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三章 初为人父

作者:莫仁

无元七三三年六月十八日

到了第十一天早上,那雷可夫走到斥候部的演武厅,神秘兮兮的拉着陈信和王仕学到一旁,低声的说:“记不记得我说过要替你们做武器?”

两人闻言点点头对视一眼,心想难不成作出来了?但是那雷可夫又是两手空空的,这是什么意思?那雷可夫不再说话,引着两人离开演武厅,钻到自己的寝室中,三人盘膝坐下。

王仕学心急,连忙问:“你做了什么?”

“别急,听我说,你们知不知道卓卡是怎么来的?”

陈信倒是不知道,王仕学回答:“不是在两百余年前无皇五世命名的吗?”

他也只知道这么多。

那雷可夫皱眉:“我是问材料,你们知不知道怎么来的。”两人摇摇头。

那雷可夫得意的说:“我本来也不知道,不过在兵工部的休息室,一堆供试作的材料中,发现了一样奇怪的东西……”

王仕学打岔说:“那跟武器有什么关系。”

那雷可夫摇摇手:“当然有关系。我发现那东西是一种生化材料,想起上课时提过斥候部的标准武器就是用生化材料,作起来比较耗费时间,所以好像放了很久没人动,拿起来一看……”

那雷可夫两手张开比了比,“……大约是这般大小,将近二十公斤,正准备动手切割的时候,忽然觉得怪怪的,原来……”

那雷可夫声音压的更低,慢慢说:“原来是智能型的生化材料。”

“你是说,卓卡就是用这种东西作的?”陈信问。

“绝对没错,那时我发觉那东西对切割、穿剌等等刺激会有无意义的反应,我用元素搜查法,找寻他的智能中心,发觉竟然没有智能中心。”

“那就应该不是卓卡啊?”王仕学有点不耐烦了。

“这你就不懂了!”说到元素性质,那雷可夫可是权威,王仕学只好乖乖闭嘴。

那雷可夫继续说:“因为卓卡的大小不同,智能中心的功能也不同,所以我判断卓卡的主要材料一定是这种东西,然后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将各部分的反应神经牵系起来。”

“牵系不起来不就跟普通的生化材料一样吗?”陈信问。

“开玩笑,我那雷可夫岂会这样认输,我马上运用元素搜查法查看卓卡的构造。”

“这艘卓卡?安妮?”王仕学讶然失声。

“嘘——小声点。我发现原来卓卡的联系系统其实和人类差不多,不过在查探到智能中心的时候,被安妮的防御系统发现了,还好我逃的快。”

那雷可夫吞了一口口水,继续说:“所以我那时没查出卓卡的智能中心是如何设计,不过既然知道是以生物形式设计,就难不倒我,所以……”

玩起武器,那雷可夫真是天不怕地不怕,陈信越听越奇,连忙问:“那后来呢?”

“后来我取了一小块,试了半天,才发现只要将做好的神经丛结合,再加以有机化,因为本来就有电路联系,它就会自动组织成智能中心,而且还有回应。”

“回应?你说回应是什么意思?”王仕学奇怪的问,卓卡一向只接受指令的。

那雷可夫得意的笑了两声:“就是说会拒绝你的指令。”

“那不是麻烦了吗?”王仕学问。

“不,该说更像人类了。”那雷可夫回答。随后四下看了看,谨慎的伸出右手的手掌。

两人仔细的望向那雷可夫的手掌,看来看去还是空无一物,忽然由那雷可夫的衣袖中探出了一根拇指粗的rǔ黄色半透明物体,伸出来的部分大约十公分,后半还隐藏在那雷可夫的袖中,不知道有多长。

陈信与王仕学盯着这根无以名之的东西,只见那东西在那雷可夫的掌心直立了起来,摇了两下,彷彿向两人打招呼,这时那雷可夫说:“你们看这个。”

只见那雷可夫左手的手掌取了一块金属出来,接着说:“这是一小块铁,要是想把他转换成镍,因为原子序只差两个,以我的能力大约需要二十分钟,可是你们看。”

那雷可夫将两手靠近,那个rǔ黄色的小东西忽然向着铁块一扑整个包了起来,过了数分钟,小东西忽地又张开变回原来一根拇指粗的小棍。

两人再看那块铁块,不!现在已经变成镍块,再望向那雷可夫,只见他对两人得意洋洋的微笑说:“怎么样?”

