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五章 大功告成

作者:莫仁

  原来陈信发现雷射的能量将积蓄之时,自己既然能察觉,对方想来也能察觉,前一

次对方是没提防到雷射这种武器,既然受了一次教训,雷射攻击是无效的了,这种能量

虽然伤的了对方,但是要让对方不及闪避,距离必须很近,也就是说,卓卡已经帮不上

忙。

  陈信临出舱门前回头一望,蝠虎已经尾随而来,自己与蝠虎其实也是聚少离多,没

想到蝠虎一视自己为友,居然是生死相随,不禁颇为感动。

  但是自己现在虽然功力又进,与对方最多是有拼而已,刚刚成功的那招这次想用恐

怕不容易了,可是不拼又不行,陈信感受到对方正在会合,知道只有引对方过来,才能

避免所有卓卡毁灭之危,于是猛然一提内劲,使内息由全身向外激发出来,体内光球迅

速的循环不休,同时转向往整片的大海飞去,对方果然立即感受到,黑白尤嘎同时转变

方向,往陈信的方向追来。

  这次陈信运功,不再是绚丽的光焰,却是蒙蒙的一层光影,陈信不知道这是功力提

升的象征,自已的内息正逐渐反璞归真,这时也不多想,回头望向蝠虎,蝠虎与自己的

距离正逐渐的拉远,陈信心想,反正叫它们别过来,它们也从没听过,乾脆随它们去。

  陈信终于止住了势子,停立在半空中,等待着下一次的战斗,蝠虎也赶到了,威风

凛凛的分立在陈信的两侧,它们似乎也能察觉对方的能量,正低声的咆啸着。

  陈信知道对方已经会合,同时往自已冲来,现在对方应该不知道自己已经可以迅速

的发出凝聚的内息,看能不能故技重施,再由蝠虎偷袭,这次可不能再任对方逃走,至

少也要先追上一个除掉。

  不久之后,远方人影浮现,黑白尤嘎划破天际,冲到陈信身前数百公尺才猛然停止。

  陈信打量对方,眼见白尤嘎白色的身体包裹着造型古怪的暗红盔甲,两手更是全部

包住,黑尤嘎也一样,不过黑色的身躯却是包裹在紫色的盔甲内,陈信感受到对方能量

比起之前似乎又有提升,心中惊讶万分,自己的一点胜算再降了几分。

  对方见到陈信却更是惊异,自己将所有释于体外吸收养分的分体收回,去芜存菁,

成就了比刚来这个星球时更强大的力量,没想到陈信提升的幅度似乎更大,虽然仍比自

己低上一筹,不过陈信似乎总有一些古怪的功夫,真是不可不防。

  过了片刻,还是黑尤嘎先开口:“陈信,没想到你能逼我们将所有分体收回,这还

是两百年来第一次,你真不简单。”

  白尤嘎望了望蝠虎说:“没想到会被这种生物伤了,好个伏兵。”

  陈信沉吟了一下说:“两位,我们真的需耍这样打下去吗?难道两位不能离开这个

星球?”

  白尤嘎冷冷的接口说:“当然可以,我们可以去你的蓝色星球,重起炉灶。”

  黑尤嘎跟着说:“正是,想来那里人口一定很多。”

  这等于是关上了谈判之门,陈信一时说不出话,黑尤嘎忽然接着说:“这里的人该

是由你们那里迁过来的,没想到你以这种脆弱的身体,居然能修练到这种地步,真不简

单。”

  陈信笑笑说:“彼此彼此,我心中有个疑惑,两位是从哪里来的?”

  这话问错了,两人脸色忽然一变,双掌一扬说:“别聊了,动手吧。”同时施力向

陈信击来。

  陈信与两虎同时一闪,闪开了对方的一掌,陈信随即说:“两位别客气,有什么功

夫就用出来吧。”

