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五章 远赴北极

作者:莫仁

  且说陈信当时眼见记者围来,自己从未见过这种阵仗,要是一群猛兽扑来陈信还觉

得较好应付,加上刚刚被黄祥一说,陈信也深怕自己说错话,为今之计,自然是走为上

策,于是一加速,体内气劲随之向外一涨,才惊讶的发觉,周围的所有事物似乎忽然间

都缓慢了下来,连空气中似乎也有着不同的层次,陈信轻灵的闪过记者,站到门前,望

着眼前的三千多人正慢慢的回过头来,心中充满一种奇异的感觉。

  陈信回头望向追来的众人,身形虽然较记者快上许多,不过还是有种缓慢的感觉,

陈信一阵疑惑,心想总是站在这里发光也不是办法,于是摇摇头,再度飘起身形,轻松

地往讲台飘去,一面飘陈信一面望着底下的众人,发觉竟是没有一个人的目光跟的上自

己的身形,陈信心中肯定,自己通顶的关卡度过后,虽然不知功力增强多少,不过显然

是有极大的功效。

  陈信落到讲台上,内息顺势一收,却发现似乎所有人的速度都恢复了正常,黄祥与

田执事正一马当先快速的冲来,迅速的落在陈信身边,随后其他的众人才跟着一个个落

地,连台下的三千多人在内,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实在是不知道陈信怎

么像一道光束般冲了进来。

  一这时教室中三千多位经挑选过的学员,一个个惊的鸦雀无声,当时每个人的眼前

都是光华一闪,随后当光华一收,一个年轻人已经悄然的立在讲台上,随后一道道的人

影闪过目前,台上已经站了十来个人,除了后到的几位,前几个人怎么上台的都看不清

楚。

  过了片刻,田执事含笑的请陈信等人坐下,陈信理所当然的坐在中间,反倒是黄祥、

蓝任与叶宇开揖让了半天,最后由蓝任夫妻坐在陈信的右首,黄祥、叶宇开坐在陈信左

首,其他大将坐在身后,顺序倒是无妨。

  这时场中的人众,逐渐的有人猜出这些是凤凰星来的英雄,而坐在数位老人中间的

年轻人必定是从未露面的陈信宗主,风扬教室中,数千人坐在座位中交头接耳,一面用

钦羡的目光打量着台上的众人。

  不一会儿,练长风领着记者群往内走来,练长风也是一拔身落在台上,向台上的众

人行礼之后,才回过身来望着正在跌跌撞撞、各自卡位的记者们,片刻后,记者们终于

稳了下来,练长风才面对着台下的数千人说:“各位学员,因联邦解除武禁,且诸位一

心向武,才来到圣岛,但适逢圣殿义助联邦清除叛党,故导致圣岛上一时师资缺乏,而

凤凰星数位宗主及大将,愿于此时伸出援手,向各位传授武技。”

  底下的众人见到跟前几位人物,本已十分兴奋,听见居然愿意传授大家功夫,更是

忍不住一阵欢呼,练长风等到欢呼声止歇,才说:“等一下回答几位记者的问题之后,

马上就会分组进行训练。”

  这时田执事站到台前,将台上的众人略为介绍了一番,练长风随即对台下的记者说:

“各位可以开始了。”

  这时首先一位记者站了起来说:“我是新时代天讯台的赖以恒,请问诸位对当初联

邦将各位送至凤凰星,到今日的旧地重游,诸位的意见、感想和看法。”

  这么大的题目?陈信不禁心里摇头,这些记者真不好缠,这时蓝任猛的站起身来,

大声说:“有什么看法?数十年前他们随随便便的立下一堆不合理的法条,搞的地球上

武学衰败,现在连内乱、外患都必须要圣岛出面才能解决,也直到现在才有人发现问题,

将那个冯老头拉下台,这种制度太奇怪了。”随后气呼呼的坐下,众记者见蓝任年纪虽

大,但却仍如此威猛似乎都吓了一跳。

  蓝夫人见状连忙起身说:“蓝宗主的意思是,联邦的制度出了问题,居然能顺利的

压下反对的声音这么久,足见制度面还有待改善,因为虽然我夫妻终究会回凤凰星,心

中毕竟一直视地球为母星,也希望地球上的人民能过的快乐,不过现在由吴议事长主导

领导团,相信一定会有一番作为。”

