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四章 身世之谜

作者:莫仁

陈信自然知道林颖雅要做什么,不过听到林颖雅竟然没提,自己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只好沉默不语。

练长风接着十分诚恳的说:“其实我与颖雅也才认识半年,总觉得并不是十分瞭解她,陈宗主若是真的想帮助我,我会十分感激。”

陈信摇摇头,心想自己虽说认识林颖雅较久,总觉得并不是十分瞭解她,只好说:“这些天颖雅要去哪里,其实我是知道的,不过她不告诉你,我也不便多事,不过你还是别担心了,过不了几天就回来了。”

练长风听了后,黯然的说:“其实我与她在一起的时候,心里就一直十分难过,她常常一个人去圣殿的后面山壁,却总是不让我去,我问她心里想些什么,她却总是不告诉我,我什么事都不愿意瞒她,但是她却有许多事不愿意告诉我,陈宗主,情侣不该是这样的吧!”

眼见练长风现在如此意气消沉,与昨日早上的神采飞扬完全不同,陈信心中也是不忍,只好叹声道:“练兄,你不要以为我对这种事情十分在行,其实我也只是一知半解,不过我想,世间每一对情侣的关系都是不同的,不代表两人关系的好坏。”

“是这样吗?”练长风有点疑惑。

“你现在应该做的事,就是好好的照顾颖雅,她愿意说的,尽量的听,她不愿说的,默默去看,也许明白,也许不了解,但是许多事情,最后都会清楚的。我不是要你顺其自然,我只是认为,你该让她处于一种不受束缚的关怀中,也许这才是她要的。”

陈信有点感慨的说,他这样说,也是有感而发,林颖雅得个性外柔内刚,不愿说的事情、不愿表露出的情感,就是硬生生的藏在自己的心里,让陈信也常常为之疑惑不已。

练长风听陈信这一番话,沉默了片刻,点点头道:“陈宗主这番金玉良言,练长风必当谨记在心,实在太有道理了。”

陈信没想到练长风对这番话会起共鸣,于是又加了一句话说:“练兄,我站在局外人的眼光来看,虽然练兄的武功已经算是出类拔萃,但是想来也经过了长时间的精益求精,不好太因为儿女情长,而英雄气短,反而荒废修练。”

陈信心里是想,练长风在短期间恐怕不会有什么好机会,若一直沉浸于这种心情下,对谁都不会是件好事,忍不住再提醒了一下。

练长风霍然站起,大声说:“陈宗主的教诲,我必定长记心中,我会以陈宗主为模范,好好的修练。”

练长风一顿继续说:“不过,我还是会一直的照顾颖雅,直到她回心转意。”

陈信连忙摇手说:“别这么严肃,我没这么伟大,论起功夫我不过是有些机缘巧合,说不定比你还不用功,只是不愿意见到你消沉下去而已。”

陈信将练长风送出门外,不禁大摇其头,练长风一副圣人的模样,实在让陈信有点惭愧,陈信黯然的想,要是林颖雅能与练长风在一起,相信一定会很幸福的。

当晚,黄祥百般交代,陈信需要与诺丽雅取得共识,争取凤凰星的人民往来地球的权力,陈信记在心里,也不明白有何重要。

第二天,陈信与林颖雅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了南岛,经过诺丽雅的疏通与特许,陈信将卓卡直接降落到林颖雅的家中。

韩智早已等在屋外,三人谈谈说说,直到中午时分,陈信再约徐立山等一些旧友欢叙,林颖雅与众人不识,乾脆出门,将屋子借给陈信瞎搞。

无元七三四年七月二十号

第三天的晚间,林颖雅在诺丽雅来访前,就先行离开,不久后诺丽雅果然依约来访,还带来一位不速之客,当时特殊部队的总队长——林田昊。

原来林田昊来到南岛,但是却因二十年来的物换星移,而找不到妻小的踪迹,终于在昨日才失望的找上南岛的军区司令部。而联邦南岛军区司令部早就接到寻找林田昊的指令,这下接到林田昊自然高兴,于是立刻将讯息传递到层峰,诺丽雅接到消息,知道林田昊与陈信认识,于是顺便将林田昊一起带来拜访陈信。

陈信听到这种情况,于是安慰了林田昊几句,诺丽雅在一旁连忙说:“陈宗主无须烦心,今天我交代下去了,请户政机关调查,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

