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19章 吉凶难料

作者:莫仁

就这样连续走了四五天季后,离目的地天龙岛大约只有两天季左右的路程了。

飞鹰抱着游山玩水的心情,一边走一边观赏着与地球有些不同的自然景致。

一有空他便向龙集学习各种族语和如何同各族人相交往的经验,尽量使自己能熟练地掌握一些方言礼节。

同时,在旅途之中的停宿空闲里,飞鹰也练习剑击和射箭。

异族人送给他一柄长剑此时恰到好处地被利用上了。

对他这种在地球上是个全面职业的特工来说,虽说击剑和射箭也曾训练过,但毕竟不是主要项目。

何况,在这个星球上,再没有什么武器超过射箭和剑齿的了。所以才要更加勤练苦习。

当然,他亦虚心地向龙集和龙器求教,更把他们的剑术去芜存警,自创出天马行空般自由而最具杀伤力的剑法。

虽仍自感不足,但一时亦找不到可求教的名师,只好将就算了。

在夕阳的余辉里,飞鹰自顾在研习击剑攻守法,龙集和龙器二人皆已离去,一人负责采集野餐,一人负责察看四周形势。

只有诺娃刚洗完澡回来后便静静坐在一旁,捧着脸蛋闪着明眸注视着飞鹰。

片刻。

龙集神色古怪地回来后,将飞鹰叫到一旁,低声说道:“来,陪我看看那儿的情况,我们似乎遇上麻烦了!”

说着,拉着飞鹰的雄臂走向后方的一处高地。

展目远眺是群山叠岭,云雾绦绕的山林。

而眼前则是群山环抱的一片胜谷地,中间点缀着野林蔬树和萦绕百过的河流小溪,这里的自然风景美得令人心旷神怡。

这里却可能是兵家埋伏歼敌的最佳位置。

难怪龙集发觉其中跷端!

飞鹰不禁暗暗佩服龙集敏锐的观察力和超凡的警觉力。

一旁龙集沉凝半晌,忽生感慨,叹道:“想起这个世界上的人类,有时我也感到十分地丧气和矛盾。这个世界的绝大部份城池已被一帮猴族占据,剩下来的只是一些偏远丛山之中的野林旷寨。猴族精灵团结一致对外,处处绝杀人类,已逐渐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动物,而我们人类却不可与猴族同时而语,依然在相互残杀,掠夺对方的生存权利。唉!究竟我们人类想干些什么呢?”

飞鹰想不到他这样的一个武土有如此发人深思的感慨。

自己真想告诉他在遥远的另外一个星球上猴子只是被人类束缚有公园里当作玩物观赏。

但又知道此时无法向他讲清楚,就算说出来他也未必肯信。

遂转口,试探性地问道:“为何龙集兄有如此感慨呢?”

龙集脸色一沉道:“自各族人彼自相争以来,相互戮杀不止,不但削弱了我们人类对自然抗征的力量,还使另一族类猴族占据世界之主宰位置,成了我们人类的最大之患。现在的混乱形势,实则是我们人类咎由自取的恶果。再加一些族内背信弃义、贪慾名利的小人私下勾结外族歹人,内外联合,肆意屠杀自己亲族之士,他们也都是一帮卑劣之徒,也要受到这种恶果的惩戒。”

飞鹰脑中不由浮现出刚登临这块土地时所遭遇的人猴相斗的情景,联想起诺娃的动作,内心不免有些感慨。

出现这种局面到底是人之过亦是猴之过呢?

龙集继续道:“不过最蠢的还是那塞尔族人。原以为可以用土地和食物诱得猴族与他们结交,结果是引猴人圈,孤立无援之下被猴族大破族圈,血洗圈寨,族人死伤半数,一块天然屏藩尽然失去。后来举族北迁,重开圈地于野林深处,多数流离失所的族人或被其他族人所收为奴牲,或被猴族活捉生擒,养为标本,真叫人既可怜又可笑。”

飞鹰听得心神恍憾,想不到这猴族竟是如此厉害。

难怪那天诺娃见到小猴子,出手竟是如此地残忍无情,原来其中包含着如此血泪般的仇恨。

正沉思之际,忽听身后传来一声冷冷的声音:“看来我们已被撒哈族人包围了!”

飞鹰剧身一震,转首凝去,原来是神色冷然的龙器。

龙集微微颔首,沉吟半晌,朝飞鹰凝来道:“我们这里或许有他们要的样东西!否则——好吧!咱们先来吃个饱餐,再准备一下!”