  对方这一掌似乎脆没有全力攻击,陈信心想,对方要是全力攻击时,自己再推出凝

结的掌劲,对方就比较不容易闪过,可是对方却不知道转着什么念头,依然是以普通的

劲力向陈信与两虎攻来。

  虽说是普通的劲力,但是仍然激起强风回旋,被击中还是会受伤的,陈信心想既然

如此,就与对方耗耗算了,一面小心地闪避,一面忽然催出两道指劲,如光束一般激射

黑尤嘎。

  黑尤嘎一惊,劲力瞬间凝结到双拳,两股庞大能量结成小小的气盾,将光束折射开,

一面向陈信扑来。

  这时小刚、小柔认准了白尤嘎,一左一右扑了过去,白尤嘎两掌一划,强大的气劲

鼓出,直往两虎刮去,两虎半空一个旋身,四爪同出,与劲力接触的瞬间忽然一划,当

场将白尤嘎的劲力划裂,两虎随即往空隙里窜进去。

  白尤嘎冷冷一笑,凝结了两股强大的能量于左右双拳上,等着两虎扑到,陈信与黑

尤嘎互换数招,忽然感受到白尤嘎积蓄的能量,心知不妥,但是现在哪来的及说话?黑

尤嘎正忽然狂风暴雨般的攻来,数十道气劲推出,陈信忙于将对方的能量击散,一时之

间,连回头也来不及。

  不过蝠虎不愧通灵,也察觉不对,同时腾身一翻,准备先暂避其锋,白尤嘎哪里由

得蝠虎逃逸,两掌一推,两股奇强的能量汹涌的冒出,空中宛如忽然起了一个霹雳,向

两兽炸了下来。

  这两股劲力与陈信的凝结掌力比起来,除了速度略慢,范围较广之外,能量的强度

居然相差不远,不过也因为范围较大,能量溢散,也比较不能及远,但是近距离的蝠虎

哪里躲的开,痛嚎一声,两兽血肉纷飞的直往下摔去。

  陈信心里大痛,两兽不知是死是活,对方这次原来打算先剪除陈信的羽翼,再全力

对付陈信,而且似乎还学会了陈信凝聚劲力的方法,陈信不及多想,翻身往下,想看看

蝠虎是否还有希望,不过黑尤嘎这时可不放陈信离开,积蓄已久的掌力也同时释放出来,

往陈信猛攻了过来。

  陈信只好回身,凝聚的内息猛然通过双臂,两束狂龙般的光束,直往黑尤嘎的掌力

冲去,四股力道正面相击,马上轰然炸开,两人立是不定,分往一上一下飘飞,似乎是

平分秋色,而白尤嘎这时又重新凝聚了劲力,往陈信追扑过来,又是一掌巨大的能量挥

击出手。

  陈信这时感受到能量正狂涌而入,想来损耗的能量不久就能补满,不想掌掌发出这

种能量,双手忽然同时由右往左划了一个弧形,阴阳掌力同时爆裂而出,在陈信身前聚

成漩涡,横向的卷动起来,将陈信与黑白尤嘎隔开。

  没想到白尤嘎的掌力实在太过强劲,回旋掌力无以对敌,马上被击散了开来,虽然

减小了数成,还是汹涌的往陈信击来,陈信眼看不能再藏私,一道狂龙冲出,将白尤嘎

的掌力击散,随即往白尤嘎狂飙猛冲。

  白尤嘎万万没想到陈信这次居然能够立即发招,眼看就要伤在陈信掌下,黑尤嘎的

掌劲猛然由侧方袭来,与陈信的白色光束一个纠缠,两力同时偏移了数公尺,白尤嘎逃

过一劫,光束直往上冲,不知落到何方。

  就在刚刚的极短时间内,三人的真功夫同时拿了出来,轰然震爆声不断的传出,空

气受到许多次的震荡,也因此动荡了起来,罡风阵阵的往三人吹来,三人分三角飘立空

中片刻,眼光相对,才知道彼此数小时不见,功力都提升到另一个层次,陈信忽然想到,

对方现在出掌的速度似乎没有自已快,不能再给对方凝聚的机会,两道光束立即向两人

击发。

  哪知黑白尤嘎已然凝结成劲,迎着陈信的光束,反击了过来,黑白尤嘎知道,距离

一远,自己的劲力就会逐渐四散,不像陈信的劲力可以击远,于是四掌一面同时击出劲

力,准备与陈信纠缠起来,一面再逐渐的靠近,到时陈信不及两人合力,必死无疑。

  不过陈信见对方劲力发出,就知不对,两掌推出后毫不恋战,马上中断劲力,翻身

向上,重新击出两掌,黑白尤嘎劲力一抵之下忽然击空,眼见陈信忽由正上方重新击出

两道光束,往自己奔来,黑白尤嘎同时一惊,猛然将劲力往上一提,堪堪在头顶与陈信

的劲力相交,三人随即又是往旁轰然震开,居然是半斤八两。

  原来陈信两掌之力毕竟比对方合力还要不如,但是对方出掌之际猛然改换方向,力

道也难免打了一个折抑,所以又是平分秋色不相上下。

  陈信接此一掌,体内真气虽补充极快,暂时还没有不足的迹象,不过光球运行加急,

