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第四章 祸福难料

作者:莫仁

内间不大,陈信放眼望去只见到一组沙发,还有张床,看来船长的房间并不豪华。

陈信来不及多作打量,船长的声音传来:“陈信,坐下没关系。”

陈信依言就坐,船长笑笑的说:“陈信,我知道你的父亲陈天豪也是一位军官,你想不想知道你父亲的消息?”

陈信连忙点点头。

船长继续说:“我刚刚帮你查了一下,你的父亲在攻坚战中表现优异,已经晋升为四级将官。但是……”

陈信心中不由得一紧。

这时船长面色一沉:“但是在我们前些天的一场防卫战役中,你父亲未能回到临时总部,不知道是受伤未回、还是被俘,因为战事是在我们所掌握的范围内发生的,所以可以肯定你的父亲只是失踪……”言下之意是指没看到尸体。

船长又说:“根据你的资料来说,你的能力已经超越了大部分的一级军官,所以也应该可以派去战场,本来像你们新来报到的是不会立刻派去,但是——”

这时陈信听到父亲的消息,忍不住抢着说:“报告船长,我愿意去地面。”

船长笑了笑说:“很好,不过还有一个问题。”转头望向参谋总长。

参谋总长接着说:“我们回到原来的问题,智能元素的事虽不算是你们的错,但是照理来说这种有反应的智能体是应该立即销毁的,除非……除非有留下来的必要。”

陈信想了想还真想不出必要性,心中大急,听得参谋总长说:“现在有一种可能性,不过要你自愿才行。”

陈信瞪大双眼,等待下文。

船长这时又接口说:“前几天,总部传来消息,现在只要是向他们投降的军官都被集中看管,无法渗透,总部希望我们派人以士兵的身分混入,但是派出的人能力又必须足够,才会受到肯定,这样才能由外而内逐渐进入敌方阵营的决策中心;不过似乎因为敌方中有叛变的高级将领,所以我们军队人员的资料都在他们手中,让高阶军官来假扮士兵十分容易被识破,反而危险;所以到现在我们一直还找不到适当的人。”

看了看逐渐了解的陈信,船长继续说:“你刚刚也听到战务总长说的了,总部要我们戴罪立功,所以因为一方面你的能力已经不低,另一方面又有容易隐藏的武器在身,听你们说它还可以将能力增幅,这样更加大了你的机会,这也就是参谋总长所说的必要性的意思。但是因为你是由于临时征召而来,这件事必须有你的自愿。”

陈信还没答覆,参谋总长在一旁又说:“虽然有一定的危险度。但是这样你可以保留这两件被浪费的智能元素,而且又有机会到地面见你的父亲,再加上若是成功的完成任务,你就将是整个战役中的英雄。”

陈信倒是不想做什么英雄,只是真的很想见见父亲,而且也不忍心将吉吉和乐乐销毁。

虽然是短短的几个小时,陈信其实已经把它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要是自己不去,这两个小心灵就只好夭折,陈信不再多想,点了点头说:“报告船长,我愿意去。”

船长一拍大腿,点了点头,向着陈信说:“勇敢的好孩子,你一定能为联邦争光的。”

这时参谋总长拿出准备好的笔和自愿书说:“只要签个名就可以了。”

陈信拿起笔正要签下,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报告船长,请问那雷可夫的小雷……嗯,他的智能元素是不是也可以保存下来?”

船长脸色作难的说:“他并没有必要性……”

“报告船长,他的只有半公斤不到,而且该是很好的研究材料。”陈信还在努力。

船长想了想后回答:“这样吧,我们先将他的智能体取下来,然后我再向总部争取看看,若能获得允许再还他。”

参谋总长接腔说:“反正据你们所说,离开后再还他应该也没关系。”

陈信心想,只怕小雷不愿意,但也无话可说,无奈之下只好低头签下了自愿书交回给参谋总长。

船长这时哈哈一笑说:“好,我们先出去,陈信你等会儿先别说话,这事可不能让别人知道。”

众人鱼贯走出外间,控管总长和那雷可夫站了起来,船长说:“二级士兵那雷可夫,刚刚一级士兵陈信已经将两件智能体交给了我,现在你也先将你的智能体交给控管组长,我们向总部征询后,若是可以还你们,再交给你们。”