  叶宇开这时乾咳一声说:“当年我们被擒去凤凰星,与蛮荒生物争地,尝试着各种

有毒或是无毒的食物,寻找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在这过程中,也失去了许多的好友,

说对联邦没有怨怼是骗人的。”

  叶宇开顿了一下,望望下面的记者,接着又说:“不过地球毕竟是我们生长的地方,

当地球的居民需要帮助时,我们自然会全力以赴。”

  黄祥望望陈信,陈信正在想着刚刚跟前出现的奇景,心里似乎对空间、宇宙有些体

悟,现在正在仔细揣想,所以没注意到黄祥的目光,黄祥心想陈信也不是被联邦捉去的,

自然无须回答这个问题,于是想了想说:“叶宗主、与蓝宗主夫妻所说的话,该是我们

大多数人的心声。”随即往练长风望了一眼。

  练长风会意,接口说:“请问第二个问题。”

  众记者面面相觑,没想到一个大问题被众人三言两语的解决掉了,过了片刻之后,

一位女记者才问:“请问陈宗主,能不能说说您现在虽才年仅二十,却登上凤凰星五位

宗主之首的其间过程?”

  陈信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回过神来,听到是这样的问题,不禁眉头微皱,求助的

望向黄祥,黄祥接口说:“陈宗主以一己之力,历九死一生之险,使凤凰星的现存数十

万人得以存活,而且功夫远远超过我等,再加上若不是陈宗主,我们也不能制造出飞回

地球的卓卡,所以我们公推陈宗主为尊。”

  这算是地球上的居民第一次概略的了解陈信的部分事迹,但是几位记者似乎对黄祥

的回答不是很满意,脸色都有一点失望,练长风也不管这么多,接着说:“第三个问题。”

  随后的数个问题,有的关于众人日后的打算,有的关于外星生物的看法,甚至对六

十年来地球改变的看法……等等,却总是没有适当的时候让陈信说出所谓红粉知己的事

情。

  陈信心中暗暗庆幸,最好是没法回答到这种答案,到时候真的让别人知道也没有办

法,这种事要自己说出来总是极为古怪。

  到了第八个问题,一位五十来岁的青年人,开口问:“请问四位宗主,对于获得领

导团授与荣誉议事的看法。”

  蓝任首先说:“当初想回地球,我是看不顺眼联邦的法令,想回来大闹一场的,现

在既然已经有转变,我总是要回凤凰星的,这件事对我并没有多大的实际影响。”

  “蓝宗主说的正是。”叶宇开说:“这个问题该由黄宗主、陈宗主来回答。”

  黄祥点点头说:“如果能够发现一些领导团议事们忽略掉的问题,我们自然会善尽

提醒之责,不过现在的领导团正是气象一新,所以这个资格对我们来说,荣誉的意义远

远大于实际权力的意义。”

  眼看练长风又要说第九个问题,而陈信前八个问题还没说过话,场下的众学员心中

失望,也不禁低声逐渐议论起来,众记者也有点急,终于有一位忍不住发声说:“陈宗

主,你也说说话嘛。”

  一时之间,要求陈信发言的声音此起彼落,练长风脸色一沉,正要发作,陈信却已

经开口说:“各位记者。”一时间众人一起安静了下来,陈信继续说:“大家也知道,

我不过年仅二十,说到见识、学问,不要说台上的诸位长辈,就算是台下的数千人,比

我陈信见多识广的相信也所在多有。”

  陈信望望众人,想了想一直在心中思量的话,诚恳的继续说:“我认为,不论是宗

主,或是议事,这些对我来说都是责任大于权力,说实在话,该怎么作一个宗主我也不

十分明白,更别提荣誉议事了,在凤凰星,多亏几位宗主、大将治事有方,所以十分运

气的到现在还没捅出乱子。我只能说,对那些爱护我、照顾我、信任我的朋友,当需要

我的时候,我会尽力去解决他们的困难,也许有一天,我会将这些职责全部卸下,全心

的探索身体内外的宇宙,寻找人类的终极存在,那才是我真正想做的事。”

