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一章 初露锋芒

作者:莫仁

到了晚上八点多,四散在各地练习的人也逐渐聚集到宇航站旁的海岸,原来在此地练习的队员,皆不约而同的让出一块空地,王仕学与赵可馨等人站在东首,焦急的等待着陈信。

到了八点四十多分,眼看着谢日言一群人到了北首站定,王仕学忍不住的骂:“这臭小子还不来,他以为大家在等谁啊?至少也要先来和我们试试招。”

那雷可夫在一旁无奈的说:“老王你别急,陈信做事往往自有主张,虽然迟了点,我相信他一定会到。”

一旁传来一句:“陈信还没到吗?”

原来高朓的李丽菁也走了过来,想不到她也会过来问上这一句,王仕学对她的气还没全消,懒的作答,那雷可夫怕弄僵了,对李丽菁点了点头说:“对呀,不晓得陈信跑哪儿去了。”

李丽菁点点头站在一旁,似乎不打算离开了,众人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气氛倒是一紧。

赵可馨在一旁妙目一转,向着李丽菁说。“李姊姊,你来军队之前有没有学过什么招式啊?”

李丽菁迟疑了一下,回答:“家中曾经教过一些功天,不过从来没用过。”

“那你怎么不帮我们打那个姓谢的?”赵可馨笑着问。

李丽菁微微一晒说:“别说笑话了,我家传的功夫,怎么比的上人家鼎鼎有名的破魂剑法。”一顿又说:“这位王队友……”

那雷可夫在一旁接着说:“老王!”王仕学听的直皱眉头。

李丽菁倒不管,微一抿嘴接着说:“……这位老王的定邦剑法我也决不是对手。”

听得别人称赞自己倒是不好不做理会,王仕学终于向着李丽菁点点头,李丽菁微微一笑,王仕学只好回以一笑,心下觉得这小妞似乎没那么气人了。

“主任都来了。”古为年忽然说话倒把大伙儿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不只是曹主任,连斥候部的林主任、救护部的徐主任、兵工部的黄主任都来了,四人向着大伙儿走来,走到近前,众人同声敬礼:“主任好!”

“陈信呢?”曹似同的声音还是一样大,夜空中传的老远,看着众人尴尬的摇头,接着说:“难不成溜了?”

王仕学等人正不知该如何解释,忽听空中传来一句:“来了,来了,谁在大呼小……唔……这个,各位主任好。”陈信终于到了。

曹似同正要发火,林美雅连忙向前一步发话:“陈信,准备好了吗?”

这一句话陈信可难以回答,但又不能不回答,只好说:“报告主任,这个……很难回答啊。”

曹似同耐不住了:“上场啦,小子。”

陈信望了望手腕上电波收发机的时间,愁眉苦脸的说:“报告主任,才八点五十呢。”

曹似同一掌挥了过去,陈信只好一飘闪向场中,对着北首直叫:“谢兄,提早吧,有人赶着看戏。”

北首的谢日言,自陈信到场后,注意力就集中在陈信身上,这时闻声也是一纵飘出说:“陈兄果然不凡,今日似乎更胜昨日。”

场边的曹似同这时正也低声自语:“咦……这小子不简单。”

原来曹似同适才轻轻一掌中蕴涵了三、四种变化,虽然不带内劲,但是也并没打算让陈信避过,原来是想把陈信一把推进场内,以陈信御风术的造诣,想也摔他不到,没想到陈信轻轻松松的就由自己气劲缝隙中穿了出去,倒把自己吓了一跳。

这时场中的谢日言正疑惑的看着空着双手的陈信问:“不知陈兄今晚慾用何种兵刃?”

陈信轻轻摆摆手说:“反正我也没学过兵刃,只好用双手,请谢兄见谅。”

谢日言表情更为凝重:“敢问陈兄修习的是何等密技?”

