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23章 慧质兰心

作者:莫仁

巫灵寨后一处林郁小园内,搭建着一处横木结构的楼阁,四处苍枝环绕,幽僻恬静。

楼阁内。

靠窗而倚的诧曼一只玉臂独撑臻首,双眸似水似雾般凝着远处,一头秀发拢于胸前。

显然,她已陷入一片沉思之中。

在她的思绪深处,猛的坠入一个雄魄健壮的男子躯影,正带着某种诱人的气质与魅力。直达她的思绪尽头,并带着她的思绪飘向很遥远的虚空……

在那虚空尽头,他们相互凝视着,交流着彼此的心绪,感受到一股股沁人心脾的暖意袭卷全身,充分享受着每一个细胞相结合产生的快意猛地,周身感到一阵热焰,思绪被带至一处烈焰溶浆池,那可是巫公一直想将之能量转吸入“人版”体内的实验场所。

我的思绪怎么会被带到那儿去了呢?

娇躯一震,诧曼骤然还神。

刚慾转身,一个俏丽娇娃飞扑进来,娇笑道:“怎么?我们的圣女也有失神思春的时候?”

诧曼五颜酡红,闪身抓住对方娇臂,轻叱一声道:“死妮子,竟敢乱吐亵语,看我不整死你!”

谁知,那俏丽人儿竟不躲不闪,挺起酥胸,嘟嘴嚷道:“怎么,想杀我灭口呀?既是这样,就说明我芙红说中了!”

诧曼更是羞不可抑,偏又气结语塞,抓住芙红的玉臂,瞪着一双秀眸不知所措起来。

那芙红抿chún“噗嘘”一笑,似桃花绽开,明眸闪出异光喜道:“诧曼姐姐,快告诉我是哪一位奇男打动了你的心啦?”

诧曼望着眼前娇巧可人的芙红,脑中闪过刚才那个幻影,垂首道:“你总是这样惹我无聊。明知我一直心静如潭水,向来不为男女情欢所动,哪会有什么令我心动的奇男?”

芙红一双亮眸凝视着诧曼。

片刻,在察觉到诧曼神容异变之后,娇颜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轻声笑道:“要不,你的思绪肯定有了什么萌动或幻想,对不对?”

诧曼不禁惊叹这位红颜小知己的潜力观察,不由没好气地问她:“你不好好随一帮女弟子学功,怎么会跑到我这儿来啦?”

芙红俏chún一抿,叹道:“唉,我怎么也受不了她们的言行放荡,好不自重的表现。在那儿岂能练成什么功术,我看不如跑到姐姐这儿一学你的‘思感术’呢!”

诧曼秀眉微蹙,神色忽黯地道:“真不知巫公是怎么想的,如此迷乱下去,人心靡软,兵力渐弱,如何反攻猴族?”

芙红连珠反击道:“唉呀!我的好姐姐,只有你才相信这些辞令?什么反攻不反攻的?灭了猴族又能怎样?到头来还不是咱们这些正经人受罪!”

诧曼惊异于芙红的反应,不禁一整神色,责道:“芙红,你怎么会有此想法呢?到底谁给了你这些想法?要知道,若是被巫公晓得,只怕连我也保不了你!”

芙红一看诧曼的神色,便知自己言语说过了头,忙一吐香舌,道:“好了!我以后小心说话就是了,对了!我看见你的老朋友异族兄妹来了!现在寨后偏厅等候着巫公的召见呢!”

诧曼秀眉微蹙,轻叹道:“怎么?巫公又召他们去干一些冒险的任务啦?”

芙红一闪明眸,沉声道:“此次好像是他们不清自来,而且还带了个受了重伤的男子前来。”

诧曼神情一紧,趋身惊异地道:“不请自来的?难道是要巫公替他们的伙伴疗伤?”

英红低首道:“很可能是这样的!不过,那异族妹妹好像十分地着急,担心那受伤的男子!话可说回来,那受伤男子长得倒魅力十足,雄健体长,壮魄无比,若是有双迷人的眼眸就更好了!”

诧曼不禁惊疑无比。

芳心暗忖,异族兄妹一向身手不凡,就算有什么伙伴受了重伤也不应带到巫公这儿来。

难道他们还不知道巫公一直对待受重伤的武士的处理办法吗?

