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一章 险死还生

作者:莫仁

陈信摇摇头说:“别紧张,说不定没有用,还是先带我去看看好了。”

众人不禁有点失望,练兆诚说:“陈宗主,那要不要战备?”

陈信还没答话,程似成说:“我看还是战备好了,要是陈宗主真有办法的话,刚好一鼓作气攻进去。”他毕竟当过陈信的老师,知道陈信要是说出口的话,往往总有几成的把握。

“也好。”练兆诚转身发了号令,将所有人集合起来,程似成也走到一众黑衣的合成人身旁,与众人谈了起来。

片刻后,数十人一起向着数公里外的敌方基地入口飞去,陈信一面飞,一面思索着自己的方法是否有效,到底要怎么作才能恰到好处,很快的到了敌方的基地入口处,陈信也已经将自己心中的计划整理出来。

前方的一座冰山高高耸起,不知道是如何形成的,陈信望见不远处就是一大片的海洋,心想也许这个冰山在远古之前由海洋飘来,最后固定在海边的冰原不再飘移。

就在冰山前的冰原上,有个半径约五公尺微微下斜的洞穴,直直的往冰山下穿去,四壁果然是十分光滑的金属制成,也许是人工合成的硬金属制成,在通道中,每隔数十公分就有一个小洞穴,想来就是所谓的雷射发射口了。

陈信观察片刻后,练兆诚说:“陈宗主,要是看到……快闪!”

陈信听到练兆诚说到一半,心知不妙,连忙一闪,一道充塞着整个隧道的红色光住迅速的冲了出来,眨眼间擦过正在逃命的陈信,向远方直射了出去,那股能量擦过陈信的护体气罩,居然如同实物撞击到一般,让陈信的身体剧烈的震荡了一下,不过那小部分光束也似乎被陈信的内息给融合掉了,也就是并没有被穿透。

众人吓了一跳,诗库马连忙说:“陈宗主,您没事吧?”

“没事。”陈信皱着眉说:“好厉害。”

“我们才要告诉您。”练兆诚说:“当每个小洞洞口微微发红的时候,就是他们决定发射雷射的时候,正要告诉您的时候就发射了,还好没误了大事。”

“这样说来,岂不是根本没办法进入?”陈信说。

“正是。”程似成说:“不过这种武器在两次发射之间,至少也有一秒的时间储备能量,若是真的要冲……可以冲到一两百公尺吧,而且发射过后通道内的温度很高,大约是六百多度。”

六百多度倒是无妨,陈信心想自己应该还能耐的住,不过要是在雷射一击之后才开始加速,就算是自己也只能冲入几百公尺,更别提想打烂大门冲进去了,不过刚刚自己心里想到的法子,说不定也能用用,陈信点点头说:“我先试试。”

众人不知道陈信要怎么试,看陈信缓缓飘起,忽然光华大放。虽然陈信的光芒一向不刺眼,但是这时因为光华过盛,众人已经看不清裹在光团中的陈信,只见两道细细的光华忽然冲出光团,向外射出,一晃眼似乎又变成一道,还没来的及细思,轰的一声已经传了过来,一股气流向外四溢,刮的众人衣衫不住的摆动。

陈信落下地来,将光华收起,点点头说:“大概可以了。”

“可以了?”练兆诚忍不住问:“陈宗主,您在做什么?”

“没什么。”陈信笑笑说:“第一次用这种功夫,要先试试。”

第一次?练兆诚脸色苦了下来说:“陈宗主,最好小心一点,要是没把握的话,您还是……”练兆诚怕再说下去会失礼。

陈信说:“不打紧,我知道了,不过现在还要再引诱他们射一次。”

陈信随即将光芒一散,又是护住了自己全身,大摇大摆的飘到洞口中央,停了下来。

这时众人吓了一跳,诗库马连忙说:“陈宗主,危险。”

“诗议事,稍安勿躁,陈宗主的速度能够躲过这种攻击。”程似成说完又对陈信说:“陈宗主,一看见洞囗发红就要立刻闪避。”

程似成身为合成人,刚刚陈信第一次闪避,他就已经将陈信的速度计算出来,要是陈信在发现小洞口发红时立即闪躲的话,应该是来的及。

“我知道。”陈信说:“怪了,他们怎么反而不射了。”

“也许是算出你的速度了。”程似成说:“不然就是他们觉得奇怪,一时不敢发射。”

“不会吧。”陈信说:“这么容易就不敢发射?”

