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13章 猴族破击

作者:莫仁

这十多个古怪稀奇的两足东西竟然是一众刀箭配备的猴子!

领队指挥的是一头巨大的猩猩。

令飞鹰万分惊愕的是这队猴子居然穿着十分整齐前卫,比诺娃衣着打扮显然来得自如合适。

而且它们的穿戴显得十适宜出来狩猎,就像地球上的武士劲服一样短小束身,腕部与腿部居然还有黑色护套。

唯与有人类不同的是它们脚上穿的不是软靴或皮鞋,而是一付黑色的大爪套。

上衣领口钻出的都是一颗颗丑陋不堪的脑袋,宝塔糖式的头顶上满是黑毛,扁平的鼻子,突出的牙床骨。

这不是猴子还能是什么?

更令飞鹰感到无比吃惊的是,这些猴子的动作行为是那么似人类的自如活套,眼眸中更是闪出一种灵性之光。

那是只有人类才有的心灵之语,其中涵着喜怒哀乐与爱恨情仇。

领首的那只巨大黑猩猩正驻足而望,左右巡视着。

不一会儿,它似乎已窥察到了什么,正一动不动地朝岩石后的瀑布凝来。

诺娃更是娇躯惊颤,将头更加紧紧贴在飞鹰的肩上。

飞鹰此时也感到了一种威胁,不由伸手将她揽入怀内,又暗暗提气运力,凝神观察,伺机而动。

果然,正当那只黑猩猩提刀迈步走来时,一只猴武士急匆匆地跑来,对着黑猩猩叫喊了几声,并不断指着另一个方向。

那只黑猩猩迟疑了一下,似乎有点不相信,惊疑地朝瀑布处瞄了一眼,最终还是随那只猴武士走向另一边。

其他猴武士也尾随其后。

片刻,只听阵阵破裂声和咔嚓声传来。

飞鹰心神一震,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

忙轻轻拍拍怀中的诺娃,向她示意留在这里不要出来。

自己不顾她担心与祈盼的目光,轻身闪出瀑布外,绕过湖水。

果然不出飞鹰所料。

在离湖边不远的高地上,十多个猴子正在那只巨大黑猩猩的指挥下攀着微型飞船蜂拥而上,象撕扯衣服一样暴怒。

顷刻之间,什么东西都被摔烂,撕碎或拧坏。

然后扔得远远的,尤其是一些仪器。或带有指示灯的东西,更被它们砸得粉碎,碎片扔了一地,直至只剩下金属的外壳,好像它们见不得任何完整的东西。

飞鹰眼看着自己心爱的飞船被毁,意味着将被留在这儿不能再回到心爱的地球上去。

不由怒火中烧,大声叫骂了一句:“你们这些猴崽子,居然敢砸鹰爷爷的飞船,我要剥了你们的猴皮当被子来盖!”

一骂完转念一想,自己岂不又在骂自己。

做这猴子的爷爷不就是孙悟空?

一时竟也哭笑不得。

但他的叫骂声对于那些猴子来说不啻于惊天响雷。

所有的猴子立即停止下来,转首注目瞪来,尤其是那只巨大黑猩猩更是表现出了极度惊诧的神情。

飞鹰暗忖着:看来,它们并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出来阻止它们,。

联想诺娃的反应,如此想来,这里的猴子比人类还要厉害。

这可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实呵!

短暂的沉寂之后。

那领头的黑猩猩忽地展露出一个完全似人类的诡笑。

只见它一扬手,对着身后猴子低语了几句后那些猴子武士呼啦一声,全都跳跃下来,转眼将飞鹰包围起来。

飞鹰心头一边暗叹这些猴子动作迅捷有力,一边不禁对这样的对恃局面有点哭笑不得。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作为一名人类特工到了这儿竟然被一帮猴子采取主动给包围起来。

这多少让飞鹰的自尊心承受不了。

不过,想归想,眼前的局势还得给应付过去。

何况,这帮猴子手中还有刀箭武器,不可小视。

想到这,不由暗自提神运力,伺机而动。

果然,那些猴子一定捉惯了人。

它们本以为飞鹰会退缩胆怯,岂知对方依然挺立不动,毫无惧意,不禁有些惊恼。

飞鹰知道它们这样仍不过是虚张声势。

于是依然冲着局外不远处的黑猩猩做了一个嘲讽的怪脸相,笑骂了一句:“猴崽们,还不给我跪地求饶!”

那只黑猩猩虽然听不懂飞鹰的话意,但飞鹰不怕的态度已经惊恼了它,再加飞鹰的怪脸相,更是令它火上浇油,恼怒万分,再也捺不住性子,尖啸一声,举刀挥动扑下高坡。

那帮猴子随之也挥刀而上。

飞鹰闪身避过猴子的跳击,心中不由暗惊。

没想到这帮猴子竟如同人一般活动自如!

