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22章 巫灵之公

作者:莫仁

一声朗朗笑声从内传来,回音荡洞内。

正外厅六人神色紧然之时,只见一个无论体形和手足均十分粗壮的男人,身披一件金黄皮袍,虎步龙游般地走了出来。

只见他黑郁的头发自然按散,却不遮脸目,一对细长小眼,牌光精闪,予人高深莫测的威努感觉。

一张大嘴不受控制的笑开着,浓眉斜调,令人不明白他的笑意所含的是什么。

而在他的高大身躯的一侧,则依偎着一位衣着性感的妩媚女子。

衣束飘飘,躶露出了大半截酥胸和丰润结实的大腿,一头黑发长而直,垂了两束至胸rǔ前。

一对眼眸长而媚,水汪汪的诱人至极点,加上她那笑清风流样儿,难怪她能深得男人欢心。

众人一见,立时皆站起来,俯首道:“恭请巫公!”

巫公双眸精光一扫,神容又十分自然地笑了笑,大手一挥,郎声道:“好!好!各位请坐!”

正当众人坐下之时,那位妩媚女子发出一阵荡魄摇魂的铃般笑道:“今天巫公把各位招来,尚有许多事要问大家。不过,今天的会议则有我来主持,各位意下如何啊?”

姹曼首先皱起秀眉,侍者歹傣则从容一笑,没有说话,显得高深莫测。

倒是武伺彪腾似乎看到他的心中人诧曼不高兴的表情,首先叫道:“我武伺彪腾有重要军情向巫公报告!”

言下之意,摆明不吃姹妮子主持的一套。

谁知姹妮子竟毫不以为传,转身对巫公嗲声道:“巫公不是在座听着吗?对不对吗,巫公?”

巫公依然是一阵哈哈大笑,道:“好吧!武词有什么军情快向本公报来吧!”

武伺显然不甘于巫公的态度,顿了顿,才不情愿地说道:“我们在圈地最东边区建立的十几位武装哨察寨,监察敌人的动静,可是却完全找不到猴族的踪影,亦猜不到他们下一个要攻击的目标族寨,真的很奇怪。”

统领军赛的将令石旦插入道:“我仍坚持大举反攻猴族城池,夺取其军械,收复族类族地,将危害我们类的猴族彻底在这个星球上消失。”

姹曼再次皱起秀眉,她依然未说话。

侍者歹傣眯起一双小眼,微微颔首道:“可以这样做,这样我们便可扩大咱们巫灵洞在外面的声势,占据更多的圈地,使咱们巫公英明领导普照各处圈地。”

巫公闻言,双眸精光一亮而逝,旋又笑不作语。

倒是姹妮子桥笑着凝着传者,媚道:“那样的话,咱们的传者歹老先生便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了,对吗?”

侍者歹傣干咳一声,不自然地笑了笑。

众人皆知道他一直想巫公再批出一块圈地给他扩建所谓的“乐土”。

那完全是一处男女纵慾乱性的地方。

姹曼俏容现出淡淡红晕,咬了咬chún,微微垂下唤首,这付美态令一旁的武伺彪腾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将令石旦轻哼了一声,虎容呈现出一付鄙夷的神色。

巫公精眸扫视了一下,忽地,对坐在他近首的智者卫者道:“智者,您老以为呢?”

智者卫老一向不易过早表明内心的想法,总是先听别人畅谈后再慢条斯理地分析起来,所以,他的意见往往被巫公所采纳。

这一次依然如此。

卫老缓缓站起身来,朝巫公微微一颔首,持着胡须道:“巫公,依卫老之意,咱们目前尚不能对猴族采取行动。至于原因,属下卫老已曾说过。首先,我们对猴族的都城内务防卫情况一无所知,无法估计对方实力;其次,猴族目前已占据了天时、地利的两大优势,它们武器优越于咱们族类,武土的战斗神经和精神力量都一向激昂;再者,咱们并未取得对其他族类支配权,尚有一些族类对我们还处于退避和仇视态度,如何才能支配他们的兵力还待努力,因此,若此时大举反攻猴族,只会有两种恶劣结果。”

巫公神容闪过一丝惊意。沉声道:“好,说下去!”

卫老一曲身,应了声:“是!”

众人此时皆不作语。

卫老凝了一下石丹,有点意味深长地续道:“一种结果是咱们在巫公的英明指领下,大举攻破猴族城池,将之赶尽杀绝,但随之而来的局面便是其他族类出来与咱们争抢胜利果实,那时的我们刚与猴族大战一番,处于元气伤复的防段,岂能与众多族类再作厮斗,唯有退出来,看着别人抢了我们的胜利果实。另外一种结果当然是大失败,就如其他族类曾经历过一样,最终导致族毁人亡,圈地被抢。”

说着,智者卫老转首凝向侍者歹傣,微笑地说道:“到时候,咱们不要说扩建‘乐土’,只怕‘安足之土’也难噢!”

卫老的话一完,巫公神情一动,双眸闪出一丝怒意,旅又逝去。

智者和术者二人皆微微摇首。

显然,巫公的神情变化并未逃过二人的眼睛。

倒是姹妮子娇笑一声,朝彪腾抛了一记媚眼,道:“难道这里不好吗?还是武伺先生另有佳所?”

