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四章 点石成金

作者:莫仁

陈信整本迅速的看完,完全不知所云,再仔细读了一遍,算了算,四个字一句总共有两百四十句,似乎是两句为一个小段,也就是一百二十段,有些懂,大部分不懂,比如说那句“三九六九,九九为极”就很容易了解,自己才刚发生的事嘛。

但是大多数的都是每两句只懂一句,不幸的是,似乎不懂的一句才是重点,比如说“紫府逆行,可藏行迹”中的“可藏行迹”就不难懂,但是“紫府逆行”又是什么东西?这是谁写的什么鬼东西,不能写清楚一点吗?

陈信心里骂的正过瘾,忽听到曹似同的声音:“这是在无元九十八年,无祖传给当时八大弟子的书。”

陈信偷偷伸了伸舌头,原来是无祖写的,又听曹似同说:“那时最后一个弟子也已经教了二十年,已经传授了力霸法、御风术、驭物术、坚体术、天机术……等等基本的功法,无祖发出之时明言这是前册,待他们悟通之后再给后册,但是直到无元二八三年无祖不知所踪之前,听说四代弟子中仍是无人能悟完前册,所以后来也没能留下后册……”

陈信看着曹似同一脸崇敬的表情,听他继续说着:“你们现在学过的东西,大概占这一百二十段中的三分之一,我今天会粗略的解释一遍,重要的、未传出的是中间的三分之一,就是今天会跟你们详细说明的要点,最后三分之一世上没几个人懂,也没有唯一的解释,自己悟,悟出了报上军技中心,就有可能调入最高中心,专职研究军技。”

曹似同想了想,又说:“不过我不赞成你们满脑子在想这些,自己乱试,试对了还好,试错了走火入魔可划不来。”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全队不由得撇了一眼陈信,陈信无处可逃,只有认了。

曹似同也看了陈信一眼,继续说:“首先第一段‘基础慎行,精气神虚’,意思是打稳基础非常要紧,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由神返虚是修炼的基本动作,第二段‘提息养劲,勿守勿离’,就是修炼内息的时候,不要全神贯注在内息上,也不要有片刻移开自己的注意,就是不松不紧的意思,这些太简单了,我只带过去就好了,中间你们没学过的我再仔细解释详加解释,下一段‘五脉畅通,力可伤敌’……”

曹似同滔滔不绝的又说了两个半小时,陈信仿佛被带到一个闻所未闻的境地,在第二个小时有太多太多自己从来没想过的道理,陈信学过天机术,但并不算优秀,还没办法听过就记了起来,只好在笔记簿上拼命的抄、抄、抄。

曹似同说的兴起,还顺便将最后三分之一中的一部分,自己曾思索过的研究经验一并说出,不过也不断强调尚未完全正确,不可试行,只是提供一个思考的方向而已,足足过了丰富的三个小时。

最后,曹似同严肃而缓缓的说:“这部书,和各位的笔记,或不管是什么东西,都不准带出这所训练中心,我的建议是,在这半个月内,各位可以尽力、详细的背起来。”面色一松,说:“今天上午的课就上到这,收好自己的东西,去餐厅吧!”

陈信沉浸在一个新的天地里,完全忘了吃饭的事情,这时那雷可夫看陈信没有要动的意思,走到陈信身边,叫了两声:“陈信……陈信。”

陈信充耳不闻,旁边传来一句:“他……好像常发呆?”

那雷可夫转过头去,见到赵可馨饶有兴味的站在一旁,那雷可夫有点儿下不了台,大声的叫:“……陈……信!”

一旁倒是传来王仕学的声音:“怎么了?这么大声?”

原来王仕学也在一旁发呆,倒是被那雷可夫的叫声惊醒,当然陈信也已回过神来,这时同学除了五、六个还在沉思之外,其他的人早已走出教室。

四人尚未走出门外,见到一个五短身材,四肢粗壮的人影站在门外,洪亮的声音传来:“你们好慢!”这人正是古为年。

倒是把走在前面的那雷可夫吓了一跳,喃喃的念:“这么大声,刚刚又不来帮我叫他们。”其他的人看着他们两个,不禁莞尔。

餐厅相距不到二十公尺,一行五人也不打算飞了,赵可馨忽然对着陈信说:“你们四个原来就是朋友啊?”

陈信点点头说:“我们一起由南岛来的,原本是同学,你呢?”