陈信摇摇头,诺丽雅总是改不过来叫自己宗主的毛病,等王仕学回来就不好意思了,但是这样叫自己的人越来越多,眼看是改不过来,陈信也只好罢了。

林田昊点点头道:“多谢陈宗主关心,承蒙诺丽雅议事的大力帮助,应该会找到的。”

“没错,现在资讯都留在电脑里,没理由找不到的。”陈信同意两人的看法,接着说:“伯母,有件事情要拜托你。”

“陈宗主请说。”诺丽雅有点意外的说。

“有关与凤凰星的缔结之事,不知道现在进行什么程度了?”陈信问。

“因为现在的联邦,从成立开始就没有与其他主权缔结的经验,加上凤凰星上的政权对这种事情恐怕也没有经验,白鸟星上的政权又还没有完全建立,所以我们打算先将一份议案拟妥,在与几位宗主、白鸟星上的领袖逐条讨论。”诺丽雅有条不紊的说。

“这样啊?”陈信反正也没什么概念,接着说:“几位宗主的意思是希望能仔细研究,有关凤凰星上的人民,往来地球与迁居地球的事情。”

诺丽雅的脸色有点为难,摇摇头说:“陈宗主,观光签证自然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入籍就真的要研究了,地球上的人口问题一直难以解决,不太可能容纳无限制的人口内迁。”

陈信忽然明白,莫非就是因此才将凤凰星视为独立,不然凤凰星的人民要移回地球,联邦只怕没理由拒绝。

政治居然如此现实?想到这里,陈信的脸色为之一沉,跟着说:“这样的话,岂不是与被地球弃守差不多?”

“不一样的。”诺丽雅说:“当然还是允许部份的人口迁来,不过会经过审核就是了,比如说陈宗主、黄宗主等有意愿留在地球,联邦当然是欢迎……”

“伯母。”陈信心中有气,打断诺丽雅的话说:“先不提我本来就是联邦派去的,黄宗主若是只为了一己的私利,他也不会特别提醒我问这件事。”

诺丽雅叹了一声,摇摇头说:“你先别生气,现在陈宗主也身为领导团的荣誉议事,你想想看,已经将近八十五亿人口的地球,哪里能够任由白鸟星的近亿人口随意迁回地球。”

陈信一愕,诺丽雅继续说:“其实凤凰星的数十万人还比较好解决,可是我们又不能定出两种条文,那白鸟星怎么办?”

陈信沉默了一下说:“既然这样,我没话可说,不过几位宗主不一定能谅解。”

诺丽雅点点头说:“正是如此,我今天来还想请陈宗主大力帮忙。”看来诺丽雅也是受托斡旋。

陈信摇摇头说:“我只能说,要是凤凰星与联邦意见相左,我一定是站在凤凰星那边的,毕竟一开始是联邦理亏。”

陈信这话一说,份量之重恐怕连他也量想不到。

以陈信现在的能力来说,要是在地球上捣起乱来,除了圣殿中隐而未出的长老团外,只怕是再无抗手,加上陈信与圣殿关系良好,另曾解救特殊部队、武装合成人,尤其合成人特别恩怨分明,而由凤凰星来的黄祥等人又皆为其下属,所以现在地球上的第一等高手全部与他有关系,更别提要靠他们抵御外星生物了,要是陈信一心想解散领导团、称帝自立,也并不是不可能,不过地球也将因此而陷入大乱。

诺丽雅听见陈信这样说,脸色为之一变,连忙说:“陈宗主别这么说,我会将你的意见转达给领导团,我们一定会仔细的考虑,相信结果一定能让大家满意的。”

陈信不为己甚,摇摇头说:“反正这些繁复的条文我是不太明白,到时候看看几位宗主的意思了。”

诺丽雅不敢再说,而林田昊对这些也无兴趣,见两人间忽然不说话了,于是开口说:“陈宗主,记得当时你提到,有位合成人是你的老师?”

陈信点点头说:“是的,那位程似成老师是我以前的古历史老师,说来好笑,我以前常常被他处罚。”

林田昊笑着点点头说:“合成人教古历史,正是最适合也没有了。”

“不知道他们几位到哪里去了。”陈信转头对诺丽雅说:“伯母,程似成与铁新的下落你知道吗?”

