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30章 巫寨逃离

作者:莫仁

无数警报火光冲天而起,表明巫灵寨四面八方已被敌人包围。

天色昏暗下来,团团乌云似乎压在每个人的心头之上。

谁会想到巫灵寨居然也会遭受猴族进攻。

遥远的苍穹之下,有数不尽的气球状的飞行物体正缓缓飘来。

从上面不断飘洒下来的一批批身手敏捷的猴族武士,落在巫灵寨的寨边上。

巫公正神情紧张地登临在一处守望台上,他的身后正跟着武伺与将令,二人皆心神惊栗。

巫公铁青着脸,望着苍山绿林,深吸了一口气道:“想不到猴族这么快便攻占到这儿来了!如此看来,其它一些族寨也差不多都沦为他们的圈地了,既然如此,我们也别无选择了,趁他们还未布置好攻阵,我们就先发制招,杀它个措手不及!”

将令石旦朗声道:“巫公,发令吧!

站在将身旁的武伺道:“巫公,要是飞鹰那小子在的话,或许——”

巫公听到他提到飞鹰的名字就起无名火气,冷哼道:“就算那小子在又能怎么样?这么多年本公还不是守住了巫灵寨?何况,该死的猴族一定发现了什么才会立即实施‘星火计划’的!”武伺再不敢说话。

巫公次冷然道:“只要等本公击退了这批该死的猴子,一定会找那小子算帐。好吧!由现在起,巫灵寨各守卫基地实施紧急战斗状态,任何人都不许不战而逃,否则,立杀不郝!”

二人立时领命,转身带令而去。

诧曼毫无阻力地找到夕女和被关押着的异烈子等人,并且将他们解救出来,悄悄带回自己的住所。

等告诉他们情况时,众人的脸色立时呈现出兴奋的神采。

接下来,便由异烈子等人去准备“风翅”,阁楼内只留下夕女与诧曼以及芙红三女子。

夕女依然神情有些恍惚,诧曼安慰她道:“你不用担心他了,以他目前的实力来说,能束傅住他的人恐怕不是猴族,你不知道他现在的思维谬透力是多么的强!”

言语之中全是兴奋与欣悦。

夕女有点不相信地道:“他怎么会在溶洞内炼得如此神功呢?”

诧曼笑道:“谁会知道呢?这么厉害的一个男人被你得到了你还不开心吗?何况,他马上又来救你出去了!”

夕女娇唤道:“诧曼姐,你……”

诧曼笑道:“好了!我不拿你们开玩笑了!这连我自己也感到有点不可思议。一般来说,一个炼过‘思感术’的人要想冲破大脑深处的三大关,尚须时间与环境的磨炼,何况他是一个并未炼过此功的人,就算他有一定的天份与潜质,也不至于这么快呀!唉,这个男人真是令人难以揣磨!”一旁芙红闪着亮眸,一边笑道:“怎么,巫灵寨大敌当前,圣女巫使也有闲心来揣磨一个男人,这到底说明了什么呢?”

诧曼立时羞红玉容配红。

不过,她自然想起了令她难忘的飞鹰,所以并未太多和芙红计较,只是嗔视了芙红一眼,不再说话。

夕女看了诧曼一眼,悠然地道:“诧曼姐你终肯承认也爱上那个不可思议的男人了!”

诧曼依然不置可否,娇羞地转过身去,朝外面仰视道:“其实,我一直处于矛盾的心态之中,这个巫灵寨是我养育之地,但在我的潜意识里却一直感觉到它是一个饱含虚伪、森严甚至血恨的地方。

所以,我的心只要生活在这里,就一直提不起兴趣来。“芙红凑上身来,道:“直到那个男人的出现,掠动了姐姐的芳心,对不对?所以,即使面情况紧急,兵临寨前,姐姐依然无所心急。”

诧曼微微转首,凝了一下芙红,轻叹道:“那也不尽然。因为,我根本帮不上他们的忙。带兵守寨是他们男人们的事,何况,关于布寨守寨巫公从不让我涉足过问。他能让我生活在此,高高在上,只有一个用途,那就是在他实施‘石人’时尚需我的‘思感术’一用。”

夕女闻言一惊,娇道:“那么,这次你也对他实施了‘思感术’了?”

诧曼凝了一眼神情紧张的夕女,淡然一笑,旋又叹道:“唉!要是真的我对他实施了‘思感术’,现在的心就不会对巫公有所歉了!”

夕女轻嘘一声,终放下心来。

芙红闪着明眸,朝二人笑道:“喂,你们二人左一个‘他’,右一个‘他’这个‘他’到底是谁呀?难道你们二人准备共守一帐,同待一夫吗?”