一顿又说:“我保证替你们争取继续保有它们的机会。”

陈信知道,那雷可夫一定正在心中苦劝小雷,心中不禁十分的难过,过了片刻,由那雷可夫的手掌掉出了一团淡黄色掌大的小块,那就是小雷了。

控管总长将看似石头毫无生气的小雷拿起,小雷在控管总长的手中硬邦邦的,动也不动,看着眼眶已经泛红的那雷可夫,陈信低下头来,觉得自己再也不忍心看下去。

这时船长又说:“那雷可夫、陈信,这次虽然不是你们的错,但是毕竟联邦法规定不可以制造这种东西,所以现在你们两人,绝对不可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或是再私下讨论此事,就当作从来没有发生这件事。对了,除了王仕学和林美雅组长以外还有没有人知道?”

两人摇摇头,船长向着副船长说:“这事就麻烦你了。”副船长应了声是,转身走出。

船长继续说:“现在最好学着把这件事忘掉。那雷可夫!你先回去向小组长报到。陈信,你先留下来。”

那雷可夫应了声是,无精打采的向外走去,船长摇摇头又向参谋总长说:“也难为他了,让他的小组长这两天多用点心。”转头向着陈信一招手,说:“来这儿坐下,和控管总长研究一下这种武器的实用性。”随后向控管总长说:“他答应了,你试试看这种武器的优缺点,看能不能再改善。”

想来刚刚主管们就己商量过了,船长不必多耗chún舌,控管总长就已经了解,控管总长起身说:“报告船长,我先去拿点东西,也许有用。”

船长点了点头,对着控管总长加了句:“这样吧,我先去控制室,你和陈信研究完再向我报告。”

待高总长走出室外的时候,又向陈信说:“你记得,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这件事。等一下和高总长研究好了以后,你就先回去休息一下,我会再找你。”

说完后与参谋总长也向着卓卡前方的控制室走去。

这时陈信一个人留在船长室内,吉吉猛的说:“老爸,船长老狐狸。说话不可以信!”

乐乐跟着说:“有矛盾、有矛盾,小雷好可怜。”

陈信现在知道,吉吉乐乐都很聪明,虽然和陈信知道的一样多,说不定会有更正确的判断。转念又想,自己刚刚也有发现不大对劲,但是不为别的,就算是为了这两个小家伙,自己也会签了。

陈信心中想什么,吉吉和乐乐自然知道,乐乐难过的说:“爸爸好好,都是我们的错。”

吉吉也说:“老爸,我们一定会帮你的。”

陈信脑海飞快的转动,心想现在才数个小时,吉吉和乐乐就像小大人一样,如果自己想的事情再多方面一点的话,相信它们成长更快,于是脑海中东转西转,一面随着吉吉和乐乐的问题将思绪带到更远的地方。

忽然间思想转到了不该转的地方,吉吉已经抢着说:“赵可馨,老爸的女朋友。”

思绪这东西,陈信想拦也拦不住的,乐乐接着说:“还有林颖雅、许丽芙两个女孩。”

吉吉又说:“它们还不算女朋友。”

乐乐不认输:“可是爸爸都喜欢。”

天呀,自己从来不敢承认的事,居然被他们揪着讲,最麻烦的是还没法否认,陈信觉得头大,连忙向它们说:“好了,让我的脑子休息一下!”

这倒不是谎话,从吉吉乐乐会说话了以后,陈信的大脑还没能休息,最麻烦的是连它们争吵还都必须透过陈信才能吵,陈信想到这儿,吉吉和乐乐就不敢再说话了,只有传来歉意的思绪,陈信也不想怪罪它们,向它们说:“你们不知道的事还很多,暂时少讲、多听,以后再不时的给我建议就好了。”

吉吉乐乐安静了下来,只仍然保留着喜怒哀乐的情绪沟通。

陈信真正的休息了一下,不久后,高总长拿着一袋东西进来,对着陈信说:“那两个东西,该是能够任意变形却又不够坚硬吧?”

陈信点点头,却又忍不住说:“报告总长,我叫它们吉吉和乐乐……”

话才出口陈信就后悔了,眼前冷冰冰的高总长睨眼望着陈信,陈信心中七上八下的好一阵子,高总长才说:“好,吉吉和乐乐。”

陈信才松了一口气,高总长似乎也不是表面上那么不近人情,高总长继续说:“吉吉和乐乐因为全组织都是以智能元素所制造的,所以应该还拥有同化物质的能力,如果你也能分解元素,加上它们的增幅能力相信很快就会有变化。你元素控制还可以吧?”