不过,飞鹰搏击经验何等丰富,岂是这些猴子能抵挡的。

所以正当又有两只猴子挥刀向他左右猛劈过来之际,飞鹰一声大喝,矮身缩脑,脚踢肘击。

只听“咔嚓”几声,两只猴子犹如西瓜一样被抛了开去,瘫在地上再不能动弹。

其他猴子一见有两名同伴被击瘫,立时惊怒起来。恢复了动物的野蛮本能,乱蹦乱抓。不成章法。

可对于飞鹰来说,在他近十年的军事严格训练里,有句话就是什么东西都可以作为武器,眼前这些猴子虽凶猛斗狠,但毕竟终是猴子,不如人来得四肢健如。

更何况落在飞鹰眼中根本不算是一回事。

所以,未等那只巨大黑猩猩欺身近前,飞鹰空手赤拳卷入到身前身后的猴子群里,左右前后,连连出击,而且都是讲究手法效率,一时让十多只猴子皆瘫倒在地,哀呼蜷曲,不得动弹。

那只巨大黑猩猩此时虽已欺身近前,但一时也惊呆住了。

它何曾见到过如此人类高手和这种效率十足的打法,脸上尽是惊疑与心怯的神情。

飞鹰停手而立,望着与自己对立而峙的敌手,心头再次涌出一种啼笑皆非的荒谬感觉。

想起刚才它如此霸气十足地指挥众猴子摧毁微型飞船和威武神气地扬刀冲下的模样,心中怒火重燃。

于是,存心要玩耍玩耍它,便俯身捡起一把长刀。

举刀前指,摆出有心挑战的姿态,向面露惊容的那只黑猩猩做了一个鬼脸,喝道:“来吧!尝尝真正的刀法!”

那只黑猩猩哪想到眼前的人并不如以往那般易于应付,他在短短片刻之间一连击瘫了十多个兄弟后竟连气都不喘一下,心中不禁有些惊慌,手上的刀不由晃动了一下,脚也不自觉的后退半步。

这一点岂能躲过飞鹰的眼睛,他哪肯放过它。

更何况瀑布后还有一个美女在窥视着呢,不表现够足岂肯罢休。

当下抢前而出,一刀劈去。

那只黑猩猩仓促之下横刀来挡。

“锵”的一声,那只黑猩猩竟给他劈得连刀带身跌滚在沙地上,可知飞鹰的膂力比之黑猩猩还要大。

那只黑猩猩以及众清醒的猴武士皆大惊失色,魂飞魄散。

飞鹰正慾再举步朝前,身后一个火热柔滑的身体扑贴上来,把他的雄背搂个结实,欢呼跳跃着。

显然是惊喜万分的诺娃。

飞鹰反手将她从后背抄贴到胸前,搂着她一步一步走向倒在地上的黑猩猩,摆出一付十足胜利者的姿态俯视着它。

诺娃忽地从飞鹰怀中挣脱出来,反身奔向岩石后面,扔出了一只死猴子的尸体至黑猩猩面前,又朝黑猩猩叽叽哇哇的数落了一通。

却见那只黑猩猩见到地上的猴子尸体后,双眸中闪过无限仇视的目光,慢慢爬起来,又朝飞鹰顾忌地望了一眼,黑手一挥,领着其它猴子三三两两地落荒而去。

天色rǔ白下来。

飞鹰首次目睹了另一种太阳神奇地坠落,犹如一个硕大无比的火球划落在地平线下,瞬息变成一片rǔ白云霞,超出人类的一切想象。

整理过衣束的飞鹰和美女诺娃在幽静的森林间拣选了一处大树荫下席对而坐。

诺娃不仅懂得自然取火,而且十分殷勤地拉着飞鹰坐下后便走近一棵大树,敏捷地爬到树枝上,钻进了密密的树叶中。

不一会儿,只见树叶上掉下许多香蕉似的果子。

不知是否肚子饿了,还是吃得新鲜,飞鹰吃得津津有味,甜浸了心,比之地球上的任何水果都好吃。

美女诺娃边吃着,边闪着蓝眸凝着飞鹰。

飞鹰暗思在这遥远的星球上,自己居然能同一位美丽女子面对面地坐在夜色野外,比起在地球上任何一次泡妞的经历都来得刺激。

想到这,不由又将身子朝美女挪了挪。

美女诺娃闪着亮眸朝飞鹰轻吐了两句,又低下了头。

飞鹰边打手势边问道:“说什么?”

