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五章 合久必分

作者:莫仁

陈信走到屋内,林颖雅又弄好了一杯毕尔多汁等着陈信,一面笑靥如花的说:“信,要是喝了你可要说,别弄到最后,变成不得不喝。”

陈信点点头,故意正经的说:“这话也对,不过至少到现在为止,我是蛮喜欢喝的。”

林颖雅忽然一阵黯然,低声说:“不知道日后还能不能再做毕尔多汁给你喝……”

“什么意思?”陈信心中大奇,女人的心情怎么说变就变?

“不是吗?”林颖雅望着陈信说:“你的两位好朋友回来之后,你怎么办?”

陈信没想到快乐不了多久,马上就面临了这么困难的题目,林颖雅接着说:“不是我小气,就算没有我,我也不认为她们能一直这样。”

林颖雅望着陈信疑惑的目光,接着说:“她们是在不得已的情形下,才会同意两人分享一份感情,总有一天会受不了的,阿信,感情是独占的,不然我也不会离开练长风,我心中放下了你,就容不下他了。如果在我们之中,只有一个是你真心相爱的,其他的人,就会变成一种责任和负担而已,或者是变成只有慾,没有情了,甚至日后,每个对象都变成如此,生活就会慢慢变的如同嚼蜡,没有乐趣。”

陈信细细的思索林颖雅的话,心中不断的问着自己,到底自己真心相爱的是谁?

林颖雅知道陈信的心中正在挣扎,过了片刻又说:“其实也不是没有人十分博爱,同时喜欢许多的异性,不过,这样的人毕竟不多,能接受的人更少,就算你是其中之一,我也不是能接受的人……如果你真的无法选择,我不会成为你的负担,我们就当作这两天的事情不曾发生过,从此还是好朋友……”

“别说了。”陈信打断林颖雅的话说:“颖雅,我确定我是真心的爱着你,她们……她们……”

“阿信……爱情、怜惜、感激、责任、慾望、期待、钦佩,这些你要分清楚。”林颖雅冷静的说:“每一种情感,都可能被误认为爱情,当然也都有可能转变为爱情,你要想明白……”

陈信点点头说:“颖雅,谢谢你提醒我,我从没想过这么多……”

林颖雅微微一笑,表情却有点苦涩的说:“当时与长风在一起,心中却忘不了你的时候,我就不断的想着这些问题,其实所谓的异性相吸,不就只是慾望而已吗?我与练长风,除了这点以外,其他的恐怕只是钦佩了,至于那些盲目的喜欢他的人,恐怕还加上了期待,与他在一起,成为一种虚荣的满足感,小惠就曾说过,要是能和你在一起,就等于是飞上技头作凤凰了,这就是一种期待啊。”

陈信摇头说:“现在我对你要加上钦佩了,只是没想到……”

陈信没想到林颖雅这么快就提出这种问题。

“我也想……与你多过几天愉快的生活,不过一来怕你将情慾,误认为爱情,二来我知道,那两位女孩与你……都还没有这么亲密,我不想你冲昏了头……”林颖雅一顿,接着说:“所以今晚,除非想清楚了,你别来我的房间,我怕……我舍不得拒绝你。”

说到最后一句话,林颖雅深情的目光,向陈信凝视了过来。

“我明白。”陈信心里又甜又苦,点点头说:“我也希望我会理直气壮的去找你。”

林颖雅见陈信懂了自己说的话,起身亲了亲陈信的脸颊,柔声的说:“那么,……信,晚安。”

“晚安。”

陈信望着林颖雅轻轻的飘身上二楼,心里各种情绪交杂在一起,嘴中也喃喃的念:“爱情、怜惜、感激、责任、慾望、期待、钦佩……”

陈信心中三个女孩的身体不断交替,与三人间发生的事情也不断的在脑海中出现,陈信忽喜忽悲,思索了足有数个小时,终究没有再踏上二楼,这件事陈信不能再像以前一样,遇到想不通就先搁着,一定要好好的想清楚,不然就像薛乾尚所说的,误己误人了。

无元七三四年七月二十二号

清晨,林颖雅走下楼,看来也是一夜没休息,脚步声醒了陷入沉思的陈信,陈信抬起头来,微笑说:“颖雅,早。”

“早。”