陈信心想,要是说出只会伤拳和擒掌,只怕会引起哄堂大笑,只好故做神秘的说:“等会儿谢兄自然知道。”

谢日言面色一整,向着陈信微一躬身,说道:“是在下错了,请陈兄发招。”随着长剑划空一甩一举,摆起了破魂剑法的剑势。

原来陈信不知,在联邦尚未禁绝武学之前,无端询问他人武学来源,被视为大忌,而谢日言又不知由哪学了一身古礼,一言一行都古味十足,但是适才刚巧犯了这个忌讳,又被陈信无意中抓个正着,使的谢日言不禁一身冷汗、大惊失色,连忙赔罪。

这时陈信为难的站在那里,心想自己绝不能先行出手,自己只会那几招出手的招式,一定要依照自己的计画进行,于是陈信摆出了一个自己适才研究了数小时的姿势。

只看陈信身形略侧,双腿微分,两足似丁非丁,双手微弯,一掌护胸,一掌护腹,十指分张但又向外抓,正是自古以来从未有过的奇怪姿势。

曹似同要不是刚刚被陈信莫名其妙的闪过,现在可要骂开了,这种姿势下盘无力,不易出手攻击;说要防守,以手对剑又不该将防御圈压的这么小,真是搞不懂这小子。

陈信这时说话了:“请谢兄先行发招。”

这小子是在找死吗?场边有八成以上的人心中一起暗骂。

谢日言神色更为凝重,心想这种招式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人果然深藏不露,谢日言也不再客气,缓缓的发话说:“那么,陈兄请小心。”

但是眼看着陈信的架式好似破绽处处,又如同暗藏机锋,谢日言功架虽已摆足,但依然不敢贸然出招。

陈信心中其实也在发急,看谢日言迟迟未动,心中一紧张,气劲缓缓的自指端发出布于胸前。

终于谢日言决定,先以一招六成攻势四成防御的“剑碎幽冥”出手,身形一动,缥缈的剑光直往陈信中盘扫去,但是陈信一眼望向谢日言的气劲走向,发觉这招其实攻的是下三路,连忙看准谢日言气劲变化的当口,左掌出,挡向谢日言的手腕去向,谢日言猛的发觉连忙变招,这招不再使全,方向一换直往陈信另一无防守的右腹穿去。

陈信发现对方气劲曲曲折折的转向,右掌一翻又是朝着谢日言的手腕击去,谢日言眼见陈信上三路空门大开,不及细思,半空中一翻一旋,不但躲过了陈信的攻击,而右脚由身后陡然冒了出来,向着陈信前胸踢去。

一般人很容易伤于这招逆旋踢之下,但是陈信发现在对方向下一旋之时,前半身的劲力全收,后半身的劲力一扬,于是双手微提向外一送,劲力含而不放的击向谢日言后腰,正好将谢日言轻轻送往三公尺开外。

众人在旁惊臆一声,这招正是擒掌中的一招“愈迎还拒”,只不过劲力没放出去而已。

谢日言人在空中无所施力,被送出数尺外,自然随势一个翻滚安然着地,一运内息,全身毫发无伤,谢日言当然不甘心就此认输,想了想也许自己太过小心,往前一冲,破魂剑法翻翻滚滚的全力使了出来。

这下陈信可没有这么轻松,眼看对方速度太快,虽看清招式去向,但却不及寻瑕捣隙的破招,只好依着对方攻击的去向略作闪躲,偶尔腿掌击来,也以腿掌回迎,这才发现,自己竟然需要用出三成力道才能挡的住对方攻势。

陈信知道,自己之前的内息不到现在的两成,对方的真实内劲,恐怕较古为年亦有过之而无不及,配上精湛的招式,昨夜王仕学败的不冤。

王仕学等人看陈信被包裹在剑光中,不禁又忧又急,王仕学见到谢日言拿出真功夫,也不得不心服口服,见陈信在剑光中闪动,两人的劲力绝对不小,但偶尔传来掌臂相交的声响,却又并不太大声,实在难以理解。

谢日言却是越攻越惊,对方往往在最后一刻才闪出自己的剑势,但自己就算竭尽全力也是沾不上边,有时肢体相接触,只觉得对方的劲力轻轻的将自己力道化去,虽然自己完全未受攻击,但是这种仿彿自己一个人在练剑的感觉实在十分怪异。

虽然怪异,谢日言也不敢稍停,对方的指掌似乎总是在自己的周身来去,彷佛一个不慎就会被对方击中。

几位主任面面相觑,谢日言的功夫到这般程度已经难能可贵,陈信的功夫却似毫无脉络可寻,似擒掌而非擒掌、如伤拳而非伤拳,以不是十分熟练的方式在剑光中闪避,明明是在玩命,但是又丝毫无伤。

而对于陈信的内劲表现,他们更是十分意外,明明由四级军官莉丝雅传来的讯息指出,陈信功力大进,咋夜斥候部林美雅又确定过了,怎么今天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更意外的是陈信的劲力居然全是柔劲,这完全超出了武学的常知。