那就是使之变成一个没有人的天性和灵智的“人版”。

难道这个受伤的男人是夕女妹妹的那位?

若是如此,我就应该出面去帮他们。

思虑至此,诧曼不由趋身对芙红轻声道:“走,陪我到后寨偏厅去看看他们。”

言罢,抓住芙红娇臂,倩影一闪,直掠而去。

巫灵寨后厅。

巫公装扮一新地倚靠在一张宽大的兽皮覆盖的躺石上,长发拢后,笑容满面地等候异族兄妹进来。

他的双眸虽微闭微张,却令人不时感觉到他的精光四射,高拔的身材,宽厚的肩膀,再加他那浓而长的头发,使人毫无抵抗地感受到他全身的威势与霸气。

当异烈子与异夕女并肩走入大厅时,巫公的双眸立时一亮,他的心神再一次被异夕女成熟健美的身姿所吸引。

异族兄妹二人走至厅内,单膝俯地,抱拳道:“参拜巫公!”

巫公含笑起身欣喜地趋身握住异夕女的玉手,口中叫道:“好!真高兴能不清便见到你们!不知什么风把我们一向冷傲淡漠的夕女吹到我这儿来啦?”

异烈子神情尴尬地看着巫公紧紧握住夕女的手,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异夕女微皱秀眉。

但出于无奈,此次她并没有挣脱,顺着巫公的手势站了起来,然后很自然地又扶着巫公朝石椅上坐了下来。

巫公似乎十分满意异夕女今天的表现,双眼笑眯了起来,和声问道:“夕女,你们今天有什么事跟本公说呢?”

异烈于朝异夕女凝神望了一下,二人皆考虑该如何说出一个最佳理由来。

因为,他们都知道巫公不会援手救一个已受了重伤的武士,而是常常将之变成了一个“人版”。

而此次他们希望巫公破个例。

巫公依然笑呵呵地问道:“怎么?没事找本公啊?夕女呀,是不是你有点回心转意,对本公的心意有了表示啦?”

异夕女秀眸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异烈子猛的走上前去,双膝跪拜,朗声道:“巫公,今次异烈子恳请您能出手施救烈子的一名朋友,他曾在上次我们去塞尔族帮您份‘磁宝’时救过我们一次!”

巫公神情一紧,忽又朝一旁的异夕女笑道:“夕女,这人是不是你的朋友啊?”

异烈子闻言,不由心神一震。

最怕发生的事终于要发生了。

沉吟片响。

异夕女猛的一颔首,跪拜下来;朝巫公坚决地道:“巫公,只要您肯破个例,救了他,夕女就什么都应了您!”

异烈子刚慾说话,却听巫公一阵开怀大笑,趋身至夕女面前,一手握住她的玉手,一手抬起她的秀颜,笑容可掬地问道:“夕女,你事后可不会怪本公有胁迫之举吧?”

异夕女轻轻摇首,依然说道:“只要巫公您能救他这一次,夕女自然对您有求必应,无所憾海!”

“哈哈!!”

巫公禁不住一阵大笑。

笑声震荡整个后厅,直延至整个巫灵寨的处处角落,似乎要将夕女的最终屈服的消息送到每一个人一耳中……

包括那个即将让他施手一救的男人——飞鹰!

诧曼与芙红两人并肩立在偏厅口。

望着一块巨大磐石上平展的一位男性身躯,皆不由心神惊叹。

这可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男性雄躯,非常强壮,威武挺长。

若非头发松乱,胡须乱眉,面目可算是长得非常有个性,不似任何一个族种,却似乎聚积着各个族类的优点。

正如芙红所说的,假如他合闭着的双眼内有一对深而明亮的眸子,这无疑是个十分好看的男人。

英红转眸凝了一下诧曼,感受到这个圣女的心神已动,不由轻声道:“怎么,诧曼姐姐,小妹并未说假话吧?”

芙红闪着明眸,笑吟道:“他难道不是一个扭力十足的男人吗?若非他受了重伤,昏迷不醒,真想走过去叫醒他,好看看他的眼眸是否如他的体魄一样迷人?”

诧曼不由收了收心神,斜扫了芙红一眼,廖道:“不知羞的小妮子!”

旋又朝磐石凝了一眼,轻叹道:“只是不知他到底受了什么伤?”

芙红低声答道:“肯定是替巫公去办事时,受了别族人的毒术了!”