林颖雅的神色有点落寞,毕竟陈信没进房,难免有些失望,于是坐在陈信的面,嘴角微一牵动的说:“陈信,我想你该清楚了。”

“是的。”陈信点点头,有点茫然的说:“我该是已经想清楚了。”

林颖雅眼睛望着地面,轻声的说:“既然如此……你就把我们间的事忘了,我不会对你造成困扰的……”

“不是这样的,”陈信连忙说:“颖雅,我想的很清楚了,我爱的人是你。”

林颖雅意外的抬起头来,神色复杂的望向陈信。

陈信接着说:“对可馨,我是钦佩与慾望的混合,对丽芙,我是怜惜加上感激,对你…我却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感觉,就算决定要帮练长风,我也下意识的不愿为此多花心思。前天夜里,当我终于抱着你时,好像所有的枷锁都同时解放开来,尤其回地球之前,她们内息都已凝固,虽然不再有顾忌,但是我的心中仍然觉得有些不对,总觉得欠缺了什么,所以一直没有如此亲密,我想……我和她们该是缺了一种长相厮守的感觉。”

“当时……若是可馨离开了我,我就会自然而然的与丽芙在一起,相反的,丽芙若是完全不说,我也理所当然的选择可馨,那时我也觉得奇怪,自己在感情上为什么总是处于被动,现在我回头想想,她们都不能让我有一种独一无二的感觉,除了你……颖雅,若是你离开我,我与她们在一起时,将会不断的思念着你,你知道吗,当年离开地球之前,我与乾尚、大肚虽然总是三个人一起来,我总是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望着你,你当年的身影,就像是昨日一样清晰,一直深深的镌刻在我的心里。”

林颖雅怔怔的听,心中感动,点点头柔声说:“我怎么会不知,女孩子对这种事情最敏感了,可是当时我们身上都有薄环的限制,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并且那时我也不觉得应该说些什么,直到你被微召的那晚,我忽然发现今后可能会过着没有你的日子,我……”

林颖雅毕竟还是有些矜持,没再说下去。

陈信自然了解,微笑接着说:”不过,我对她们两人还是有着责任,我必须和她们说清楚,取得她们的谅解,我才能安心的与你在一起,所以我昨夜没再去找你……”

陈信一顿,接着微笑说:“其实我很想上去的。”

林颖雅脸微微一红,低下头说:“希望这是你真心话,对了,要是她们不能谅解呢?”

陈信面色一凝,摇头说:“真是这样,我也不能安心的与你相对,我……乾脆一个人躲到凤凰星去好了。”

这当然不是林颖雅想要的结局,不过她也能体会陈信的难处,两人深默半晌,林颖雅才点点头说:“既然如此,你先回圣岛好了,我们先分开一阵子,多冷静的想想,也许你会忽然发觉,没有我也没有关系……免的误了大家。”

陈信望着林颖雅,坚定的说:“我还是第一次对自己的选择这么肯定,你放心,我会尽全力的。”

“我信得过你,但是人生有许多事情是很难说的。”林颖雅笑笑说:“你该回去圣岛了,我晚一天再回去。”

“那卓卡留你用,现在的你用卓卡应该可以很快飞回圣岛。”

陈信嘱咐了一番,才扬声叫:“小刚、小柔,走了。”

两只蝠虎蹦了出来,跟着陈信往屋外的天空飞去,林颖雅在门外目送着逐渐消失的陈信身影,心中又喜又悲,这时才忽然发觉,泪水已经静悄悄的爬上了面颊,在一时之间林颖雅也不知道这两行泪水的泛出,是因为喜?还是因为悲?

没多久,陈信就回到圣岛,将蝠虎安置到自己的房中后,陪着两只蝠虎在屋中乾耗了一个下午,到了晚上,一个没见过的侍女通知陈信用餐,陈信心想这也是与大家见面的机会,刚好在席间将联邦的想法说一说。

没到陈信到了餐厅,不只是黄祥等人都已经到齐,连吴安与诺丽雅都来了,陈信一时自然不好提起与诺丽雅的争执,众人寒喧一番后,席开两桌,陈信与四位宗主还有练兆诚、田执事、吴安、诺丽雅一桌,其他黄吉、风书雄等大将又是一桌,各分宾主入座。

众人扯了一些训练时的趣事,过了一会,吴安才引入正题的说:“陈宗主,听诺丽雅议事说,好像有些误会,我特地赶来解释的。”

吴安这么一说,几位宗主马上知道有了问题,吴安才会来,蓝任首先说:“吴议事长,这话怎么说?”

