开御风术,轻轻的点着地面向圣殿后方跃去,陈信飘在林颖雅身后,望着林颖雅婀娜的身形,心里一面想着,颖雅的功夫似乎进步了许多,眼看再几个月就该能飞了,一面轻飘飘的随着林颖雅向后山行去。

两人出了圣殿,到了一片断崖,林颖雅终于停了脚步。

陈信飘到她身旁站住,向前一望,眼前是无穷无尽的大海,海浪在月光下,正一阵阵的激打着近千公尺下的海岸,然后又碎成片片的退了下去,陈信望着百折不挠的海浪,不为所动的崖壁,深深地吸嗅着海风,心神忽然间为之一爽。

这时林颖雅缓缓的说:“这半年来,当我有不愉快的时候,我总是站到这里,看着天、望着海,心情就能慢慢的纾解了。”

陈信望向身旁的佳人,林颖雅迎着海风,将盘着的头发解了开来,转眼间,如瀑如缎的秀发向下一泻,披到了肩头,不旋踵,却又随着海风舞了起来。

陈信轻声的说:“颖雅,你的头发长了。”

林颖雅一拨秀发,转过头来一笑说:“好看吗?”

“好看。”陈信说:“不过,我记得你曾说过不喜欢留长发的。”

“我曾向无袓许愿。”林颖雅望着天,幽幽的说:“现在心愿已了,我又该剪短了。”

陈信心中一动,却不敢问林颖雅许的是什么愿,只好说:“这么漂亮的头发,减了很可惜的。”

林颖雅沉默了片刻,忽然面带微笑的望着陈信说:“阿信。”

林颖雅忽然恢复成以往的叫法,陈信回想起当时的心情,微笑的说:“你终于这样叫我了。”

林颖雅望着陈信片刻,忽然的对陈信说:“阿信,我问你两件事。”

“……你问。”陈信忽然有点紧张。

林颖雅忽然低下头来说:“我听人说……陈宗主在凤凰是上有好几个老婆。”

陈信吃了一惊说:“哪有此事!”

林颖雅抬起头来紧接着说:“真的没有?”

“没有。”陈信暗中一咬牙,略为暗示的说:“现在与人家成婚,岂不是坑了别人。”

林颖雅似乎听懂了,依然望着陈信,脸上的微笑先是慢慢的收了起来,但过了一会儿,却又微微的泛出笑容,与当初送陈信离开的笑容一模一样,陈信心中一痛,终于了解当时笑容中的涵义。

又过了一会儿,林颖雅轻轻的吁了一口气,笑着说:“本来还有一个问题的,看来是不用问了。”

陈信一皱眉,摇头说:“颖雅,我们还是好朋友吗?”

“当然。”林颖雅望着天空,轻声的说:“我们一辈子都是好朋友。”

陈信望见林颖雅这样的神态,一时说不出话,反而林颖雅接着说:“怎么了?”

“颖雅。”陈信说:“我想知道第二个问题。”

林颖雅望向陈信,依然笑着摇摇头,突然往圣殿的方向跃回,声音一面轻轻柔柔的传来:“该说的时候既然没说,不该说的时候……就别说了。”

陈信想追去,却又颓然止步,望着轻灵飞跃的身影,这两句话,不断的缠绕盘旋在陈信的心中。

无元七三四年七月十七号

清晨,陈信忽然听到蓝任敲了黄祥与叶宇开的房门,打开门只说了一句话:“我有事要谈,就在陈宗主那儿好了。”随即往陈信的房门走来。

陈信不待蓝任敲门,打开门说:“蓝宗主,有事吗?”一面将蓝任夫妻让进房间。

蓝任一进门,大声说:“陈宗主,我请了黄宗主与叶宗主两人,有些事我们大伙儿商议商议。”

陈信点点头说:“蓝宗主、蓝夫人,两位请坐。”

蓝任夫妻刚坐下,黄祥与叶宇开已经飘入,黄祥呵呵笑着说:“蓝宗主什么事这么急?”转头对陈信说:“陈宗主早。”

“大家早。”陈信说,一面与大家坐入房中的沙发上。

“我闷不下去了。”蓝任忽然说。

陈信说:“蓝宗主的意思是……?”

