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33章 力退蛮族

作者:莫仁

来犯野人足有千余人,围成一层层的包围圈,不住吆喝着持矛而行。

长长的亮矛不停地刺戳向草丛中,实行地毯式的歼敌行动。叫人一见就心寒。

巫公与彪腾同时震叫道:“是蛮族!”

诧曼同时惊呼道:“小心他们的流矛!”

话音刚落,只听“嘎嘎”声响窜耳而过。

草丛中已飞出几支长矛,从众人身侧划过。

芙红一个踉跄,桥躯跌落在飞鹰怀里,惊叫道:“我们快逃,否则便没有命了!”

诧曼情急之下,色变道:“飞鹰快控制住他们的意识电流!”

飞鹰骤然苦笑道:“我刚刚与巫公拼了一次内力,那还有余力去集中自己的思绪。何况,这么多的蛮野族人,让我一人又怎么控制他们?”

众人此时才知事态严重。

若让这些蛮野族人围堵之后,用乱矛刺死,然后再分食已肉,那才是最最可怕的事情。

彪腾叹了一口气,凝神向飞鹰求来。

忽地,又是一阵长矛箭雨般地呼啸射来。

娇妮子一声惊叫,右襟已被利矛拉扯破了,露出雪白娇嫩的肌肤来。

此时的她再出顾忌不得,俏颜泛白,尖叫一声,道:“飞鹰,你一定有办法能控制住这些蛮族家伙的意识!求求你,快点吧!要不,我们大家都得死在这里了!”

飞鹰依然示未予应允。

巫公急喝道:“说吧!你到底有什么办法!”

彪腾再次凝来一个求救的神色。

飞鹰叹了一口气,叫道:“除非我们真能同心协力,方有逃生希望。来!我们大家的手拉着手,把你们的内力传输给我,我只有借助众人之能量才有可能控制住这么多的蛮族人!“彪腾有点不情愿地道:“那岂不是便宜了你!让你的功力又上进了一层!”

飞鹰无可奈何地摆手,道:“那就等死吧!吝啬鬼!”

巫公再也按捺不住,怒喝道:“蠢材!你是想乱矛穿身还是保存内力呢?”

言罢,主动闪身过来,伸手握住飞鹰的手。

彪腾呆愣了一下,无奈地叹了口气,在另一边拉起巫公的手,接着便是卫老和娇妮子。

飞鹰这边自然是诧曼和夕女兄妹。

术者和芙红等人,则因不会内力传输而只能站在众人围之中干着急。

蛮族人一连发了数支利矛之后,由左右两侧掠过,绕了一个大圈。再包抄过来,似乎要将对方逼入一处目的地。

他们都以胜利者的姿态,同速并步,甚有节奏而行,却没有发动攻击。

飞鹰此时正不住地吸入众人身上源源输入的内力和能量,凝神运气等候时机。

彪腾有些等待不及的问道:“你怎么还不发出功力?你以为用这些内力不费劲啊?”

飞鹰不予理睬。

彪腾再次低声怒喝道:“喂,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我可要不干了!”

众人皆厌恶地朝他看了一眼。

诧曼与娇妮子二人皆同时秀眉微蹩,露出鄙夷的神色。

巫公低喝一声:“你不想死便给本公住口!”

他的双眸中透出阴冷目光,令彪腾再也不敢说话。

飞鹰浅笑一下,低声道:“这就对了,我现在是在探测对方的最终意图,看看是否有协商的余地。同在一个星球上,何必一定见面就要打打杀杀的呢?”

众人被他不经意的话语皆心神一愣。

是呀,为什么大家同样是人类,干吗一见面都要你杀我,我杀你的呢?

这个原本简单明显的问题怎么谁也不去想一想呢?

飞鹰试着用心灵意识传话出去道:“我们只是一群由巫灵寨内凑巧逃出来的死囚,现在巫灵寨已被猴族占领,既然我们同是人类之族,何不彼此友好相往,互不动手呢?况且,已有大批猴族攻到此处,你们也最好赶快回去做好守寨准备,以免像巫灵寨的巫公一样,落个寨亡人逃的结局!”