“珠炼六岛,比你们南岛更南边,可是其他几个珠炼六岛来的我原来都不认识,你们这样好好。”赵可馨有些羡慕。

“你可以跟我们做朋友啊。”王仕学说。

“对呀,而且以后你和王仕学、陈信又在同一个单位,也有个照应。”那雷可夫说。

赵可馨似乎很高兴,露出甜甜的笑容点了点头,举起手指一个个点了过去:“你是陈信,你是王仕学,你是那雷可夫,但是这位我不知道……”她指的是古为年。

“我叫古为年!”众人这时已经正要走进餐厅,古为年打雷般的声音不但吓的赵可馨一缩颈捣住耳朵,更引起了许多人回头,陈信等人还来不及反应,这时由餐厅的一旁传来另一个更洪亮的声音:“古为年!好!我记住了,明天出来示范!”

说话的竟然是刚刚才上完课的曹似同主任。

这时在餐厅的多是同时来此受训的队友,见到古为年的窘样,虽然碍着曹似同主任不好意思大声笑,总免不了有几个人喷饭,几个女孩更是笑的弯下了腰。

陈信与王仕学无可奈何,双手一摊,五人急急往餐厅的另一角躲去。

餐厅回来后不一会,王仕学说有些事要办,先离开了,距离下午的课程还有好一阵子,四人自然而然坐在一起闲聊,这时赵可馨正提到陈信当时走火入魔的状况:“……他那时虽然坐在那里,但是身体一蹦一蹦的很奇怪,我当然赶快告诉小队长啊。”

“一直还没有多谢你。”陈信想起后来发生的事,觉得自己真是运气。

“要谢也不是说一声就算了啊。”那雷可夫闲着没事在起哄。

“对呀,对呀。”王仕学刚回来就马上配合:“至少要好好做件事来报答人家。”

啥?落井下石?陈信看看微泛甜笑的赵可馨,正用双手撑着个小脑袋看着他,连忙转移话题:“对了,王仕学,我记的你曾向我介绍那位叫做张……什么来着?”

“张婷。”王仕学还没上当,那雷可夫已然中计,那雷可夫继续说:“原来是坐在王仕学身边的,好像也是来自珠炼六岛,哼……哼……你问间王兄刚刚干什么去了。”

陈信一看狡计得售,连忙说:“王仕学这样就不对了……”

王仕学只好讨饶:“她等会儿会过来,可以吧。”一转念又对赵可馨说:“她是来自西溟岛的,和你好像不一样。”

赵可馨点点头:“我是来自南悬岛,西溟岛在六岛的最西,我们在最南。张婷好像是到救护部了。”

王仕学点点头说:“她现在和几个加入救护部的女孩子在一起,等会儿会一起过来。”

陈信笑笑说:“多认识几个救护部的也好,以后出事也有些照应。”转头对赵可馨说:“其实我们也该和另外两位斥候部的多聊聊。”

陈信对着赵可馨说,因为另两位也是女孩,赵可馨会比较容易熟络。

赵可馨点点头说:“也对,我去找他们。嗯……一位是第一小队的李丽菁,另一位是我这队的……”

“科芙娜!”王仕学冲口而出。

陈信啧啧有声:“仕学兄,看样子你那几天没有浪费喔?”

赵可馨微微一笑,不管大家如何的取笑王仕学,扭身离开去找这两位队友了。

没多久,张婷与五个加入救护部的女孩走来,加入了谈话的阵容,赵可馨也和李丽菁及科芙娜姗姗而来,这两人似乎并不相熟,静坐在一旁并未多言。

过了一会儿,其他的队员逐渐的进来,大家都是年轻人,没多久就聊的非常愉快,人一多,难免聊起来不大方便,陈信住了嘴看着王仕学在人群中自在的控制话题,转头一望,右侧恰与一位救护部的女孩两眼相对,陈信啊的一声轻声的说:“你不是那个……?”

女孩微微点头,也轻声的说:“我叫许丽芙。”

原来就是当时在地球上,刚解除薄环防卫功能,林刚大队长命令男女接近之时,使得陈信满头汗的那位女孩。

而陈信左侧赵可馨耳朵大,注意到两人交谈,靠过来问:“咦,你们认识啊?”