“这里简直是软禁嘛,这也不用帮忙,那也不用帮忙,每天关在这里,哪里都不能去。”蓝任说。

“他们有不让我们出去吗?”陈信疑惑的说。

“是没这样说。”叶宇开说:“不过却总是要我们等待他们的消息,前十来天,陈宗主在闭关,倒也无可厚非,不过现在该做一个解决,说不定外星生物从此不再来了,我们一直在这里守着也没用。”

陈信望向黄祥,黄祥点点头说:“这倒也是,我回地球也不是想一直待在圣殿的。”

“对了。”陈信颇感兴趣的说:“黄宗主,您回地球是想做什么?”

“养老啊。”黄祥说:“我也该退休了。”

“养老?”陈信疑惑的说:“地球哪里比凤凰星好?”

黄祥一时说不出来,摇摇头说:“陈宗主,您还年轻,不会了解的,这只是一个心愿,没有理由的。”

“先别提这个。”蓝任说:“他们要是再不闻不问,我就要回凤凰星了,管他什么外星怪物?”

陈信想了想说:“叶宗主的看法如何?”

叶宇开说:“这样吧,我们一起去告知田执事,要是再让我们闲下去,我们就走了。”

陈信倒是没有闲着,若是真的有空,也可以回南岛走走,不过既然几位宗主都闲着难过,陈信也只好点点头说:“好吧,我们去谈谈看。”

黄祥说:“既然这样,我请风大将去通知好了。”说着就要起身。

陈信摇手说:“黄宗主,不用了,黄吉去好了。”同时一扬声说:“黄吉,麻烦你了。”

几位宗主还不知道陈信是在做什么,只听得门外传来黄吉的声音:“我……我去就是了。”众人才明白,黄吉原来在门外偷听。

黄祥摇摇头说:“这孩子,也七十好几了,怎么还是孩子脾气。”

叶宇开忽然说:“想来黄吉大将一定闭住了呼吸,不知陈宗主是如何察觉的?”

蓝任夫妇,与黄祥也是同时有些疑惑的望着陈信。

陈信确实没听到黄吉的呼吸声,但是却感受到黄吉的能量,昨夜陈信体察众人的能量反应,发觉各自不同,根据强弱与众人住的房间,陈信也了解了每个人的内息特色,自然马上就能感应出门外的是黄吉,不过这样回答他们可能会觉得有些玄,于是说:“这是一种感觉……蛮难解释的。”

众人更是疑惑,不明白陈信的神通为何越来越多,黄祥也不再想这些,片刻后忽然说:“陈宗主,您还好吧?”

“很好啊。”陈信奇怪的说:“有什么问题吗?黄宗主。”

“您身上的光华好像比较淡了。”黄祥一说,几人才注意到,刚刚大家在谈事情,加上大清早天光透入,几人一时也没发觉,这时一看,陈信身上透出的光确实减弱了。

陈信也是现在才注意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说:“没关系的,几位长老说这是正常现象。”

蓝夫人忽然说:“陈宗主,您当时闭关又是修练什么功夫啊?”

“算是一种撷取宇宙能量的功夫吧。”陈信想了想回答。

“我们现在不算是撷取宇宙能量吗?”蓝任疑问的说。

“当然也是。”陈信回答:“不过似乎又有点不大相同,之前的感觉,像是有点勉强的吸收储存能量,现在……现在像是自然而然的涌入,生生不息,且还有一种与天地合一的感觉……”陈信有点恍惚的说。

众人面面相觑,似乎有点难以理解,过了片刻陈信回过神来,尴尬的一笑说:“诸位对不起,我失神了。”

“陈宗主……这岂非是传说中的天人合一?”黄祥说。

“据几位长老所言,圣殿中确实把这个叫做天人合一。”陈信说:“不过还是如黄宗主所言,我仍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不过我认为,这该是大家努力的方向。”

蓝任说:“我们这把岁数了,哪里还有机会。”

“也不能这样说。”陈信说:“这种境界似乎与原来功力的大小没有关系,当然还是能够有相当的提升,基本上必须具备将内息由头顶散发出去的能力,就该可以试了,散发的越多机会就越大。”

四位定主沉默下来似乎颇有所悟,过了片刻,陈信感到楼外两股气息相伴而来,其中一股正是黄吉,于是陈信说:“应该是田执事到了。”

这才将众人由迷思中唤回神来,果然不久后,田执事的声音由门外传来:“蒙各位召唤,田某来访。”

陈信等人起身迎接田执事,陈信说:“不知执事何时得空,只好请黄吉大将冒昧相请,尚请执事恕罪。”

田执事说:“岂敢、岂敢,却不知几位宗主何事召唤?”

