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24章 巫公施援

作者:莫仁

飞鹰躺在一具木架之上,被几名使女抬进了巫灵洞内。

那是一间深藏在巫灵洞后绝密的溶洞,是巫公平时练功的场所,除了得到巫公的特许外,诠不能进入的。

所以,异烈子和异夕女自然被阻隔在外。

望着飞鹰被人抬进去以后,异夕女禁不住娇躯瘫软,紧紧依靠在诧曼身上。

诧曼搂着夕女的香肩,内心同样也被她的神情所震,俯首轻言安慰道:“不用担心,巫公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妙手救了他的!”

言罢,心中也一叹。

连她自己也没法明白自己的心态,为何内心也一直忐忑不安?

难道自己也怕这个男人有个万一吗?

怀中的夕女抬起泪眸感激地凝了一下诧曼,旋又神色一黯,自然是想到了对巫公的承诺。

异烈子叹了一口气,走到诧曼身前,伸手扶正夕女,嘘道:“希望巫公能谨遵诺言就好了!”

诧曼和夕女同时一愣,交换了一个骇然的眼神。

异烈子凝着她们道:“刚才我从卫老那儿探知,巫公见到他时似乎十分地惊叹,双眸闪出精光,连说了几句赞叹的话语。”

异夕女娇躯一颤,色变道:“我不是答应了他的要求了吗?难道他……?

诧曼忽地冷冷地插入道:“要是巫公此次不守诺言的话,连我诧曼也跟他没完!”

异烈子兄妹二人皆震神朝她凝来。诧曼略带羞意的双眸一闪即过,垂头道:“对不起,我是替夕女着急才这么想的!”

言罢,思绪中不由飘出飞鹰雄伟的身影和宝石般的黑眸。

巫灵洞后。

一间密洞内。

巫公卓立在一块巨大的平台前,双眸闪出精光,不住地颔首赞叹道:“嗯!果然身骨不凡,难怪夕女肯为他作此押注!”

平台上的飞鹰依然挺直雄躯,紧闭双眸,一动不动,像具完全没有生命的化石。

巫公不由伸手捏住飞鹰的右腕,稍稍运气。

猛的发觉他的体内气流是依反道而行,内心不由一颤。

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他到底来自何方?

他的体内为何有如此罡气之流呢?

巫公不由有点兴奋地喃喃自语道:“想不到他竟是一个如此资质的好材,要是让他变成‘溶岩’石人,替本公做事,何愁大业不成?”

想到这,精神不由大振,朗声大笑起来。猛地,他感觉到有人潜了进来,暴喝一声:“谁?有此大胆私潜本公密洞,还不出来受死!”一声银铃般地笑声从洞口传来,接着便是一个倩影闪了进来。

原来是特使娇妮子。

巫公依然冷着神色道:“娇妮子,本公尚有重要事情,先出去吧!”

娇妮子媚眼一抛,娇笑吟吟地走上来,道:“难道巫公不需要个人手吗?关键时刻好替你擦擦汗啊!”

巫公轻哼了一声,神色稍缓,依然摇首道:“不用了!这儿本公可以处理,特使先出去替本公守着洞口,没有本公命令谁也不准进来。”

娇妮子抿嘴娇笑了一下,不紧不慢地转身离去。

刚至洞口,忽地说了一句:“巫公若想既得到夕女娇体,又可使此人长期替你做事,小特使娇妮子倒有一法!”

此言犹如石入碧谭,顿时激起巫公注意。

他猛地叫住娇妮子喝道:“站住!有什么方法快点告诉本公!”

娇妮子慢慢转过身来,满容皆是惊惧神色,怜兮兮地道:“巫公这样对待人家,让娇妮子一时竟全忘了!”

巫公稍稍愣神,旋又明白过来,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他一边走过来,一边指着娇妮子道:“好你个小騒精,竟对本公要起心眼来了!你不怕本公剥光你的衣服吗?”

言罢,抓住娇妮子的手臂,猛的一拉,将她拥入怀中。

娇妮子趁势滚入巫公怀中,咳道:“巫公你好坏,难道你没有剥光过人家的衣服吗?噢!”

话未说完,香chún早被巫公吻住,酥胸也被一只大手肆意揉捏。

“咿唔”娇吟声不断奏起。

娇妮子已情潮泛起,娇躯扭扭不安,不停地厮磨着巫公的雄物。

半晌。

两人才勉强压住体内热潮,分了开来。

娇妮子拢了拢衣束,娇吟道:“人家对你说出方法来,你该如何感谢人家呢?”

巫公邪笑了一下,又慾拥她入怀,道:“你想要什么报酬呢?”

娇妮子娇躯一扭,跃了开去,闪着美目笑道:“那你必须答应我一条件!”

巫公揽手环抱于胸,眯起双眼,问道:“说吧,什么条件?”