夕女与诧曼二人对视一下互相感知了对方,然后猛地扑向芙红,同时叫道:“怎么?让你来管呀?看我们不拉你一同人帐户芙红被二人追住挠痒痒,娇笑不已。

三人完全忘却了外面一片乌云之下的凶杀气氛。

因为,她们芳心相信会有一个英雄男人会来救走她们的……

飞鹰整个身心沉浸在一片轻松之中。

经过与那位中年美妇一番离奇的交流之后,他已经可以将自己的思绪延伸无处,探知一切信迅。

只要对方也略通“思感术”的话,那么,不用直接面对面的对话,双方也能交流。

虽然中年美妇已让他大了解了一些巫灵寨以往岁月的故事,但具体详情却依然未向他讲明。

但飞鹰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中年美妇必然与诧曼有着一定的血缘关系。

要不是巫灵寨被突如奇来的猴族大举进攻,飞鹰一定好好地与之“交流”。

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将夕女兄妹和诧曼等人救出于重重包围之中。

至于其他一些巫灵寨的人,飞鹰自问也无能为力。

别人不知道巫灵寨的险境局面,而飞鹰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更何况,此时他刚刚获得更新的生命力,他真的想带着自己的女人,好好地享受一下。

因为,这个星球上原来也有比地球更美妙的地方。

要想在千军万马的丛林之中救出十多人,首先便是要回复到一种超体能的巅峰状态。

只有那样,才能破三关斩六将,成功逃离。

好在有诧曼这样心爱的女人在内部可以与自己相互沟通联络。

一想到诧曼,飞鹰就禁不住想起她那醉人的柔chún与娇嫩滑腻的肌肤,还有深情迷人的双眸,这令他不由心意勃发,热情涌动。

还有夕女,那迷人的娇体和灿乐般的娇吟声正心神迷醉之时,忽的,一股刺鼻的松脂味直入脑际。

不好!

看来猴族也在借助天时地利的条件,实施空火大战!

这些猴精,居然会想到这一招!

看来,我飞鹰不得不重返巫灵寨了!

整个巫灵寨一片混乱。

巫灵洞今次早已空无一人。

巫公正领着术者与卫老一行人在赶制“风翅”。

大伙都闻到了空气中的松脂味。

这种攻术,正是巫公内心最怕的一招了。

巫公凝神远望,叹道:“猴族找到我们的弱点了!”

远处一声娇叱,接着一个矫健轻盈的身影拣来。

正是神情紧张而又惊讶的娇妮子,她一见巫公,惊叫道:“那人又回来了!”

巫公雄躯一震,沉声道:“他果然未死!不过,来的正是时候!!本公正好可以与他一起同葬火海!”

卫老瞥了巫公一眼,劝道:“巫公,现在不是争胜的时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首先应该逃离此地,才能图谋日后大计。”

娇妮子也附声道:“是啊!巫公,猴族大批武士队已攻入寨内第一道防线了,将令传报过来,让巫公赶快先设法撤走,否则,一旦猴族实施空火大战后,整个巫灵寨势将是一片火海,再想撤也难了!”

巫公冷着双眸,不作言语“。

显然他已被说动心了。

娇妮子又道:“而且,据前方传来消息,那猴族对我们的‘人版’武士实施了葯剂调理,很快便成了他们反攻巫灵寨的助手,到那时,我们的处境会更遭了!”

巫公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他首次认识到了猴族对人类生存的威胁性。

此时,天色更加昏暗起来。

前方的厮杀声终于逼近,而且丛林之中隐见火烟。

敌人最后攻寨的时刻来临了。

巫公不由颓然长叹。

自己眼看着这么多年守卫着的寨子就这样轻易地被猴族攻占,而且似乎一切进行得迅不及待,无声无息。

他不禁深感痛;已疾首。

到底是什么给了猴族这么大的实力呢?

此时,又一声惊慌失措的声音震醒了巫公。

原来是满身伤痕,气喘嘘墟的武伺彪腾。

巫公感到彻底的完了。

彪增一声长嚎,跌扑在地,哭道:“巫公,快走,前方‘人版’已完全失去控制,带领猴族武士从一条条秘道进攻上来,将令他……他已身陷其中,不能回来了!”

巫公长叹一声,瘫倒在地。

所有的人都聚集在诧曼的小阁内。

异烈子他们早已将一付付“风翅”做好,只等飞鹰的音讯。

夕女想到很快就可以逃出这里,与飞鹰相见,心情不由就轻松起来,不过仍有点担心地道:“他会不会找不到我们的位置呢?何况这儿马上会变得十分的混乱!”

诧曼横她一眼,道:“应该不会的!别再胡思乱想、患得患失的了,他现在的思绪透感术比我还不知强多少倍呢,怎么会找不到我们呢?”

异烈子神色紧张的道:“可是,猴族已经封锁了整个巫灵寨的外围圈。他怎么能进来呢?”

夕女一想也是,道:“是呀!若是他再有个万一,那可怎么办啊!”

诧曼微蹩秀眉,轻叹一口气道:“我倒不怕这一点,本来我也不想把内心的顾虑说出来,若是他来迟了,错过了风向,一切便真的迟了!”

夕女色变道:“那岂非他找到我们也离不开这里?”

众人皆有些色变。

诧曼转换话题道:“只是,不知巫公和卫老他们是否能安然脱身?”

芙红插入道:“我想他们一定设法逃去,否则还不早遣人来找我们。最气人的要数那武伺彪腾,平时对姐姐不知多么地讨好,一到危急时刻却跑得没踪影,只恨爹娘没替他生对翅膀来!哼,真是一个伪君子!!”