飞鹰感觉到他的话中有话,却又不好追问下去,只得随他们返身回去。

吃完野餐之后,三人一起研究了如何布防和脱围的细节后,又分头进行负责的任务。

飞鹰独自在野宿的林子四周的斜坡上设置了棘荆障碍,只留一处隐蔽路径以防对方趁黑来攻时紧急脱口。

转身又去与龙集商量是否在林子边处设置一些陷阱机关,或扎些草木人来引诱对方力量,声东击西,如避重就轻地打他个落花流水。

一些建议说得龙集禁不住颔道称许。

三人一直忙到深夜才布置完毕,并决定先由龙器在四周守候。

飞鹰这才想起诺娃还独自一人坐在林中野餐处。

忙转身快步走进林子,刚进林子深处便看见诺娃正背对着坐在一处,托腮凝思。

长发挽成一束,自然地垂手背肩处,或许是由于多日来受到飞鹰的情爱欢娱的滋润的缘故,她的身姿越来越显得丰润娇媚,女性丰盈曲线从背扣着去依然被丰臀和削肩衬托得轮廓有形。

她似乎正陷于一片沉思之中,并未注意到飞鹰的到来。

飞鹰轻手轻脚走到她的身后,猛地一抱她的双肩,将她楼人怀里,问道:“怎么?独自一人在想什么来看?”

诺娃乍猛还魂,俏脸吓得有些微白,颤声道:“你…你坏死了!吓死我了!!”

飞鹰俯下头来,轻吻了她一下,安慰道:“不用怕,一切有我飞鹰在,不会让你有事的,万一今晚情况有急,我也会让你跟龙集他们先走一步,我或许会留后牵制对方,迟些时候我再追上来和你会合!”

诺娃闻言娇首低垂,沉吟了片刻。

娇躯忽地一转,面对着飞鹰,满脸都是坚毅的神色,道:“诺娃能得此幸福,毕生无憾。以前的流浪生活给诺娃的只是一片迷茫与无生趣,但现在却已知道什么叫做幸福甜蜜。诺娃不敢再求过多,但求一切保佑你能平安无事,也就心满意足了!”

言罢双眸滑下两行晶莹的泪珠。

飞鹰只觉有一股热流涌入心头,直至渗入全身每一处毛孔细胞。

他心中知道这迷人的美女确实已把自己看作她生命的全部了!

心神皆荡之余,不由用舌头舐掉挂在她脸上的泪珠,心中想起若是在地球上明天非立即带她去登记注册不可。

诺娃娇躯一颤,猛地扑火飞鹰的怀里,双臂紧紧地住飞鹰,娇躯厮磨着他。

飞鹰轻抚着她丰滑柔嫩的背部,心中不禁有些惊诧于她的反应。

诺娃忽地仰起娇首,一对蓝眸透出无限依恋神色,凝视着飞鹰,接着又腾出一只手,不停地抚摸着飞鹰的脸庞与粗脖。

飞鹰虽体内涌起阵阵潮动,却想到的是今晚状况,于是轻轻握住诺娃不停抚摸的小手,柔声道:“今晚我要保持警戒,以应付紧急情况,你先睡好吗?”

诺娃犹豫了一下,咬了咬嘴chún,终于点头答应。

飞鹰首次脑中闪出假如在这个星球上也能建立一个和平的国度,没有争拢,没有杀戮;只有与心爱的美人一起享受美满和幸福,会是多么美好的事啊!

诺娃重新埋首挤入飞鹰怀里,秀发的柔絮不断随风撩拂着飞鹰的下颔,弄得他亦不时难以抑制。

深夜一片寂静,林中半点声响也没有。

飞鹰搂着柔躯,倚坐在一棵大树旁,柔声道:“我想顺便问你一句,你们族内男子要女子结亲是否有些什么规矩?”

诺娃双臂缠上他的脖子,咬着他的耳朵轻轻道:“在我们族内不是男子娶女子,而是女子要男子。所以,只要那个男子愿意,便将一支长鞭送于女子便可结亲在一起。等生子后再由族老作证将两人关系向族中人公开便行了!”

飞鹰心中暗叹。

这么说来,似乎有点像地球上的远古时代的母系氏族时期的杂婚制,男人在族中的地位远不如女人来得重要。

照这样看来,那男人岂不是同地球上的“鸭子”没什么太大区别?

总听人说起有人在研制时空隧道,可以让人返回远古时代去看一看,不想到自己却坐个飞船来到了另一个星球上的“远古时代”。

极度劳累下,他渐渐睡了过去。

忽地惊醒过来,感觉到有些急促杂乱的声响由远而近,怀中诺娃也吓得醒了过来。

飞鹰拍拍她的肩头,吩咐她暂且不动。

自己则提起异族人送给他的铁剑,起身便走向林子左方。

刚走几步,迎上神色紧张的龙集,知道情况不妙,忙同他一起来到朝南的坡头。

龙器一人正独自伏在坡头向四处望去。

夜色朦胧下,天空刚泛起一丝白光。

表面看来平静的林野,宿鸟惊飞,间中还传来阵阵野兽的怪叫声。

龙集忽地脸色一紧,道:“来了!正是他们!”

