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21章 异族兄妹

作者:莫仁

在宇宙里,每颗星球代表着一个独立的世界。

而在这个星球上,每一个族寨的圈地则又代表着一个独立的王国。

异族之寨就是一个隐蔽丛山之中的独立一国。

在这里,异族人彼此依存,相守相约,在相互分配了生存任务的同时,亦建立了一整套话如王国制度的规约。

而异族有这么一对兄妹便是整个异寨人心目中一直敬佩与推崇的“蛱手”(意即专门收取别族情报的高级间谍)。

哥哥叫异烈子,妹妹叫异夕女。

此时,在异寨后山的一处隐蔽溶洞内。

异族兄妹,异烈子和异夕女两人均眉头大皱,看着土台上静静平躺着的男性长躯他的身上一无所覆,赤躶着肢躯。雄健贲起的男性雄胸轻微波动,显示他仍有气息。

异烈子转眸凝了一下身边的妹妹,叹了一口气道:“若不是他能拥有超凡的生命力,我真不敢相信一个人能在那样的情境下坚持几天几夜,更何况他似乎不像这儿的任一人种的族人。这确令人费解。”

妹妹异夕女的秀目落回到他那赤躶的身体上。

这是个难得一见的、非常强壮,威武和雄魄的男性躯体。

若非皮肤显得嫩白了些,可算长得非常有性格,假如他能现在站立起来,只不知他穿起族人衣服时是什么样子呢?

可对于这个眼前的男人,异夕女其实也已经有过一面之缘,只是当时情况紧急,并未十分仔细地观察他。

留给她脑中的印象只是个模糊的印象——只记得他的身材又高大又健壮。

如今,却又巧遇地救了他。

他就是受伤昏倒在河水边的几天几夜的飞鹰。

此时,飞鹰虽已没有生命之危,却依然昏睡不醒,这令妹妹异夕女十分地担心和碳急。

哥哥异烈子冷毅的双眸透出一股坚定神色,续道:“我们不如将他送给巫公吧!或许巫公能解开他身上的毒伤。”

妹妹异夕女娇躯一颤,惊醒般地向异烈子凝来。

哥哥异烈子见妹妹疑神望来,秀后间尽是忧虑,不由涌起一股怜意,揽住妹妹的肩头,以充满自信的口气道:“没关系的!虽然巫公他一向诡秘怪异,但毕竟我们曾有很多次帮了他的大忙。况且,今后没有我们不断向他提供情报,他又怎能得到更多的稀奇宝物呢?”

妹妹异夕女深深吸一口气,眼光回落到“他”

的身上,脸上现出古怪的神色,依然没有说话。

异烈子看着她刀削般的秀丽轮廓,叹道:“真希望他的毒没有浸入到心脏和神经,否则,巫公一定把他改造成另外一种‘人’了!”

妹妹异夕女猛地震声道:“就算他毒已攻心,我也不允许巫公对他进行改造。毕竟,他也曾帮过我们,既然救了他,就要救到底。”

哥哥异烈干点头表示赞同。

可是,如此优秀难得的“人版”,巫公能放过吗?

同时心中暗叹,这人要是被巫公禁闭在巫灵洞内,直至他完全被调唤好,而又发觉没有任何人的天性,那他才有望被放归于天日,外来执行种种命令。

那可能是数十年后的事了。

那将是多么悲惨的命运呵!

不,绝对不能。

异夕女回复了她的清冷自若,问道:“不知巫公的那个騒女还在不在巫灵洞?

异烈子忽地神色一紧,脸泛红色,愣道:“不……不太清楚。或许不在,外出执行任务了吧?”

异夕女露出古怪的神色,沉声道:“到了巫公那儿,若是那騒女在的话,哥哥你得想法子阻止她打坏主意,知道吗?”

异烈子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怯意。

尚未回答时,异夕女已转身离去,随口说道:“好吧!我先去准备一下,明天恰巧有西向风力,我们正好可以借助‘风翅’去找巫公吧!”

异夕女平稳地搭飞着一‘风翅’在前面引航。

她正俯视着地表山峦起伏的自然景色。

而她身后紧跟着四、五副迎风飘飞的“风翅”。

他们都是异族“蛱手”的精英,跟随她兄妹多年出生入死,忠心一片。

其中一副左右飘飞的“风翅”便是哥哥异烈子,“风翅”上悬附着的正是仍受伤昏迷的飞鹰。

巫灵洞其实只是巫公自己生活的一个天然溶洞,至今兄妹二人也未曾进去过。

不过,在巫灵洞方圆几个山域都有巫公人手派驻,不过那些人很大部分都是一些已失去人的天性和灵智的“改造动物”——“人版”。

如今,巫公已发展成诸如一个族类般的圈地。

他手下有智者、侍者、将令、武伺、术者和巫使。

这六大人物直接听令于巫公一人,各司其职。

构成了巫灵洞的最高首领层,他们可以自由出入巫灵洞,执行巫公的命令。

在这六大人物的下面也逐层逐级地分类司职,建立了一套严厉森明的规约。

由于巫公所辖圈是一处绝域地带,常年冰雪封地,野林环绕,而且又常发生地动山荡,(意即地球内心运动所引起的地表激烈运动)再加,巫公一向与外界族人联系甚少。所以,一直以来不末外族人所不注意。