两人疑惑的对看数眼,王仕学怀疑的问:“你做了一个元素转换器?”

那雷可夫得意的笑容当场消失,急急的说:“你们还看不出来吗?这是一个超越智能卓卡、能够自由变形,还能够能力增幅的划时代兵器!”

一顿又接着说:“你们看,原来以我的能力需要二十分钟才能完成的事情,加上它的帮助,只需要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时间,也就是它将我的能力提高了三到四倍。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和它的能力结合在一起,心意相通,更能增加客观的判断……”

“等一下,你和一根面条心意相通?”王仕学还是不信。

“不然你们试试。”那雷可夫好像真的火了,手一伸,意思是叫两人碰碰看,接着说:“只要接触到就可以。”

两人手一伸,碰触到小东西上,两人毫无所觉,片刻,王仕学手先缩了回来,开口就说:“那雷可夫,你开的玩笑不好笑!”这时陈信也缩回手,向着那雷可夫摇摇头。

那雷可夫一脸讶异,连忙说:“等一下,陈信你催动内息试试看。”他心想似乎陈信还有一点相信他的话。

陈信再伸出手,依言略为催动内息,忽然两人一震,陈信与那雷可夫两手向后弹开,王仕学还来不及奚落,那雷可夫已经在叫:“怎么会这样,不该是这样的,它不愿意与你们通讯。”

随着往头上的柜子一拉,跌落了两根比手臂略为粗长的rǔ黄色棍子,那雷可夫哀哀的说:“我都做好了,还没试而已,怎么会没用?明明催了内劲就有反应的……”

王仕学摇摇头说:“算了,陈信我先回演武厅了。”低头出了房门。

陈信心中不忍,举起了两根棍子抛了抛接在手中,大概一根差不多将近十公斤,心里也是不解,陈信是相信那雷可夫不会无端开这种玩笑,不过他说的效果为什么看不出来呢?明明不过是两根棒子嘛。

这时那雷克夫还在那念:“明明那时一催内劲就有效的啊……”

陈信心中一动,两手将内劲催了下去,忽然觉得一股奇怪的感觉由手心传来,陈信忽然有唤醒两个心灵的感觉,就在同时手上的两根棒子忽地一软,滑过手心,顺着手臂钻入衣袖,溜到了陈信的胸腹前后包围了起来。

陈信大惊失色,正想运劲震开这两个怪物,忽然感到这两个心灵传来一种孺慕的感觉,仿彿两只出生不久的小狗正依偎着自己,不愿分开,陈信的内息不由得一缓,这时那雷可夫的声音传来:“咦!就是这样,陈信,你做了什么它们怎么忽然听话了?”

陈信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如何回答?只好摇摇头说:“我没做什么啊。噢,我运了内劲送进去……跟这有关吗?”

那雷可夫连连点头,说:“对、对,我那时也是这样,然后它也是钻进我的胸前,足足二个小时后才敢探出头来。”

那雷可夫一面将手探往陈信的胸前,一面说:“陈信,我摸摸看……”

陈信知道那雷可夫的意思,点点头,那雷可夫将手伸进陈信的衣内,这时陈信忽然觉得被那雷可夫接触到的左半块,清清楚楚的传来拒绝的感觉;右半块似乎也察觉到,同时传来恐惧的感觉,似乎那雷可夫的手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陈信心中不忍,正要叫那雷可夫将手抽回,忽然觉出那雷可夫送了一丝的劲力进来,马上发现胸口一震,左半块将那雷可夫的手弹了出去,而这时左半部传来更为厌恶、难过的讯息,右半部似乎又惊又怒,两边同时惊跳不安。

陈信越来越觉得像是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依偎着自己,正害怕的哭泣,不由得将双手至于胸腹间缓缓的抚动,一面心中呼唤着:“别怕,别怕。”才慢慢觉得,两个心灵惊恐的情绪似乎慢慢平定,又回复原来一片温馨的感觉。

回头看那雷可夫,见他一脸疑惑的看着陈信说:“奇怪,你成功了吗?”

陈信苦笑的回答:“它们好像很怕你。”

那雷可夫闻言大怒:“怕我?这两个小子难道不知道是我把它们做出来的吗?你们两个臭小子给我滚出来。”

那雷可夫对着陈信胸口大骂,要是有人在旁,八成会以为是在骂陈信。

陈信胸口又起了反应,连忙对那雷可夫说:“别大声吓坏了……”一时陈信自己也愣住了,难道要说“孩子”吗?