飞鹰感觉到龙集神色从未有过的紧张与不安。

而凭着以往职业特工生涯的经验来看,此时对方应该仍在远处,并未形成合围之势,遂提议道:“龙集兄不若先帮我将诺娃带走,让龙器留下来和我一走牵制对方,明时早季在前面择处相会会卢龙集犹豫了一下,似乎在考虑些什么,又凝向龙器片响,终下得决心,伸手抓着飞鹰的肩头,感激地道:“好,一切拜托你了,我会带着你的女人在前面三叉谷口等你。“说完又转首望向龙器,注视了一会儿便匆匆转身进入林中。

片刻。

飞鹰远望见龙集拉着诺娃,身影一闪,便隐遁在没有设下陷阱障碍的一方林处里。

飞鹰此时御去心头任何负担,战兴即起。

回首向龙器凝了一下,两人交换了一个会心同力的笑意。

倏地。

林子边缘传来阵阵闷叫低号声,显然是对方中了陷并。

看来他们已开始摸索进来了。

飞鹰知道对方只是在让少数人先试探虚实,找准目标方位,而主力人数仍未启用。

忙低声叫住龙器,让他暂且不动,沉着气等候敌人大部人力,否则便达不到牵制效果。

龙器点头赞许,两人一同攀上一棵大树,伏在枝叶间向左右远望。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让飞鹰也是不禁头皮发麻,不住叫自己冷静沉着。

只见林子四周尽是杀气腾腾的持刀族人,夜色黎明之下,个个通黑的脸上画着些白红图案依稀可见,坦臂露胸,长发乱舞,不是撒哈族人还会是谁?

两队族人大约有二十多人,忽地分散开去,从另一边往林中摸索进来。

蓦地。

又有人惨叫连连,不是掉进布满棘刺的陷坑,便是碰到了一些机关,被半空掉下的木段石块之类的东西砸得头破血流,神志不清。

眨眼之间,抬出了十多个伤残颇重的撒哈族武士。

飞鹰暗叹这些撒哈族人真够愚蠢大意的,难怪连猴子都斗不过。

如此深林密野岂能随意进攻,不着道儿才怪呢!

看看时候已差不多,龙集与诺娃应该走得有一段距离了。

何况,对方必将吃亏得智,调整战术,进行第二轮猛攻,忙嘘声示意龙器,二人滑下大树,伏身两处。

四周忽地亮起点点火光,看来对方已燃起数十火把,不知是不是想采取火攻围歼。

只听林边传来一猛喝声:“什么鬼玩艺,还让我们这么多人摸到这儿来。真他娘的邪门,又不先告知哈爷一声他们到底在哪儿?”

飞鹰因同龙集学过一阵子各族人的语言风俗,所以方能勉强听懂。

从此人话语来看,他们好像是得人好处替人办事的。

如此看来,难道这其中另有隐情?

飞鹰感到有些纳闷与惊奇,不由转首望向伏身不远处的龙器。

却见他依然不动如山,只是握着长剑的手臂“似乎抑制不住地抖动着。

此时,已有几个撒哈族摸进林中,进入飞鹰二人的视线。

飞鹰一声低嘘,扬身而起,挥动手中锐器,左右划空,猛地掠向近在前面几个撒哈族武士。

几乎是同时,一旁的龙器也振剑滚身,分刺向另外几个撒哈族武士。

“唰唰”之声,数个撒哈族武士已仰首仆地,不知人事。

飞鹰心头猛的升起一股熟悉的感觉。

这似乎像是在执行一项绝密任务,干得既轻松又神速,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一旁龙器闪目凝来。

显然,他内心十分佩服飞鹰的神速身手和敏捷动作。

飞鹰约略估计,对方现在尚有二百余人围子林达四周,而自己却只有两人,如此敌众我寡的形势实有明显。

更何况自己根本没有打算去尽歼对方来攻人手,加上眼下只是牵制敌人,好趁机溜走。

心中一动,对身旁的龙器低声道:“不如换上这撒哈族人的衣服,趁他们待会攻防战全面拉开时,混在其中择路而逃吧!”

龙器也颔首赞同。

两人随即挑选地上适合自己身度的武土,快速扒下衣束,换在身上。

龙器所幸身量不算太高,衣束还好换上,可是飞鹰好不容易才将一件下装套上半腰,上衫却无法穿上。

好在撒哈族人上身多数坦臂露胸,飞鹰也只好将就地将一些衣束撕成条状环绕在上身,胡乱装扮一下就算了。

两人刚慾起身,忽听林外传来一声:“兄弟们,那边有消息,一部份人留下继续搜索,另一部分随我来!”

飞鹰剧烈一震,转首凝望龙器,感觉情况有些奇妙。

难道龙集与诺娃他们出事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