这句话可不轻不重,让武伺彪腾有点吃消不起,却支吾地应不出好辞来。

此时,一直未说话的姹曼轻启樱chún,淡然一笑道:“武伺先生可能久未替巫公立下战功而心生推急了吧!咱们巫公可是不记别人小思小酬的!所以,你若是想报达巫公一生知遇之恩,就必须蓄力干好自己的本职,届时一旦时机成熟,巫公需要你之时,可以一展雄心,为巫公立下赫赫战绩。”

众人皆不知觉地微微颔首。

武伺彪腾禁不住向姹曼投来感激和心醉的目光。

显然,他有点抑制不住,似乎又给一剂强心针,令他神飞心驰起来。

而姹曼则心中轻叹。

自己总是如此心软,虽然外表冷漠,却在别人陷入困窘之时,总是替人解围。

巫公一声笑声打破了大家的沉默。

“哈,哈!”

旋又笑道:“咱们巫灵洞内唯一的圣女姹曼说的真好!本公得众位扶持,自是上天之德,也是咱们‘巫灵洞’的天份。至于反攻猴族的事暂且依卫老之意。

不过,本公不忍看着众多族类受一帮恶灵猴族的肆意屠杀,所以,一定要把天下族胞解救出来,成为这个星球上的真正主人。“众人皆俯首称是。

唯有智者卫老笑不作言。

此时,忽听门外一声传报。

只见有一使者趋步进来,走至巫公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巫公神情一愣。心中暗忖,异族人此时不清自来,难道有事求我?

若是如此岂不是正中本公下怀,脑中不由冷起异夕女清丽脱俗的秀穿。

不顾众人惊异神色,大手一挥,郎声道:“今天会议先开到这,现在散席!”

巫灵洞后寨偏厅内。

飞鹰平躺在一块巨大的磐石上,双目紧闭。

事实上,他除了全身沉重无力外,体内气流却是依然流畅。

他并不明白自己为何会飘到这块巨石之上,亦不知道到底是谁把他从水中抱起。

然而,他却感到自己体内有一种奇异的气体在倒流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像一种逆向思维,血液像水一样从低处往高处倒流,体温是受冷则热,受热则冷,完全与外界相异。

而他体内随之倒流的血液在不断的产生一种能量,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简直像脱胎换骨一般。

他的思感也延伸出去,透过云层,进入一处飘渺的境界。

在那里他吃了很多东西,又吐了很多东西,但每次吃吐都令他全身透彻,贯畅一通。

他自己似在梦中,尽量争取集中意志,把能量凝聚和运会,力图回复正常,对抗着来自肌肤某处灼人刺心的痛楚。

这是一种既新鲜但又不太真实的经历。

就像他的思维完全告别了他的躯体,来到了一个极端的空虚层,他想继续用呼吸来吸收能量,但却不自然。

猛的,一种明悟贯彻他的整个灵魂。

就在那个奇异的虚空层里,他遇到了一悄然亭立的女子背影,一头长雪如泻瀑垂下,正当他尽力奔将过去之时,眼前出现了处巨大的溶浆池,火红的岩浆奔腾翻滚,热熔袭人。

忽然间,他的思维与灵魂跨越了遥阔的时空,飘过巨大的溶浆地,来到对面。

此次,他看到了一个绝对雅致精美的俏容。

有着宇宙灵秀之气的气质,垂肩涛洒轻柔如飘瀑的乌黑秀发,冰肌肉骨似透明般而又吹弹得破的清丽肌肤,婀娜苗条纤瘦合度的修长体型,正以优雅完美的姿势和清莹皎洁的神采,凝视着他。

他瞬时感受到了一次更强烈的爆火动袭卷他的整个灵魂。

并且,纤纤携着他的思维进入她的内心空间,感应着她的更深沉的内心物语。

那是一种充满渴求挚爱的生命体。

那亦是一种追求和谐生命的自然物语……

异夕女蹙眉凝着沉昏不动的飞鹰,不由轻叹了一口气。

异烈子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轻声安慰道:“不用担心,他很快就会没事的!巫公会答应我们的请求的!!”

异夕女抬眸望了一下自己的哥哥,向他感激的一笑,微微点头道:“怎么巫公今次如此之迟,还未召见我们呢?”

言里,神色又是一黯,望了望磐石上的飞鹰。

异烈子愣了一万,心神虽有所惊惧,却不忍再拂她的心意,缓缓道:“或许咱们来的不是时候,碰上巫灵洞有什么大事吧?”

异夕女呆了半晌,道:“可是,万一他的神经与灵智被毒流催动,随之而来便有可能出现种种极端情况,唉!”

异烈子也神色凝重之极,沉声道:“若真是那样,我们却也无法。不过,依他这些天季的状况和超凡的体能来看,我想毒流还不至于对他造成任何极端情况,你还是为放心好了!”

语气顿了顿,又缓缓吐道:“只是——只是,巫公一直对你——”

异夕女俏脸泛白,旋又有点软弱地道:“待我们先和他见上一面再决定如何做,好吗?”

异烈子走上前去,拥着她的肩膀,点头道:“看来也只好如此,万一有什么情况,咱们还可以通过圣女诧曼来向巫公求情,如此他也应该接手一助我们的!”

异夕女点了点头,望着磐石上依然平躺着的飞鹰,心中泛起另一种怪异的感觉。

这个与自己只有一面之缘的雄伟男人会不会出现另一种奇迹呢?

正思虑问,门外有人报传:“巫公请二位到后厅相见。”

兄妹二人皆喜,不由多思便随来人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