诧曼不禁惊异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芙红拉着她走近磐石几步,指着答道:“你看他的肤色与chún色,皆已殷红,至日暗色,显然曾受过毒伤,再看他的chún在抖动,似乎在喃喃自语,显然是受了什么妖术蛊惑了心智。”

诧曼首次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不由走上前去,俯身靠近这个男人。

这确是个令她心神拨动的男性雄躯,再瞧见他似乎在挣扎,又在喃喃梦呓。

不由俯首将耳凑近,只听到对方吐了一句:“溶浆池…思绪尽头…”

诧曼娇躯猛的一震。

如此熟悉的话语似乎刚刚在自己的思绪深处出现过。

“难道就是他——?”

诧曼稳住身姿,深吸一口气。

眼光不由又回落到“他”的身上,娇容现出惊疑的神色,却没有说话。

疑虑之下,不由暗暗凝神运气,施展自己的“思感术”,将绵绵思绪化作无比内力延伸入“他”的身上。

渐渐的,刚才那一幕又在思感中出现。

而这一次却来得更为清晰,她看到了“他”的眼眸,像明星在乌云后绽现出来,深黑像宝石般的眸子正闪着无可比拟的摄人神采,深情地对视着……

忽地,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声把诧曼的思绪拉了回来,她立时便知道是谁来了。

娇妮子悄脸闪过一丝诡笑,美目向诧曼飘来,啼啼笑道:“怎么,我的姐姐也会这么仔细入神的看着一个男人的身体啊!这倒令小妹十分惊异呵!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男子啊!不但令异夕女肯为他而献出身体,而且还令我们的圣女落神失魄!”

诧曼被她穿透性和不怀好意目光看得浑身不舒服,旋又被她的一番惊人之语震了一下。

什么?

异夕女要为他献出身体?

献给谁?

献给巫公?

这怎么可能!

异夕女曾多次严色拒绝巫公的要求,甚至连送给她一箱夜明珠都未令夕女动心变意。

难道竟为了救“他”一命而忍辱负污,曲意迎欢?

正当诧曼芳心翻起滔天巨浪时,娇妮子收止了荡笑,走了上来。

当她闪眸凝视到磐石上的男子时,美自禁不住异光大闪,娇口微张,双手环于丰胸前,叹道:“天啊!想不到异族人也有如此体魄健美的男子,怪不得夕女肯为他而屈辱献身。真不知道他的双眼睁开时是怎么样的吸引人!”

诧曼和芙红皆下意识地退让了她一些,诧曼看见她神魂痴迷地看着磐石上的“他”,心头不知怎的,竟泛起一股怒意。

强压下波动的情绪,诧曼深吸一口气道:“知道异族兄妹他们在哪儿吗?”

娇妮子竟充耳不闻,依然俯首凝视着“他”。

诧曼心头不由升起无名之火,俏脸泛起寒霜,沉声喝道:“娇妮子,本使在问你话呢!你竟敢充耳不闻,不理睬本使,难道你活得不耐烦了?”

娇妮子猛的一震,还神过来。

她缓缓转过身来,神色先是一冷,终又绽开笑容,笑吟道:“对不起,姐姐,你是知道你的这个妹妹一向对男人深迷于心,更何况这个男人连姐姐你都心动了,我还不痴迷吗?”

诧曼神色一缓,轻叱道:“下次若再如此无礼,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娇妮子当然知道这个冷傲的姐姐向来在塞中说话算话,要处罚人从不轻饶。

这一点连巫公都有所忌惮,更何况自己的言举又不得她的喜欢,当然不敢反口顶撞了。

即使她是巫公帐前幕后的特使,但自己也明白那只不过是巫公*火上来时的泄慾之物罢了。

于是,退后一步,强压住自己体内的热潮,娇妮子对诧曼笑道:“姐姐是问我异族兄妹到哪里去了吗?”

诧曼轻哼了一声。

一旁芙红娇道:“当然是啊!还明知故问!”

娇妮子被芙红气得直瞪美眸,却碍于诧曼当前,只好咬chún忍吞这口气,道:“他们刚才被巫公召去议事了,在后大厅内。”

诧曼听罢后沉默了一会儿,秀眸中射出慑人的光彩,朝磐石上的“他”轻轻看了一眼,对芙红道:“走吧!咱们去看看他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