吴安没想到陈信还没告诉众人,有点意外。

陈信这才接口说:“我本来要与几位宗主面议的,但是没想到吴议事长来的这么快,我还来不及说呢。”

吴安有点尴尬的说:“既然是误会,其实没说是最好了,我现在就与各位解释一下。两天前,陈宗主是问到有关凤凰星人移居地球的问题,本来诺丽雅议事的意思是因为考虑到白鸟星的问题,所以不能以放任的方式处理,但是实际上还是有变通的办法。”

黄祥点点头说:“既然如此,我们很乐意听到所谓变通的办法。”

吴安说:“因为白鸟星人口将近一亿,所以决不能放任人口回流,而凤凰星现在只有数十万人,回流的影响较小,但是为了免落人口实,我们还是定出一个对凤凰星较为有利,但是又好像公平的方法。”

陈信心里有点不大愉快,原来政治就是这么回事,虽然凤凰星大概是会获利,不过就在这样私下谈话中间,就把一个政策决定了,看来联邦的政权的确是出了问题。

吴安见众人各有所思,都没说话,于是继续说:“我想,显然凤凰星的移民,功夫或特殊技能都比白鸟星和地球人为高,地球现在也很需要这样的人才,所以我们就技能来作审核,地球允许迁入的人口先定一个上限,然后再由所有设籍于外的人自由竞争,自然大多数通过的人,都是凤凰星的民众。”

叶宇开冷冷的说:“那小孩呢?”

“我们可以定出不同的级数,级数越高的能带的家眷越多,或是到地球生活一阵子后,另外提出申请,应该也能以依亲为理由,特准入籍地球。”诺丽雅接口说。

陈信皱眉说:“等级怎么评?打擂台吗?这样岂不是伤了和气?”

黄祥也说:“这样恐怕会引起纠纷,而且比武会使得原有的移民问题变得模糊化,成为一种尊崇的象征,就算原本不想移民的,说不定因为功夫够高,反而会参加。”

叶宇开点点头说:“而且虽然在短期间内对凤凰星有利,但是武禁已开,只要十到二十年的时间,白鸟星人只怕很快就追过了凤凰星,这就又看你们准备一年开放多少人回地球,前十年的时间,够不够凤凰星掌握。”

吴安见陈信与黄祥似乎都不赞同,还好叶宇开口气比较松动,连忙说:“至于这方面是没有问题的,我们计划明年开放十五万个名额,三年后再开放十万,再三年后再开放个五万,以后每三年都以五万左右开放,想来前三次,就该可以让凤凰星上想回来的人民完成心愿。不过陈宗主和黄宗主的想法也没错,我们还要再研究一下比较完善的方法,不知道蓝宗主有没有什么意见?”

“五万人?”蓝任说:“不会太少吗?虽然凤凰星上的人口不多,不过五万、十万的数字,对白鸟星有帮助吗?”

吴安诚恳的说:“诸位,不论是凤凰星或是白鸟星,其实大家都是由地球分出去的,我们当然能体会大家想回来的想法,不过地球上的资源毕竟有限,而且大部分的生物链都已遭破坏,实在是无法容纳这么多人,现在的人口若不是紧密的控制,十年间只怕就会突破百亿,其实以三个星球来说,我个人认为凤凰星是最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

“我本来就不打算留在地球。”蓝任说:“我一直急于回地球的原因就是为了改革,其实地球上的资源确实已经不足了,现在多半是靠白鸟星在供应,要是白鸟星停止供应,地球上不到半年就会发生饥荒,到时候只要一宣导,我想马上会有一大堆人想往外移民,自然而然解决了三边移民数限的问题。”

先不谈这方法好不好,陈信没想到蓝宗主竟是这么的无私,不禁对蓝任有些刮目相看。

吴安摇摇头说:“诸位,容我说一句心里的话,这种长远的计划,其实……只有独裁政府或寡头政治才做得到。”

众人面面相觑,独裁的缺点自古以来大家都知道,而当年无祖虽然称皇,不过到了末期,就逐渐产生议事体制,而且无祖在二世接位时,同时公告三世将由世人公推,虽然众人仍选出无祖的子孙继位,不过那时无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合久必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