陈信其实也可以试试看了,不过心里还是期持对方发射后的一秒空档,加上自己在运功的状况,时间感觉会突然拉长,这样会比较有把握。

过了片刻,陈信有些不耐烦了,因为虽然只过了数十秒钟,但是以陈信来说却似乎是过了好久好久,陈信缓缓举起双手,对准着前方的洞口。

外面的众人虽然因为陈信周身的光华,而看不清楚陈信的动作,不过也察觉光团中的陈信似乎有了动作,也同时聚精会神了起来。

陈信见对方毫无反应,不再迟疑,将双手食中两指,分别催出一阳一阴两股劲力,细细长长的往前射去,因为这不是以掌击发,所以陈信能够射出一道近百公尺的能量,才脱离陈信的手指。

也就是说,陈信打算利用阴阳交缠,会产生横向爆震的原埋,将四壁的小型雷射破坏掉,于是故意以阴阳相同大小的劲力射出,这样的话就会撞到前方的门户才开始旋爆。

不过一次不够,陈信必须连续射出十发,而且第二发正好接着第一发的向外扩散气流,这样在前后的互相影响下,就能产生一连串的爆炸。

这还多亏了陈信拥有六个内息的集中地,每一次发出后不用停止,就能够连续发出,不然这些气劲虽然还不比雷射的速度,不过也是极快,要是一个来不及就无法产生连续爆震。

这时陈信开始将两手的劲力不断的送出,开始往洞中送去,接着又发出了四次光束。

这时第一道正高速旋转,分左右两端向门内钻入,正处于将爆未爆之际,陈信注意到洞内四壁的雷射洞口正开始发红,这下麻烦了,陈信心中一紧,自己是该退还是不该退,要是这次失败的话,对方数千只雷射在不断的反射下,最后一鼓作气向自己正面射来,只怕是难有生机,但是现在要是停止,对方恐怕会想出办法解决,又是横生枝节。

陈信心中电转,在一刹那间决定将剩下的五次发完。

就在第七次与第八次发出的时候,对方的雷射终于射出,这时第一次射出的四道指劲也在地道深处爆了开来,陈信一咬牙,将余下的两次继续射出,连忙向一旁闪开,却惊讶的发现,雷射虽然都发射了,但是却没有一道光束反射出来,陈信安然无事的闪到一旁。

就在这瞬间,整个倾斜向下的洞穴似乎同时震荡了起来,也传出了一声巨响,随即一股气流向外冲了出来,陈信叫了一声:“成了。”随即领头向洞中冲去。

众人更不怠慢,连忙随着陈信身后向内冲去。

陈信一面冲一面注意到,原来这些雷射,都是巧妙倾斜向内发射,若是想由外部破坏根本没有着力的地方,但是这些雷射经过反射后,加上最后的内凹镜面,最后会一致的向外发射,变成一个强度不输大型雷射的武器。

而由于刚刚陈信已经破坏了最后的部分,使得这些雷射不能顺利的反射,反而分散的将走道破坏得七零八落。部分折射到最后的雷射,还将本来用来集中反射的镜面弧形金属门,轰穿了一个大洞。

这反而是陈信原来没想到的效果,于是再加一掌,将已经破破烂烂的镜面弧形门完全破开,顺利的穿入洞中,看到这些,陈信不禁暗暗庆幸。

其实陈信的个性,往往没事不会生事,但要是事到临头,却会转变成一种硬挺的个性。现在因为种种的责任加到自己身上,加上往往自己若不出手,便会枉死许多生命,因而陈信躲事情的个性,正在逐渐的被自己强行更改,所以他才会在众人不知如何处理的时候,自作主张的想办法解决,要是遇到困难时,更会产生拼一拼的想法。

众人迅速的冲进洞内,陈信眼看前方是一片高有五十余公尺,长宽各数百公尺见方的广场,后方是一堆建筑物,这时正有二十余名特殊部队在地面驻守。

而陈信忽然间突破了这道坚固的防守,地下基地的人一时都还反应不过来,这二十多名的特殊部队先是听到大门外一阵爆响,然后是门口的厚钢板被雷射迅速的穿透,再来是一团奇怪的光华冲了进来,不过这些人也不知恐惧为何物,一楞后依然向裹着光华的陈信扑了过来。

陈信一见之下皱眉,心想这些人说不定还有救,也不能滥杀,与他们纠缠也没意思,还好这些人的速度,对陈信来讲还不难闪避,于是迅速的在这些人当中穿来插去。

不久后,程似成等合成人先冲进来,随后练兆诚等人也赶到了,当然这时在基地中的敌方也一个个往这里增援了过来。

陈信一闪身,躲开了几名扑袭过来的特殊部队,飘到最后进来的诗库马身旁问:“诗议事,这些特殊部队你们决定怎么办?”