又隐隐传来不稳的感觉,之前在北极体内平衡一失,全身能量乱涌,霎时无法控制,现

在要是又来一次,就真正的死定了,所以当对方停止的时候,陈信也不会贸贸然的发掌

攻击,因为每次凝聚的内息击出,体内蕴含的能量马上就减少了将近十分之一,虽然内

息不断的补充,要是连接发出,恐怕也撑不到二十掌。

  这时对方明白陈信其实能力不如自己两人合力,不过是发劲速度变快,而且心思灵

动善于取巧,于是黑白尤嘎缓缓的聚集在一起,往陈信慢慢的飘来。

  陈信知道这一下自已再也不能取巧,而与对方硬碰硬又没有胜算,在生死之间,陈

信头脑特别清醒,短短的一岔那间,想起自已观察蝠虚的脚爪形状,而且刚刚两虎与自

尤嘎交击,又能破开对方的气劲,陈信忽然恍然大悟,身形飘动,迅速的往对方迎去。

  只见这时黑白尤嘎四掌刮起一阵狂风,凛冽的劲流夹带天地大力,交缠着往陈信攻

来,这时忽然传出一种长而奇异的撕裂声,黑白尤嘎击出的劲流居然中分为二,往后方

滚滚而去,同时两人惨嚎一声,往两旁迅速的飞退,空间中只见陈信手握一把光华内蕴、

宝光隐隐的长刀,正一个翻身向着白尤嘎追击过来。

  原来刚刚陈信忽然想到以点击面的原理,若是能将劲力集于一点,对方的劲流虽大,

想来也是可以突破,也就是以兵刃破敌。

  谈到兵刃,除了极乐之外,还有什么武器更好?于是陈信向前冲的时候,瞬息间将

极乐化为刀形,身刀合一的往前飞行,不但破开对方劲流,在对方惊讶之间,由左至右

一挥,黑白尤嘎猝不及防,虽然急急闪避,且被盔甲略阻,前胸还是被划开了一道深达

十公分的创口,要是人类,这一下已经是已取两人的性命,不过它们毕竟是怪物,惨嚎

一声后还能逃离。

  陈信当然不再放过它们,眼看白尤嘎似乎伤势较重,马上一个转身向白尤嘎冲去。

  白尤嘎上半身只差数公分就差点分开,体液喷溅而出,双手连忙合于胸前捂住伤口,

一面逃命,一面缓缓的将双手融入前胸,补满胸口的创伤,速度居然丝毫未减,不过眼

看是不能再出掌攻击了,但陈信仍然不敢掉以轻心,对方说不定还有什么古怪的招数,

而黑尤嘎居然不要命的在身后追来,陈信知道,自己要是转身追黑尤嘎,白尤嘎说不定

又跑来引诱自己,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如此别无私心、合作无间,但是陈信依然紧咬

白尤嘎不放。

  不过陈信一面追击,心里一面思索,极乐当时果然被能量改造过了,自己刚刚情急

之下,劲力全部催到极乐之上,极乐居然没有像上次一样碎裂,但也无法增幅了,不过

最奇怪的,以前功力比现在差,极乐还能泛出将近十公尺的刀芒,现在功力大增,反而

劲力含而未发,只凝聚在三公尺的刀身上,陈信一面思索,一面追着白尤嘎,一面缓缓

的将劲力稍降了下来,现在应该将大部分的内息运用来追击对方。

  不过这时极乐忽然有了奇怪的变化,随着陈信的劲力渐减,光华却是越来越长,陈

信这才知道,当自己功力催到极限,极乐的光芒反而变短,不过破坏力也相对增大,对

付眼前的怪物,不催足劲力恐怕是不行。

  陈信这时见到白尤嘎一直往海面冲,心里一惊,莫非对方想逃到水中?这样就难办

了,空着的左手吐出一股光华,往对方身后追击而去,白尤嘎心里明白,要是一闪,只

怕马上被陈信劈成两半,咬牙全身一弓,被陈信的劲力直直打入海中,反而被陈信送了

一程。

  陈信感应到对方被光束击出两千公尺之后,终于一个侧身闪开了这股能量,虽然也

有不少损伤,不过能量依然不低,想来一定是那身盔甲的作用,眼见自已弄巧反拙,不

过现在也没时间跺脚痛骂,只好仍然咬牙追了下去。

  可是这时两万公里深的海底被陈信一击之下,轰然裂了一个大洞,地底能量忽然涌

出,海底的地壳忽然剧烈的震荡起来,海浪先是向内一拥,随即往外汹涌的奔腾开来,

掀起了数十公尺高的巨浪,而且海中霎时充满各种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大功告成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