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二章 云淡风轻

作者:莫仁

陈信迅速飞回圣岛,心里揣想着刚刚自份必死时的念头。

陈信知道,自己心里一直期望着能够抛开这些,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过话说回来,这些事陈信也不是不愿意去做,只是这些都是责任极大的事,刚刚的地下基地中,还有数百的人陪着冯协能一起死去,他们大概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陈信心中不禁有些黯然。

回到圣岛,其实还只是刚刚过午而已,陈信在空中飞行,虽说仍是发出光华,还好托阳光的帮忙,没被记者发现,陈信心想大概记者们还在与几位宗主纠缠,改天再去看他们好了,于是轻轻悄悄的闪向圣殿。

陈信一到圣殿,速度随即缓了下来,慢慢的往自己居住的笃庞楼飘去,陈信心想,自己还是赶快再练练功夫,看能不能将光华变的淡些,没想到一飞进笃庞楼,就察觉到自己的房门前似乎有人,陈信心中讶异,连忙加速往门口飞,那人似乎见陈信不在,正要离去,却在楼梯口与陈信相遇,陈信见不是别人,却是林颖雅。

陈信心里有些意外,昨夜林颖雅与自己似有情似无情的说了一番话,彼此明白不太有可能在一起,没想到今天又来找自己。

陈信心里一慌,支支吾吾的说:“颖……雅,你来找我。”

林颖雅反倒一笑说:“对呀。”一面回头往陈信房中走去,陈信只好跟过去。

两人进了房中,陈信的心情也变的比较平静,笑着说:“颖雅,你到底甚么时候有空啊?”

“怎么啦?”林颖雅有些意外。

“你有时晚上出现,有时中午出现,下次会不会大清早跑来?”陈信半开玩笑的说。

“不欢迎呀?”林颖雅脸色故意一沉。

“那敢!”陈信说:“只是有时想找你聊聊,却又不知道怎样找你,还有,我也该拜见一下伯父,伯母,跟伯母也是好久不见了。”

林颖雅笑了笑说:“我知道了,改天带你去我家。”

陈信也笑嘻嘻的点头,两人彷彿回到一年前的关系,林颖雅又说:“阿信,刚刚又在电视上见到你。”

陈信一阵心虚,想到今天早晨开记者会时说的话,一定是要被林颖雅取笑了,没想到林颖雅接着说:“你怎么一下子就飞到北极去了,卓卡也没有这么快。”

陈信反而有些意外的说:“到北极的事电视也报出来了啊。”

“对呀。”林颖雅微微一甩长发,睨了陈信一眼说:“天讯的实况报导,一开始还在说你的风流史……”

“什么风流史?”陈信佯装生气的说。

陈信终于发现林颖雅似乎试图将两人的关系平淡化,虽然心中难免有些失落,但自然也只有配合,何况这样对彼此都好。

林颖雅说:“还不风流?大家心知肚明,不过记者们都没想到不到两个小时,消息传过来,你居然帮着诗库马议事他们把北极的叛军给灭了,还劝服了大部分的叛军。”

陈信知道大概是特殊部队的事情较难解释,所以才会报导成功劝服,于是摇摇头说:“我哪有这么好的口才,咦?你既然在看天讯,怎么会来找我呢?”

林颖雅双足盘上沙发,摇摇头说:“我本来是想留个纸条的,又想算了,没想到你忽又冲回来了。”

“留纸条?”陈信说:“你本来要说什么?”

“也没什么。”林颖雅笑着说:“小惠说今晚还想来,我看她是迷上你了。”

“别开玩笑了。”陈信正色说。

“对了,我忘记你已经有两个了。”林颖雅娇巧的轻轻一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陈信脸上有些挂不住,微微的反击说:“对啊,练长风人好像不坏。”

林颖雅忽然低下头没接话,陈信心中大为自责,不过事实上也不太清楚自己做错了什么,只好说:“颖雅,……你生气了?”

林颖雅抬起头,微微一笑说:“没有,阿信,你真的觉得练长风不错?”

陈信强忍着心中一阵微酸,微笑说:“他……功夫不错,对人也很客气,而且…他似乎对你很好。”

“你又知道了。”林颖雅摇摇头。

陈信想了想才说:“昨天晚上,他不是要来送你回去吗?”

林颖雅吃了一惊,疑惑的说:“阿信,你怎么知道?”