许丽芙低下头去,陈信心想,满头汗的事说出来又是引人发笑,不说也罢,只好回答:“不是,不过还在地球的时候曾经有过一点印象。”

赵可馨笑了笑,看了看两人也没说什么,又转回头去继续听王仕学高谈阔论:当年王仕学的曾曾祖父,也就是无皇五世的首席武士王崇献,如何与那时寻求独立的新皇一世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

陈信松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许丽芙,也正在看着自己,两人相对一笑,彷彿因为彼此拥有了一个共同的小秘密,感觉对方格外的亲近。

这时听王仕学讲古的同学越来越多,配上那雷可夫适时的答腔发问,正是gāo cháo迭起,陈信觑了个机会打了个眼色给许丽芙,靠过去悄声的说:“我还记得你的头发好香。”

说完深吸一口,香味果然没变,许丽芙霎时整张脸又由脸庞红透到耳根,与在地球上一模一样。

当下许丽芙深深的埋下头,不敢抬起,陈信正有点得意又有点惭愧的当儿,忽看见赵可馨向着两人横了一眼,又面无表情的转回头去,陈信忽然间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但却又不是很明白的知道。

尴尬没多久,斥候部的林美雅主任带着一盆植物走了进来,众人四散到附近的椅子坐下,不知是幸还是不幸,许丽芙恰坐在陈信的右侧,赵可馨坐在左侧,陈信往右一望,许丽芙还是低着头,脸上的潮红似乎还未退;往左一望,赵可馨气鼓鼓的望着前面,也不肯转头看他一眼,看来是不幸的成分居多,这节课大概非专心不可了。

林美雅主任站在台前,娇媚中参合着英气,声音柔美却又坚定的说:“我们先让各位了解野外求生的必须具备能力,其次再说明联邦军的各种传递讯息的方式。”

陈信定了下心,注意的听林美雅说明:“野外求生首先必须具备最基本的元素控制能力,各位大多数人都已具备,不具备的人只有留在后备的机会,战时万一出事,生还的机会太小,具备元素控制能力的队员,一般在军队外学到的是如何将物质分子分开,重新组合;或是由不纯的物质中萃取出所需要的分子,这里要教给大家的是如何将分子分解为原子,再组合成所需要的分子,以及如何让原子核产生异变,成为自己所需要的原子,并撷取原子核异变时由质量转变出来的能量……”

陈信听着听着不禁心想,果然到军队中可以学到好多东西,难怪父亲不肯退伍,八成就是因为除去军籍后就再也不能使用这些能力了,一面又听林美雅继续说:“人类生命基本需要,水、食物、氧气,食物中主要能带给我们能量的是碳水化合物,其他如矿物质、维生素等物质在各位熟悉体内元素控制后,在短时间内暂时可以自给自足,但是能量的损耗是绝对要补充的,所以我们必须了解,我们主要是以碳与氧燃烧,产生二氧化碳排出同时产生能量供自己使用。重点就在,如何将二氧化碳配上水藉着外在能量,比如说恒星的射线,再度循环产生氧及碳水化合物,也就是代替植物的光合作用……”

陈信已经开始有点头大了。

“……而当外在能量不足的时候,必须依靠的就是己身能量的蕴积,内息的修炼就是最根本的解决之道,修炼内息可使我们将宇宙能量聚积于体内,产生各种不同的作用,首先我们由简单的开始……”

林美雅指着带来的植物说:“这种植物是原来白鸟星最多的植物,名叫细目羊齿蕨,本来光合作用并不旺盛,但是自从星球改造了后,产生了新的变种,叫做嗜氧细目羊齿蕨,不过我们还是叫它们羊齿蕨方便,现在这种羊齿蕨在生存竞争中获胜,虽然是叶状的外型,但是内部又含有类似木质的构造,所以可以高到三、五公尺,只要人在这个星球上都可以藉着这种植物存活……”

陈信仔细打量这株貌不惊人的羊齿蕨,锯齿状的叶子,恍似无风自动,一上下的飘扬着,听林美雅的声音继续的传来:“我们不建议各位进入植物生长非常茂密的原始林中,这个星球的植物许多具有自我防卫的机能,比如说这种羊齿蕨,能够容纳大量的气体交换,如同人类的深呼吸一般,而最特殊的是不知道这些植物用的是什么方法,当其中一株遇到危险时,数十公里范围内的羊齿蕨会同时放出二氧化碳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点石成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