诺娃抬眸再说一遍,并附了手势比划。

这一次飞鹰听懂了她的话音,那是一种有点像南美风情民族一带的发音规则,快而简单,甚至有点顺口。

原来诺娃她说飞鹰长得很高大健壮,她从来未见过有男人像飞鹰一样有如此雄魄的体躯。

飞鹰不由暗暗得意,方明白为何她一见到自己赤身躶体时那般痴迷、呆视的神情。

看来,这个星球上的男人都是“三等甲级残废”。

于是顺口说道:“这儿就你一个人吗?”

美女诺娃摇头摆手,表示听不懂,又让飞鹰多说几遍后才渐渐明白,黯然失神地道:“我的父母几年前都丧命于人猴争战之中了。”

顿了顿,面露羞色,连耳根都红透了,垂眸低首地又道:“而我却被他们给赶了出来,独自流浪到这儿;没想到竟会遇上你这么英武的男人!”

人猴争战?

飞鹰虽勉强听懂她的话意,但仍禁不住惊叹不已。

那岂非是在一下些科幻电影中所能见到的场景,没想到会是遥远的参宿五星球上的真实写照。

飞鹰忙追问道:“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了?”

美女诺娃美眸闪过一丝悲哀神色,口中唏嘘道:“这样的事时有发生。不过,那一次却是最惨烈的一场争战。是在六周元的中季!”

六周元的中季是什么样的时间概念?

飞鹰暗自低咕着,可能它是时间长短与地球上的六年相差不多吧!

心中一动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美女诺娃闪眸嗔道:“难道你看不到天上的星空吗?当然是夜季的时候呀!”

飞鹰喃喃道:“原来夜晚叫夜季啊!看来中季也就跟地球上的响午的时候差不多!”

美女诺娃摇头道:“我真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这儿一天时分早季、中季与夜季。一周元又分春周、夏周、秋周与冬周。这些你不会不懂吧!”

飞鹰暗叹。

虽说自己对太空中各种星体之间有时令差稍有理解,可是对它们具体的时令称呼确不明白,唯有撤过这个话题留到以后再去了解。

遂道:“既然你的父母双亡,那为什么他们还要赶你出来呢?他们是些什么人?”

美女诺娃黯然道:“自从父母双亡后,谁也不会照顾我了!更何况,我的身上有阴疤!他们说那是灾难之迹。”

飞鹰听得不禁有些膛目结舌,万分惊异。

连忙问道:“什么阴疤?”

诺娃双眸再次现出羞惭神色,双手禁不住捂住下腹,身躯后倾地道:“他们说正是我身上有阴疤,所以才让整个部寨招来杀身之祸,父母遭临丧身之命。可是,我小时候就是这样的!就算我经常洗身子也冲不去!”

说到最后竟慢慢抽泣起来。

飞鹰怜意大起。

想不到这美人儿竟有如此悲惨经历,难怪她对刚才猴子表现出那么激烈的行为。

不由伸手揽过她,拥入怀内,低首嗅着少女健康而清香的气息。

美女诺娃茫然仰首,泪眸中透出惊异目光,咬了咬嘴chún颤声道:“你不怕我有阴疤?他们可都是躲着我的!”

飞鹰坐直身子,用凸起的胸脯紧贴着她的柔背,手用力地往前一伸,插入她的兽皮短裙内,低头柔声道:“怕什么!我不但不怕,而且无论到哪儿,我都会把你带在身边!”

说着,大手抚摸着她的小腹,并未感到有什么疤痕存在,反倒是十分柔滑腻脂。

美女诺娃被飞鹰拥抱得身躯颤软,低吟道:“真的吗?”

飞鹰吹着她的耳坠道:“当然是真的!我飞鹰说话从来如此!”

美女诺娃从未经历过男人的调情挑逗,岂能经受得住飞鹰这样的老练手段,体躯打颤道:“噢!我真高兴!居然有人能够接纳我的身体了!噢!太令我高兴了!”

听到怀中柔顺驯服的美女如此之言,飞鹰再也按捺不住,更何况在月夜之下,更是心汹涌。

连忙展开拿手本领,一边抚摸亲啜,一边褪下诺娃身上的兽皮短裙。

月夜朦胧之下,顿时具凸凹匀致的美女嗣体展露在飞鹰面前。

一头长而密的金色秀发意态松懒地散有肩头,丝丝金发的梢尾挺立着一对浑圆精致的少女之物,*沟深而明显,两边对映着鲜艳慾滴的rǔ*,颤颤而立,犹如枝叶上晃动着的果实;顺着纤细的腰际延伸下去,一对纤长的双腿之间则是一片令人眼馋心恍的少女之源。

月夜更静。

飞鹰展露出一身雄健体躯,俯身压了上去,贪婪地亲吻美女诺娃的每一处香肌。

诺娃再也抑制不住体内的热潮,不禁被他挑逗得神魂颠倒,咿咿唔唔,呻吟不止,娇躯更是翻了上来与飞鹰紧紧缠在一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