陈信勉强微笑的说:“那时我正好在练功,附近的声音都听得到。”

林颖雅似乎有点不可置信,但是也没再说话,陈信只好接着说:“今天见到他,似乎是一个很有出息的人。”

林颖雅反倒笑了出来,指着陈信说:“阿信,你这样说话好老气喔。”

陈信这才想到对方比自己还大,尴尬的说:“唉,与那些长辈处久了,说话也不自觉的托大了。”

林颖雅忽然笑着说:“不提他了,陈信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那两个女孩的故事?”

陈信倒是傻住了,呆呆的说:“什么故事?”

“还装?”林颖雅使劲的晃着脑袋说:“你们是一见钟情的吗?当然会有故事,啧……啧……,阿信,以前还真看不出来,你对女孩子也有两手。”

陈信叹了一口气,心想说出来也好,许多事都是那么阴错阳差,于是将如何与赵可馨,许丽芙在一起的事情缓缓的说了出来,林颖雅静静的倾听着,有时惊讶,有时担心,彷彿融入了陈信所说的故事里。

过了好一阵子,陈信才慢慢的将故事说完,接着说:“可馨与丽芙,乾尚是坐同一艘卓卡回来,应该是下个月初就到了。”

林颖雅这时吐了长长的一大口气,摇摇头没说话,陈信反倒觉得奇怪,问:“颖雅,怎么了?”

“没什么。”林颖雅望着陈信说:“我佩服她们两人,你一定要介绍她们和我认识,…要是我……就没有说清楚的勇气。”

陈信一愕,心想怎么又扯到这里了,心里难免有一些黯然,过了一回儿,才强装无事的说:“对了,你跟练长风怎么认识的?”

林颖雅忽然面色微怒的说:“我跟他真的没有什么!”

陈信吓了一跳,自己又说错话了?

林颖雅似乎查觉到自己的失态,嘴角勉强牵动一下,轻声的说:“阿信,对不起,只是最近一直被人误解,忍不住在老朋友面前发作一下。”

陈信连忙说:“没关系,想骂人你就多骂几句。”

林颖雅听陈信这么说,反而笑了出来,摇摇头说:“真是拿你没办法……,其实半年前,我刚到圣岛,因为父亲是圣殿的中阶武士,所以我也有机会到圣殿来工作,当时练长风侍卫长在我们这些侍女中,是许多人倾心的对象,……不过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陈信见林颖雅开始叙述,于是也静静的听。

只听林颖雅接着说:“本来大家各忙各的,也只是点头之交,不过工作了一个月,忽然间有人传出,他…练侍卫长对我有兴趣……”

“只是有人传出吗?”陈信忍不住问。

“当时我也不清楚。”林颖雅慢慢摇头说:“只是有人说到练侍卫长有时会问起我,似乎是特别注意我。”

林颖雅一顿说:“后来有一天,有一位朋友忽然传话说,她们与一些侍卫约了去海边坐小帆船,她们…还说要是我肯去,练侍卫长才会出现,而她们又十分期待能和练长风一起出去玩,所以……”

陈信点点头说:“所以你才不得不参加。”

林颖雅见陈信替自己说话,有些感激的望向陈信,但还是微微摇着头说:“其实也不只是这样,我一直有件事梗在心里,那时心想要是出去走走,说不定有些改善。”

“什么事?”陈信自然而然的问。

林颖雅深深的望了陈信一眼,才低下头缓缓的说:“我心中一直念着一个人,但是似乎与他没有缘份,可是想忘却又忘不掉,我想也许多认识一些男孩子,会有一些帮助。”

陈信心里一热,但又猛然清醒,于是不敢再说话,只听得林颖雅似乎无所谓的接着说:“没想到那所谓的小帆船,都是一艘艘的双人座,在大家簇拥之下,我也只好跟练长风配成一组,上了一艘小帆船,到了船上,两个人聊了起来,才发现练长风不是对我有兴趣,而是对我好奇。”

“好奇?”陈信有些听不懂。

林颖雅斜斜倚着沙发的扶手,身子一侧,双腿曲起,换了一个姿势接着说:“当时因为许多女孩子见了练长风,都会一窝蜂的黏着他,总是想尽办法与他说话,只有我似乎对他没兴趣,所以他才有点好奇。”

陈信有点不是滋味的说:“他是长的蛮英俊…”

林颖雅哈哈一笑说:“陈宗主,你受欢迎的程度早就超过他了,你没看小惠一心想见你。”

陈信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摇摇手说:“不提这个,你先说后来怎样?”