当然,除了异族人。

因为,他们是混族人种,性好结游,悟智极高,所以也甚得巫公所赏识。

渐渐接近了西北绝域地区。

这儿依然白茫茫的一片。

当然,除了一片片苍绿得有些发黑的野林层层环绕外,别无它物生气。

正因为此,所以它才避免了一次又一次猴族军队对这儿环境的改造与侵犯。

这儿才是这个星球上最原始的地貌。

地表种种景致在异夕女的美眸秀目之下延展四处,光面和暗影的强然对比使得这儿的山峦野林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美态。

尤其是远方的一座巨大环形山,更使人联想起这儿地表发生激烈动荡时的狂暴情景。

不过,这似乎都是好久以的事了,自从巫公进入这儿以来,似乎并未发生过了。

那儿便是巫公所居之所——巫灵洞。

四周环林峰峦便是他的圈地。

此时,远方掠出一道美丽的彩光。

那是巫公手下的护卫向他们发出求证的信号。

看来,他们早已发觉异族兄妹的身影了。

异夕女回首朝身后的人打了一个手势,抛出了一道粉层。

霎时在空中现出无数火花,耀目无比。

立刻,又有一道美丽的彩光掠空而过。

看来,准备降落的时刻马上到来了。

巫灵洞内。

一块巨大的方形石桌的两旁,正挺胸端坐着六个人,耐心屏气地等候着他们的首领——巫公。

这六个人物分别是智者卫老、传者歹傣、将令石旦、武伺彪腾、术者匠灵子以及巫使姹妮子——巫使姹曼的妹妹,一位与姐姐通异不同的荡女,虽貌若天仙丰姿丽质,却一向以玩弄和征服男人为乐,多年来与姐姐素不相和。

而姐姐姹曼则端庄婉雅,生活守约节制,从不随便与男性取乐调笑,连巫灵洞六大人物之中最出名最有魅力的高大男子武伺彪腾,都臣服于她的美貌之下,一年来一直对姹曼展开不同程度的爱情攻势,希望能得到这个冷做美女的芳心。

只可惜一直未能如愿。

忽听一阵如银铃般的笑声从后幕厅传出,紧接着是一声男性雄壮的声音:“娇妮子,别闹了,本公要出去开会了!”

又是一声桥妮之语传出:“好,让小女子替巫公收拾一下吧!咯…咯!”

娇笑声不断。

守在厅外圆桌上的六大人物中有三人皆不约而同地捞了一眼姐姐姹曼。

显然,他们对此反感的情绪已牵怒于姹曼身上了。

姹曼轻抬秀丽的明眸,回复一付恬静无波的神态,轻轻地嘘了一口气,并未说什么。

坐在姹曼一旁的彪腾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潮动,首先叫道:“你们为什么要将这些无辜之罪强加于姹曼身上?这可是她妹妹的事,不关姹曼的事!”

语气顿了顿,又转眸瞪向对面的将令和传者,大声道:“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将令石旦虎眉一皱,冷哼了一声,并本应答,倒是侍者歹傣眯起双眼。皮笑肉不笑地吐了一句:“你说呢?咱们的大武伺?”

彪腾再也受不了侍者歹傣的阴阳怪气,暴喝道:“你——”

却一时无辞以对。

姹曼依然闪耀着秀慧的深眸,往身边的彪腾飘去,嘴角逸出一丝微微的笑意淡然道:“武伺你的情绪在不停的波动,是否有什么忿忿不平的事牵涉到了你呢?”

她的语气和动听的声音与她外表的清艳同样是无法与匹敌的。

彪腾早习惯了这个美女的浅笑淡然,只是自己每次的心神总是被她的一颦一笑牵着。

或许,只有对着这个美女,彪腾才知道是多么好地控制了自己。

其实,在姹曼的内心深处并未憎恨过这个男人,只是他无法这个男人挥泄感情,哪怕是一点点都没有。

原因只有一个,彪腾无法给姹曼什么动力来催发她内心一直平静的情波。

忽地,一声雄性笑声从内厅传出。

众人皆心神俱震,一齐向后厅口注目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