陈信尴尬的笑了笑,回答:“报告总长,基本的物质分离还可以,转质就不会了。”

“够了。你先问问……吉吉和乐乐会不会吸收。”

陈信念头一动,吉吉和乐乐抢着说:“怎么吸收?不懂、不懂。”

陈信老实的讲:“报告总长,它们两个说不懂。”难怪不懂,陈信自己都莫名其妙的事它们怎么懂。

高总长也不生气,接着说:“只要将物质分解为原子状态,然后将之均匀的分布上表面,如果要精密一点的控制,大概每百个原子,就要配上自己的一个原子,不过当然不是这样硬配,而是在依立体薄片结合的同时,在每一小片上依此比例附一小丝的神经丛,六面都要开口,以透出神经丛;作的越厚就会越坚固,但是为了你的行动方便,不适合太多。只要一边大约五公斤的硬金属就好了。你听的懂吗?”

陈信有点头昏脑胀,虽然每一个字和名词都听的懂,但是还需要稍微思索一下,不过吉吉和乐乐已经叫开了:“老爸。”“爸爸。”“懂了、懂了。”

一个叫老爸、一个叫爸爸,陈信实在有点惭愧,老实的说:“报告总长,我还不大懂,吉吉和乐乐倒是懂了。”

高总长也不在乎,回答:“你不懂没关系,它们懂就好了。下一步……我们一边开始一边说,它们的能力该可以一心数用。”

有这么厉害?陈信更惭愧了。

“你先让它们尽量伸出来。”

陈信一动念,吉吉和乐乐各由左右手臂探了出来,这次与前次不同,它们只留下一部分裹住陈信的小臂和手掌,其他的部分沿着陈信的手掌圆圆的张开,好像陈信的手忽然大了数倍,变成两大片淡黄色的圆扇子。

高总长在身旁的一包东西中,取出两块泛出银光,亮晶晶的金属块,放在陈信变大的手掌中,这时吉吉和乐乐各把一部分的身体,包住金属,陈信讶然发现它们正在分解金属。

这时高总长的声音传来:“你在发什么呆?还不帮它们?”

陈信连忙运上元素控制术,穿过手掌延伸到吉吉和乐乐的身上,这还是陈信第一次运用特殊的能力到它们身上,陈信忽然发觉,吉吉和乐乐还有自己,在这一瞬间仿佛心神连在了一起,它们在作什么陈信一清二楚,不再像适才一般,被动的接受讯息,而也当场了解它们是怎么作的。

这时速度更是加快了数倍,陈信可以明显地看到金属块慢慢小了下去,而银色也均匀的往表面散去,这时陈信忽然灵机一动,问高总长:“报告总长,能不能多给右边吉吉半公斤?”

高总长眉头一皱,还是又从袋中取出一块一样的金属,运功捏下了十分之一,交到陈信的右手上,吉吉欢欣的包住这半公斤,两边心灵同时传来高兴的感觉,叫着:“我们一样重了。”

高总长不管这么多,向着陈信说:“再来就是建构任何需要坚硬的形状时,结构上要依照力学的原理排列……”

陈信因为吉吉乐乐的帮助,无须多费心神,就好比可以一面拿着石头一面对别人说话一样,听着高总长的话到这里,不等它们起反应,陈信就说了:“报告总长,力学不懂。”

高总长解释说:“因为硬质部分都是排列在外,内部的较软,所以中间必需有柱状的支撑,将任一边的受力,均匀的分散到全体,也就较不易被破坏,甚至比实心还坚固;还有,边缘的地方,必须作成锐利的形状,因为受力的机会较多,而且受力面积小压力相对增大,所以在这种部分必须留下多一点的硬质部分……”

这时乐乐已经完成随即施行,陈信的左半片马上变成一方片银光闪闪的锋利圆片。

不一会儿,吉吉也完成了,这时高总长将手中的金属块往前伸说:“砍砍看。”

吉吉抢着说:“老爸,我来!”

陈信举起右手,心想这不是硬金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祸福难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战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