同亦心中觉好笑。

若是对方知道巫灵寨的巫公正和自己手牵手站在一起,打死他们都不肯相信。

巫公听到飞鹰当面在损自己,心头不由升起恼火,却又只能哑然苦忍,啼笑皆非。

但当他又想起被猴族占领去的巫灵寨时,双眸又亮起深刻的仇火。

诧曼和夕女不禁为之莞尔。

这个男人的一些做法和想法真是精妙绝伦。

对方依然不予理睬,继续包抄过来。

沉寂片响。

飞鹰终苦笑一声道:“看来是没有退路了,大家准备好,我要发功了!”

庞大的能量不住地流入体内,再积聚在大脑层,转化为一股股无形的脑电波,以螺旋式的方式狂掠向四周。

立时,草野摇荡,如风吹拂。

而围攻而来的蛮族人犹如触电一般,骤然止步,立愣当场。

飞鹰竭力保持将思维感术的力量笼罩于更大的范围,使对方能放下手中长矛,“立地成佛”,却感到思力有些杂乱,不由暗叹到底人心不同,不管怎样思力终不可能完全融合成一种纯而实的思感能量。

忽地,一苍劲而又凝重的声响穿越革野上空,直破飞鹰的思感罩力,令飞鹰也禁不住心神动荡。

那种声响一下子惊醒了一些后围的蛮族人。

他们立时惊了起来,也开始手挽手地齐声吆喝,踩起了节奏律度很重的脚步舞。

这些吆喝声和节步声犹如阵阵狂风冲击着飞鹰的思感罩。

飞鹰暗叹一声,知道终要不可避免地大杀一场了。

想到这,不由向四周展目望去。

忽见东南方有一草棚式的高亭;像是一处庙宇般。

脑中灵光一闪,转首道:“那边的草棚是不是祭扫用的?”

众人不明他意。

夕女颔首道:“是的,这些蛮族向来信奉洞神,看来那边有一个地洞什么的!”

飞鹰猛的大声道:“好啦!自己保护自己,一齐奔向那边草棚子再说吧!”

众人立时松开了手。

而蛮族人也皆还神过来,挥矛冲了上来。

矛风扑面而来。

飞鹰跃然首冲,凌空飞起数腿,重重踢在迎首奔来的数名蛮族人胸前。

那些人岂能受之重力,嚎叫声中,抛跌开去,。

撞倒了一片族人。

巫公也旋身而起,趁势躲过迎面刺来的两支利矛,同时又暴喝一声,推出双掌,击在两名族人身上。

那两人立时喷出一中鲜血,跃飞而去。

飞鹰转首他看了一眼,朗笑道:“巫公果然好身手!咱俩也来个新赌法,看谁等先杀出重围,到那草棚边。”

巫公哼了一声,表示同意。

同时借迎面而来的无数利矛的批力猛的弹起,再一声暴喝,身随影动,一阵罡气袭罩向团团蛮族。

蛮族顿时如巨石压顶,瘫倒在地。

异烈子与彪腾等人也联手抗敌,不分彼此。

诧曼与夕女则跟在飞鹰身侧,犹如雌虎下山,左腾右跃,连退数人之攻。

飞鹰同时狂喝一声道:“不要恋战,先脱身再说!”

一手揽过数支利矛之柄,一声喝吓,推倒一批族人,同时,抬脚飞起一支利矛,直射而去。

“啊!”

随着一声惨叫,一名不畏死的蛮族人竟被他飞来的利矛穿胞而过,直飞扑入族人当中,吓得本要扑上来的其他人也立时退避不前。

不过,这只是暂时一缓的好景,随后无数蛮族人再拥扑而至。

飞鹰趁隙又看了巫公等人一眼。

此时,那些诸如传者和术者的人并不会什么功夫,全都束缚在巫公身前,而巫公也似乎精气不足,有些支撑不住了。

但蛮族人仍是潮水般地涌上来。

耳后风声传来。

飞鹰狂喝一声,闪过一支利矛,同时反手一拉,将对方擒入手中,双手将之头颅一拧。

只听“喀嚓”一声,来人已经气绝。

这个时候再不能讲究什么慈心善意了。

蛮族人何曾见过如此强横的手法,一下子都退了开去。

这使飞鹰迅速地带领诧曼等人向前跃进数米之远。

草棚在即。

“噗!”

飞鹰猛的一调首,却见巫公一个踉跄,险些跌扑在地,显在中了蛮族人的利矛。

飞鹰大喝一声,猛地飞身跃起。

踏过无数人头,落在巫公的身边,趁势踢飞一名慾下毒手的蛮族人,伸手将他扶起。

巫公大喝道:“不要管本公,先带他们走!”挥掌去向了另一个扑来的蛮族人。

飞鹰朗声道:“一起走!”