诺丽雅摇摇头说:“武装合成人的特殊资料,都是由议事长以极机密保管,除了像上次的事件以外,我们是见不到的。”

陈信有点索然的说:“当时他们还说问领导团就好了,这样看来想找他们不容易了。”

诺丽雅点点头,转头四顾说:“陈宗主,你以前是开冰果室的吗?”她见到屋中的部分陈设和标价,疑惑的说。

陈信笑着说:“不是的,这是我的一位好朋友的家,没想到他们也迁到圣岛了,我们在圣岛相遇,于是约好了一起回南岛来看看,为了避人耳目,于是决定住在她家里。”

林田昊突然一笑说:“听说陈宗主在凤凰星即有两位密友,想来这位也该是动人的女孩吧?”

陈信有点尴尬,摇头说:“是女孩没错,不过不是那种关系。”

“没关系。”林田昊说:“大家都知道,陈宗主是唯英雄能本色,风流而不下流,正是众多怀春少女梦寐以求的对象,你无须对我们遮掩,我和诺丽雅议事不会说出去的。”

诺丽雅连忙点头说:“既然陈宗主不想提,林总队长,我们就别说了。”

陈信见两人分明不信自己所说的话,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摇摇头不再说话。其实陈信被误会也不是第一次了,慢慢的也懒的解释了。

此时诺丽雅的收发机忽然发出声响,诺丽雅对两人道歉一声,回避到屋外接讯,两人在闲聊了一些当时在北极险死还生的事情,过没多久,诺丽雅忽然匆匆的进来,一脸古怪的说:“林总队长,有消息了。”

林田昊虽然在聊天,不过心中还是一直牵挂着妻小,听到诺丽雅一说有消息,整个人蹦起来说:“她……他们在哪里?旧大陆?新大陆?南极洲?”

诺丽雅奇怪的摇了摇头,林田昊紧张万分,大声说:“难道她出了意外?”

“不、不,他们迁去圣岛了,所以户政机关也没有他们最后的详细住址。”诺丽雅说。

“圣岛?”林田昊颓然的坐下说:“那我岂不是要去圣岛查了?”

陈信说:“别担心,练武长十分钦佩你,一定会全力帮忙的。”

“大概不用了。”诺丽雅忽然说。

“什么?”林田昊说。

“我从头说起。”诺丽雅说:“依林总队长提出的资料,你夫人廖霞女士确实在二十年前产下一女,虽然迁至圣岛,不过最后的居所还是在南岛上。”

“是女儿……”林田昊怔了一下,摇头道:“最后的居所?那有什么用?”

“有用。”诺丽雅点点头,脸色有点怪异的说:“因为……恰好就是这间房子。”

什么?陈信与林田昊一起跳起来,陈信大声说:“真的?”

“真的。”诺丽雅接着说:“根据登记的资料,那个女孩现年二十岁,名叫林颖雅。”

陈信跌坐在椅子上,无法接受这种事情,那林颖雅现在在圣岛的父亲是谁?

这时林田昊与诺丽雅的目光都已经望向陈信,林田昊忍不住说:“陈……陈宗主。”

陈信点点头,低声说:“没错……她的名字确实叫做林颖雅。”

这下再无疑问,林田昊望着陈信急声说:“那她呢?”

“她知道你们来,避出去了,大概是去找朋友吧。”陈信回答:“没想到你是伯父。”

林田昊笑嘻嘻的点头,似乎对陈信叫自己伯父十分满意,但是陈信心里一面想,这么说来圣岛那一位不是颖雅的亲生父亲了,而林颖雅似乎自己并不知道,这下恐怕会出问题。

诺丽雅转头对林田昊说:“林总队长,我必须先告诉你,廖女士在八个月前以遗弃为由,申请终止了与你的婚姻关系。”

这下彷彿一个巨雷打下,林田昊讷讷的说:“她……既然等了十九年,为什么不等这最后的八个月?”

陈信见状,只好说:“林伯父,我不得不说,听颖雅说,她在圣岛还有一位父亲,而且颖雅似乎以为那位才是她的亲生父亲……我想,暂时还是不要对她说,等见了伯母再说。”

诺丽雅点头说:“可能廖女士就是为了重新结婚,才会将二十年前的婚姻注销掉,我也赞成陈宗主的说法,孩子是无罪的,别伤害了她们。”

林田昊这时六神无主,只是不断无力的点头,虽然现在离婚并不是件稀奇的事情,但是这种事情降临到自己的身上,林田昊还是颇为无法接受,过了片刻,林田昊才摇摇头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身世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