“也没怎样……”林颖雅摇摇头说:“后来聊了聊,他送我回家,第二天来圣殿上班,没想到以经弄得大家都知道了。”

陈信知道事情应该不只是这样,不然不会在数个月后,练长风还在等林颖雅回家。

果然,林颖雅接着说:“没想到过了两天,下班的时候,他忽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说要约我去海边。”

陈信点点头说:“昨晚我们去的地方。”

林颖雅有些怪罪的看了陈信一眼,随即又无奈的摇摇头说:“当然不是。”

陈信又被瞪了一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当然不是,也不敢再乱说话,林颖雅随后说:“后来,我就与他交往了三个月。”

三个月?陈信心中算算不大对劲,但这次是绝对不敢再说话了,于是乖乖的保持沉默。

只听林颖雅说:“当时,我想练长风比起我心中的他,似乎样样都强,也许我能因此忘了他。”

陈信默然,无言以对,练长风确实样样都比一年前的自己强,就算是现在,除了武功之外,自己也没有胜过练长风多少,终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林颖雅听见陈信叹气,抬起头来,与陈信双目相对的说:“可是与他愈是交往,我的心中愈是放不下那人,思念着那人,终于在一个多月前,我不想害人害己,告诉他我们还是结束好了。”

陈信啊的一声,没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只见林颖雅眼眶渐渐的红了,微带哽咽的说:“我知道他对我好,我也知道心中的那一个人心中没有我,但是我就是不能再忍受下去了,我…对不起他。”

陈信从未见过林颖雅泫然慾泣的模样,一时不知道林颖雅所说对不起的是谁,只好安慰的说:“颖雅,感情这种事是不能勉强的,没有谁对不起谁的。”

“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林颖雅缓缓的重复了陈信说的话,恢复平静的对陈信点了点头,才接着说:“这一个多月,他仍然不死心,每天都等着我下班,加上我也没对小惠她们说,又不想让他失去面子,所以有时还是让他送,不过两个人是再也没有出门过了。”

陈信听到这里,心里正是五味杂陈,没想到林颖雅与练长风已经分手,要是自己并没有与赵,许两女认识,这时岂不是皆大欢喜;不过陈信念头一转,林颖雅一直没有说出心中牵挂的人是谁,搞不好根本不是自己,那自己岂不是自作多情,不过再借给陈信几个胆子,他也是绝不敢开口问林颖雅那人是谁?

陈信心中翻腾,林颖雅却是一直注目着陈信,眼看陈信一直不说话,才缓缓的说:“阿信,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思索,但却想不出自己该怎么办,你说呢?”

陈信事到临头,只好说:“我……还是觉得感情的事情,应该忠于自己的想法,不过练……练长风也实在是个不错的对象,如果说,你真的确定了与另外一个人……不可能有结果……”

林颖雅打断陈信的话说:“不可能了,他早就有适合的对象了,然后呢?”

陈信心中更是发虚,只好说:“我不赞成你为了忘记一个人,而和另一个人交往,也许缘份迟早会到,你会遇到另一个合适的对象,也许有一天,你会忽然对练长风动心,这是谁也不知道的。”

林颖雅歪着头望着陈信,仍然笑着说:“阿信,你真是成熟了好多。”

陈信摸了摸鼻子,自己的回答如临大敌,万万没有想到林颖雅的回答却是这一句话,搞得陈信有些啼笑皆非,只好摇摇头说:“颖雅,过两天我想回南岛看看。”

“真的?”林颖雅跳起来说:“你要回去看大肚?”

“对啊。”提起韩智,陈信心中也是充满笑意,点点头说:“小惠说有个我的好朋友上天讯,圆圆胖胖的很可爱,那不就是大肚吗?”

韩智以前就是众人的开心果,林颖雅想起他也是笑开了,笑了一阵子才说:“对呀,我也在天讯上看到大肚了,他好像更胖了。”

陈信摇头笑了笑说:“颖雅,你不回去看看?”

林颖雅却是忽然顿住,才望向陈信低声的说:“你要带我回去?”

陈信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云淡风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