场内场外众人心思电转之下,两人交手己过百招,陈信慢慢的找出要从一个角度闪到另一个角度最顺的方法,气劲如何运行,脚步如何变幻,才不至于避的这么狼狈,心中一喜,乾脆连对方攻来的腿掌也避了起来。

这下子陈信自找麻烦,还是一般狼狈;谢日言也不好过,现在是货真价实像是自己一个人练功了,但是就这样撤剑着实又心有不甘,反正自己气脉还算悠长,练就练吧。

又过了数百招,两人翻翻滚滚的斗了半个钟头,陈信终于勉强能够在对方的攻势中自在的移动,现在陈信若是觎准对方招式用老的缝隙,一掌挥出,因谢日言现在已然竭尽全力,必然无法变招自救。

不过陈信不愿意这样获胜,谢日言的功夫实在令他十分敬佩,而且又帮自己练熟了近距离中挪移的身法,一时想不出解决之道,只好先耗着。

现在陈信虽全然不懂招式,但闪避已经不大需要用心观察、全凭本能,于是多用心于寻找对方的破绽,轻轻的用掌指略作遥击,掌力轻轻的在谢日言的破绽中击出,期望谢日言知难而退。

在外人眼中看来,陈信依然是在谢日言剑下手舞足蹈的闪避,但是谢日言却感觉到压力传来,于是剑光也开始回收防守。

片刻后,谢日言终于完全转为守势,这时谢日言慾脱身亦不可得,对方的劲力,一丝丝的穿透自己水泼不入的防御圈,虽然似乎对方并无恶意,但是在从小严格的训练之下,谢日言现在绝对不敢撤招。

场外的人当然看不出玄妙,只觉得剑光由包裹住两人,变作包裹住陈信一人,之后又逐渐包住两人,最后谢日言自己裹在自己的剑光中,剩下陈信一人在剑光外飘来飘去。

这时陈信才猛然察觉两人的处境,也不敢再做练习,伸手与谢日言再势均力敌的对了一掌。

这时他完全清楚谢日言的功力,掌中略带两成刚劲,只听砰然一声,两人同时向外震开,谢日言提着剑正不知该不该再上,陈信连忙做了个揖说:“谢兄功夫精妙万分,在下勉力周旋方可得免不败,愚意以为,今夜到此为止可好?”

谢日言听得此言,瞬问在脑里思索了遍,已知陈信有意相让,不由仰天长叹一声,向着陈信深深一揖说:“陈兄功夫深湛,在下万万不及,咋日愚鲁贸然挑战,万请陈兄恕罪。”

陈信连忙上前将谢日言扶起,说:“谢兄千万不可太谦,今日之战你我明明平分秋色。”

谢日言还想说话,忽听得左耳深处传入陈信的声音:“谢兄若要帮我,千万不可认输,切记!切记!”

抬头一望陈信仅是口chún微动,而自己右耳毫无声响,已经知道这必定是传音的功夫,终于明白陈信的内息较自己高强岂只一倍,但又这般嘱咐,只好默不作声。

这时两人的友人都已涌入场中,陈信转头望去,王仕学等人正又惊又喜的走来,那雷可夫笑嘻嘻的说:“陈信你是不是嬴了?”

陈信连连摇头;“谢兄招式如此精湛,我只是侥幸未输而已。”

王仕学疑惑的看着陈信,一时说不出话来。

一旁赵可馨喜孜孜的拉着陈信说:“陈信你好厉害,居然能和谢日言打成平手。”

陈信看着众人吃惊的表情,一面应答一面心想,看来就快瞒不住了,这时林美雅在一旁传来一句话:“陈信你过来一下。”倒是帮陈信解了围。

陈信一面答应一面快步走去,站到林美雅身前,林美雅还未说话,曹似同在旁忍不住的嚷嚷:“陈信你在搞什么鬼?”

林美雅连忙一挥手阻住了曹似同,一面与救护部的徐主任打了个眼色,向着众人发话:“各位队员,我们另外有事,现在由徐主任负责监场,好好的观摩练习。”

随后向陈信以目示意,三位主任与陈信向着中心快步的行去,留下徐主任看着满头雾水的众人,众人只好摇摇头,谈谈说说各练各的,直到深夜才逐渐散去。

陈信随着三位主任到达训练中心西侧的办公室,办公室并不大,不过在角落还腾出了空间放着一组沙发,三位主任坐下,陈信不知道刚刚做错了什么,不过近来发生了太多出乎陈信意料之外的事,陈信也慢慢的不再担心了,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立在一旁等着三位主任给自己答案。

这时曹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初露锋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