看着她那凶巴巴的样子,诧曼不禁暗笑。

其实,她的苦心内倒希望那彪腾远远地离开自己,不要再来烦她,因为,她的内心只有一个人的雄影,那便是英伟飘逸的飞鹰。

众人皆默静下来,耐心的等候着。

异烈子首先打破了沉默道:“巫使,我们是否就这样坐着等他来找我们呢?”

诧曼道:“我也很希望能尽快逃出这里,但你们或忘了我们巫灵赛外面的‘人版’了吗?”

夕女点头道:“你说的那些站在守卫岗上的‘人版’有什么问题呢?”

诧曼嗔责道:“你定是想他想得变愚钝了,除了他外便不肯再动脑筋,要知道那些‘人版’对我们的寨内设施十分的熟悉,尤其是一些直通捷径,更是了如指掌。”

夕女道:“那即是说若他们被猴族人‘改造’后再为他们引路进来,并作最好的防卫安置,我们便无法逃出去了。”

诧曼叹道:“就是这样,那些‘人版’又认识我们的面孔,只要猴族封锁了天空后,便会让这些‘人版’来搜寻我们,就算躲在地底也会给他们挖出来。”

众人听得皆头皮发麻。

一批猴族已这么厉害,再加上那些被巫公自诩为天下除了“石人”便是最具威力的‘人版“,他们哪还有幸存或逃生的机会?

芙红惊道:“那就是你们的那个‘他’来了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白白多死一个人!”

诧曼显然对她大声叫嚷的那个‘他’有点感冒,横了她一眼,沉声道:“当然不一样!因为,只有他才能用最高‘思感术’控制那些‘人版’的意向!”

异烈了微微须首,双眸中透出惊异的神色,叹道:“噢!原来巫使是想让他来操纵那些‘人版’,好分散猴族的注意力与防守力量,这样我们便有机会逃离!”

诧曼微微须首,双眸透出无限希冀的光彩,自语道:“是的!只有他才能创下这个奇迹!现在我只希望他能早上点探到我们,否则,我们自己只好赌上一把了!”

夕女心中暗暗呼唤道:“飞鹰!我心爱的男人,你究竟在哪里呢?”

巫灵洞内。

只有一个女人依然坐在巫公的石椅上。

她便是巫公的特使,诧曼的妹妹——娇妮子。

她并没有跟巫公他们一起走,而是偷偷地又潜返回到了巫灵洞内。

因为,她将趁此混乱机会,实现她多年来的计划。

外面厮杀声渐近,可娇妮子依然神情安泰地坐在石椅上,双手不停在左右摸索着。

终于,她摸到了一处扣纽。

抑制住内心的狂喜,她拉动了扣纽。

只听轰隆一声响。

巫灵洞经常开会的石桌处缓缓移开,露出了一大块方形的石板。

在石板的两边有两颗如碗大小的罗盘。

哇!

终于让我娇妮子找到了!

这么多年来的曲意奉迎的肉体凌辱总算没有白费。那些愚蠢的六大人物啊,还一直以为本妮子是贪名慕势,他们哪里知道我的真正苦心呢?

连那巫老头子本妮子都骗了他。

原以为自己还得苦忍地好长一段时间,甚至还有点迫不及待,准备采取偷而逃的方法,谁知竟突出其来的有此一局,真是无助我也!

所以,她自作聪明地向巫公讨了一个免死令,以防偷逃失手被擒而被活活处死。

现在想来这一切都已是多余的。

我娇妮子只要能尽领“宝库”的秘密,一切都无所谓了!

想到这,娇妮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双手抓住两只罗盘,准备“开库”。

可是,她一连试了几次,却也无法调开石板之门。

这使她不禁有些气急浮躁,掌盘的双手竟有些颤抖起来。

难道这其中另有玄奥?

外面的厮杀声与喊叫声越来越近,她已经听到猴族武士的脚步声了。

天色也更加昏暗下来,似乎要狂风大作。

不!

到今天这一步了,绝不能放弃。

娇妮子凝神屏气,再次调试罗盘,依然无所反应。

此时,巫灵洞外已有脚步声响。

看来猴族已完全攻入巫灵寨了。

若现在不走,只怕要横尸这里了。

想到这,娇妮子无限依恋地看了石板最后一眼,又迅疾地闪到石椅处,拉动了弦扣。

会议桌重新缓缓复位。

忽地,已有几名猴族武士掠身进来。

它们一见娇妮子,立时杀气腾腾地挥刀攻来。

娇妮子娇叱一声,闪身躲过两名猴武士的狂刀,同时飞起一记秀腿,踢向迎面守在洞口的一名猴武土的下阴处。

那名猴武士显然未曾想到对方有此一着,立时惨叫一声,捂住下身跌扑在地。

人猴是一样的!

娇妮子冷等一声,飞身掠出巫灵洞外,向另一处丛林环绕的后寨狂奔而去……

(此处详情见本拙作之续集《洪荒平战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