娇妮子一整神色,沉吟片刻,缓缓说道:“我要你答应我,不管以后我做错了什么,你允许饶我不死!”

巫公双眸中闪出一丝震骇,旋又轻松一笑道:“怎么会这样呢?你对本公一向忠诚不变,怎会做错什么事呢?再说你一直——”

娇妮于忽地打断巫公的话,歪首追问道:“巫公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巫公愣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

娇妮子此时才欢雀般地跳了起来,脸呈兴奋之色,伸手环抱住巫公的粗脖叹道:“我的好巫公,现在我告诉你一个绝妙的主意。

你不妨先施妙法救了他的毒伤。以便应付异夕女的要求,然后,你再让巫使诧曼对之暗暗施运‘思感术’控制住他的灵智与心术,到那时,不但夕女已成了你巫公的帐内娇娃,而且这个男子亦不久会变成你的得力助将,一个超级‘石人’!“巫公的双眸不禁泛起惊喜的精光,随之不禁再次朗声大笑,仰首叫道:“天哪!这个主意果然绝妙,不但让本公占得夕女身体,又使本公实现超级‘石人’计划。

嗯!

果然一计双收。好!有你的娇妮子!本公就特许你不管犯了什么错,可饶你不死一次。“闻此言,娇妮子更是欢跃了起来,奔出了洞口。

巫公守立在平台前,自言自语道:“真是没想到本公是既得美人又得‘稀宝’。

异族兄妹啊!此次你们不清便送来了一件比任何一次都来得重要的‘宝贝’给本公。

若本公能将溶岩之力量注入他的体内,将之变成第一个超级‘石人’,征服整个星球的梦想亦可成真,还怕那些猴族武士?”

言罢,抑制不住内心的微荡心情,再次朗声大笑起来。

想到这,巫公不由凝神运气,对着平台上的飞鹰运起功来……

正当异烈子兄妹和诧曼三人等不可急的时候,巫灵洞内飘出一个矫健轻盈的情影。

三人定睛一看,原来是神采飞扬的特使娇妮子。

娇妮子悄脸掠过因兴奋过度而泛起的艳红色。

柔chún微翘。

她刚跃出洞口,一见三人,神情稍稍一愣,旋又装作没看见地调首朝另一方向走去。

姹曼差点压不下内心的骇动。

刚才娇妮子的神情一怔并未逃过她的眼,难道其中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抑或巫公已对“他”进行改造手术了?

为了探究根底,既安慰夕女,也是安慰自己,诧曼首次主动追了上去。

一拍娇妮子的肩头,轻声说道:“特使,我希望你告诉一下有关洞内的情况!”

娇妮子站住身子,缓缓转头,慢慢问道:“什么洞内情况?告诉谁?是你巫使诧曼还是别人?”

诧曼一时气噎,秀眸冷视着娇妮子,不作言语。

娇妮子此时乃得理不让人,岂能放过这个耀武扬威的时机?

遂绕着玉立不动的诧曼,笑道:“怎么?我有什么说的不对吗?为什么要告诉你有关洞内的情况。还有,就算告诉你又怎么样呢?那个男人又不是你的,是别人的!”

诧曼不由气得娇躯一颤,俏颜泛白,娇喝一声:“你放肆!”

玉臂一扬,纤手幻作无数手影,猛地掠过娇妮子。

“啪啪”两声。

她已被扇了两记耳光。

娇妮子不由一愣,旋又惨号一声,狂叫着慾扑了上来,却早被一旁冲上来的异烈子给拦住了。

娇妮子抬眸一见异烈子,拦住了她,立时火气火起,猛叱一声:“快给我滚到一边去,中看不中有的东西!休要管我的事!”

异烈子神情一紧,胸前已被她一掌去住,踉跄一下,向后退了两步。

正当娇妮子再次慾扑上来时,巫灵洞传出一声猛喝声:“娇妮子,休要放肆,还不快扶本公回后寨调息。”

众人皆一惊,回首发觉巫公已神面虚脱地走了出来。

异烈子兄妹二人立时大喜迎了上去,跪道:“多谢巫公施手相援之恩!”

巫公无力地摆摆手,又朝异夕女凝了一眼,意味深长地轻声道:“有恩自要回报的!”

言罢又朝呆愣一旁的娇妮子招唤道:“快来吧!娇妮子,扶本公去后园调息!”

娇妮子虽心有不甘却也无法,只好怨恨地瞪了一下诧曼,气咻咻地走上前来,揽腰扶住巫公。

巫公走至诧曼身旁,轻声交待了一句:“诧曼,先叫人把那个小子送到你的寨园处吧!

等他醒来后便告诉本公。“言罢不顾诧曼的惊愕之色,撑着矫妮子缓缓离去。

三人对视良久,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眸中惊喜的亮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