言罢,闪了一闪,再反手一肘,击在由后侧抢上来的蛮族人的左助处。

同时,凝神运气,虎躯一移,以肩头撞得对方带着一口鲜血,仰跌开去。

此时,他已见其余人大都已成功地到了草棚边,唯有彪腾仍在残喘刺杀,强撑体力。

奇怪的是那些蛮族人一见有人站到草棚里,立时都停了下来。

他们将手中的利矛插在地上,一起拍手踏足,齐声吹喝。

看来,草棚确是他们的祭神之所。

想到这,飞鹰大喜过望,一握巫公的手臂,大喝道:“快!一起走!”

两人一起运气,飞身跃起,踏过蛮族人之顶,凌向草棚子。

正当二人慾落脚棚顶时,忽听一声尖叫声:“啊,我陷下去了啦!”

紧接着是众人的惊呼声。

飞鹰凝神朝下看去。

只见草棚下的草地应声渐渐下塌,诧曼与夕女皆已半身陷了下去。

心神一惊,忙伸手慾救她们。

谁知脚下不稳,身形一闪,顺手也扯了巫公跌下。

蛮族人更加高声吆喝,双脚更是齐步踏足。

忽地,“一阵闷响。

脚下又是一空,众人皆身不由己地滑入地下。

飞鹰等还未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去势加速,忽地感到已虚是半空。

接着眼前又是一黑,已被埋入一片虚沙之中。

草野上的蛮族人一见众人皆已滑人虚土内,立时膜拜在地,嘴中念念有词,似乎在感谢神灵帮他们灭了人侵之徒……

眼前一片昏暗。

心跳依然平静地跳跃着。

双眼缓缓张开。

诧曼最先张开眼来。

她首先想到的竟是飞鹰。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接着慢慢的清醒过来了,心中涌起了莫名的恐惧感。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怎么会这么昏暗,还有人到哪里去了?

这儿怎么会这么潮湿呢?

难道他们全部被蛮族人杀掉了,而唯一的自己活下来了?

一连串的疑问在诧曼的脑海中出现。

她的心不由得收紧了一下。

她娇吟一声,无力地坐了起来。

四周除了一片昏暗,别无他物,身子底下竟躺的是一片柔软的沙土,两边竟有墙壁。

难道是落入了一片土洞之中?

想起曾发生过的事情,心头更加确信自己的想法。

此时,别处续续传来声响。

接着是呼吸和呻吟声此起彼伏。

诧曼忍不住轻呼道:“飞鹰!”

又一声桥吟声响起:“诧曼姐姐,我是芙红,你在哪里,怎么这么暗啊?我好怕!”

紧接着又是夕女和娇妮子的惊呼声。

唯独不见飞鹰的声音。

诧曼摸索着前进,—一抓住夕女与芙红的娇臂,双方均感到对方内心的恐惧与惊慌。

异烈子也摸了过来,关心地道:“有没有飞鹰的消息?”

夕女颤声道:“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不见他了呢?他到底怎么样了?”

言语之中竟全是忧心与关切。

忽地,前方火光一闪,接着传来阵阵脚步声。

众人皆愕然。

这时,传来飞鹰充满自信和调笑的雄性声音道:“各位心爱的女人不用担心我,你们只是偶然陷入了一处天然地洞之中。不但保有了性命,而且还找到了一处天然的栖息之所,而且有吃有住的。来吧!跟我一起进入更深的洞中游玩一番!”

众女一起欢呼起来,像小孩子般地争先恐后地往火光与声音处奔去,便着重获新生般的兴高采烈。

又听飞鹰朗声道:“巫公若有兴趣也可参加一游!否则,过时不候!”

接着传来又一声冷喝声,显然是巫公发出的。

众人随着飞鹰蜿蜒穿行,一高一低地向前摸索着,最终在他推开一块巨石之后,迎来一阵清新空气。

眼前豁然开朗,却仍不知身在何处。

飞鹰慢慢点燃了四处的火根。

在一片暗红的色光里,众人才看清眼前的一切。

这是一处天然洞穴,但不知方位在何处。

四处岩壁上除了几根火棍之外,还没有弓箭和长矛,以及一些水囊等生活救急物。

地上还铺满了干草,坐上去软绵绵的,给人一种舒心惬意的感觉。

巫公一行人也跟了进来,每个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 力退蛮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