那雷可夫冷静了下来,思索片刻才恍然大悟的说:“我明白了!”接着说:“这种智能系统,是一种认主的系统。”

看陈信似乎不了解,那雷可夫比手画脚了起来:“有些鸟类在破壳而出的时候,看到的第一种生物就会当作是自己的母亲,连真正的父母也不认得,它们就是这样,破壳的关键就在于送入的内劲,从此它们结合了你的能力,不愿再接受其他人内息的试探。”

“那为什么它们那么怕你呢?”陈信、心想,刚刚自己和王仕学都有碰那雷可夫的小东西,也是让他们两人碰啊。

“它们现在就像婴儿,陌生的事物会十分的恐惧,应该几个小时后就会好一点。”

“那么快?”陈信有点不相信,婴儿长的哪有这么快。

“不要忘记,你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你所有的思考,都会进入它们的智能中对它们教育,所以心智的成长会很快。放心吧,当初我三个小时就教的它敢面对这个世界了。”

“那么说,王仕学的……”陈信心想是不是该分一个给王仕学,转眼间两个心灵又传来无奈和害怕的感觉,陈信只好将这个念头压下。

同时听那雷可夫说:“来不及了,它们一定不愿的。算了,谁叫老王不信?别管他!”想想又说“对了陈信,你该替孩子们取个名字了,我这个叫……小黄?不好、不好,听起来像小狗……小蛇?小条?……”

陈信不管那雷可夫取什么名字,心中正在混乱,莫名其妙多了两个认自己做爹的孩子,以后还要拿来当武器,这么匪夷所思的事那雷可夫也搞的出来,以后是不是该跟他保持距离?

陈信叹了一口长气,向正在想名字的那雷可夫打了招呼,离开这间房间,回到自己的寝室,想着自己该要怎样才能让孩子快快长大?

到了寝室内,陈信枯坐在床上,心中想着,这么软绵绵的东西要怎么拿来当武器?当鞭子吗?转念又想,自己如果算是他们父亲的话,这算是个单亲家庭了,不过说来奇怪,那雷可夫的能力是很不错,但是如果像他说的这种划时代的兵器,怎么可能没人做过,又不是什么太特殊的东西,不过是卓卡的材料嘛?

咦,记得刚来安妮上的时候,魏其虑组长说过一样叫做“引力增幅器”的东西,难道这块是整个卓卡最重要的一部分吗?不可能啊,重要的东西怎么会让那雷可夫找到,他不会是哪儿偷来的吧?

不过自己也操纵过卓卡,卓卡的智能中心明明没有这种能力的啊,通常一般的智能中心最多不过能把所接触、所观察的事物通知操纵者,由操纵者下指令执行而已,听说军中的卓卡还加上“指令输入”的功能,虽然不大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跟现在这两个是绝对的不同,想了想陈信按下电信收发机,安妮上的智能中心传来等待输入的讯息,陈信向着收发机说:“请接参谋部薛乾尚。”

“您好,我是薛乾尚。”

“乾尚,是我阿信,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这么急,什么事?”本来在数小时后陈信与薛乾尚就有约了,难怪薛乾尚觉得奇怪。

“你知不知道卓卡上所谓的指令输入是什么意思?”陈信心想可能薛乾尚会知道。

“那是指卓卡的智能中心在制造的时候,所加入的情况指令,简单的就像启动和停止时的紧告鸣声或是食物系统等等的运作,特殊的比如说驾驶员昏迷或是不能操作数小时,卓卡会在发射回归讯息的基地中自动选择最近的地方求救,当然驾驶员也可以输入一些指示,比如说驾驶员休息时该往哪个方向,或是多久之后叫醒驾驶员等等……”薛乾尚慢条斯理的回答。

“等一下,回归讯息是干嘛的?”陈信不懂的事蛮多的。

“回归讯息是指不怕暴露出位置的基地,不断散发出来的电讯波,这种电讯波是专门用来让卓卡认路回家的。”薛乾尚尝试用简单点的说法。

“噢……”

“阿信你问这干嘛?又没有让你去驾驶战斗卓卡。”

陈信心想正是一言难尽,等一会儿两个小家伙敢出来的时候,用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初为人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