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14章 阴疤之谜

作者:莫仁

一觉醒来,树枝间已透进了天空的鱼肚白。

美女诺娃还在熟睡,美丽的娇庞上荡漾着笑意与满足感的神情,秀发松散着,两只纤手依然拥着飞鹰的雄腰。

飞鹰静静地凝视着她。

想起昨晚她的娇媚与疯狂,心头不由一荡,暗笑自己泡妞居然能泡到另外一个遥远的星球上,就算老死在这儿也不枉此生了。

忽又想起另外一个问题——生存问题。

就算自己不能回到地球去,也应该在这儿寻得一处安身之所,总不能夜夜如此抛宿野外森林吧!

更何况,自己昨晚还曾答应过诺娃要带着她过日子,怎能在得到人家的处子之身后便将诺言抛置脑后呢?

想到这,不由再次低首凝视着趴在腿上的诺娃。

依然躶体的诺娃,此时低吟了一声后翻转了身子,仰靠在飞鹰腿上,一对浑圆玉rǔ与柔滑的小腹在黎明的曙光之下,更见其娇嫩金碧。

骤然间,飞鹰发觉了什么。

在诺娃平滑的小腹部位,赫然有一块斑迹。

虽呈灰色却在白色皮肤的照映下依然可见,而且形状怪异,曲折变化象一幅水描画,又似一块地图。

飞鹰大感惊异,心想或许自己昨晚*火胀昏了头脑,月夜之下不曾在意可能这就是诺娃所说的阴疤吧!

想到这,不由伸手摸了摸,竟平滑无痕,心中不由暗叹自己过于敏感,这所谓的阴疤不过是人的一个胎记罢了。

只是这块胎记的形状十分的令人惊异而已!

正摇头暗叹之际。

突然,感觉腿上柔软的身子动了一下,旋即低下头一看。

原来诺娃已醒了过来,睁开着她那美丽的蓝眸凝了一下飞鹰,眼中尽是女性羞怯与温柔神色,朝飞鹰微微笑了一下,又将娇首埋入飞鹰的怀中。

飞鹰体内再次涌出热浪。

但他作为一名人类特工精英,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何况此时他的脑中正被往后的生存问题所围绕,岂能一味纵慾放任。

忙压下心头之火,坐直身子,拥扶怀中的人儿,轻声笑道:“怎么样?昨晚还够舒服吗?”

美女诺娃似乎一下子听懂了飞鹰的话语含义,娇躯一颤,又挤入飞鹰怀中,脸如火烧地娇嗔道:“飞鹰啊,我可爱的男人,你让诺娃快要疯了!不是诺娃身上有阴疤,诺娃真想永远跟你在一起!”

飞鹰一下子清醒过来,扶正她,神色整地道:“怎么?你想离开我,又要独自一人流荡?”

美女诺娃茫然失神地点了点头,接着脸色转白,双眸透出痛苦之色,咬着下chún颤声道:“是的!我不想给你带来灾难与厄运。”

顿了顿,又垂首低吟道:“因为,你不知道我是多么地爱你!!”

飞鹰的内心一下子被她的高尚情操所带来的一种从未有过的情潮充满。

禁不住用力握住诺娃的香肩,低首凝视着她,语气坚定地说道:“我已对你说过,我不但不怕,我还要永远带你在身边。况且,你小腹上的斑迹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只是一专用…嗯…胎记而已!”

情急之下,飞鹰也下时找不到再适合的话语来表达,只好冲口说出“胎记”一个可能令诺娃十分迷惑的名词。

果然,诺娃闪过一丝惊喜神色之后又黯然迷茫地问道:“什么叫胎记?”

飞鹰禁不住挠勺皱眉,思虑了半天才解释道:“就是你在你母亲肚子里便有的,只是一种正常的表现…嗯…那叫做生理学…不,总之是正常的,并不会给人带来什么丧命之灾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飞鹰感觉到自己从未有过的理缺辞穷,甚至有点表达吃力,好在诺娃渐渐明白过来。

只见她见了飞鹰情急之下的窘状,抿嘴笑道:“好啦!我知道我的男人要说些什么。反正,我相信你就是了!”

飞鹰欣喜地拥她入怀,大声笑道:“这么说,你答应我不再一个人独自流浪了?”

诺娃猛地点了点头,又仰起首时双眸充盈着晶莹的泪花,哽咽道:“是的!从没有人像你这样留我在身边的!我好快乐,好开心的!我这一辈子全都依靠你了!”

言罢,双臂紧紧环住飞鹰的雄躯,将娇躯埋入飞鹰的怀中。

飞鹰听得内心一阵感动。

自己在地球上与女孩子相娱相乐,从来没有恳求过任何女孩子永远留在身边,没想到到这个星外异域竟然转变得这么快,其中原因连自己也一时说不清楚。

不过,转念一想眼下自己对这个星球的了解程度。

唉,暂时只怕还要靠诺娃来养自己才行了。

就在此时,脑中灵光一现。

暗忖在这个星球上,连那些猴子猩猩也能称霸一方,自己作为高等动物的人类精英应该可以轻易生存下来。

更何况,这儿也有人类生存,凭自己的智商与本领,若能找到他们,并且统领他们,成为他们之首领。

那么,到那时自岂不是犹如一国之主,呼风唤雨,谁人不从,还怕生存不下来?