诗库马神色凝重的说:“要是能够捉到冯协能的话,就要他下合众人束手就擒,要是不能的话,也只好伤了他们了。”

这时陈信眼看场中,合成人已经捉对厮杀了起来。这些合成人彼此攻击起来又有不同,他们似乎除了手指的雷射外,并没有劲力外发的能力,但是行动的速度特别的快,而且每一击似乎都有十分大的力道,加上关节似乎可以奇异的转动,往往有些招式是人类不大可能攻出的。

此外,每个合成人似乎都是铁皮铜筋,除了比较注意护着头部、躯干之外,大部分的地方被击中似乎都无所谓,陈信见了猛摇头,要是与这种敌人打起来就麻烦了,还好两方的合成人人数相当,一时之间也是相持不下。

而练兆诚等圣殿武士对付特殊部队也还算轻松,虽然掌力轰隆击发、劲力四溢难免有误伤,总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陈信望着圣殿武士们的攻击,十名高阶武士的功夫果然高强,陈信心想,黄祥等宗主大概与中阶武士差不多,不过圣殿对技击技巧似乎并不是很注重,功力发出大多直往直来,黄祥等人要是与中阶武士对敌,以百多年的经验,加上对敌的技巧,应该会赢。

不过特殊部队也没什么特殊的攻击技巧,高手又不多,只有一位壮年人远远超过当初陈信遇过的贝斯威大队长,想来就是所谓的总队长了。

那人虽然似乎才五十余岁,肤色白净,眉清目秀,但是依然不例外的面色阴沉,不过功夫果然不凡,与武士长练兆诚一时间打的不分上下,不过陈信观察,练兆诚的功夫还是高一些些,不过想不伤对方性命的活擒就不容易了。

其他四位大队长级的,最多勉强能与高阶武士一拼,但是得空的六位高阶武士正如虎入羊群,将特殊部队打的东倒西歪,眼看胜券在握,只是伤亡多少的问题。

陈信说:“诗议事,还是我进去找一找那个姓冯的?”

诗库马摇摇头说:“陈宗主,冯协能的能力也不过与我差不多,功夫并不是多强,无须您亲自追缉他。另外,除了这些合成人不知为什么跟着他叛变之外,他也只有这些特殊部队了,我们还是等一下吧。”

陈信想想没说话,站在一旁望着四方。眼见这个地下基地也是不小,不过当然不能与地底城相比,似乎是以人力在冰山下挖出了一个宽阔的大洞,然后再利用冰砖,建成大多数的房舍,当然还有不少的管线穿插其间,整个洞穴似乎都是以特殊的冷光照明的,使得这个基地看来晶光闪亮,璀璨非凡。

陈信心里暗暗点头,冯协能这人造此基地,虽然说是别有居心,不过想来也花了不少心思设计。

忽然间传出一阵苍老的笑声,众人一时分不清声音由哪里传来的,那声音随即说:“诗库马,想不到吴安会把这件事交给你做。”

陈信与诗库马口面搜寻,看不出声音是哪来的,陈信低声说:“诗议事,这就是冯协能的声音?”

诗库马面色沉重的点点头,随即发声说:“冯协能,眼看败局已成,你就投降吧。”

“好大的胆子。”冯协能怨声说:“诗库马,你什么时候敢在我面前大小声了?”

“现在时局不同了。”诗库马话声一缓:“冯先生,若是你肯束手就擒,我保证您会有个公正的审判。”

“哈……”冯协能又笑了两声才说:“诗库马,你当我是笨蛋吗?从古到今,哪一场政敌之间的审判会是公平的?”

诗库马一时说不出话,却听得冯协能忽然大声说:“退开。”

合成人似乎本来就没什么拼斗的意愿,随即两边收手,分了开来,至于圣殿武士也并不想多伤人,既然对手退开,也就不为己甚,收手后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险死还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