  说到这里,众人逐渐听不懂陈信说的话,陈信也察觉到了,随即停住了口。

  这时,忽然有位记者追问:“陈宗主,最后这几句话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陈信又思索一下,开口说:“就像这里的数千位学员……”

  陈信忽然一顿,止住话声,原来是黄祥传音来说:“陈宗主,话题转到红粉知己上。”

  陈信心中暗骂,这也太难转了吧?口中仍说:“……大家都是为了学习武技而来的,

但是到底人类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呢?是拔山举顶、移山倒海,还是瞬息千里、万里遥击

呢?这些该是现在的我,极为感兴趣的事情。”

  陈信话题一转,接着说:“其实自己修练到一个程度,也会有些担心,若是一个恶

人以此为恶的话该怎么办,所以乍一思考之下,会认为武禁是必须的,不过却造成对外

敌的无力防范,许多事都是一样的,孰是孰非都很难讲,也许练到一个程度,为了挑战

极限,我必须放弃亲友,和我所思念的……”

  陈信还是说不出囗,摇摇头停了下来,但是已经让全场中将近四千人同时听的清清

楚楚,眼看陈信忽然不说了,马上騒动了起来,连练长风也颇想听到陈信的下一句话,

一时之间忘了维持秩序,台前的记者们更是睁大眼说:“什么?思念的什么?”

  这时黄祥一撚长髯,话声缓缓的传出:“陈宗主,您就说完吧。”声音平平合合的

向外放开,将众人的声音都压了下去,听到连黄祥都帮他们讲话,众人忽然间全部又都

静了下来,深怕再多说一句,陈信又不说了。

  陈信见黄祥非要自己招认,只好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说:“这……我也没想到,在

这一次的事件中,结识了数位好朋友,其中有两位算是……极好的异性朋友。”

  陈信还是说不出红粉知己这四个字。

  陈信这一招认,台下惊讶的惊讶、羡慕的羡慕、失望的失望,总之是忽然乱成一片,

记者们不管规矩连声发问,在吵杂的人声中,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过了片刻,终

于蓝任先忍不住,大吼一声:“安静!”

  声音洪洪发发的传了出去,撞到到四壁又传了回来,在空间中不住的震荡,一些功

力较差的记者、学员,脸上忍不住露出痛苦的表情,自然不用第二句话,马上全安静了。

  蓝任双日一瞪,须发无风自动,大声的说:“陈宗主功夫深湛、待人仁善,自然容

易获得异性倾心,但是最令人佩服的一点,就是能够不及于乱,这点实在难能可贵,你

们这些想学功夫的记牢了,若是沉溺在男女情慾中的,趁早滚出去。”

  陈信一愕,蓝任又是怎么知道自己不及于乱的?不过在这里对着数千人大声嚷嚷也

是怪异,虽然是帮自己说话,陈信也实在有些哭笑不得,也是无话可说,不过总算是说

出了这番话,算是有个交代,只不知林颖雅知道了做何感想,不过当时自己不承认有老

婆也该算是实话,她该不会兴师问罪。

  练长风回过神来,朗声说:“第九个问题。”

  这时台下的记着忽然交头接耳起来,陈信却是听见他们的商议,心里一沉,自己还

是太早说了,果然一位女记者站起身来,微笑的说:“陈宗主,能不能告诉我们如何与

那两位结识,以及未来的计划。”果然他们临时改变腹案,问出所有人最有兴趣的问题。

  陈信还没回答,黄祥又传音说:“陈宗主,不答也可以,不过最好稍微敷衍一下。”

  陈信闻言只好说:“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她们是我的战友,虽然在凤凰星上聚

少离多,也历经了一些悲欢离合,不过总是还能愉快的与大家相处在一起,对于未来……

大家也知道我年仅二十,而她们也与我同样一个年纪,所以未来的事谁都不知道,现在

说来还太早。”

  这时练长风不知是不是接到黄祥的指示,在陈信一住口后,接着就说:“最后一个

问题。”

  下面的记者又商议了一下,才问:“陈宗主能不能解释一下刚刚发出一道光柱的功

夫,还有会不会将这些功夫教给这些学生,还是只打算传授一些基本的训练?。”

  陈信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黄祥见状替陈信口答:“这种功夫不容易解释,也不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远赴北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