想到这,心都有些飘飘然起来,不由低头问道:“你知道还有一些什么人住在这里?”

诺娃抬眸凝视了飞鹰一下,神情有些紧张,低首轻声道:“我知道的有三个大部:他们各自有单独的圈地,只允许与自己相同肤色与习惯的人进入他们的圈地,其他肤色的人一旦进入,必然会被处死,我们的部族叫塞尔族人有着如我一样的肤色;另外两部族分别叫龙番族与撒哈族而你的肤色就很像其中的龙番族人。”

飞鹰暗忖这大概便是最原始的种族分离。

如此看来,这个星球上的人种大约可以推定他为三个种族:一是白色人种,诸如诺娃一样的肤色,其中可能还包括棕色人在内;另一是黄色人种,就像自己肤色;其中可能包括混合人种在内;第三种便是黑色人种,就像地球上的非洲黑人一样。

想到这,他又问道:“那么,他们各自的圈地又在什么地方?”

诺娃再次抬首凝了一下飞鹰,这一次她神情更加紧张严肃,双眸中尽显忧虑与愁哀之色,轻声道:“要知道他们的圈地在哪儿也不难,只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飞鹰感到十分地惊惑,低头问道:“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诺娃轻叹了一口气,无奈地道:“因为,只有我知道他们的分布圈地在哪儿。”

飞鹰更加惊疑地追问道:“可是,这与答应条件有什么关联呢?”

诺娃站起身来,无声地背对着飞鹰,让她纤长优美的少女背臀展对着飞鹰,轻声又道:“有关联!只有你答应了我的条件后,我才能将真相告诉你!”

飞鹰感到其中必然涉及比较大的秘密,当下站起身来,从后拥住诺娃。

语气中肯地道:“好吧!我答应你的条件,你说吧!”

诺娃猛的转过身来,一双蓝眸尽透坚毅的神色,咬了咬嘴chún道:“这是一个涉及咱们同类是否灭绝的秘密,那就是我身上的阴疤!”。

飞鹰禁不住雄躯一震,失声道:“阴疤?”

诺娃用力地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是的,阴疤!让我来告诉你,我身上的这块阴疤是在我很小的时候,一次在天峰边玩耍时被什么东西给烙上腹部的!当时很小,甚至不曾令人看清。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阴疤也越来越大,并且随着月圆而扩大,随着月缺而缩小,有一次月圆时,我洗澡时被族人发现了,当着族人的面众人才发现了我身上的阴疤原来是一幅地图,上面清楚地标明了这个星球上人类居住在部族圈地的位置。再后来,猴族人进攻了我们的部族圈地,我的父母也随之而亡,接着,有族人便说是我身上的阴疤给全族人带来了灾难,他们便将我赶了出来。”

说到这,诺娃双眸中充满了热泪,转首仰望飞鹰,再次说道:“直到遇上你,我才被人第一次接纳。所以,我恳求你要答应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我身上阴疤的秘密,否则,你将会因我而遭受灭顶之难!”

飞鹰心头立时涌起无限怜情之情,暗叹这美女的身世竟然是如此的曲折离奇。

当下拥着诺娃语气诚挚地道:“放心吧!有了我在你身边,再不会让你受苦受难了。我也更不会遭受什么灭顶之难的!”

诺娃低声道:“我每天都向天峰祷告,求她开恩给我一条生路,就在我无所去处,独自流荡的时刻,天峰终于天开眼把你降下来给我,太令人高兴了。从此以后,诺娃便永远是你的人了!”

听得她如此柔情百转的话语,飞鹰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狂潮。

一把将诺娃揽腰抱起,俯首百般缠绵,一时春意满林间,美女呻吟和喘息声交响乐般奏了起来。

孤独寂寞多年的诺娃再次尝到了两性间融洽热情的欢娱之乐。

飞鹰撩起她丰盈挺知的玉腿,挎在腰间,正要剑及履及时,俏颜如火烧的诺娃不禁娇吟道:“飞鹰啊!天已亮了,我们要立即离开这儿。

否则,那帮猴族武士恐怕又要寻仇来了!“飞鹰立时清醒冷静下来,停止了推进,嘴上依然道:“怕什么,有我在,那帮猴崽子不敢对我们怎么样的!”

诺娃脸色微微泛白,轻声道:“可是,我们也应该去找些吃的东西了!”

飞鹰轻轻放下她,脑中泛起那群猴子,想起要去找另外一些人类,忙收敛心神,整装束发。

一旁穿好兽皮短装的诺娃更是艳丽照人,充满健康的青春活力,看得飞鹰不禁虎目发光,连连暗叹。

两人一同来到瀑布边梳洗整装。

飞鹰携着诺娃的玉手,走出低坡,登上高地,闯往远处那一片属于另一个星球的奇异的未来世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