蓝任说:“田执事,我们闲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我的老骨头就要生锈了,如果地球真把我们当外人,那我们回凤凰星算了。”

田执事说:“蓝宗主何出此言,莫非是圣殿有何怠慢之处?”

“执事误会了。”叶宇开说:“我等虽知圣殿中人才济济,但是仍希望能尽一己之力,日夜闲坐于此,难免不快。”

田执事沉吟了一下说:“并不是对几位宗主的能力有怀疑,实在诸位远来是客,才一直不敢请托各位帮忙,至于北极圈冯协能一群人,不过是跳梁小丑,想来无须各位帮助……”

陈信插口说:“田执事,据我所知,让我们留在这里,也是为了当外星生物来犯时,我们还能尽一分力,不过似乎一时之间,还没有这个威胁,不如先帮几位宗主找些事作,我要是身上的光芒暗了下去,也想回南岛走走。”

田执事点点头说:“陈宗主所言甚是,……这样吧,前些日子联邦将禁武法条废除,圣岛上挤来一堆学功夫的人,看在联邦的份上,我们也只好配合,但是恰巧圣殿武士全部出动了,现在是由武研中心一些高级班的在代训,如果几位宗主愿意的话,当然是再适合也没有了。”

陈信点点头说:“几位宗主都是在禁武法令颁布之前,就名噪一方的人物,想来一定合适,几位大将也可以做助教。”

黄祥笑着撚了撚长髯说:“陈宗主不打算也教几位弟子?”

“我不行。”陈信笑着说:“我连自己的功夫都搞不清楚,如何教人?”

蓝任一拍桌子,众人一时之间都吓了一跳,只听蓝任说:“也好,看我好好操这些小伙子。”

田执事说:“蓝宗主,其实也不全是小伙子,七、八十岁以上的所在多有,论起生活经验,还是要各位才压的住,那些高级班的年轻人最多才四、五十岁,教起来缚手缚脚的。”

陈信接着说:“不知叶宗主是否也有意愿?”

叶宇开微微一笑说:“只是久已不弹此调,倒是怕有些生疏了。”

田执事见除了陈信以外,大家都同意了,于是高兴的说:“既然这样,我们就往武研中心一行,不道这样的话还有一个麻烦。”

蓝任脾气发作:“田老儿,又有什么问题?”

田执事呵呵一笑说:“蓝宗主稍安勿躁,在下的意思是,前些日子在圣岛上,除了圣殿外都布满了记者,现在虽然散去了一些,还是有许多记者在跟一些侍女、杂役讨消息,各位这一出去,只怕记者又会围上来。”

“有什么好怕的。”蓝任铜铃般的双眼一瞪:“老子把他们通通赶走。”

黄祥呵呵一笑说:“蓝宗主万万不可,我们正要与地球缔结契约,现在可不能对媒体胡来。”

叶宇开也说:“黄宗主说的对,这里不比凤凰星,恐怕须与新闻记者虚与委蛇一番。”

蓝夫人也说:“还是两位宗主想的周到,蓝任也太鲁莽了。”

“应付记者还有一些学问。”黄祥说:“不要对任何事说的太过肯定,也不要只对某一位透露独家消息,对一些烦人的问题,不能恶言相向,最多不回答就是了。”

“没想到黄宗主对这一方面也有研究。”叶宇开说。

“在八十年前,我作过这种工作。”黄祥笑着说。

田执事笑着说:“那黄宗主正是作为凤凰是对外发言的不二人选。”

蓝任只好说:“就是什么都不说就是了,好吧,我们快去看看。”

田执事笑笑说:“陈宗主虽然不教,但是也可以去看看,每位学员都很仰慕您呢。”

蓝任迫不及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作育英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